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七十一章 大风起,双穿对决】
    在沈云所知的战例中,陌刀军还没有被同等数量的军队击败过!

    当然,陌刀军也不是天下无敌的,它毕竟是步兵,虽然能够在正面决战中彻底粉碎骑兵的冲锋,但如果骑兵远遁,又或者是如蒙古骑兵那样的采用游斗战术,那凛然的陌刀手只是一个个威武的肉靶罢了!

    所以陌刀军在作战的时候,肯定会有其他兵种进行配合?;蚴怯泄盅怪屏揭?,又或者有骑兵在外围策应,总之它不是所向披靡的独行侠。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靠单一兵种横扫天下,即使打下半个地球的蒙古铁骑,一样有数量不菲的步兵!

    又所以……我他妈怎么才能克制陌刀军???

    沈云苦恼地揪着发髻,一会又苦闷地把手搭在下颚,愁眉紧锁地望着周围的几个人。

    这几个人算是如今汉军里最有实权的人物了。申樟、潘世、沈峰,还有一个略胖的中年汉子,叫叔孙勇。叔孙是姓,勇是名,字果敢。是武撰手下第一号战将,那些分列山头的弓箭手就是他从渤海府带出来的精兵,还算可以一观。

    沈云甫一回来,不等他们细问便把他们叫到一边草地上坐下来,然后把刚才和明治国王做赌以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当然,穿越的事他没说---这话说了也没人信,不如不说。

    当时申樟就变了脸色,急惶惶的要找人去跟太守报信,但沈云却说:“这里到渤海府最少需要七天,我们又不知道援军的行动路线,也许等你到了渤海府,估计援军也死光了!”这才打消了申樟的念头。

    当然,申樟也想到,既然明治会使用这个计策,那必然也会对自己这些残军多加限制,甚至现在可能已经有一支数量不菲的军队绕到他们身后了……

    “为今之计只有打败倭寇的陌刀军,让明治有所忌惮,然后我们快速退军,去提醒援军小心中埋伏!”沈云说的很隐晦,但所有人知道所谓的提醒,更准确的表达应该是“救”。

    被救者却要去救救援者,不知道是不是一种讽刺。

    旁边的叔孙勇道:“世子,你说的陌刀军到底是如何作战的?”

    武撰吐血昏迷,所以由叔孙勇来参加这场由沈云发起的战前“会议”。

    这次轮到沈云奇怪了:“你们不是与倭寇交过手么?怎么不知道陌刀军如何作战?武大人都说,倭寇如墙而进,当者立碎……”

    沈峰笑道:“倭寇推进时整齐而进,然后同时挥刀,其刀锋利无比,当者立碎!故而武大人会有如此评语!”

    “嗯?”沈云奇怪,他记忆中陌刀军不是这样用的??!

    陌刀要破骑兵,不可能仅仅依靠一个纵面宽度往前推进,因为那样没有纵深,更没有后续力。所谓人力有时尽,一个人力气再大也有用完的时候,怎么可能做到“人马俱碎呢”?

    其实根据唐史记载,陌刀的正确用法是陌刀手错落有致地排成三排到五排,一旦接战,头排先挥出一刀,不论这刀有无砍到敌人都不管不顾地继续踏步向前,拖着陌刀再连续砍向下一个敌人。而前排甫动,后排立即跟上,同时挥刀!后排力未尽时后者又至!如此便可形成连续的如海浪一样的如雨刀幕!无论是任何冲阵者都不可能在这种力大势沉又绵密如雨的刀阵中存活下来!这才是陌刀“如墙而进,当者人马俱碎”的含义!

    说到底,陌刀凭借的就是密集凶狠,一往无前的劈砍,用陌刀的锋利和不畏死的气概击垮敌人!想象一下,当有连绵不绝仿佛永远都不会停止的森寒长刀不间断地朝自己劈来,气势上就会输人一头,胆小者怕是当场就尿了……更何况,陌刀军阵一旦摆开,势必如山似海,简直就是噩梦!

    但沈峰口中所说的倭寇似乎并没有将陌刀的这种所向披靡,横扫天下的气势发挥出来!

    想到那个明治,沈云恍然:妈的,日本人又是只学了一点中国皮毛就到处显摆。不过对方有两千人,就算不全是陌刀手,但只要有五百人,那就已经很可怕了!

    很多人无法想象五百名陌刀手的概念,想象一下上学时全校学生一起做早操的场景吧,一个年段如果有十个班差不多就是五百人左右,这些人站在一起是什么概念?大家想象一下即可!

    等沈云解说完陌刀的用法,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潘世道:“若真如此,那岂非重步兵也无可阻挡?”

    叔孙勇想了想道:“非也,听世子所言,使用陌刀最关键乃是气势!若无气势,见敌就跑,就算有再多陌刀也不顶用!不怕陌刀锋利,就恐倭寇凶悍!”

    这番“以人为本”的论调倒是非常准确。正如现代某个将军所说的:“你会开枪有什么用?在你开枪之前我就将你的手剁掉,你又如何开枪?”

    沈云点头道:“不错。再锋利的刀剑,若没人敢用,那也只是一把普通的刀剑罢了。所谓绝世宝剑,也只有停留在剑鞘里的那一刻才有威慑力!既然我们都知道了陌刀的战法,一定能找到克制它的方法!这个方法就是,比他们更加悍不畏死!贴上去,跟他们斗狠,冲上去,跟他们拼命!咱们汉人怎么可能输给倭人?!”

    这番话深得潘世等人的认同。

    潘世道:“既然如此,世子,还是让我的人上吧!”

    沈峰立即道:“不,剿灭倭寇本是我等责任,怎能让客军居上?世子,还是我们上吧!”

    叔孙勇道:“依我看还是从我的人里挑选,他们个个都是有血性的汉人,绝对不输给倭寇!”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争相出战。却都没意识到,沈云并不是全军统帅,他似乎没有资格点将呢!

    有人说这是王霸之气散发,但沈云知道,只不过是自己渤海侯世子的身份在作祟罢了。再加上是自己提出与明治对决,所以众人隐隐以他为首了。

    听他们在争相夸奖自己,沈云却又蹙眉道:“此战许胜不许败,所关系的不仅仅是援军的安危,更有咱们这些人的生死!这是一场保命之战??!”

    众人一听皆沉默下来。

    说起敢战,他们谁都不会落于人后,但要背负这么多责任,他们就不得不慎重对待了。更何况他们的武器根本不及倭寇,若是一触即溃那丢的可不单单是性命,还有汉人传承千年的骄傲与自信!

    ……………………分割线……………………

    沈云这边在愁眉不展地商量对策,明治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愁眉不展的原因却不是如何打,而是怕输!

    “王上,此战让我们鼬组上吧!赢则大喜,输也无损王上第一军团之实力!”大野宏正朝明治跪了下来,言辞里充满了诀别意味。

    听了他的话,明治没有欣慰,反而含着苦涩笑意摇了摇头。

    青川一战虽然打败了汉军,可并没有让倭人产生多少必胜的信心。在倭人看来,盘踞在他们头顶上千年的汉人,永远都是不可战胜的神话。青川小胜只是汉人没有防备罢了,若是堂堂正正的和汉人决战,倭人实在没有必胜的把握!虽然避实击虚,声东击西是战争中的常用手段,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稍谫寥苏饫?,却是他们能够向汉人挥出手中利刃的唯一心理支撑!

    其实就算如明治又何尝不是这样。他所处的那个时代中,正是中国强势崛起的时候,很难说如果没有美国,中国会不会猛扑过来将这个华夏死敌彻底铲为齑粉!

    这时木洪从后面赶上来,一时没搞清楚状况,便对明治道:“阁下,船只备好了。随时可以撤退!”

    木洪身高一米八五,在这些倭人中倒真是有鹤立鸡群之感,就算明治国王也不如他雄伟。但他此刻却有心讨好倭人,所以将身板放的很低,脸上还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谄笑意味。

    就是这个笑,让明治忽然涌起了一股难以遏制的自信。

    哼,汉人都是贱骨头。沈云又能如何?他只是个连爵位都还继承的世子罢了!

    想到这里,明治霍然起身,冷峻地道:“乃木希典!”

    从身后转出一个身高六尺,在汉人中也算壮实的披甲战将,他抱拳跪地,声若洪钟道:“末将在!”

    “等下对决,就由你的联队做先锋,可有问题?”

    “没有,末将定斩汉狗人头,以敬王上天威!”乃木希典中气十足地喝道。

    明治目光灼灼地望着他,沉声道:“你不怕?”

    乃木希典头也不抬,气势雄浑地说:“不怕。此次出征是乃木之荣幸,亦是为王上扫平大汉五十州的最佳机会!末将不会迟疑,也没时间迟疑,唯死而后已!”

    明治欣慰地点点头。他果然没有看错这个乃木希典。其实这个乃木希典原来并不叫这个名字,他之前叫文藏三郎,是个渔夫。在常年与大海的搏斗中培养出了剽悍凛然、一往无前的气质。十八岁便进入了倭国陆军第一军团。在一次明治的视察中发现了他,便赐名乃木希典,收进第一军团中重点培养。几年下来乃木希典已经是倭人中不可多得的文武全才,这次的分路合击,对渤海全面进攻的诸多计划中也有他的影子,可以说他是明治手下的第一智囊兼战将,深得明治器重!

    不知是历史的巧合还是乃木希典的资质使然,这次出征前,他作诗一首表明对明治的忠心。诗曰:“肥马大刀尚未酬,王恩空浴几春秋。斗瓢倾尽醉余梦,踏破汉狗五十州!”这诗一经流传,便成了倭国贵族阶层争相传诵的“名篇佳句”。

    此次明治派他出来,显然是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必须赢下这一场了。虽然大野对一开始就派出乃木希典这样的重将颇有微辞,但他也知道除了乃木希典之外谁也不能担当这次战败后的责任---更何况,倭国人口稀少,战将几稀??!

    乃木希典的联队亦是整个倭国最精锐的部队,共有两百人,每个人皆身高六尺,体壮如牛,周身覆盖铁甲,平时以活人练胆,还参加过对渤海周边的劫掠,端是杀气横溢,凶神恶煞。他的这支联队被称为倭国近卫,是明治穷尽毕生打造出来的沙场精锐!甫一出列便让所有倭人都忍不住倒退一步。

    木洪目光闪烁地望着这支被倭人称为“雄军”的乃木希典联队,嘴角闪过一丝不屑。

    若以普通人眼光来看,这支军队固然是豪华无比,每个人身披与汉军类仿的丘山铠,肩甲处还有漆黑的披风,手执寒光森森的九尺陌刀,面罩下的眼神也极尽凶恶,的确是一支不可多得的雄军。但对于见过真正大汉真正精锐的木洪来说,这支军队还缺少一种东西,那就是每支强军都不可缺少的霸气---真正睥睨天下的霸气!

    虽然他们每个人都亢奋欲裂,攥着刀柄的大手上青筋暴露,个个仰天高呼,似是无所畏惧,但他们这只是在给自己壮胆罢了。

    真正的大汉精锐,譬如飞骑军,他们的军队即使装备毫不华丽,但往阵前一站便人人敬畏!他们的身体绝不会如倭人这般紧绷,而是坦然放松,望向敌人的眼神里永远是七分嗜血,三分不屑,冲杀起来视死如归但灵活有度。

    汉军千年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这样培养出来的王者气质岂是倭人所能拥有?

    木洪心里连番比较,但表面上还是要恭维几句。明治却不理会他的恭维,在看见这支自己绝对精锐求战心切之后,心里更加心痒难耐,之前丢失的自信也在一点点重新回到身上,他一挥手:“大野,派人去通话,太阳初升那一刻,便是对决开始之时!我方派两百陌刀军,他们自便!”

    说是自便,但其实谁也知道汉人不可能派超过两百的人数。汉人是个非常要面子的,倭人出两百,他们顾及尊严最多也出到两百人罢了,甚至更少,如此才能彰显汉人的气魄嘛!

    明治嘴角冷笑,除非他们是两百重步兵,个个举着人高的竖盾,不然两百对两百,他绝对没有输的可能!

    一番折腾,其实离天亮已经不远。明治刚刚将队列从新布置好,元山山巅之上便有阳光照耀,漆黑如墨的夜色顿时散去不少,两军之间的面貌也渐渐显露出来。

    汉军当道立寨,寨前鹿砦和铁蒺藜密布,两侧山腰上站满了弓手,鹿砦之后是汉军的刀盾兵,竖盾似墙矗立,盾后则看不真切了。而明治这边也做好了布置,两百陌刀手排成锋矢阵型,以十人为一排,十排为一列,排间距两米一二,前排与后排错落,前排挥砍之后后排能够立即跟进,形成连绵不绝的刀浪---看来这明治并不是不知道陌刀的使用??!

    至于陌刀手之后便是由大野宏正带领的鼬组精锐,排成进攻型的态势,两翼有第一军团的倭兵列成凸出的护卫队。在最后还有一队百十人的弓箭手。

    木洪就站在这些弓箭手中间,四处看了看不得不承认,这个明治已经深悉战阵布置和兵种配合之道,这样的布置除非汉军能够突然出现在倭人后方,不然从正面来看是无法一时突破的!

    就是不知沈云那小崽子会用什么方法打这场仗呢?如果他会亲自出马,哼哼,那就更好了!早点完成小姐交代的事情,那便能早点实行下一步计划……

    木洪正在幽幽想着,汉军那边忽然一阵鼓响,中间的刀盾兵闪开一条路,从中陆续走出一群人来!

    之所以用“群”来形容是因为这些人根本不像是来打仗的军人。这些汉人都没有着甲,而是穿着普通的长衫汉服,不过都带着护腕和绑腿,腰间汉服的下摆也卷起塞在腰间,显得干净利落。他们背着弓箭,拿着刀枪棍棒斧钺钩叉等五花八门的武器,簇拥着当先一人快速朝乃木希典的联队走了过来。

    他们簇拥的自然就是沈云,只见他一身白色孝服,利落打扮,左手执弓右手拿刀,背后背着箭壶,前呼后拥的样子像是他这个贵公子哥出外郊游狩猎一般!

    明治在大野宏正的护卫下,骑马站在陌刀军之后,看见沈云这个模样简直快将下巴掉下来。他,他这是干什么?

    乃木希典位于全军之前,陌刀到拖在地,一副怒目金刚的模样,可是看见沈云如此悠哉的神情和队伍时也不由愣住。

    木洪在后望见,也差点一口气倒腾不过来。这沈云莫不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没等他把这口气倒腾顺了,就见沈云已经站在乃木希典联队前五十米左右,喊道:“你可是倭奴大将?”

    乃木希典显然一怔,拄刀狠狠望了沈云一眼,声若洪钟地喝道:“不错,我便是王上麾下第一……”

    “少他妈废话,弟兄们,杀!”沈云没等他慷慨激昂地把话说完,快速抽出了背后箭壶里的箭矢搭在弓弦上,抬手就朝乃木希典就射了出去。

    明治心头顿时升起一个极度不好的感觉,可没等他作出反应,只见还在乌泱乌泱往出走的汉人全部弯弓搭箭,所有箭矢都射向了同一个人,如蝗虫过境一样密集的箭雨顿时就将这个如门神一样的乃木希典给覆盖了!

    压灭蝶,这沈云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这是乃木希典脑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下一秒他已经永远的被黑暗笼罩。此刻,太阳的光线刚刚照到这片空地上,整个天地间都瞬时明亮起来,可惜,他是永远都看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