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八章 食人族,有人部落】
    当天半夜忽然电闪雷鸣,一阵倾盆暴雨席卷了整个青川县。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已经半年未曾经历雨水的汉军有些措手不及,不过面对这场暴雨,真正惊慌失措的却是在青川驿以北的倭寇。

    距离青州驿夹带关卡不足三里便是青州县城南边的一个采石场,这里便是倭寇重兵屯驻的地区,从外表来看,屯驻在这里的上千号人都是倭寇精锐,因为他们每个人都配有一身铠甲,手执精制战刀---当然,大部分都是从汉军手里夺取的。不过说到帐篷就差强人意了,这些倭寇都是露天宿在采石场里,结果一场暴雨下来,倭寇纷纷抱头躲避,样子狼狈至极。

    这场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下了一刻钟便停了。但这一刻钟的雨水硬是让坑坑洼洼的采石场变成了一个大水塘。那些身披铠甲的倭寇顿时叫苦连天。

    打扮的跟织田信长似的大野宏正,望着雨后繁星闪烁的夜空,面带忧郁地说:“更正君,值此行动之前大雨倾盆,恐非吉兆??!”

    他身边站着一个穿着灰色长衫,头上盘着小抓髻,脸上千沟万壑的老头也在长吁短叹,正是木泗木更正。只听他揪着脸道:“谁说不是呢,本来今晚要乘沈云那小崽子立足未稳就一个突袭收拾了他,可这一场雨……唉,大野组长,我看不如先让武士们撤回县城里吧!他们穿着几十斤重的铠甲,还带着水,若汉军此刻冲杀过来,他们跑都跑不动!”

    这个时代的倭寇绝大部分都会说汉语,而且对汉军也绝然不敢轻视。他们不是被懦弱的满清军队惯坏的日本“皇军”,说到底他们只是一群烧杀抢掠的土匪罢了,而且是对汉人有绝对敬畏感的异族土匪。

    所以听了木更正的话,大野宏正并没有牛逼哄哄地说什么大话,而是立即下达了撤军命令,挥舞着粗短个胳膊大叫:“第一组殿后,其他人按照秩序撤回县城???!”

    不得不说,日本人的服从性的确很好,这可能跟他们骨子里的奴性有关。这些倭寇虽然是倭国国内的浪人武士组成,但略加调教便是一支动作齐整,进退有度的军队---虽与帝国乙等军团比起来都还差一点,但对丙等军团而言已经算是一支强军了!

    大野宏正骑在一匹骡马上,身后跟着骑驴的木更正,周围是甲胄森森的武士,这大帮子人沿着直道向青川县疾驰。沿途没人点火把,幸好星空点点,倒也不是一抹黑。

    这本是一次偷袭,结果因为一场大雨,连汉军的面都没见到就开始撤退,所有倭寇都有些惶然。虽然没人喧哗,但跑着跑着队伍便有些散乱起来。

    木更正在旁边道:“大野组长,你看是不是让崔成浩的人也过来帮忙守住这采石场???只留下一组人会不会少了点?”

    大野宏正望着渐渐有些散乱的队伍,正自恼怒,停了木更正的话更加怒火中烧,**地说:“更正君,夫人是请我们动手帮她解决沈云,而不是崔成浩!那只是一帮乌合之众罢了,我不认为他们能够挡住汉军的一次冲锋!”说罢又埋头赶路。

    木更正撇嘴。妈的,还嘲笑别人是乌合之众,指着和尚骂贼秃,也不管自己头上还长着癞子呢!这上千号人里,除了殿后的第一组,头前开路的第二组,以及这周围的第三组外,其他人跟乌合有什么区别?

    木更正看见好几个倭寇跑着跑着就出溜到了路旁的树林里,半天才见他们从后面提着裤腰带屁颠屁颠的跟上,心里的不屑更加浓重。但正如木洪传来的讯息所言,此刻在渤???,大野宏正的鼬组还是非常有用的,不到逼不得已还是不要去得罪他们。

    说起来木更正一开始也是看不起崔成浩所领导的高丽青壮,可十天前高丽青壮那惊艳的一击让木更正改变了看法。

    这帮高丽人,虽然进退之间没有如鼬组这般有法度,打仗也全靠一股血勇,但他们贵在个个都有常年打猎的功夫,而且三四个人便能组成一个战斗团体,在打青川县的时候,高丽人可是出力最多。但最后拿下青川县城之后得到却是最少。

    大野宏正很不满意有人出来跟他抢功劳,所以将高丽人安排到青川县以西的山上,武器和盔甲也是拣一些倭寇挑剩的送去。崔成浩已经对此有些不满,偷偷找木更正说过几次,可木更正却不敢擅自做主,只能将此事禀报给木洪,请萧琴指示。

    至于高丽青壮怎么会突然搀和进这件事里,木更正也是一头雾水。事实上这事从头到尾都是木更正在着手处理,但却从没有考虑过要让高丽人参与。不是说他看不起高丽人,而是他压根不知道高丽人也有造反的心思。这个崔成浩有古怪!

    大野宏正一样也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其实所谓“大盗鼬”并不是一个人名,而是指一个组织---“鼬组”!

    鼬组是倭国国王明治于继承王位那天便开始着手布置的特务组织,经过这几年的发展隐隐已经在渤??け椴迤遄?。鼬组的经费绝大部分是由大汉和倭国的贸易利润中出来的,但还有一部分是靠他们自己四处劫掠,于是便有了“大盗鼬”的出现。鼬组共有六个组,每组设组长一名,如果有行动需要几个组一起行动,则在这些组长当中挑选一位出来当课长,负责指挥行动。

    事实上鼬组的真正成员很少,但来源非常复杂。有高丽人、野人、蛮人、夷人,甚至还有星落城以南的菲人,远从西方来的日耳曼人、高卢人……总人数大概才八百之数,以倭人居多。只要是鼬组的人,都可以自称“大盗鼬”。鼬组每次行动的主力还是日本的浪人武士以及游荡在大汉帝国北边的野人部落。

    所谓野人只是一种称呼,他们是西伯利亚地区的原始居民,一直过着茹毛饮血的原始生活,直到大汉帝国的兵锋北指贝加尔湖,这才让他们从原始社会直接跃进了封建社会,产生了基本的民族意识。这些野人个个体型高大,且残忍嗜杀,部落中存留着许多原始社会才有的风俗,比如一妻多夫、母子乱/伦、食人壮胆等等,这也是他们不被大汉文化所容纳,一直称他们为“野人”的最关键原因。这些野人拥有极强的战斗力,幸好他们人口并不多,大汉帝国的户部记录上,野人的大型有名的部落是二十一个,人口大致在六万左右,一些零星的小部落不在其数。

    事实上汉文化里也经常把他们跟匈奴人混同,但实际上匈奴人也经常攻打野人部落,目的就是获得强壮劳动力和战场上的强力炮灰。正是因为周边地区各个民族的歧视,使得野人部落拥有极强的侵略性和排外性,若不是倭国国王近几年的极力拉拢示好,这次行动野人部落也不会出动这么多战士帮忙。

    当然,如果价钱合适,野人未必不会对倭人下手。

    这次行动是由大野宏正负责的,他也没有想到高丽人会突然插手,插手的时机和力度都准确的过分,有时候大野宏正甚至怀疑是不是萧琴另外派人去联络的崔成浩。

    崔成浩这人也是渤??さ闹蜗?,少时曾游历大汉帝国,在江湖摸爬滚打过,学的一身好武艺,三十岁回到渤??け阋陨ǔ量芪兰艘淮蟀锴嘧诚拔牧肺?,声势颇为浩大。鼬组曾派人拉拢过他,但他却不屑一顾。这次却突然横插一手,虽然帮了大野宏正的忙,可大野宏正却并不领情。

    自私的心里谁都有,“助人为乐”是汉人发明的词汇,可在利益面前汉人自己都做不到,更何况他人?大野宏正觉得这个崔成浩来的太过突然,说不定就在憋着什么坏呢!

    但他此刻又不能贸然赶走崔成浩,毕竟他有人有实力,而且严格来说他的人似乎纪律方面稍胜鼬组一筹。最起码打下青川县城之后,他的那些浪人武士都在忙着烧杀抢掠,但高丽人却退出城外,驻足观看。不阻止,也不参与。

    ……………………分割线……………………

    青川县城跟肃川县的唯一区别就是在山川环绕之下。布局两者差不多,周围也有树林做隔离带,依然没有城墙。

    如果在平时的青川县,这个时辰肯定漆黑一片,偶有几盏灯火也必是大户人家的书房,又或者是更夫手中的灯笼……但今天,就算天上朗月照天怕也会被这里的光芒给掩盖过去!

    不要误会,这不是褒义词!

    诚然,整个青川县到处都是篝火,无数人围在篝火前又笑又唱,一副欢欣鼓舞的沸腾模样。但靠近一点就会发现,整个青川县几乎已经夷为平地,不论是官府还是民房,高宅亦或大院,全部都被焚烧一空,里面的金银珠宝被裹成一个个包裹放置在火堆旁,桌椅板凳甚至房梁立柱都被拆下来点了篝火!

    围在篝火旁的,大都是身披粗麻布,胸毛毕露,须张怒目的野人。篝火上还有一个个木架,架子上串着已经烤的焦黄里嫩的肉食,肉香飘散,陪伴着歌声简直让人以为这是某个富家大族在举行篝火晚会……可就算大野宏正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倭寇队伍在靠近第一堆篝火之后便自觉地绕开了,转而向青川县旁边的树林里去安营扎寨。这段日子以来,整个县城都是野人的天下。倒不是野人不同意跟倭寇分享胜利果实,而是……

    “大野组长,这是我们族长分给各位武士的食物,还希望能够邀请大野组长去与我等一同举行庆胜仪式!”一个披头散发,胸肌袒露,长的跟猩猩似的野人来到大野宏正面前大声道。在他身后还有十几个扛着串有烤肉木架的野人战士。

    那肉还散发着热气,肉上抹了蜂蜜,看上去焦黄可口,有种淡淡的甜香味。但大野宏正却如同见了鬼魅一般连连摆手,扭转骡马马头疾奔而去,只远远丢下一句话:“大野宏正谢过斜弧族长,大野身有不适,改日再去拜访!”

    那猩猩又看向木更正,不等他说话,木更正就忙道:“不用了不用了,我,我最近胃口欠佳,谢过谢过!”说完也是落荒而逃。其他倭寇也不敢停留,掉头便跑。

    那猩猩不屑地撇了撇嘴,嘟喃道:“不识抬举,这可是青川县丞江孟的肉呢!斜弧族长都舍不得吃,特地让我抬给你们!哼,真是一群懦夫,连人肉都不敢吃,怎么打仗?”

    说完抬着看上去很“好吃”的肉走回了城中。

    木更正一鼓作气跑进了大野宏正的营地里,这才擦着额头的汗,心有余悸地说:“这些野人实在可怕,竟然吃人肉……”

    大野宏正似乎刚跟某个人说完话,听见木更正回来便转过身,脸上已经恢复了常态,冷冷地看了一眼木更正,忽道:“更正君,他们吃的可都是汉人!”

    木更正一愣,脸色随即变得阴沉,也冷冷地望着大野宏正道:“大野组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野宏正嘿嘿一笑:“没什么意思,只是想告诉更正君,若是这里的一切流传出去,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吧?”

    木更正一滞,忽然后背流出了怎么都无法停止的冷汗。

    他当然知道后果,如果让汉人知道野人跑到青川县将汉人都给吃了,那斜弧族长的有人部落想不被灭族都不可能了!

    更可怕的结果是,他这个引狼入室的汉奸将会遭到千夫所指,万年唾骂,木家将被永世贬为贱民,世代不能进入汉籍,如果惹得皇帝震怒,那“生子世世为奴,生女代代为娼”怕也不是不可能!

    更更可怕的是此事可是萧琴的主意,一旦被人发觉,别说凉公只是一个公爵,哪怕他是王爵也顷刻之间便烟消云散,诛九族怕都是轻的!想象青徐曹氏和渤海袁氏便是个例证!

    ……

    木更正在惶惶流汗,心里悔恨不已,不由埋怨起大野宏正来:“大野宏正,我让你联系野人部落共图大计,可你好找不找怎么找上了有食人习俗的有人部落呢?有马、有鹿、慕汉部落都兵强马壮,一样可以为我所用,但你偏偏找上了斜弧……这下可好,青川县夷为平地便也罢了,这数万百姓都因你而死,万一,万一被朝廷知道,哼,别以为只有我们凉公家族有事,就算你们倭国国王一样不免社稷不存,亡国灭族?。?!”

    木更正说到最后已经是声色俱厉,但大野宏正却怡然不惧,依旧嘿然笑道:“更正君,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如今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凉公家族注定要与我国同进退……不过更正君好像还没有将此事报知夫人吧?”

    木更正一惊,大野宏正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贼笑道:“鼬组不如贵国羽林暗卫那么神通广大,但在渤??つ?,有些事还是瞒不过我们的……不过你放心,我知道更正君在担心什么,此事我来向夫人禀报,你无须承担责任!”

    木更正松了口气,但随即又警惕地看着大野宏正,身为商人的敏感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你又想要什么好处?”

    大野宏正一拍手:“更正君果然是个聪明人,跟聪明人打交道实在是个愉快的事……直说了吧,我刚刚收到命令,需要更正君帮我搞到贵国渤海太守萧让的出兵计划,还有长岛、四国、屏东、涉水四县军团的将领名册……呵呵,这些事对于夫人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吧?”

    木更正骇然道:“你,你说什么?”

    大野宏正一摊手:“更正君的听力有问题么?我说萧太守已经从扶桑州调来了长岛、四国、屏东、涉水四县的乙等军团,共四万两千人马,如今正在陆续朝汉城集结,我需要他们的出兵计划以及少校以上将领的名册!”

    “你,你们,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木更正终于意识到不对了,千沟万壑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惊慌:“我们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只要你们帮我杀了沈云,萧家自然会把贵国的贸易利润提高到三成,那一年可是数十万金币啊……可你们现在!”

    “此一时彼一时!”大野宏正忽然干脆地道,“萧家那三成利润我们自然还要,不过我王还需要更多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你们萧家是给不了的,必须靠我们自己去取……更正君,你就说做还是不做吧!”

    木更正从驴上瘫了下来,坐倒在地上,无助地道:“我,我需要请示夫人!”

    大野宏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不置可否。

    这时又有一个倭寇惶急地跑进来,冲到大野宏正耳边急促的说了几句,大野宏正脸色大变,惊道:“此事当真?”

    那倭寇道:“当真。我们的人亲眼看见的,电闪雷鸣之时,有一道天雷击中停放渤海侯棺椁的金帐,然后渤海侯的尸体就破棺而出,直挺挺的一跳一跳,连杀了数个阻挡的士兵,然后一路朝元山去了!”

    “尸变?。?!”这次轮到大野宏正吃惊了。他愕然看着瘫在地上的木更正一眼,急促地问:“更正君,你可知这世上真有尸变的事?”

    木更正还深深沉浸在对事败之后的后果恐惧中,大野宏正连问数声他才回魂,待听清事情原委之后顿时从地上暴跳起来,尖叫:“什么?尸变???这……”

    木更正一看大野宏正那惊慌的神色,心头一阵畅快,刚才受的那股憋屈气似乎也好了一点,忙弹了弹身上的灰色长衫,装模作样地道:“……这也不是不可能!你没听过么,大汉历代公爵侯爵皆是天上护主星辰降世,共同扶保大汉江山的,其身本就带有灵性。渤海侯死了已经快两个月,依然没有下葬,经天雷引化尸变成仙也不是不可能!”

    “可我们的人回报,那渤海侯变得全身僵硬,刀枪不入、力大无穷,见谁咬谁……这也是成仙?”刚才来报信的倭寇将信将疑地道。

    大野宏正其实是相信尸变的,经木更正这么一说,他更加坚信不疑。得益于大汉文化的影响,这种灵异之事倭国人也听了不少,所谓三人成虎,听的多了自然就会信以为真。虽然他从未见过,但并不妨碍他相信此事存在?;ぶ餍浅浇凳?,死后不能成仙,成鬼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吧?!

    想到这里,大野宏正不疑有他,喝问道:“那渤海侯世子沈云呢?”

    报信倭寇道:“那沈云吓得魂不附体,躲在士兵的?;ぶ?,尖叫要人去买墨绳和金笔朱砂,好克制尸变!”

    一听这三样东西,大野宏正更加相信沈慕是真的尸变了,变色道:“既然这样,让武士们不敢靠近渤海侯的尸身,他到哪里都不要阻拦,只要看好沈云即可……另外,更正君,这尸变之后的僵尸会去哪里?”

    木更正哪里懂这些,不过他此时却不能露怯,肯定地道:“僵尸者,死后存有生前意识,应该会去找自己亲近之人,或者熟悉之处……”

    那报信倭寇道:“可是,那尸身是朝元山去的……”

    木更正一拍大腿:“那就更对了,渤海侯乃星宿降世,死后也控制着尸身去元山祭祖……”说到这里他好像有种古怪的感觉,但又不能肯定,顿了顿道:“总之我们此行目的是沈云,其他不要去管!”

    大野宏正也点头道:“对,盯住沈云即可……另外,你速让人去找几个能降魔伏妖的道士来,以防万一!”

    “是!”报信倭寇退了出去。

    木更正和大野宏正面面相觑,经过刚才的唇枪舌剑,两人此刻似乎有些尴尬,大野宏正正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气氛,忽听从县城方向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狂呼,间或还有尖叫!

    大野宏正借机冲了出去,大喝:“何事喧哗?”

    一个倭寇跑过来,指着城中还在举办篝火晚会的野人部落道:“组长,好像是野人跟高丽人起了冲突……”

    他话音未落,忽听左侧有一个倭寇尖叫:“有刺客!”

    大野宏正一惊,“铿”一声从腰间抽出了短刃,叫道:“布阵!有刺客?。?!”

    ……………………分割线………………………

    ps:呼,想到吃人那段心里有些沉重,毕竟都是自己的同胞!但有人部落的出现是有点用处的,本来今天想写到渤海侯下葬的,但看时间是写不到了。明天吧!

    剧透一下,明天明治就会出现!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