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七章 陌刀现,僵尸叔叔】
    武撰没有穿着铠甲,而是一身宽松的常服,背上还有一个大麾裹着身体,从外表来看,他的确是个武夫形象,但因为过度的操劳,使得他看上去非常憔悴,与沈云说话间还在不住的咳嗽,一问才知是十天前从青川县撤出来时被倭寇的箭射中了胸口,箭头有毒。军医虽然做了处理,但毒素依然没有完全去掉。军医要他潜心静养,但他此刻哪能静的下来呢?!

    “倭寇势大,且战技了得。军种之间配合颇为娴熟,特别是倭寇精锐,个个手持九尺长刀,冲锋时如墙而进,当之者人马俱碎!我等苦战多时,却始终无法破其阵,方才导致大败,上千将士因我而亡,吾心中实愧矣!”武撰捂着胸口连咳数声,大麾下的身体不断抖动,悲怆之色溢于言表。

    沈云相信这是个爱兵如子的将领,但他却被武撰所说的那个形容词给震惊了。

    “如墙而进,当之者人马俱碎”?这不是形容陌刀军阵的吗?可这个时代哪里来的陌刀???

    陌刀,又称唐刀。是一种两刃长刀,约二十五公斤左右,是一种步兵对抗骑兵的犀利武器。唐时曾以这种这种陌刀,创造了步兵克骑兵的无数经典战例。在所有可考察的战例中,陌刀军的出现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大唐和阿拉伯帝国争夺中亚的著名的怛罗斯之战的最后,正是唐陌刀军的强悍,在最后突围战中,以三千败军挡住阿拉伯数万骑兵的中路直进,这才让高仙芝和李嗣业得以成功突围。而后的安史之乱中,也是唐陌刀大将李嗣业,使用陌刀军“如墙而进”,大破叛军,最后帮助李唐重新一统天下!

    可以说,中国历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战场武器,非陌刀所属!但是,这种陌刀出现在这个已经被改变过的大汉时代,这就让沈云无法不震惊了!

    “陌刀?”武撰奇怪地看着沈云道,“吾熟读《六韬》《孙子兵法》,《武经总要》《汉兵器总集》也略有所览,却不知这陌刀是何刀?”

    敢情他不仅仅是马谡,还是赵括……

    他们此刻所在的房间很局促,显然是临时搭建的小草棚,棚中只有几张椅子,连桌都没有,草壁上挂着弓刀,连地图都没一张。不过草棚中央倒是有一个简陋的沙盘,大致划出了青川县周边的地形形态。刚进来时沈云便打量了这沙盘许久。

    武撰见沈云有些愕然,还以为他在打量四周,颇有些羞赧之色道:“倭寇偷袭,我等仓促应敌,所以很多东西没来得及带出来……”

    沈云却哪里是在意这个,他忽道:“大人,可曾缴获倭寇兵刃?”

    武撰愣了下道:“有,沈峰那就有……”

    沈云不等武撰说完就冲出了草棚,沈峰正好还在跟一个身穿官服的人说话,并没走远。沈云冲过去来不及看那人是谁,直接对沈峰道:“毅弘,你可有缴获倭寇兵刃?”

    沈峰错开一步,奇怪地看了一眼沈云,道:“有是有,不过……”

    “快拿给我看!”沈云心里渐渐腾起一个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沈峰叫人拿来倭寇的兵刃,沈云接过轻轻敲了敲,倾听音质之后已经可以断定自己心中所想了---这一定是倭奴国王利用穿越者特权先搞出来的东西。

    这是**裸的对主角的无视??!妈的,老子穿越过来这么久都没搞出什么发明来,倒让这鬼子抢了先,实在他奶奶的郁闷!

    沈云抓狂想。

    这把刀从外形来看非常像后世的日本刀,所不同的是双刃,手柄奇长,占了整把刀的四分之一,而且整把刀居然长达两米!更更关键的是,这把刀竟然全都是用优质钢材打造出来的!

    沈云在帝大接触过帝国的制式刀具,此刻的汉军所用的战刀皆是刃口喂钢,而刀背还是以铁作为主原料,说到底还是铁制刀具。以铁刀碰钢刀,难怪汉军败的这么快这么彻底。

    沈云在后世也没有见过陌刀的原型,因为陌刀在唐朝相当于导弹一级的秘密武器,是绝对禁止陪葬的,所以到了后世,连陌刀图片也难以寻到。不过唐书史册中屡屡都有提及这种神秘战刀,据说只要有足够的陌刀手,即使面对千军万马亦难突破其军阵,即使是重装骑兵也会被不间断的陌刀劈成碎片---当然,中国古代的重骑兵也只是主要部位身披铁甲罢了,若是跟古代欧洲的重骑比起来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沈峰见沈云对这把战刀观看不休,便靠前道:“世子,你认识此刀?”

    沈云看了一眼沈峰,反问道:“你识得吗?”

    沈峰尴尬一笑:“不认识。说实话我们也很奇怪会有这种刀具出现。而且全部用优质的马士革钢打造,简直堪比帝国神兵了!”

    沈云眼前一亮,问道:“你们也有这种战刀?”

    沈峰摇头:“我们没有,马士革钢非常难得,打造起来非常困难,整个帝国只有陷阵军团的第一步兵师才集体配备---他们是重步兵!而且他们的战刀也没有这么长……”沈峰拿刀稍微比划了一下,不住摇头道:“这刀长达九尺,挥舞起来根本不方便,我不知道倭寇怎么有这种刀,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刀---他们的身高都不足五尺!”

    沈云赶紧问:“倭寇手中这种刀多吗?”

    这时回答的却是刚才与沈峰说话的官员:“不多,只有倭寇精锐的四五百人握有这种战刀,沈营长也是拼了六七名兄弟才夺下此刀!”

    沈云这才有心打量这个官员,他穿着跟肃川县令白鸿一样的官服,但却破破烂烂的,官服下摆全是泥泞,后摆已经破开,他随便撩起系在黑色腰带里,露出没有穿袜子而显得毛茸茸的小腿。

    “敢问这位大人是……”沈云将陌刀插在地上,拱手行礼。

    沈峰赶紧介绍:“哦,这位是青川县令申樟申大人!”

    申樟苦笑,回礼道:“青川县都没了,我怎敢舔脸自称县令?若非这里还是青川境内,罪官还有守土之责,早就随廖大人和江大人去了??!”

    沈云肃然起敬。他之前已经听说过,青川县“三巨头”,县尉廖振在倭寇登陆兴南港之际便带着青川县的一连汉军赶去,结果战死在兴南。之后倭寇攻打青川县,这申樟不顾县丞江孟的阻止,毅然点起烽火狼烟,四周郡县紧急派兵支援,并顺利将倭寇赶进元山地区??墒烨百量芡幌?,六千汉军大败而退,县丞江孟却誓死不退,带着家丁冲向倭寇,只留下血书一封交给申樟。信中言:“孟食君禄,当忠君事……腆为青川县丞,身负教化一方,为国守土重责,岂有弃城而逃之理?今孟以残躯报君恩,虽死而已!”

    本来汉军还想继续南退,是申樟极力劝阻,他说:“青川驿是青川最后一块辖地,若再退,吾唯有一死耳!”

    正是他的极力主张,汉军才在青川驿站构筑防线,并屯驻下来。在他看来,就算死也必须死在自己的辖地内,这样才对得起天地,对得起朝廷,对得起百姓!

    这种铮铮傲骨如何让沈云不佩服?

    “申大人忠义无双,请受晚辈一拜!”沈云长揖到地,申樟赶紧回礼,连称不敢,道:“下官此次来也是为了世子之事,听闻世子要去元山葬父,特来劝阻!”

    沈云知道他想说什么,便道:“申大人无须多说,晚辈自有万全考虑,只是申大人与敌接触最久,云想问大人倭寇究竟有多少精锐?其战力如何?”

    申樟想了想道:“如今倭寇足有万余人,其中辽州以北的野人居多,大概四千之数,高丽叛贼是后来者,大概也在四千上下,剩下的两千人才是真正的倭寇,不过真正的精锐却只有五百人左右。这些精锐很好认,那些野人都拿着粗制的长矛木枪,还有石斧石刀,装备简陋的很,有些着有皮甲,大部是布衣裹体罢了,就算高丽叛贼所持兵刃也多为铁制刀具,盔甲几无。唯有这些精锐,竟有全套铁甲,手上也都是这种长刀,我军将士并非无血勇之士,怎奈器不如人,许多将士就这样平白牺牲……世子,若听下官一句劝,还请暂时后退吧,等朝廷下旨调来飞骑雄兵,一举将倭寇荡平,那可都是骑兵啊……”

    “不可……”沈云之前还听的频频点头,申樟这最后一句却让他大喊起来。

    申樟奇怪地看着他:“有何不可?”

    沈云急得团团转,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们解释。他刚才观察过沙盘,这地方实在太过崎岖,到处是山,骑兵根本不能发挥应有的优势。而这陌刀又恰恰是骑兵的克星,若让飞骑军来这里与倭寇打决战,即使胜利也必定是惨胜!

    他忽然想到,这提前现世的陌刀肯定是同为穿越者的明治倭寇头搞的鬼。难道这小子已经开始着手布置他们所谓的“征服支那”的“伟业”了?

    这贼老天,干嘛非要安排两个穿越者呢?!真他mm的……

    沈云腹诽了几句,只好道:“飞骑军远在渔阳,即使到了这里也是月余之后的事,此刻我们应该自己想办法解决倭寇,收复青川县,这样也是为陛下分忧??!”

    说到收复青川县,申樟连连点头,可最终还是叹气道:“但倭寇已经上万,我们只有三千残兵罢了,自保尚且不足,奢谈收复实在是……”

    沈云四周望了望,忽道:“三千?申大人,恕晚辈无礼,我看这里连一千人都不到吧?!”

    这话顿时让申樟脸红了,吭哧地道:“我军新败,军心不稳,是以有些散漫了……”

    何止是散漫,简直就是目无军纪。根本就是一帮流寇!按照帝国法令,参军之后的军人都必须剃短发,但沈云这一路看来,除了沈峰和这附近的数百人都是短发外,其他人却全是长发,整齐点的用青巾将头发包起来,更多人却是披头散发,狼狈到极点。

    沈云倒是想将这些军人集合起来,好好的整顿一番,但他知道这只是痴人说梦。别说他没有这个权力,即使有,他也不认为自己有那魅力。这些人里除了沈峰和武、申几人外,谁还鸟他这个渤海侯世子?

    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这可不是一句笑话。

    ……………………分割线……………………

    沈云又在沈峰的带领下四处转了转,申樟去武撰的草棚里谈论了一下后勤补给的事,之后还对沈云说如果需要,他还可以抽调百十人?;に嵌游?,直到沈云坚决推脱这才作罢。

    等沈云回到青川驿以南的营地时,已经是月照当空,看天色明天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唉,这雨到底何时会下?若在这么下去,明年的渤??た峙乱惨媪俅蠛盗税??

    沈武和百晓生已经将这里布置的颇为像样。渤海侯的棺椁灵柩停在一个巨大的金色帐篷里,周围有十几个士兵和十几个家丁轮番守候。围绕着这顶金帐,周围还有许多小帐篷,随同出殡的沈家人就住在这里。而潘世带来的一连士兵却是没有帐篷的,他们都有一个行军被,若是困了就直接寻处干净的地方裹体入睡---从这点来说,潘世的丙等军团跟甲等军团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沈武、章暨、欧阳复三人已经在沈云帐中等候,沈云进来后问道:“百晓生呢?”

    沈武道:“白先生去找墨绳、金笔还有朱砂了?!?br />
    沈云愕然:“他找这些做什么?”

    三人皆摇头。

    沈云也不再多问,在帐中坐了下来。沈武上前道:“世子,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了,最迟明日中午,宫三、石老三还有时迁就会赶到。另外你让我们准备的火油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几时入元山?”

    沈云蹙眉道:“武叔,我本来是想声东击西,让你带人佯装攻打青川县造势,然后章暨和奥尼尔几个轮换着将父亲的棺椁背到元山去,你们再分批赶到元山?!?br />
    沈武一怔:“对啊世子,这不是你定下的计策吗?那高丽叛贼也是这么分批赶到青川的,不然他们怎么偷袭青川县……”

    沈云苦笑道:“可是我今日发现一件事,我们这个计划怕是行不通?!?br />
    三人愣了一下,沈武道:“怎么会行不通?章暨力大无穷,背着棺椁夜行十几里路根本不成问题,时迁又懂追踪之术,随便就能将倭寇骗过去。所虑的只是这次下葬恐怕不能如来时那么风光罢了……”

    “是啊,世子。俺没啥本事,就是有膀子力气,你让俺见了俺娘,别说只是背着棺椁跑几十里地,就算是让俺冲锋陷阵俺们也绝无二话!”章暨憨厚地说。

    欧阳复却没有说话,定定地看着沈云。不过那报恩的心思也很明显。他们几人自从从弥兰农场回来之后就更加死心塌地的跟着沈云了。

    沈云摆手:“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沈云顿了顿道,“我是想,既然倭寇等的便是我们,他们又怎么会想不到在元山等我们呢?说不准他们现在已经沈家的祖坟边上做了埋伏……”

    沈武变色,却没有再吭声。事实上这也是所有人担心的一件事,至于倭寇会不会挖开沈家祖坟,这倒不用担心,毕竟他们是萧琴叫来的,她虽然阴狠,但还不至于干出挖自家祖坟这种事!但正因为是萧琴叫来的人,所以他们必定知道沈家祖坟的方位,想要偷偷潜入应该是不现实的。

    “那世子的意思是?”沈武疑惑地问。

    沈云叹气道:“我也正在想?!?br />
    欧阳复也跟着叹声道:“干脆咱们等朝廷将倭寇剿灭了再说吧……”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对他怒目而视,目光灼灼下他只好丧气地低下头,委屈道:“当我没说?!?br />
    其实欧阳复这个方法是最贴近现实的,但问题是沈慕的遗体真的等不得了,一路过来的时候那尸臭味道已经透棺而出,熏得抬棺的家丁快要晕倒。

    沈武几乎快哭出来,这么多人中,他对沈慕的感情应该是最深的,看见自己的老主人竟然死后都不能下葬,只能在棺中腐烂,这种心情几乎把他快要折磨疯。他气急败坏地直拍大腿,恨声道:“可恶的倭寇,天杀的倭奴,若被我抓住他们非将他们碎尸万段不可!”

    欧阳复嘀咕道:“要是能想出个办法将倭寇消灭就好了!”

    沈云心里一黯。其实他何尝不想。只是在看见那把陌刀之后心里就一直提着。明治这个穿越者他虽没见过,但他所掌握的实力可比自己强多了,仅仅是上千个倭寇就把他逼到如此地步,实在让他有些憋屈感。

    这时帐外传来潘世的声音:“哎呀白先生,我说过多少次了,你要的金笔我有,墨绳也好做,可那朱砂我去哪儿给你找???!”

    百晓生道:“怎么会没有呢?实在不行您就帮忙去买点嘛……”

    潘世连连摇头:“这方圆百里的商铺都关门了,你让我去哪儿给你买???再说了,我就不明白你要这些家什干嘛使!”

    进了帐,两人朝沈云行礼,潘世先道:“世子,周围的驻防都安排妥当了?!?br />
    “有劳潘大人!”沈云拱手,转头对百晓生道:“对啊,我也想知道你要墨绳做什么?”

    百晓生挠头道:“呃,这个……”

    “有什么话就说嘛,若是正当理由我派人给你去买!”沈云看他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实在好奇的不行,逼问道。

    “那,那我说了世子可不能生气!”

    “好,我不生气!”沈云更加好奇了。

    百晓生嗫嚅地道:“这个,我昨日夜观星象,发现这几日可能有雷雨天气,还很可能在夜里发生,小人担心,担心……”

    沈云脑中如电光一闪,忽然兴奋的一拍大腿叫道:“尸变?。?!”

    百晓生一缩脖子,嘿然道:“世子,这可不是我说的!”

    沈武当时就怒了,喝道:“百晓生,你胡说什么,侯爷怎么会尸变……你,你,你!”

    潘世恍然道:“哦,你管我要墨绳和金笔朱砂就是为了防止尸变???”

    百晓生看沈武怒灌双瞳的模样有些发憷,赔笑道:“这只是以防万一嘛,众所周知,这人死长时间不能入土为安的话是很容易尸变的,再说有雷雨天气,一旦天雷击中棺椁,那就非用墨绳捆绑尸身,再用金笔朱砂在棺椁上化好降尸符……嘿嘿,当年我走江湖的时候正好去过龙虎山,在那里学过几手降魔伏鬼的手段……”

    “你那是旁门左道,不,是歪门邪道!该杀??!”沈武又一声暴怒的狂喝,吓得百晓生再也不敢吱声。

    沈武正要跟沈云说话,却发现沈云已经目光闪烁,兴奋莫名地坐在那里,嘴里不住地嘀咕着几句听不懂的话:“妈的,还是穿越来的呢,怎么不知道用这招呢?哈哈,林正英大叔,你可帮了老子大忙了!”

    沈武还以为沈云被气糊涂了,小心翼翼地说:“世子,你莫不是被气疯了吧?这穿越是什么东西?林正英又是谁?”

    ……………………分割线……………………

    ps:看见这个标题的时候是不是有点发懵???哈哈

    明天沈慕就能下葬了。故事不会太拖沓的。有朋友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希望我多写点相关的内容,唔,这个驱鬼降魔之类的,应该也算中华文化吧?呵呵

    补充一下,这不是《鬼吹灯》,也不是灵异小说,不会有牛鬼蛇神出现的,陌刀依然还是沈云此刻要面对的最大问题。

    还有,明治快出现了……想看他怎么被主角暴虐么?那就砸票吧??!

    没有威胁的意思,我就那么一说,大伙可以无视……抱头鼠窜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