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七章 肃川县,当街打劫】
    汉元千年七月二十一日傍晚时分,沈云赶到了肃川县。这是个仅有两万多人的小县城。它甚至没有城垣,县城与郊外的区别仅仅是周围一圈人工种植的树木。

    “渤??ふ饷辞盥??怎么连城墙都没有?”沈云难过地扭了一下胳膊,转头问在脖颈上挂着绷带的百晓生。

    不止是百晓生,包括身后的时迁、章暨,还有欧阳复,个个都带着伤,额头、脖子,有些是胳膊。连他们后面抬着棺椁的家丁也是这样,唯一完好无缺的就算是沈武了。幸好他们也是穿着白花花的孝服,所以远看还是看不出什么的。

    他们的伤都是在后来追击大盗鼬的匪众造成的。本以为击毙了首领,其他人肯定不堪一击,所以沈云一马当先,提着锈刀就冲了出去,石庚在后面喊了半天都没能喊住。结果……结果当然是击溃了那帮匪徒,可他们也损失了两三个人!

    虽然只有两三个人阵亡,还有十几个重伤,但这种伤亡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这些大盗鼬的匪众虽是土匪,但却不是乌合之众,他们早在跟羽林军的不断作战中完善充实了自己,即使没有首脑指挥,一样能够在各个小头目的指挥下且战且退。这些匪徒不但纵横辽州,偶尔还会客串海盗,所以驾船的技术也不错。到了沈云他们也没能占到太大的便宜,靠着一股锐气和蛮力,砍死了十几个匪徒之后还是让大部分匪徒逃跑了。

    对此沈云很是忧虑,他担心这些匪徒还会再次回来寻仇。但石庚却说:“这点世子放心,这段时间是因我们石家村的子弟兵都被征调去了北部的青川县,过些日子等他们回来了自然不怕这些啸聚山林的匪徒!”

    经过沈云细问才知道,石家村的青壮男丁其实并不止这么些人,原来足有四五百人的,都是适龄男丁。按照帝国法律,年满十八岁无学籍者皆要服兵役。石家村的这些男丁有的被招入邻县或者临郡的乙等军团,又或者是丙等军团,总之离家都不是太远。前些日子从渤??け辈可角捶榛?,说是青川县出现了倭寇肆虐,占了好几个村子。萧太守已经向郡尉通报,郡尉则奏请了朝廷,将渤??ぶ鼙呒父鲆业染哦汲榈鞯搅吮辈可角朔?,这才导致离岛的防卫力量不足,若是平时,这些海盗也绝不敢涉足这里。

    听了这些沈云才稍微心安。但对大盗鼬临死前说的那句话依旧耿耿于怀,可什么“鼬组”,连百晓生都没听说过,所以也无从了解。

    百晓生的胳膊是被自己人蹭的,那些村民哪懂什么战场配合,打仗都是一窝蜂涌上前,百晓生也是,一个书生不好好在后面扶老携弱,偏偏爱好这武夫的勾当,揣着一大堆石头弹冲在最前面,结果被一个村民的柴刀给划伤了……

    听沈云问起,百晓生现在还疼得吸冷气,但口齿却是清晰地道:“哦,新州无桓,这是圣祖陛下立下的规矩!不但是渤???,整个辽州的城池都是不设城墙的?!?br />
    “新州无桓?那是不是说连西北数个新州也一样没有?”

    “对。除了老九州三十六郡之外,其他地方都不设城墙。圣祖陛下有言,羽林军是用来进攻的军队,绝不做龟缩之举!是以新州无桓!”百晓生说完又扭头对时迁道,“欸,你那还有止疼药没有?给我搞点!”

    时迁的额头上贴着一块膏药,瘦不啦叽地窝在一匹骡马上,蔫兮兮地说:“没了!”

    “屁,老子刚给他一包镇定散!”欧阳复在一旁揭穿他,“你丫不是把药当饭吃了吧?!那药还是我千辛万苦才配出来的!”

    自从沈云之前爆出一句“丫挺”的经典骂声之后,欧阳复学的倒挺快。

    百晓生怒斥时迁的不仁义,时迁却扭着身子硬是不给。章暨在一旁憨笑,也劝说时迁拿点给他。三人倒是有说有笑,颇为乐呵。倒把沈云看的苦笑连连。

    这帮人还江湖侠士呢,有时候看看还真跟小孩似的。幸好石老三和奥尼尔跟着侯阚去找老巢了,不然还指不定怎么闹腾呢!

    对于百晓生说的新州无桓,沈云倒是更倾向于圣祖皇帝这个前辈穿越者担心新州有朝一日会造反,所以不建城墙。这样一来帝国的骑兵就能纵横天下,这些地方的造反者除非能够短时间内组建起完全克制骑兵的兵种,否则他们再怎么造反都是徒劳---在蒸汽时代和来复枪发明之前,骑兵绝对是所有造反者的噩梦!

    ……………………分割线……………………

    肃川县县令姓白,名鸿,字展图。名副其实的白面县令,那脸叫一个白啊,在夕阳的照耀下都快看见里面的血管了。他在中午时分得知大盗鼬带队洗劫离岛,更袭击了扶灵还乡的渤海侯世子一行人,于是赶紧跟县尉商量,将县城里仅有的一连士兵派了出去,同时自己赶到肃川县外三里等候渤海侯世子。

    “哎呀,世子受惊了!下官实在惶恐之至!”白县令一见沈云便扑到马前,白白胖胖的脸上还如真似幻地流下一连串泪水。

    沈云赶紧下马,拱手连称不敢。他只是渤海侯世子,并无一丝官职在身,本是当不得白县令出城三里远迎的。更何况他还自称下官呢!

    可这个足有一米七四的白县令却顾不上这么多,只是不住地弯腰行礼,就差把头杵到地上了。后来沈云一想便明白过来,自己在海上剿灭海盗,同时斩杀大盗鼬的事情肯定也被白县令得知了,更重要的是辽州直接在渔阳飞骑军团的兵锋之下,说难听点,在渤海这块地界上,谁都会卖胡公殿下几分薄面的!

    “白县令无须多礼,大盗鼬的首级在此,请大人验收!”沈云赶紧让时迁把装有大盗鼬脑袋的袋子提上来---袋子地下还渗有一层红红的血迹,本来扶灵还乡就够簑了,沈云可不想再背着个死人脑袋,所以一路上都是在时迁的骡马上挂着。

    本以为白县令看见血淋淋的脑袋会有所惊吓,可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怵这个,亲自接过之后还打开口袋验看一番,这才转手交给身后的衙役,面不改色地对沈云笑道:“世子神威,甫回故乡便立此大功,实在是令我等惭愧??!自古英雄出少年,世子便是我渤??さ纳倌暧⑿郯?!”

    白县令这马匹拍的一波接一波,倒是让沈云这个来自现代的人有些无地自容了。他拍的舒服,沈云却听着别扭。赶紧道:“白大人,您看如何安顿家父棺椁灵位?”

    “呀,你看我,失责失责!”白县令一拍脑袋,赶紧道,“渤海侯府已经派了人来,世子快跟我走,他们在县衙估计都等急了!”

    沈云一怔,沈武在旁问道:“白大人,不知府上派了谁来?”

    白县令看了沈武一眼,认出他是前渤海侯的忠仆,不紧不慢地说:“哦,沈复沈冲两位太爷都来了,对了,沈掌柜也在府衙呢!”

    沈掌柜?

    沈云的眼神瞟过,沈武赶紧附耳道:“是侯爷的妹妹沈思兰!”

    姑姑?沈云神色一凛,赶紧跟着白县令往县衙赶。

    县城的街道并不宽阔,倒是挺干净的,可能是之前打扫过。街上的商铺不少,行人纷纷退避两旁,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却没人敢大声喧哗。对于见识过雒阳繁华的沈云来说,这里跟萧条没有什么区别。

    眼看就要看见城中央那座县衙时,忽然从路旁冲出三个身穿虎皮,腰挂麻布的人冲到街中央,拦住队伍扬声大叫:“青天大老爷为小民做主??!”

    沈云一看顿时失笑。这有点意思嘿,以往总听拦轿申冤的桥段,今儿算是看见真事儿了。更让沈云眼前一亮的是,他发现拦在队伍前的三个人里,竟有一个豆蔻少女!

    有诗为证:垂鬓似沉花待开,细腰如春风拂柳,最是那一簇忧愁,紧锁似远山凝黛,含羞亦是绝世霓裳。腮红不减桃花,肌莹如同玉润。最**者,双星不动而眼波自流,闪烁如同崖下电。寸步未移而身容忽转,轻飘酷似岭头云。

    总之这女人算是沈云所见之女子中前三甲的存在,若单以美貌论,仅有鄢如月能与她相提并论!但鄢如月却比眼前这个披着虎皮的女子少了一份野性,而步婵的身材确比她好,可又少了那份唯美,至于周惠……她就不能算是个女人!

    不过这美貌赛过貂蝉,韵味气死西施的女人为什么瞪着柳眉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呢?

    沈云跟第一次见鄢如月那般望着这个女人,竟是看的痴了,浑然没听见白县令与那几人的几句对话。直到沈武不自在地捅了捅他的腰,沈云这才醒悟过来,道:“哦,白大人,这是怎么了?”

    白县令显然也是此道中人,完全能够体会沈云初见此女的态度,于是重新道:“那个,这位姑娘告世子杀良冒功,陷其兄于身败名裂之境,不知世子有何说法?”

    “???!”沈云大吃一惊,愕然看向那三个当街站立的人,除了那美貌到不像话的少女外,另外两个都是膀大腰圆的壮实汉子,一身虎皮倒是万分英气,可老子什么时候杀良冒功了?

    “那个,白大人,他们的兄长是谁?”

    白县令显然也有些错愕,道:“世子,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是谁吗?”

    “这个,云着实不知!”

    白县令咳嗽一声,也不在乎街上所有目光都看着他,附耳在沈云耳边轻声道:“这三人中,那两个男的一个叫斛斯正,一个叫斛斯文,那个少女叫叶瓷炫?!?br />
    沈云频频点头,特别着重地看了一眼那叫耶律瓷炫的姑娘,可是白县令下一句话却让沈云差点跳下马。

    “他们都是高句丽村的人,叶姑娘的兄长便是大牟延!”

    靠,他们是高句丽人?棒子?!

    等等,这个叶瓷炫难道就是自己七年前调戏的女孩?唔,这样看来自己七年前的眼光还不错嘛……呸呸呸,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告我什么?杀良冒功?

    沈云在马上直起背,眼光直视道:“白大人,云行的端坐的正,不在意任何人的诬告。请白大人秉公处理吧!”他大义凛然地扫过那三个高句丽人,哼声道:“至于你们的兄长,那是他自己承认为纵横辽州数年的大盗鼬,有离岛石家村百姓可作证,他更加带人冲上离岛大肆杀戮,实在罪无可恕。三位,你们还要告我吗?”

    “胡说!”叶瓷炫突然往前一步,粉脸含怒,娇叱道:“我兄长大牟延明明跟了倭国商队去罗马经商,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明明是你这登徒子陷我兄长于不仁不义,败坏他的名声!”

    沈云心里咯噔一下,他忽然想起百晓生说过大盗鼬会东瀛忍术,便冷哼着将衙役手里的首级袋丢了过去道:“是不是你兄长你一眼便知,不需我再多说什么!至于倭奴,哼,应当尽屠之!”

    说罢沈云不再看她,作出一副高昂大义状,但很快又转了回来---乖乖,实在舍不得她那张精致的脸!

    斛斯正和斛斯文赶紧抢上前,将袋子打开一看,顿时变了脸色。叶瓷炫也探头一望,顿时花容失色,哭叫:“哥哥,真是哥哥?。?!”话音未落,已经如梨花带雨般蹲坐在地上恸哭起来。

    沈云看他们的神情,倒不似作伪。应该是的确不知大牟延是大盗鼬的事,便低叹一声正要说点安慰的话,那斛斯正忽然跳起来,抱着首级袋便往路边蹿去,斛斯文也紧跟其后。这两人的动作奇快,身手矫健,一下就蹿进了路边的店铺,直往后面闯去。

    “靠,当街打劫官府?”沈云吃了一惊。

    别说他了,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见过打劫的,但没见过打劫首级袋的,更没见过当着县令的面抢东西的……

    白县令直到那两人都消失在店铺深处才反应过来,嘶声竭力地大喊:“抓,抓住他们?。?!”

    两班衙役这才一窝蜂地朝那边追过去,不到半晌就看见一个衙役气喘吁吁地跑回来道:“大,大人,他们在临街备好了马匹,已经,已经跑了!”

    “蠢货,追,追上去!哪怕追到高丽村也必须把首级袋给我抢回来!”别看白县令在世子面前唯唯诺诺,关键时刻还是能看出魄力来的,他大声咆哮道:“把军队派出去,那一连军队呢?派出去,把高丽村给我围了!”

    那衙役迟疑地道:“大,大人,县尉大人没有命令,军队还在城外呢……”

    “那不赶紧去找县尉!”白县令气急大叫。

    沈云左右一看,百晓生已经偷偷靠了过来,低声道:“世子放心,时迁已经跟去了!”

    沈云长长出了一口气。难怪白县令会发飚,这个大盗鼬的首级可不单单是他的功劳,呈交上去他也有功劳可领的。

    慌乱间,沈云发现那美丽的叶瓷炫还怔怔地蹲坐在地上,她并没有跟那两人走?;蛘咚?,她似乎也不知道那两个人为什么会突然抱着首级袋逃跑?!

    “咳,白大人,这叶姑娘……”沈云提醒道。

    白县令这才发现还有一个人呢,顿时大喜,叫道:“快,将她押入大牢!哈哈,有她在手就不信拿不回大盗鼬的脑袋!”

    沈云愕然,他本想提醒白县令怜香惜玉来着,不过忍忍还是没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