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八章 深洞悉,如临大敌】
    “孩儿拜见大伯公、二伯公,姑姑!”

    宽敞的县衙大堂上,沈云见到了沈家如今长老级人物,沈复、沈冲,以及沈思兰。

    沈复、沈冲今年已经六十开外,身体还算健朗,只是因为牙齿脱落的关系,说话有些不清楚,虽然见到沈云很是开心,但只是坐在那里微笑着抬抬手,代他们说话的是坐在最边上的沈思兰。

    沈云本以为这个姑姑应该是和沈筠如那样的少妇,可一看却是吃了一惊。沈思兰今年已经三十六,身材颀长干瘦,完全没有沈筠如那般丰满,脸颊凹陷,双眼倒是有神且大,可是黑眼圈很浓,眼袋也非常明显。虽然衣着名贵,用的胭脂水粉也是极品,但却难掩她的疲惫之态---从双云垂鬓的发髻可以看出,她至今未出嫁,还是待字闺中的大龄剩女!

    “渊让不必多礼,起身吧!”沈思兰走上前,扶起弯腰行礼的沈云,已经有些湿润的眼睛望向他,喟叹道:“二哥不幸,你这一路,也受苦了!”

    沈云在京中的一切都早有人传回了渤???,沈思兰也是知道的。想起苦命的哥哥们,沈思兰悲从心起,一时竟有些哽咽。她的发髻上插着一朵白花,身上带着雷云纹饰的素白孝服裹在干瘦的躯体上,将她承托的仿佛风雨中的百合。

    沈云也哽咽道:“姑姑,孩儿还好!孩儿不孝,父亲不幸却不能为之昭雪申冤,亲见仇敌却不能手刃以祭父亲在天之灵,孩儿实在恼恨??!”

    沈思兰赶紧对沈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向四周望了一眼,压低声音道:“这些事回家再说……二哥的棺椁我想今日便运回府上,家族的坟山上如今又要多出一处新坟了……唉!”

    县衙大堂上,除了沈家人外还有白鸿县令,以及另外两位官员。分别是肃川县县尉潘世,县丞汤颖。

    在帝国官制中,三权分立思想体现的非常明显。县令主管民政,县丞掌管司法,县尉掌管治安。三者中以县令为主,但又互相制衡。像以往朝代县令监任公安局长、法院院长的事情是没有的。

    肃川县“三巨头”中,白鸿算是年纪最轻的一个,四十岁,潘世和汤颖都超过了五十,如果没有意外,他们的仕途已经到了顶端,无法再晋升了。相对来说,白鸿圆滑些,毕竟是需要协调各个部门的县令。而掌管治安军队的潘世则相当硬朗。汤颖则面无表情,很符合他的身份。

    潘世见他们叙完旧情,便上前道:“沈掌柜,我想带世子去做个记录,毕竟是他亲手斩杀了大盗鼬!”

    这个有着军人硬朗作风的县尉,说起话来也是**的。

    “嗯,当然?!鄙蛩祭嫉阃?,转而对沈云道:“渊让,你先随潘大人去,其他事情交给姑姑吧!还有,今夜我跟你两位伯公先回渤海府,你处理完这里的事也赶紧回来……你母亲非常想你!”

    沈云看她欲言又止的模样,轻轻点头:“是,姑姑。我让武叔跟你回去,他对孩儿的想法知之甚深,他会转告姑姑的!”

    “嗯!”沈思兰点点头,也不拖沓,直接走到沈复沈冲两人身边低头说着什么,然后带着两位老人匆匆离开。

    沈武告诉过沈云,沈思兰掌握着渤海侯家族最大的皮毛生意,而且精通罗马语,常年都不在渤海府,而是在东南部的釜山港负责与罗马商队做生意。所以这个女人应该是有果断和狠辣作风的。她应该算是这个时代的女强人之一吧!

    沈云已经吩咐过沈武,要他将自己的一些想法告诉沈思兰,并希望她能给他提供足够的帮助。从今日见面的情况来看,他的这个姑姑肯定是站在这一边的,这样一来,接下来面对沈家主母---凉公之女萧琴时自己或许更加有底气些!

    ……………………分割线……………………

    县衙很大,前后三重院落,左右还有六进的房屋,分别是县尉和县丞的起居办公之地。

    沈云被单独带到县尉大人的公事房,有下人奉上好茶,主簿摊开笔墨,潘世简洁干脆地询问了几个问题,大都是在海上如何遇到海盗,在离岛如何应对大盗鼬等方面的事情。沈云都一一作出回答,不时还饮啜一口茶水,这做笔录的滋味可是跟在雒阳时有天壤之别??!

    做完相关的询问,潘世让主簿出去存档,自己却坐在了沈云边上,忽道:“世子,你明日便回府上吗?”

    沈云一怔,不知他为何有此一问,这个潘世有着刚毅的脸部线条,身体也偏向于壮实,之前的对话也是多偏向于正式和简洁,怎么会忽然问起他的私事来?

    “如果潘大人还需要云协助调查的话,云也理当配合!”沈云吃不准他这么问的原因,所以选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

    潘世居然笑了,刚毅的脸部线条也变得缓和起来:“从渤海府到肃川县朝发夕至,如果有什么事我派人直接去找世子就是了……不过我倒是有一句话想问世子,这渤海后之位世子可是势在必得?!”

    这话问的就相当诛心了。沈云当时就皱起了眉头,沉声道:“潘大人,侯爵之位似乎是我们沈家的小小家事吧?”

    潘世点点头:“话是如此,但渤海侯乃圣祖陛下钦封之侯爵,亦有世代镇守渤海之意,虽无实权但却足以影响渤海百万生灵的福祉!世子,试问与渤海百万生灵比起来,这一家之事可是小事?再说,胡公殿下对世子之事可是非常关心呐!”

    胡公殿下?沈云心里一跳,问道:“潘大人?”

    潘世拱手笑道:“实不相瞒,胡公殿下有书信一封让在下转交世子!”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来,交到沈云手上。

    沈云赶紧接过一看,只见这是胡公殿下的亲笔信,信封上的日期是六月二十七日,也就是一个月之前,似乎正是沈云与胡公在孟津分别后的第二天,当时沈云还在黄河上漂着呢,而胡公也应该没有到达渔阳,怎么会写这封信呢?

    沈云疑惑地抬头看了潘世一眼,潘世笑道:“世子看完便知?!?br />
    沈云一目十行地看完,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暖流。信中是胡公殿下的嘱咐语,他告诉沈云,潘世曾是他的旧部,三年前才调到肃川担任县尉,是个可靠之人,若是在渤海府有什么危险或者难以自处之事,但可以凭借他给予的玉牌调动潘世的一连军队!

    “潘世原是军中虎将,其部下定然也是骁勇之军,汝不可以丙等军团视之!若有不备,可速让宫三告知,我已命飞骑军一营士兵以集训之名屯驻平壤,若事不可为当往之!”

    看完信,潘世对陷在深思中的沈云郑重道:“世子,胡公极为担心世子的安全,故而另有书信告知了在下。这信也是前日才到了肃川,我那一连士兵虽不敢自夸飞骑军,但比起渤海府的乙等军团亦不遑多让,但有事,请世子尽管吩咐便可!”

    看见潘世如此郑重,沈云反而愈发冷静下来。

    乖乖,胡公和这潘世都如临大敌般重视自己,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自己那后母萧琴有这么大的势力,能置自己于死地不成?若在海上,朝廷教化不及之地还情有可原,可如今已经到了渤???,难道自己的安全还没有保障吗?

    想到这里,沈云道:“云驽钝,还望潘大人不吝赐教!”

    “世子请问,在下知无不言!”

    “她,在渤??た赡苤皇终谔??我这次回家是否真有必要如此慎重?”

    潘世蹙着眉峰,他当然知道“她”指的是谁。

    “正如在下方才所言,渤海侯乃是圣祖陛下钦封侯爵,世代镇守渤海,虽无实权但影响却遍布郡中各地。更何况如今还有凉公的人在郡中行走。渤海侯自从迎娶凉公之女之后,便将蔚山、江陵、安东、浦项四地的生意交给了她,而这四地生意主要是面对倭国……不知在下这么说世子能不能明白?”

    牵扯到日本人,沈云就豁然开朗了。他道:“潘大人的意思是,我那主母与倭寇有牵扯?”

    潘世脸上闪过一丝怒容,但似乎又强忍住一般,哼哼道:“岂止是牵扯,要知十五年前倭寇尚不敢登上渤???,可如今却敢攻打青川县城!这倭寇的实力一日大似一日,终有一日必为我等心腹大患,可渤海太守却屡屡隐瞒,不予上报朝廷,若不是这次青川县令见事态危急,点起了烽火狼烟,导致全郡皆知,怕是太守大人依然不会派兵剿匪的!”

    沈云大怒:“扯淡,国家大事岂容儿戏?!潘大人,难道你就不能跟胡公殿下汇报一番,直接让殿下派飞骑军登陆倭国,将倭奴尽数诛除便是!”

    潘世叹了口气:“世子有所不知,倭国表面对我大汉是极其恭谨的。这些倭寇也是被倭国国王除名之人,况且,这些倭寇很多乃是由极北之地的野人组成,我们只是以此冠名罢了。虽然我等都能确定,倭寇肆虐猖獗必然有倭国支持,但可惜讨伐无名,不宜轻动刀兵??銮曳善锞拍似锉ㄖ?,渤??け辈可降鼐佣?,倭寇也多在这一带活动,胡公殿下一时间也苦无良策??!”

    “那长岛、四国、屏东、涉水四县不是有我羽林军吗?杀过去就是!”沈云道。

    潘世苦笑:“英公殿下不会同意的!”

    “英……唉!”沈云顿时明白过来。

    英公殿下掌握着帝国水师蛟龙军团,没水师的帮忙,对马海峡虽窄,可飞骑军毕竟不是真会飞??!那四县之地应该也是英公军队的管辖之地,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去打日本呢?!

    “那倭寇如今成什么规模了?”沈云问道。

    潘世说:“这正是我所担心的,从各地汇总的情况来看,倭寇渐成势大,可战之兵约有两千至六千之数,且常年游移在渤??け辈?,若我大军围剿他必从水路远遁倭国或者极北之地,大军退去,他又卷土重来,实在让人不胜其扰!”

    “这有什么可担心的?难道他们敢进犯府城不成?”沈云还是疑惑,不知道潘世和胡公为何对萧琴如临大敌。

    潘世看着沈云道:“世子,你可知历代渤海侯葬在何处?”

    沈云茫然摇头,但心中已经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元山!离青川县不过两百里??!”

    沈云终于知道胡公殿下和潘世到底在担心什么了。

    元山,就在朝鲜半岛的东北部,周围有咸兴、高原、青川三个县,还有永濑港、兴南港、新浦港等众多港口。最关键的是,这里都是山地,还没有修建直道,道路崎岖难行。从渤海府到元山南的青川县只需七天,但从青川县到元山北的咸兴、高原等县却需要一个月!

    这就是有无直道的重要区别!

    他是渤海侯长子,又是世子,父亲下葬他能不去元山吗?不能!既然他要去元山就必须路过青川,路过青川就必须面对倭寇,若是有什么意外而渤海府又不予及时救援的话……啧啧……

    这是明目张胆光明正大**裸无所顾忌的谋杀??!

    沈云当时就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