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九章 叶瓷炫,投怀送抱】
    所谓阳谋就像成龙电影里的情节,明知绑匪手里有人质,自己去肯定会挨揍,但还是要硬着头皮冲进去。元山沈云是去定了,也就是说那些倭寇他是一定要碰上的。成龙最后靠着身手是皆大欢喜,沈云却不知道元山上要不要再添一座他自己的新坟……

    这种担忧不是凭空出现的。成龙那毕竟是电影,可自己这个……沈云知道,凭自己的身手,撑死就能在1vs1的战斗中立于不败之地,想要面对千军万马恐怕悬乎,他腰上没有钢丝,更没有安装炸药,一掌拍出去搞不出降龙十八掌那样惊天动地的效果来---这个世上也没人能做到。这是历史小说,不是玄幻大陆。

    抱着这种担忧,沈云跟潘世很是细聊了一番,双方敲定,如果沈云必须去元山,一定会尽力拉上萧琴一起去,而且绝对要带着潘世。现在的问题是,潘世的军队只有一个连,而且名义上驻守肃川的,如何才能名正言顺地跟着沈云前往元山。

    “只要世子能够搞到郡尉大人的调兵手令,我们就能跟着世子一起去元山!”潘世如是说。

    “郡尉姓甚名谁?可是凉公一系?”

    “非也,郡尉姓武名撰,在朝中不属于任何一系---他是今年才升任郡尉一职的,还没来得及表态呢!”

    “如何能让他给出调兵手令?”

    “两个办法,第一就是让太守萧让出面……当然,这似乎有点难度。第二便是让胡公殿下出面!”潘世说了第一个方法后看见沈云脸色阴沉,这才赶紧说出第二个办法。

    沈云还真没看出来,这个潘世还有点幽默感,只是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不过他说的第二个办法似乎有的操作---沈云手里还有胡公的玉牌呢!

    这时门外有人轻声道:“潘大人,世子,县令备好了饭菜,请二位过府享用!”

    “知道了!”潘世淡淡道。说着又转头对沈云道,“世子,白展图这人虽是圆滑之辈,但能力还是有的,而且他乃白身进阶,在朝中无根无系,如今似乎有意跟世子靠拢,还望世子多加留心才是!”

    沈云苦笑道:“他是想跟胡公殿下靠拢才对!”

    “非也,”潘世正色道,“他是想通过世子与太尉大人拉上关系!”

    “太尉?”沈云纳闷道,“我与当朝太尉并不认识??!”

    潘世也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与太尉不相识,那鄢家的姑娘怎么会……哦,明白了!”潘世止住话头,带着暧昧的眼神看了沈云一眼。

    沈云奇怪,正要再说就听外面响起了白县令的声音:“世子,潘大人,展图可是等急了……”

    ……………………分割线……………………

    今晚这顿饭吃的可谓是宾主尽欢。白鸿有意靠拢,沈云有心结交,两人在一顿饭之后就已经勾肩搭背成了“兄弟”至交。那亲热劲连潘世都怀疑他们应该早就熟识才对。

    陪同赴宴的还有汤颖,不过相对来说,这个年纪最大的县丞很是古板,饮了几杯酒便以身体为由退了出去。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沈云见门口百晓生的身影一晃而过便借口要去如厕,甫一出门百晓生便跟了上来,在沈云耳边低声道:“世子,时迁回来了!”

    “什么情况?”

    沈云发现欧阳复正在偏室与沈家家丁在吃酒,就他们几个倒也落得轻松。

    “情况有些复杂,斛斯正与斛斯文两人离开肃川县之后并没有回离岛边上的高丽村而是拍马向北,现在五十里外的驿站外休息?!?br />
    “那羽林军呢?”

    “羽林军和肃川衙役去了高丽村,但发现那里根本没剩几个人,青壮都不见了,章暨腿脚快一步,所以赶回来先报信,随后羽林军的信使也该传回消息了!”

    沈云蹙眉:“青壮都不见了?去了哪儿?”

    百晓生道:“不知道,高丽村的人四处经商,走空也是正常?!?br />
    沈云联想到大牟延便觉得这事不简单,于是问道:“那个叫叶瓷炫的女人呢?”

    “被衙役关在后面的监牢里!有人负责看守!”

    沈云顿了顿说:“让欧阳复去一趟,他对付女人拿手,看能不看从那里套点有用的情报!”

    百晓生贼笑道:“世子真就舍得?欧阳复可是采花贼,让他套话不一定行,但让女人‘套’他倒是很有办法?!?br />
    沈云愕然,不得不说百晓生这话有深度,连“套”这个字都用的这么传神。

    “那总要一试!”沈云想到叶瓷炫那美轮美奂的脸又有点不舍,补充道:“告诉欧阳复老实点,想让女人套还是去找别人吧!”

    百晓生领命而去。

    再度回到席间时,果然看见潘世面色凝重地对白鸿说着什么,见沈云回来也不隐瞒,而是直言相告。

    “世子,高丽村找不到斛斯正和斛斯文两兄弟,连高丽村的青壮也不见了踪影,那可是好几千人??!”

    沈云道:“好几千是几千?”

    白鸿忧心忡忡地说:“确切的说,三个高丽村应该共有青壮四千六百二十一人,以往也有高丽村的青壮男丁出外谋生之事,但绝没有这次走的这么干净的道理。而且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实在有些可疑!”

    沈云知道,在古代,中国人是很少出远门的。孝道中便有“父母在,不远游”之说。虽然经过圣祖改制,这些传统观念改变了许多,但也绝不会像这次这样走的这么彻底的情况??銮艺飧鍪贝淙豢?,可要出远门一样需要路引和凭证,否则就是寸步难行,除非他们并没有离开渤???!

    没离开渤????

    沈云一惊,望向潘世的时候,潘世也同样想到了,两人四目相对,都是震惊。

    难道他们都去了青川县?

    刚才潘世告诉过沈云,青川县跟肃川县差不多,也是两万多人人口的小县,常备兵力只有一百多人。县令申樟是个有血性的官员,这次就是他力排众议,坚持点燃烽火,逼得太守萧让不得不增兵青川县??烧獯喂ゴ蚯啻ㄏ氐馁量茏阌辛е?,而且都是积年惯匪,战斗力不俗。在抽调南部六个县城的丙等军团之后,青川县附近才有接近七千汉军。

    倭寇见汉军势大就躲进了附近的山里,郡尉武撰似乎不敢放开手脚去剿匪,只让士兵围住附近的路口,做死守之态。如果这四千多高丽人真的是去青川县支援倭寇的,那情况就麻烦了。俗话说万人成林,加上这四千人的倭寇将有上万兵力,在渤??ひ丫梢运闶且恢ё阋杂跋烊值拇缶?!

    六千和一万,这已经从量变上升到质变……

    沈潘二人相顾骇然,白鸿也不是傻瓜,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也惊道:“快上报给太守大人,请他速速上奏朝廷,调派乙等军团剿匪!”

    渤??び心媳绷礁鲋嗡?,渤海府是民事治所,屯驻有一支乙等军团,兵力在五千人左右。另外一个军事治所在平壤府,也有一支乙等军团,兵力在八千人左右。两支军团合称大汉渤海羽林守军,平时归各自的郡尉统辖,一旦有事集中就需要朝廷指派一个将军来进行统一指挥。如今这两地重镇的兵力都不足一万,更危险的是渤海羽林守军根本没有总指挥的将军!

    情况已经有些危急了,这个宴会自然也吃不下去,白鸿已经急急赶回公事房拟写条陈,潘世也赶紧去集中军队,同时还要和县丞一起去合计人口,抽调精壮出来组成新的丙等军团。

    唯一让沈云有个安慰的是潘世说,若将渤海府周围的县城都动员起来,至少可以凑够一支有五万兵力的丙等军团,所缺的只是时间!

    当沈云问他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将军队完全组建时,潘世的回答又让沈云心凉如水。

    “一个月!这已经是最快的时间!毕竟军队不是把人叫起来就能打仗的,还需要短暂的培训,武器的配备,粮草、军资的供给,还有动员兵力所需的钱……”

    ……………………分割线……………………

    从肃川县的监牢里可以看出这个县城的治安还算不错,可以容纳两百多人的监牢里,只关着三四个偷鸡摸狗的蟊贼。至于最里面的重囚室,据说已经十年没有人关进去过了。

    不过这个数字从今天开始要重新归零计算了,因为这里面今儿住了人。

    叶瓷炫蜷着双腿缩在墙角,鹿皮蛮靴在幽暗的灯火下散发着原始的味道。长发披散下来,遮盖住她美绝人寰的容颜。

    欧阳复风流倜傥的身影已经在她面前晃了快半个时辰,但叶瓷炫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甚至连头没有抬一下。

    “姑娘,就算在下是路边的乞丐,与你说了这么久的话你是不是也该正眼看我一下呢?在下虽不敢自比宋玉潘安,但好歹也是有鼻子有眼,难道就不能得佳人一眸垂顾吗?”

    欧阳复急得快要抓耳挠腮,可这女人却始终不吭一声,若不是百晓生说过沈云不想他动别的手脚,欧阳复早就撒一把**香过去想将这美人儿办了再说。但如今面对这尊木头美人,就算他表演舌灿莲花也没用??!

    就在欧阳复无计可施的时候,沈云在百晓生的陪伴下阴沉着脸走了进来。

    欧阳复赶紧躬身行礼道:“世子,属下实在是无计可施了,除非用**香,否则谁也不能撬开她的嘴……”

    沈云看了叶瓷炫一眼,忽然手往边上一指惊叫道:“啊,有蛇!”

    再看叶瓷炫,头也不抬,沉默依旧。

    欧阳复似笑非笑地看着沈云,道:“世子,这招属下已经用过了!”

    沈云拍了拍脑袋,妈的,今儿非要这美女开口不可,不然弄不懂那些高丽人去了哪里是很麻烦。潘世也说了,白鸿的条陈很可能被萧让驳回,这倒不是萧让徇私,而是动员渤海府的丙等军团可是大事,一旦动员就要面对巨量物资的消耗,必须跟朝廷有个交代,否则这可是如同欺君的大罪,谁也担当不起!萧让也不可能以他们的一个猜测就贸然下达动员令!

    欧阳复看着沈云,他倒是有几分看戏的念头,这个世子会用什么办法让这个榆木美人开口呢?

    其实很简单,沈云忽然踏前一步,掀起袍角作出宽衣解带的样子,长久不动的美女忽然有了反应,而且反应剧烈,只见她像受惊的小鹿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后背紧紧贴着墙角,如同崖下电的星眸吃惊地望着沈云,娇叱道:“你想干什么?”

    欧阳复一拍脑袋,懊恼地摇摇头,低声说:“唉,早该想到用这招的!只是没想到世子会这么无耻!”

    沈云扭头瞪了他一眼,宽衣解带的动作不停,笑眯眯地对叶瓷炫道:“没什么,喝了一肚子酒实在憋得慌,想解决一下!”

    叶瓷炫脸上露出一丝惧怒,咬着贝齿叱道:“要解决滚出去!”

    沈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忽然毫无征兆地贴近了叶瓷炫,双目死死地盯着她那张精致到毫无瑕疵的脸,冷哼一声道:“你好像没搞清楚情况,这里是我说了算!”

    “你……”叶瓷炫被一个男人贴的这么近说话还是第一次,乍然之下真有些反应不过来,特别是沈云那带着酒味的浓重气息喷洒在脸上,仿佛还带着一丝暖意……

    “混蛋,滚开!”叶瓷炫终于从一时的迷瞪中惊醒过来,抬起**就朝沈云胯下顶去……这可是女人对付男人的必杀技之一!

    在看见她那一身兽皮装扮的时候,沈云就明白这个女人绝对也会两把刷子,所以早有防备,右手下压挡住那致命一击,左手已经将她的肩胛锁住,还用力往墙上一撞。

    “咚!”

    常年无人维护的牢墙上被这一撞顿时簌簌地往下掉墙皮。

    欧阳复不忍地闭住双眼:“呀,你真残忍!”

    百晓生也暗暗摇了摇头,拉着欧阳复往外走去。

    沈云也觉得自己这么对待一个女人似乎有些不够绅士,不过想到这个女人的哥哥竟然勾结日本人,屠杀汉人这点,沈云又觉得自己这么做还是轻的。最起码自己没有当众脱掉她的裤子,更没有让人轮//奸//她!

    叶瓷炫从小到大还真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野蛮对待。她从小就长的像瓷器一般精美,任何男人见了她都会失神,谁又会如此对她呢?就算是手把手教她打猎技巧的师傅对她的聪明和乖巧也是赞不绝口,从没有对她大呼小叫过。沈云这一撞让她晕眩的同时,却也让她积蓄了许久的泪水一下涌了出来。

    那一滴滴晶莹的泪珠就这么延着顺滑的脸颊滚落,看的沈云都是一阵心疼。他可不是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的禽兽,只是想到那如鲠在喉的四千高丽青壮,沈云不得不狠下心来,沉声道:“小妞,你最好搞清楚现在的情况,若是不想被像我这样粗鲁的男人糟蹋,你还是乖乖告诉我,你那些叔叔伯伯们到底去哪儿了?哼,四千多人一起失踪绝对是早有预谋的,你可别说你不知道!”

    叶瓷炫在哭,可她却依旧倔强地抿着嘴,雪白的贝齿咬着嘴唇,流泪的眸子直视沈云,坚定倔强的神情让沈云看的一阵无奈。

    沈云忽然松开了压住她肩胛的手,往后退了一步,冷冷地看着她道:“你说是吧?呵呵,没事,你不说我自然有办法求证。别以为你们高句丽能够在我的眼皮底下作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来,等会儿我就让人屠了高丽村!”

    “不!”叶瓷炫忽然尖声惊叫,“你,你不能这么做!”

    沈云一怔,心里却露出了微笑,看来还是找到了这女人的死穴。他当然不能这么做,他也做不到。在大汉领土上进行屠村行动,就算连胡公殿下也不敢这么做。

    但他可以这么说,反正说说又不犯法,这个时代可没有录音机。

    “不,我能这么做!”沈云努力让自己的眼神看起来冷酷,同时让自己的脸庞看上去扭曲,“哼哼,我是渤海侯世子,也就是下一任渤海侯,我一句话就会有无数军队听从我的命令,我不但要屠掉整个高丽村,还要将你们这些大逆不道的高句丽余孽尽数屠族!别说我不能,我能!我可以??!关键是看我想不想!”

    如果叶瓷炫稍微懂得点帝国的行政常识她就绝对不会相信沈云的话,可惜,她不知道。在她看来,肃川县县令已经是了不得的大人物,而这个渤海侯世子更是无法触碰的高级存在,七年前去渤海府,一向无所不能的哥哥不也被这个世子给赶回高丽村了么?

    沈云的眼神和表情告诉她,这个男人绝对说得出做得到。不,不能这样!

    叶瓷炫像作出什么决定一样,忽然往前站了一步,毅然决然地说:“不要,求你不要这样做!你七年前不是说要我做你的妻子吗,好吧,我现在同意了!只求你不要……不要杀那些高丽人!”

    这次轮到沈云愕然了。

    沈云是大学生,他自然听得出叶瓷炫最后那句话的区别---“那些高丽人”,这么说她不是高丽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沈云对**的美女都一下失去“性”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