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七十章 倭王计,赌徒心态】
    青川县城,倭寇军营地。

    木泗战战兢兢地跪伏在木洪面前,颤声道:“二叔,更正无能,没有及时将有人部落食人之事告诉小姐,惹累萧家犯下滔天大罪,实在罪该万死!”

    木洪面无表情地看着已经篝火尽消,只留下一片白地的青川县城,淡淡道:“那些俘虏呢?”

    木泗哽咽了一下道:“他们,他们都死了……大部分的男人都被杀,埋在城西的乱葬坑,女人受尽凌辱之后也被制成干粮,全包在有人部落那些禽兽的包裹里……”

    木洪轻轻点了点头,道:“这些事暂且不要管他,小姐这次让我随倭国国王亲来此地,你可知是为了什么?”

    木泗茫然摇头:“二叔,侄儿不知?!?br />
    “蠢蛋,当然是为了沈云!”木洪忽然拔高声量,大声呵斥道:“你难道忘了在雒阳时他是如何羞辱于你吗?难道忘了我们小姐在沈家所受的苦楚吗??”

    木泗不住叩首,连声道:“侄儿断不敢忘……只是倭寇此举明显大有所图,劫掠青川之后又要求此次萧太守的出兵计划,其志非小??!我怕……”

    木洪打断他道:“其志再大能大过萧家吗?明治小儿再有能耐,了不起从新掌握扶桑州,那又如何?我大汉幅员万里,何惜区区三千里土地!更何况,那明治国王亦是聪慧之人,如今他已与罗马缔结盟约,今后罗马商船将会??吭?、留萌、青森等港口,还答应以后将对我们的货物收取比沈家货物少四成的商税!如此一来,沈家将彻底被打垮,釜山将不再能够独霸渤海生意,我们萧家将彻底接管整个渤??ぁ?br />
    木洪说的那叫一个兴致勃勃,边说还激扬地高举双手,一副揽天下入怀的模样。

    木泗更加战兢地问:“那,那小姐的意思是……”

    木洪睨了他一眼,伸手将他扶了起来,笑道:“更正,难道你还没看清形势吗?若想彻底掌握渤???,这次将是不可错过的良机……告诉你吧,小姐已经将太守的出兵计划和羽林军团的将领名册给了明治国王!你刚才没发现有人部落和高丽军已经离开了吗?”

    木泗愕然。

    刚才大野宏正大喊有刺客时还真把他吓到了,可等那个一身金甲的男人出现在木泗视线时,他还是不可避免的被震撼到。当然不是因为他那身黄金战甲,更不是因为他身后跟随的上千盔甲森然的武士,而是他这个国王竟然不奉皇帝诏令,偷偷带兵进入了大汉领土!

    这,已经不是土匪为祸,而是**裸的入侵??!

    他还特别记得这个明治国王站在这里望着四周时,感慨地说了一句:“日本军人的战靴,终于又踏上这片土地了!”

    木泗紧张地望着木洪,但却紧张的说不出话来。虽然他今年四十多了,木洪才三十出头,可木洪却是他的二叔。按照汉人传承千年的传统,他必须对长者的话无条件服从,可难道帮助外地入侵国土也要听吗?

    木洪扫了他一眼,似乎明白他在想什么,轻笑道:“放心,明治国王来这里只是为了视察,很快就会离开。而且绝对不会有人能活着离开这里,所以绝对不会有人知道我们的事!野人部落和高丽军已经乘船去了辅仁港,他们将从那里登陆,然后在高山和漳阳一代击溃前来支援的羽林军团,届时他们便会撤回扶?!劣诿媲罢饬饺Р芯?,哼,死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木泗恍然:“高丽崔成浩是明治国王的人?”

    木洪点头微笑:“不错。我也是刚刚得知。原来崔成浩是明治的第二把刀!”

    有这么多伏兵,汉军的作战计划又已经泄露,木泗还真不相信会有人能够逃走,看来这次汉军战败乃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唉,希望真的能将所有人都杀死,这样萧家才能安稳的在渤海待下去,否则一旦被人发现,他们所要面临的将是灭顶之灾。

    这时,有人来禀报:“木管家,大野组长让你们赶紧准备船只!”

    木洪讶异道:“怎么回事?”

    来人道:“不清楚,只知道沈家大公子突然要求见明治国王,明治国王还真就与他见面了,两人此刻在阵前不知道聊什么呢,不过大野组长担心有万一,所以让木管家准备好船只,随时接明治国王撤退!”

    木洪一愣,明治国王跟沈云有什么好聊的?

    其实这个问题不但木洪想知道,在青川驿隔着两三百米对峙的所有人都想知道。

    两军此刻都高举着火把,将中间那块空地照的通明,沈云和倭国国王明治相距不足十米的距离互相坐了下来,两人谈笑风生,似乎久别老友聚会一般。只是距离隔得远,除了他们的笑声,其他话根本听不真切。

    百晓生安排好沈家家丁之后也挤了过来,由于沈云是背对他们,所以看不清表情,那明治却是金甲覆盖,面罩都没有支起,更加看不清面容,只能看见他们不时的发出哈哈大笑,看来相谈甚笃。

    潘世皱着眉头对百晓生道:“白先生,你跟随世子时间长,可知世子此刻在说什么?”

    百晓生回了他一个白眼道:“我是江湖百晓生,可不是算卦的神棍,哪里知道去?!”

    申樟在旁忽道:“你么说,世子会不会在跟倭寇……媾和???”

    “胡说!”两个声音同时喝道。

    一个是百晓生的,他护主心切,情有可原,但第二个却不是潘世,而是沈峰,他有些恼怒地对申樟道:“申大人,我家世子绝对不会单独跟倭寇媾和的……”

    “不错,世子平生最恨倭人!这点我可以拿性命担保!”百晓生想起沈云在孟津时戏弄那个叫本正雄的倭国使节的事,非??隙ǖ厮档?。

    “那他们到底在说干什么?”申樟疑惑。所有人也都疑惑。

    其实如果他们此刻能看见沈云的表情和听见沈云所说的话,肯定不会有那些无谓的揣测了。

    作为立场来说,沈云跟明治的确没有什么好谈的,但作为同为穿越客来说,两人之间又有无数可以说的话题---比如av……

    “哈哈,我说你丫穿越来比我早,怎么不把你们日本的产业支柱av事业也给发扬起来呢?要你早点搞,估计你现在也不用眼巴巴地急着跟我沈家做生意了!哦,我忘了,你们日本现在的那些女人还不能称之为女人吧?!啧啧,我见过,真是……真是一方水土一方人??!”

    “哈哈哈,渊让君过奖了。我们同为穿越者,不同的是我们有不同国籍罢了。那av产业可是需要高科技的,你在前世的时代也号称科技强国了,但似乎也差强人意??!至于你们那些影视美女,说句不好听的,还不是要到我们日本发展才能有所前途?领个日本影后就了不得了呢!”明治的汉语说的很好,不过措辞方面似乎和有所欠缺,虽然满是讽刺意味,但依旧语带笑声。

    沈云不屑地撇撇嘴,不再跟他争辩这个。刚才两人甫一见面,便用汉语互相“问候”了一番。但很奇怪,两人都没有动怒,更没有说到如今的局势。说到这点,两人似乎还真有某种程度上的默契。

    沈云抬了抬眼皮,瞟了一眼他身后的浪人武士,嘻笑道:“喂,别告诉我你真打算带着这帮废物来大汉撒野,嘿嘿,你们的主子美国人现在还在美洲啃树皮、穿虎皮呢!就凭你们还真不够看!”

    “是吗?呵呵,我倒不这么认为?!泵髦未乓凰肯汾?,“你恐怕还没继承爵位吧?哈哈哈,可我已经是倭国国王了!现在的我要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若不是你刚才说要说出我的计划,我都不会来见你!现在说说吧,你知道我什么计划?”

    沈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眼泪汪汪地说:“说**的笨还不承认,老子哪里知道你什么计划,不过拿话激你罢了!可你们日本人就是肤浅,这点激都受不了,一下就跳出来了,还亏你穿的跟刚从茅坑里捞出来似的,居然一点教训都没吃到???!现在你不打自招,老子就算不知道你的计划也能猜到了!哈哈哈,实在笑死我了!”

    明治面罩下的瞳孔猛地收缩,沉声道:“你猜到什么了?”

    沈云一打响指:“声东击西,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呗!嘁,这都是我们老祖宗玩剩下的东西,你还拿出来显摆!实在不知死活!”

    明治的声音愈发寒冷,沉声道:“你是说,你们太守知道我的人绕道去了高山……”明治猛地收住话头,再看沈云更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怒道,“你到底知道多少?”

    沈云心里却猛地一跳。他从未接触过这个叫明治的穿越者,刚才的话也是半蒙半猜,没想到还真被他猜对了,倭人果然打着要消灭大汉援军的计划!只是,他这数千人马怎么可能吃得下四万多汉军?援军可不是半年一训的丙等军团!而是常年服役训练的乙等军团??!

    除非,他能得知汉军的行军路线,然后重兵在要道上设伏,实行斩首计划,先将汉军的指挥官打掉……而这一切,似乎并不是不可能!

    这些念头在沈云脑中只是一闪而过,但他可以肯定已经**不离十,心里愈发冰凉,但嘴上却任装作毫不在意地说道:“我知道的不多,但也不少。你的一举一动我都有应对的计划,告诉你,我吃定你了!”

    明治紧盯着沈云良久,忽然哈哈大笑:“沈渊让啊深渊让,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唬我!若你真的能吃定我,就不会不知道此刻是寡众悬殊,以我这两千精兵,足以吃掉你那三千残军!”

    他只有两千人!耶斯!

    沈云心里鼓掌庆贺一番,又多知道了一个秘密?;八嫡夂诘葡够鸬?,沈云还真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只是看上去黑压压一片,又铠甲森严,望之有些可畏。

    心里高兴,沈云脸上却愈发开怀:“你不信?那试试便知咯!”

    明治此刻心里已经是疑窦丛生。这次的行动他早就进行了无数次推演,更设想了无数次可能。断然是不会出错的。但千算万算,他没算到居然大汉帝国也有一个跟他一样的穿越客,刚才听见有人说出“满清”的时候他心里就升起了无比的恐惧!

    就算他是一个穿越者,可他同样是这个时代的倭国人,他当然明白这个时代的大汉帝国有多强,而自己所在的倭国又有多弱。正是因为倭国实在太弱,他不能再等。经过他这十几年来不断的钻研,他认定这个时期是大汉帝国最衰弱的时候,如果此刻再不造势崛起,那倭国将永无翻身之日。所以在萧家甫一找鼬组解决渤海侯世子之始,他就在策划之后的事了!

    以帮萧家为名,让鼬组勾结食人部落,借诛杀沈云之机登上渤???,围攻青川。然后让高丽人帮忙,攻破青川县,既而纵容有人部落占领青川县,吃掉汉人,把萧家彻底绑上自己的战车。接着乘汉人秋收未至,渤海太守不会轻易动员全郡兵力,而是转调扶桑州四县乙等军团的时机,重新出兵收复整个日本。再然后以小兵临大国,直接进攻渤海!

    届时大汉必然震怒,明治则公布与罗马的盟约,将罗马拖下水。这段时间大汉帝国不是对罗马资助匈奴一事大为光火,又苦无证据吗?此刻他有盟约在手,这就能让大汉坐实罗马资助大汉敌人的罪名,到时候大汉和罗马之间肯定会有一系列的争执,甚至爆发战争!

    如此一来大汉绝对不会有精力对付自己!没准大汉还会为了避免两线作战,默认自己对日本全岛的重新占领!甚至是默认自己对渤??さ恼剂臁?br />
    明治此刻就像一个输极了的赌徒,一下子就将所有资本都押了上来?;蛐碓诔跗诘氖焙蛩褂泄戎氐男奶?,但随着局面对倭国越来越有利,他也就越来越大胆。本来在他的计划里,这次行动是不能动用倭国最精锐的陆军第一军团的,但在听闻扶桑四县的乙等军团真的全部调往渤海之后,他就再也忍不住了,非要亲自带着陆军第一军团赶到渤海督战不可!

    这可是这个时代倭国人首次面对汉人这个庞然大物!值此将可能永铭历史的时刻,就算天皇也不可能沉得住气吧?明治有信心,自己将成为新的神武天皇,不,甚至是天照大神?。?!

    这是典型的赌徒心态。整个日本时期出现过无数这样的疯狂赌徒。不论是丰臣秀吉还是后来的伊藤博文,甚至是二战时期的东条英机等人,都是资深赌徒!这是日本这个岛国文化所造就的民族性格!一旦得势便会一扑而上,疯狂赌下自己所有资本,力求一战翻本!

    幸运的是,伊藤博文虽然在初期为日本赌赢了,但在后期却被东条英机败光了他所攒下的所有资本!

    明治没有太多的资本,但他有的是信心,这个信心的来源便是自己穿越者的身份,以及高过这个时代一千年的眼界和见识。

    但是这些信心却在此刻被沈云这突如其来的穿越者给彻底动摇了!

    望着眼前这个带着几分惫懒和不屑的沈云,明治心里就是无法安静下来,包裹在金甲下的身躯都有些微微晃动。就像是赌博时耍老千被抓住的赌徒一样,心里隐隐竟有几分畏惧……

    沈云很想知道这个半天不说话的明治到底在想什么,可是却无法看出任何端倪,这个明治全身包裹在金甲里,只露出两只凶狠阴鹜的眼神。越是这个时刻,沈云更加不能慌乱,他镇定地说:“呵呵,怎么?你不相信?那就验证一下吧?!”

    明治霍然抬头:“怎么验证?”

    他胆怯心虚了!

    沈云立即作出了这个判断。嘴角的戏谑更加浓厚:“你不是发明了陌刀么?怎么样,敢不敢把你的陌刀手拉出来跟我比一比?”

    明治浑身一震。陌刀的确是他发明的,而发明的目的就是在北朝鲜这个多山地区克制大汉最为精锐的骑兵。如果沈云真的早就做好准备,并对自己的计划有所准备,那不可能忽略自己的陌刀军!如果他真的能克制我的陌刀军,那就说明他真的早有准备……但如果不能……哼,如果他一个穿越者都无法克制我的陌刀军,那整个天下还有谁能?到时候所有大汉骑军也不再是我的对手!

    当今之世,也只有他配做我的敌人!也许,他就是我要问鼎中原,完成征服支那大业的最大对手!击败他,一定要击败他?。?!

    明治心里狂喊。身体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地剧烈颤抖起来,然后哈哈大笑,长身而起:“比就比,当今之世,唯君能与孤做对手耳!我们便拭目以待吧!”说罢按着腰间做摆设的长剑,昂然离去。

    沈云却“呸”了一口,冷哼道:“就你还想做我的对手?省省吧,小心你把那块遮裆布条都输掉!哼!”说完他一撩袍裾,大步走向自方军阵。

    回头的那一刻,沈云原先的惫懒和轻松都不见了,满脑门都是紧张和大汗。

    妈的,怎么才能克制陌刀?

    ……………………分割线……………………

    ps:哇,下个星期要上三江分类频道推荐呢!虽然不是三江封推,但也足够让我兴奋了!呵呵,大家多多支持,吸引更多朋友一起来参与这场大汉的“全球攻略”吧?!官官也会加油,争取上三江封推,到时候……啧啧,美滴很,美滴很……

    不过这一切都离不开大家的大力支持!在下代沈云谢过了(拱手抱拳,长揖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