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三章 元山事,青州兵败】
    时近戌时,天黑如墨。渤海侯府的别院前厅里却是灯火通明。

    沈袁氏到了前厅才发现下人禀报的并不完全,不但沈思兰、沈复、沈冲三人到了,连许多釜山等地掌柜也已经汇聚在这里,细数之下怕有二十人之多。他们皆身着深色汉服,有亲戚关系的在额头绑着白巾,普通下属则腰上急着白布,脸上有些焦急之色。这些掌柜都是前些日子到的汉城,目的是为了迎柩和参加出殡礼。

    “小妹,这么晚了带这么多掌柜的来有何事?”沈袁氏一看这情形,真担心他们是来兴师问罪的。

    没想沈思兰一见沈袁氏便上前急道:“嫂子,出大事了!”

    “出什么大事了?”沈袁氏提着心问。

    “我们在青川周边数县的生意全部没了!”

    “没了?怎么会没了?”沈袁氏一听他们不是来兴师问罪的,提着的心稍稍放下,抬手示意沈复、沈冲两位太爷坐下,自己也稳坐在前厅的椅子上,姿势倒带着几分悠闲。

    沈思兰跺脚道:“哎呀,大嫂你怎么还一副悠闲的样子??!我们刚刚得到消息,前天夜里倭寇占领了青川县城,羽林守军死伤惨重,郡尉大人带去的兵马如今不到三千之数,正退守离青川县十里的青川驿。怕是不日倭寇便要杀到汉城啦!”

    “什么?”沈袁氏霍然起身,脸上神情大变,“怎么会这样?上次的消息不是说倭寇已经被控制在青川周边的山上吗?怎么才数天工夫就天翻地覆了呢?”

    沈袁氏惶急,不住地拉着沈思兰的手在抖。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居家妇人,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帝国承平数百年,这刀兵之灾还真是没有遇到过,所以一听这消息便慌了神。

    沈思兰也是满脸焦急道:“这兵凶战险,战场变化只在瞬息之间,我也不知郡尉大人怎么就败了?;故乔啻ㄏ氐恼乒裼梅筛氪橥ㄖ颐堑?,估计比太守大人那里要早上一些,我一得到消息就召集了众位掌柜,一起来大嫂这里商量对策了!”

    沈袁氏已经惊得六神无主,忙道:“我,我也没什么主意啊,那个,两位叔叔还有小妹,你们可有计议出什么来?”

    沈复和沈冲两个家族最长者互相对望一眼,还是沈复抖着花白的胡须颤巍巍地道:“我等能商议出什么来,我的意思是叫渊让出来,咱们几个好好再合计合计。他毕竟是家族的继承人,这么大的事还是要他来做主才是?!?br />
    “???他,他能做什么主?!”沈袁氏忽然有些慌乱。这要是让这些人看见沈云那烂醉如泥的模样,怕是立即就要卷堂大散了。

    沈思兰急道:“嫂子,你还不明白吗?倭寇势大,我们必须先将沈家的所有生意都停了,连带着也能将正屋那位掌握的生意抢回来。然后举家迁往辽州或者干脆去雒阳,等朝廷发兵彻底平定了这场倭寇之乱后我们再回来,到时候就是我们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要搬家?”沈袁氏急道,“那,那夫君的棺椁怎么办?难道也移到别的地方去吗?小妹啊,夫君一生忧国忧民,难道死后连祖坟也不能进?”

    沈思兰一滞,是啊,沈慕的棺椁还停在正屋大堂里,虽然里面放了防止尸臭的香料,但从雒阳运回来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再不下葬难道要看着他腐烂变臭不成?这可是大不道??!

    沈复道:“可是如今青川兵败,道路不通,我们就算想去元山也去不成??!侄媳啊,事急从权,我们也无可奈何……”

    “侄媳,我们在这里争吵也无济于事,还是让渊让来做决定吧!对了,渊让呢?”一直没吭声的沈冲忽然扭着头看了看四周,“他不知道我们来了吗?”

    沈袁氏愕然,回头看向贴边站立的沈武,沈武见状赶紧道:“那个,我去叫世子!”

    这时一直站在沈袁氏后面的周惠道:“各位叔叔伯伯,能否听小女子一句?”

    “你是何人?”沈思兰凌厉的目光扫了过去。这个女子沈思兰之前就见到了,还以为是沈袁氏新买的丫鬟,可如今细一打量却发现不是。不说别的,但是周惠身上那股气质就绝不会是下人出身。

    周惠盈盈朝众人裣衽行礼,轻声道:“小女周惠,乃是大汉英公之女!”

    “???!”沈袁氏惊讶地捂住了嘴。其他人也吃了一惊,沈复和沈冲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恭敬地朝周惠躬身。

    “草民见过端平公主!”

    “民女见过端平公主!”

    ……

    有些人的反应慢了半拍,所以显得有些纷乱。

    归根到底,这些人都是商人,渤海侯爵位只能世袭一人,其他族人可都是布衣?;跬ㄌ煜碌乃亲匀恢乐芑菽耸腔首?,只是谁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罢了。

    沈武是知道周惠身份的,可他哪里有时间告诉他人呢?而沈袁氏是根本不知道。

    周惠本就不想以身份示人,只是如今到了逼不得已罢了。她赶紧还礼,然后上前搀住沈袁氏的胳膊,笑道:“大家不必拘礼,小女子是渊让君的同窗,今次来渤海是来玩的,恰好遇到这件事,所以想对大家说几句?!?br />
    沈复不敢逾礼,虽伸直了身体,但还是抱拳道:“公主请说!”

    周惠道:“其实大家本可不必这么慌张。区区倭寇罢了,即使损失了郡尉武撰那几千人马,在渤海府不是还有一支五千人的羽林军团么?实在不行,太守大人自然会紧急从长岛、四国等地调兵过来,所以这渤海府是断不会遭受兵灾的……”

    沈袁氏紧张的脸色一下就放松了??缮蛩祭嫉牧成茨芽雌鹄?,道:“从长岛、四国、屏东、涉水四地调兵少说也要半个月,我们如何等的?况且,”沈思兰忽然看向沈袁氏,“哥哥的生意可还有一半无法让渊让继承??!”

    此话一出,周惠顿时就明白了。原来沈思兰所担忧的其实并不是渤海府的安危,而是被渤海侯夫人掌握的生意……

    内斗是汉人的本能。即使在这种时刻,沈思兰念念不忘的还是萧琴所掌握的那些家族生意,实在不知该说她聪慧过人还是目光短浅。

    沈袁氏却是轻轻一叹:“既然府城无忧那我们还是一切照旧吧!小妹,有些事急是急不得的。夫君尸骨未寒,家事还是放在以后来!”她不住朝沈思兰眨眼,意思很明确,家丑不可外扬,如今有英公之女在,那些内斗的事情还是放在一边。

    沈思兰脸上焦急,但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好哀叹一声,默然不语。

    沈袁氏见状道:“各位掌柜,大家辛苦了,天色不早大家还是早些回去歇息,至于青川县的生意,咱们沈家还损失的起,关键是人要没事。通知下去,若是倭寇势大便暂时将生意关了吧!”

    沈思兰低低道:“我们关了生意,可正屋那位可不这么想??!”

    沈袁氏只当没听见,继续微笑道:“沈武,带各位掌柜出去,天黑注意脚下!”

    “是,夫人!”沈武赶紧将那些掌柜陆续都带出了前厅。

    那些掌柜走后,沈思兰越想越不甘心,一跺脚便往后屋跑:“不行,我去找渊让!”

    “欸!”沈袁氏大惊,刚想拦下却脚下一软,差点摔倒,还是周惠紧急扶住。再站稳时沈思兰已经冲到后院去了。

    沈复道:“侄媳啊,让思兰去问问渊让也好。这个家还是要他做主的嘛!唉,我们都老了,若不是情非得已我们又何尝想挪窝呢?如果真要举族迁移,我们这把老骨头是走不动咯,还是留在这里为你们看家吧!侄媳可以放心,我们这把老骨头搁哪儿还有些份量,别的不敢说,帮沈家守住这份家业还是可以的……”

    沈复里里外外都在暗示沈袁氏同意沈思兰的建议,借着这个机会让沈云同意举族迁移,到时候将萧琴挪开,他们这些留下来的老骨头就能将沈家的生意全部拿回来??扇缃裆蛟夏挠行那樘蚋催脒栋?,踮着脚,焦急地望着后院,可长者在这边说话,她又不好走开,只能不住地搓着手,胡乱点头应付。

    周惠忽然轻身道:“夫人,我去带路!”

    说罢一溜烟地跟在沈思兰后面跑了过去。沈袁氏不禁感叹周惠这丫头心思敏捷,倒不失机灵。

    ……………………分割线……………………

    沈思兰腿脚不慢,周惠也很快,紧跟在她身后就到了沈云卧房门口。房门禁闭,里面灯光明亮,照在窗台上有两个不时晃动的身影。

    沈思兰看了一眼紧跟来的周惠一眼,然后伸手猛地一推……

    “咦?怎么锁上了?”沈思兰忽然大力拍门,叫道:“渊让,是姑姑,快把门打开!里面伺候的人是谁?赶紧开门!”

    周惠忽然想到叶瓷炫和鄢如月可都在里面,心里一提便也冲过来大力敲门,嘴里喊道:“鄢姐姐,快开门!”

    可是敲了半天里面却没有动静,只有窗台上晃动更加频繁的黑影,里面还有窸窸窣窣的声响。

    沈思兰脸上一沉,冲周惠努嘴道:“闪开!”

    周惠不明所以闪到一边,沈思兰已经撩起裙摆,猛地一脚踹在门上……

    “嘭”一声,结实的梨木大门竟然被一脚踹开。周惠在旁边的目瞪口呆,暗道,这沈家的人难道都会功夫吗?这一脚的力度怕是有好几百斤呢!

    沈思兰踹开大门,然后怒气冲冲的冲了进去,忽然一声尖叫发出。周惠心里又是一提,紧跟进去,一看里面的情景也突然尖叫出来。

    “??!杀人啦,杀人啦?。?!”两女同声尖叫,二重女高音划破夜空,惊动了整个侯府。

    凌乱的房间里到处都是破碎的器皿,桌子和椅子也是稀烂,锦帐床前一滩血迹,沈云和鄢如月正吃力地想要从血迹上爬起来,但屡屡失败。

    叶瓷炫却不知踪迹了……

    ……………………分割线……………………

    ps:今天来不及了,先写到这里。对了,顺便说一句,沈云不是遇刺……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