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六章 青川驿,郡尉大人】
    鄢如月轻轻靠在包有棉花的软枕上,轻轻打开手里折成方胜形的信笺,沈云那粗犷有力,但别具一格的字体出现在她眼前。

    “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是一段年华。我愿陪伴你走过这段年华,你愿意做我手心鞠捧的那一指流砂吗?”

    鄢如月将信笺贴在胸口,脸上带着无比甜蜜的笑,痴痴地望着一个地方,但却看不进任何东西,脑袋里满满的全都是沈云的样子。

    直到周惠端着药碗进来轻咳一声,鄢如月才如梦方醒般“呀”了一声,赶紧将信笺塞到了枕头下,带着幸福的笑对周惠道:“今天他的信送过来了么?”

    其实这封信是鄢如月昨天收到的。这几天以来,每天沈云都会给她写一封信,信里的内容可能不多,但都是让她看了会禁不住脸红心跳的绵绵情话。尽管都是大白话,可却充满了让人迷恋的诗意。比如今天的“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又比如前天的“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大前天的“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那人就是你!”……这些信都是由周惠转交给她的。

    有时候她甚至在想,如果每天都能收到这样的信,自己受的伤再重点也无所谓了。

    其实她的伤并不重,并没有伤筋动骨,所以在床上躺了六七天就已经痊愈,但为了每天能够看见这样一封充满炽热爱意的信笺,她宁愿多躺在床上。

    她已经完全被沈云“俘虏”了!

    沉浸在幸福中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这几天周惠那股几乎快要咬碎银牙的羡慕和嫉妒。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她虽然没见到沈云,但他却无时无刻不在她身边……这种感觉,真好!

    周惠望着如幸福小女人一样的鄢如月,轻叹一声从怀里又掏出一封带着她体温的信笺交到鄢如月面前。

    鄢如月一把抢过,顾不上吃药就展开细看,简直快要将头埋进去一般:“晓月坠,宿云微。无语枕边倚。梦回芳草思依依,天远雁声稀。啼莺散,余花乱,寂寞画堂深院。片红休扫尽从伊,留待舞人归……如月,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时间紧迫就不来与你告别了。但我相信你会理解我的,对吗?!这首《喜迁莺》送给你,好好养伤,宝贝!”

    最后一声“宝贝”不敢说后无来者,但绝对是前无古人了??吹嫩橙缭掠忠淮涡吆炝臣?,但心里却是如喝了蜜水一般。转而怔道:“惠儿,他要去哪儿?”

    周惠看了她一眼,别过脸去道:“今天是七月二十七,是出殡的吉日,今天一早就去正屋迎奉棺椁行出殡礼了!”

    “呀”鄢如月讶然,掀开裘被就要下床,嘴里道:“不是说青州有危险了,他怎么……唉,惠儿快,带我赶上去劝他……”

    周惠道:“他现在怕是都出城十里了,你怎么追得上?他走之前跟我说了,让你不必担心,安心在家等他回来?;顾?,还说等他回来就派人去鄢家提亲!”说到最后一句,周惠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如鲠在喉的难受感,只好深吸一口气指了指床头的药碗道:“药凉了就不好了,你赶紧喝了吧!这也是他说的?!?br />
    鄢如月怔然坐在床上,半晌忽然想通了什么似的,端起药碗一骨碌喝光,套上罗袜、锦靴,直往门口走去:“惠儿,陪我去见夫人!”

    …………………………分割线…………………………

    从汉城通往元山共有三条路,第一条是经肃川向西,走罗津、金川、平山,不过距离很远,快马也需半个月。第二天是走春川、金化、青川,快马七天可至;第三条是走开城、浠水、青川,快马五天可至。也就是说除了第一条比较远的绕道之外,其他两条都非经过青川不可。

    这里所说的路,是指有修建直道的路。当然,如果翻山越岭一样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可问题是花的时间将会多出数倍不止。要知道圣祖之前没有直道的时代,从汉城到平壤要走两个月呢!而今只需要半个月就能到---当然是骑马!

    道路系统绝对是任何一个时代的兵家所必争的所在。所以现在摆在沈云面前的就是两个选择,要嘛走远点,从平山进入元山地区,可最终还是会遇上倭寇,但最起码可能性小一点。要嘛就直接走青川……这个遇上倭寇是铁板钉钉的事。最新战报显示,渤??の渥湃Р斜朗厍啻ㄦ?,倭寇也在占领了青川县城之后也没有再往南走一步。不过谁都知道,不是倭寇没能力南下,而是不南下罢了。

    武撰那三千兵虽然士气没有因为一场败仗而低落到谷底,但武器装备却都是破损的。由于是夜里被偷袭,很多士兵甚至连铠甲都没有,很多连都是两到三个士兵合用一把武器。与刚刚缴获大量汉军军资的倭寇比起来,武撰的汉军反倒更像是贼寇。

    沈云到青川的时候,前来迎接的是渤海丙等军团第一军团的一个少校营长,胸口佩戴着与沈云在雒阳见过的刘桢所不同的剑章---一只腾空欲起的仙鹤?。ㄗⅲ汗赜诮U?,请看作品相关关于大汉军制的设定)

    “沈峰见过世子!”这位少校营长见到沈云时如是说。

    沈云有些错愕。要知道他是少校,品级等同县令,也是不需要跟他行礼的。

    沈峰朝他一笑:“我也是沈家人,沈武是我叔叔!”

    沈云失笑,他记得沈武跟他提过,只是自己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自己人罢了。

    “令叔在后面呢……”沈云解释道。他们这次出殡不但有沈家的家仆百十人,更有渤海太守派出的一连羽林军。当然,也少不了肃川县尉潘世的一连军队,总人数达到了六百人!这么多人到了青川驿这个临时兵营,安顿方面自然少不了沈武的统筹安排,不过他的能力有限,忙的焦头烂额还没处置好,还是百晓生帮忙这才好一点。

    沈峰笑道:“我知道。家叔之前来过信了,专门让我在此恭候世子,顺便带世子去见郡尉大人?!?br />
    沈云疑惑道:“郡尉大人要见我是为何?”

    沈峰道:“郡尉大人想知道世子如何通过元山……”说到这里他脸上有些尴尬,“不瞒世子,如今我们自保都成问题,实在无力为世子出殡打开通道!”

    沈云一怔道:“哦,那好,我正想去探望郡尉大人?;骨氪钒?!”

    沈峰让开一边道:“世子这边请,在下表字毅弘,世子叫我毅弘即可?!?br />
    “嗯?!鄙蛟谱咴谇懊?,看着四周装作好奇地问:“现在这里的布防是怎么样的?”

    沈峰一怔,想了想道:“青川驿两面夹山,左为栖凤山、右为凤鸣山,方圆百里皆是茂密山川,郡尉大人将人马分为三股,左右两山各有一千两百人,中间当道下寨,屯驻一营士卒。暂时来说还算是安全的!”

    沈云看了这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沈峰一眼,忽道:“毅弘觉得郡尉大人的安排如何?”

    沈峰苦笑道:“郡尉大人的安排自有其道理,我等军人,从命就是!”

    沈云默然不语。

    其实在来的路上,他便与潘世、百晓生、沈武几人仔细研究过青川驿的地形。诚如沈峰所说,这是一个夹带式的地形,方圆百里就青川驿一个出口。只要是从朝鲜半岛东北部的海港登陆,如果想进入西部或者南下就必须通过青川驿!正是因为这样,青川驿在战略位置上还是颇为重要的,平时在这里就有近一百名驿卒,附近也形成了小型的城镇,民一千户,近四千人口。

    潘世说:“如果依我排兵,必然在当道下寨,布下重兵,左右两山为辅,放少量部队牵制倭寇。这才是符合兵法之道的正确布防?!?br />
    沈云当然相信潘世的话。因为这么重要的地方,已经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而是关系到东部和南部会不会遭受兵灾的关键。如果将重兵屯驻在正面,倭寇的大部队就无法顺利通过,即使有少许人能够翻山越岭过来,那也只是小股人马,不足为惧。但如今郡尉武撰却将主力放在两侧山上,一旦倭寇想要从正面突破,如何抵挡?一旦倭寇突破之后围山怎么办?

    马谡当年就是这样做,结果痛失街亭。这个时代因为圣祖的出现,自然没有智公诸葛亮挥泪斩马谡的事情,但这不能不让沈云引以为戒。

    不过幸好,他虽然想要通过青川驿,但却没想过要依靠这个似乎没什么军事才能的郡尉大人。对于抵达元山下葬一事,他已经有了更为周密的安排。

    ……………………分割线……………………

    青川驿如今就是一个大兵营,原本以驿站为中心,顺着道路两侧井然排开的房屋在这个时候应该是炊烟袅袅,户户飘着饭香才对的,可如今因为倭寇入侵,原本青川驿的百姓都往南或者往东迁移,有亲戚的投靠亲戚,无亲戚的也跑到府城大镇、或者山林野地藏起来---渤海太守没有下达召集令,他们没有义务去打仗,再说他们也没有地方可以去集合,所以还不如拿着家里的柴刀护着家人先躲到安全的地方去。

    这样一来,这些房屋顿时被从青川县败退下来的士兵们给占据了。除了最南边的数栋看上去有些规模的院落有专门的士兵站岗隔开闲杂人等外,其他地方都是凌乱不堪的。沈云路过时还以为这里就是郡尉武撰的临时指挥所,但沈峰却带着他径直走过。后来沈云问起才知道,这几栋院落是临时医院,青川大败,直接战死者超过四百,伤兵更有两三百人,其他人要不就是跑散了,要不就是被倭寇俘虏了。如今这两三百伤兵正在这几间临时医院里接受治疗。当然,重伤的已经直接转到临近府城大镇里接受更为专业的治疗了。

    丙等军团就是丙等军团,除了临时医院外,其他地方根本乱的一塌糊涂。沈云这一路甚至还有两批明显不怀好意的兵痞拿着武器靠近,当看清沈峰胸口的剑章后又落荒而逃……看来这个武撰连对属下基本的约束力都散失了,如此郡尉,沈云对他的感觉反倒有些复杂起来。

    听潘世提起他只是个新晋的郡尉时,沈云心里带着庆幸,因为最起码他可能还没被萧琴收买。但得知他兵败青川后又觉得他这人也不过如是,再发现他排兵布阵如此稀松之后,沈云简直就对他轻视起来??删羌淞偈币皆褐?,沈云又觉得他可能是个好人,打败仗只能说明他不是个优秀的指挥官罢了。

    当沈云问起武撰的临时驻地在哪里时,沈峰随手朝前面一指,道:“郡尉大人和申大人都坚持要在前线安排指挥所,所以他们的驻地在栖凤山下?!?br />
    就凭这两点,沈云就收起了对武撰的轻视?;蛐碚飧隹の静换岽蛘?,但他最起码是个合格的郡尉---爱兵如子,身先士卒,有这两点就已经能够博得沈云对他的尊重了!

    栖凤山下,立着数个简易蓬草木屋,直道上摆满了鹿砦和铁蒺藜,数百铠甲还算完整,军容还颇为整肃的军人聚在这里,在栖凤山上的草丛间,隐或间还能看见许多背着弓箭,抱膝坐在那里的士兵---这里就是大汉帝国渤??たの敬笕宋渥那跋咧富铀?。

    到了这里,沈云才有点进入军事基地的感觉。最起码周围的士兵不会拿打量猎物的眼神看着你,他们身上的铠甲也还算完整,感觉还算那么回事,就是人太少,估计还没沈云带来的人多呢!

    一个三十岁如许,满脸络腮胡,两颊深陷看上去颇为颓废的中年人站在沈云面前,沈峰行了个军礼,然后对沈云道:“这就是我们郡尉大人,武撰!”

    ……………………分割线……………………

    ps:中暑了,到现在都还处在烦躁晕眩状态,所以码起字来有点找不到感觉。但总算是把要铺垫的话说完了。明天去看看医生,然后好好将沈云这第一仗写好!

    求票!

    对了,大家若是有时间,不妨去看看作品相关里关于军制的设定,会对接下来的内容有更好的代入感!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