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七十二章 跳荡军,奇兵之计】
    从汉军阵列走出来,再到射杀倭国大将乃木希典,期间不过顷刻。所有倭人都没有想到这个语调铿锵,誓要为王上“踏破汉狗五十州”的乃木希典大将居然就这么挂了?而且挂的是如此干脆,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完!

    没人想得到,这才能出奇制胜。兵法云,“兵者,诡道也?!碧锰谜木稣焦倘荒芄蝗萌巳妊刑?,但战争却不是骑士决斗,所谓公正与公平是从来没有的。在战争中,特别是对外战争中,卑鄙、阴险、狠毒……所有阴暗词汇都可以加诸在一起,除了政治,再没有能和战争这种残忍野蛮的行为相提并论的人类集体活动了。而这些词汇对于自己所要?;さ拇蠛鹤用窭此?,却是再高尚完美不过!

    沈云问心无愧。

    要怪就要怪倭人愚蠢。这个叫乃木希典的倭奴更是蠢笨如驴。大战之前,竟然告诉敌人自己的身份,不射他射谁?如果可以,沈云还想射他一脸呢,不过估计读者看不得这么重口味的……

    乃木希典被射杀当场,所有倭奴陌刀手都还没反应过来,而沈云已经大吼一声,扔掉弓箭,抽出战刀扑了上去,嘴里大叫:“大家并肩子上??!杀倭寇哟!”

    “杀倭寇哟!”跟在他身后的所有汉人全部集体暴叫,疯了一样冲向了倭奴陌刀军。

    不过如果有人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其实他们也不是毫无理智的狂冲。以离陌刀军五十米为界限,冲过五十米之前,所有汉人都是弯弓搭箭朝陌刀军狂射,而超过五十米之后就丢掉手中弓箭,抽出身上的战刀扑上去肉搏。有些汉人身上带着不止一件武器,有弓有刀的同时,还有短斧、横叉、手钩等等,这些武器在靠近倭奴之后都会纷纷丢出去招呼对方,再一扑而上,可劲蹂躏!不把这些天杀的倭寇剁成肉酱誓不罢休!

    这样带着无数可以充当暗器的兵刃冲上去就已经够无耻的了,更更无耻的是,这次从汉军队列里冲出来的何止两百???大野宏正只是稍微一看便已破口大骂:“八嘎,汉狗无耻,他们出动了至少八百人以上!”

    确切的说,应该是九百二十六人!还是沈云再三挑选之后的结果。

    之前商议的最后结果是,这次出击一定要有一往无前的气势,最好的人选不是潘世的肃川羽林军,也不是青川原来的败军,而是所有对倭寇怀有刻骨仇恨的汉人!

    沈云知道,这些败军都是从各地丙等军团中临时召集过来的,比如之前离岛村的石老头就说过,他们村庄的所有青壮都被征调去了青川,也就是说这里许多士兵都是亲戚关系。对于真正的军队来说,充斥着家族亲戚关系的军队自然是个危险信号,但对于战时征集,闲时解散的丙等军团就没什么大不了了。青川战败,六千人马死到只剩三千人,他们之中哪个没有亲族挚友死在倭寇手中?可以说他们都是对倭寇充满刻骨仇恨的!沈云现在需要的就是仇恨!

    仇恨会使人疯狂,同样会有不可阻挡的狂暴力量!今次一战,果然出其不意偷袭成功!

    而对于这些人的武器,沈云也是从街头打架中吸取的经验。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只要你够快,再强大的人也挡不住。特别是这种五花八门,出其不意的攻击对于陌刀手来说绝对是一场噩梦!

    当然,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倭人太过愚蠢。他们认定汉人会顾及脸面,派出相等的人数跟他们堂堂正正决战。岂知沈云这个穿越者却从来不在乎这个的,什么面子尊严之类,一切等打赢了再说!

    所以战斗就在出其不意中开始,又在出其不意中结束。那两百陌刀手很大部分甚至连一次挥刀动作都没能作出就被无数箭矢斧钺给击中了,沈云一个人冲在最前面,有些准头差些的还差点把斧子扔到他身上,幸好他虽然外面穿着孝服,但里面裹了软甲,总算没有误伤的不幸事发生!

    五十米,对于速度快的人来说不过七八秒的事情,更何况他们个个没有披甲,身上轻便冲锋,一边冲还一边给自己减负,这速度自然不慢。在陌刀手作出最快反应之前,沈云已经解决了四个倭奴!

    他在上辈子学的战场必杀技在此刻得到了最淋漓尽致的发挥,锁喉、踢裆、挖眼睛、扭脖子、打鼻梁、扯耳朵……总之一切卑鄙下流无耻的杀手都使了出来。不过这些倭寇身上的铠甲也真是坚硬,沈云手里的战刀只砍剁了几下便蹦缺了口子,这下战刀只能直刺,不能砍剁了!

    沈云如此勇猛,自然激起了所有汉人的士气,他们呐喊着扑进陌刀军中,疯狂收割人命。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真正的陌刀军作战时其实是没有盔甲的,唐军很多陌刀手甚至是赤膊上阵,靠的就是一往无前的气势!而这个时代的铠甲因为被圣祖改变过,所以防护性能方面比以往的铠甲要好很多,但因为他们并不是重步兵,所以不可能穿连体无缝重达五十斤的重铠,而都是穿着有节点的丘山铠!这种铠甲的防护力不错,但终究为了关节的灵活性,近身格斗时还是有缝隙能够插进刀去的!

    严格来说,丘山铠很大程度上跟沈云在帝大上剑道课时所穿的护具相似,不同的是遮挡面更多,也更重。如今这个更重的丘山铠却成了倭奴陌刀手最大的负累。

    当乃木希典死后,没人指挥的陌刀手就已经成为一堆堆肉靶。沈云冲进来之后连杀四人,激起身后汉人如狼似虎的士气,后排的陌刀手纷纷后退,甚至背对汉人逃跑!

    这个时代的日本人可还没有后世甲午战后对中国人全面心理上的优势。在看见汉人勇猛之后,这些刚才还信誓旦旦要为“王上斩尽汉狗”的“日本武士”全都不顾形象的逃跑了!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弟兄们,杀??!”沈云白色的孝服上沾满了鲜血,红的刺目,但他心里却更加兴奋起来,嘶吼着朝后退的倭奴陌刀手追杀而去。

    其他汉人也纷纷高呼:“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紧跟其后。

    处于汉军阵列后的申樟听闻此诗,不住地跺脚感叹:“好诗,好诗!”

    一旁沈峰已经焦急地道:“申大人,先别感慨了,快下命令吧!倭寇大军开始动了!”

    申樟这才恍然,赶紧大声道:“快,以刀盾兵为先锋,全军压上去!打垮倭寇,活捉倭王明治,为战死的袍泽报仇!”

    “打垮倭寇,活捉明治!报仇??!报仇?。?!”剩下的汉军喊着口号,纷纷出击。

    不过他们的出击比起如流氓打架一样的沈云来说却是规整多了,这些人都是申樟和沈峰手下唯一控制着的精锐组成,刀盾兵在前,高举竖盾,齐声跺步,轰然向前,就像一座移动堡垒。弓箭手紧跟其后,两翼各有一列手执长矛战刀的辅兵鱼贯而出,集体冲向倭寇大军!

    这才是真正的奇正相辅呢!沈云在前以奇兵制敌,申樟在后统领正兵如泰山压顶推进,倭寇大败在前,又有对汉军无比的恐惧感,此战胜率大涨!

    明治在看见陌刀手溃退之后就傻了眼,他虽然精通战阵布置,但更多的还是停留在书面上的学习,等真正面对这种千军万马厮杀的场景时,却傻了眼。

    事实上不单单他是这样,很多穿越者都会面临这个问题。在后方运筹帷幄跟在前线浴血厮杀是两种概念,千军万马呼喊厮杀冲天煞气就足以让一个常年处在和平盛世的人陷入惊恐混乱状态!其实沈云也不懂战场厮杀,这个奇正相辅的策略还是申樟和潘世互相补充提出来的!

    直到大野宏正一扯明治马头,战马不耐地跺脚摇头时,明治才从错愕震惊中醒转过来,而在此时,沈云带着的奇兵已经将两百陌刀手砍杀殆尽,正急速朝他的后军冲过来!

    “王上,快快下令?。?!”大野宏正急得都快哭了。周围的倭兵全都带着惊恐神色望着明治这边,以及明治身后那面膏药旗!

    这还是明治治军严谨,倭兵已经隐有强兵气象,若放在以前,倭兵面对这种情况早就掉头逃跑了!

    倭寇陌刀军与后军相距大概一百米,沈云冲锋在前,指着明治的那身金甲仰天长啸:“斩杀倭奴王者,赏金币一万!大家杀??!”

    “杀??!”所有汉人早就杀出了血性,更在这重赏之下个个奋勇当先,虽然已经没有了弓箭和暗器,但抓着手里的缺口战刀依旧冲的一往无前。

    沈云兴奋异常,拔脚也要冲在队伍最前却被身边一人扯住,他扭头一看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在他身边的潘世。

    这次出战,潘世的一连士兵可以说居功至伟,特别是射杀乃木希典那一箭,其他士兵都是假把式,箭的准确度奇差,最多就混个气势罢了。只有他的士兵准确度十足,几乎全部命中,这才能导致陌刀军大乱。随后的冲杀中,这一连士兵也紧紧跟在沈云身边,防止刀剑无眼,不小心伤了他。不然他也不可能冲了这么久,身上一点伤也没有。

    见他拉住自己,沈云不禁问道:“潘大人,机不可失……”

    潘世却不等他说完,喝道:“世子不可莽撞,倭寇大军尚无崩溃迹象,此时冲锋无异于让弟兄们送死!快撤吧!”

    此时汉人都冲到了倭寇大军阵前不足五十米处,可倭寇大军依旧没有动作。

    沈云大急,一把甩开潘世的手叫道:“倭寇已丧胆,此时不追更待何时!”说罢再也不顾潘世的劝阻,嘴里嘶吼着朝前冲。

    潘世跺脚哀叹一声,只好又跟在沈云边上,心道:“死也要护了世子周全,否则无法对胡公殿下交代!”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倭寇大军之后忽然射出无数抛物箭矢,落在毫无铠甲防护的奇兵身上,冲在最前的十几个人顿时中箭倒地!没等冲锋诸人从箭矢雨中反应过来,倭王那面膏药旗已经连连挥动,排列在前的倭寇大军纷纷竖起兵刃,当前一员大将高喊:“为了王上,杀!”

    “为了王上,杀!”所有倭兵齐声高喝,压抑着心头对汉人的恐惧,一窝蜂的冲了上来。

    可以看出他们此刻心头是极其恐惧的,连最基本的战术配合都没有,简直如街头打架一般。但问题是沈云的奇兵也一样没有任何配合,他们全部都被胜利在望的刺激给弄晕了头脑,就这么迎头跟倭寇大军冲撞在了一起!

    这一次的撞击结果自然是惨烈的。倭人虽然不是没人都一把陌刀,但贵在人多势众。正面战场宽度有两百多米,直接交战人数超过一千人,更遑论他们身上还有铠甲,而再看沈云的奇兵却都是布衣,手里的战刀也是缺了口的,这场战斗根本毫无悬念!倭人顿时如切瓜砍菜一样收割着汉人的性命。

    “明治,我干你祖宗!”沈云见状已经气的暴跳如雷,提着缺口战刀冲着明治的位置冲了上去,却被潘世一把拉住,朝沈云怒喝:“世子,难道你要我们都给陪葬吗?渤海侯沉冤待雪,你难道想逞一时之勇,战死在此不成?!”

    沈云一顿,悲愤莫名,提刀大叫:“撤!”

    倭人见汉人退却,顿时士气大涨,呐喊着朝前反扑,明治也从之前的慌乱中镇定下来,连连指挥士兵冲锋。倭兵本就是冲锋阵型,所以反扑起来非常方便,身后又有弓手支援,所以很快就推进到刚才陌刀手阵亡之地。

    这时申樟的汉军也推进到了这里,沈云带人从军阵两翼绕到后方,汉军刀盾兵直面倭寇大军,两厢冲撞之下,爆发出比刚才更加剧烈的杀戮!汉军两翼的长矛兵也与倭寇的两翼护军交织在一起,厮杀连连!

    明治怒喝:“全军冲锋,务必打垮汉人!为乃木希典报仇??!”

    但大野宏正却连声阻止:“王上,汉军弓手未动,他们兵力还有富余,此刻不宜决战??!”

    明治抬头一看,只见凤鸣山和栖凤山的山腰上依旧站着无数汉军弓箭手,深知此刻即使全军压上也无法击溃汉人,反而可能落得两败俱伤,对后续计划影响深远,只能忍痛下令缓缓退却。

    惨烈绞肉机的交锋战两军都无心继续下去,很快就互相脱离接触,缓缓后撤,回到原点。

    明治退后,木洪疾奔过来,急道:“为何不全军压上?”

    明治正自心情不爽,但对于木洪却没有发火,只是不冷不淡地说:“你没见汉人弓手还在后方觊觎吗?此时全军压上只能是两败俱伤!”

    木洪连连跺脚,恨声道:“汉军哪有这么多兵力啊,王上啊,你被汉军骗了!那山腰上的不是汉军,而是汉军放在那里的草垛?。?!”

    明治猛地回头,凝神望去果然发现山腰上的“汉军”刚才是什么姿势,现在依旧是什么姿势,却是不会动的假人!明治心里怀恨不已,都怪自己初临战阵,没有经验,刚才汉军出动了至少两千多人,怎么还有漫山遍野的弓手不用?可恨,可恨呐!没想到自己昨天说了一句“草船借箭”,结果却被人用“草木皆兵”给惊退了……

    可惜,他再恨都没用。本来刚才汉军已经出来,是最佳的决战时机,但汉军已后撤,又牢牢守住隘口,此时若冲,那注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此役,明治损失了最为精锐的两百陌刀军,还有一百六十多人的伤亡!多是在与汉军后来的交锋战中产生的,而汉军阵亡应该在两百人左右!虽然伤亡相差不大,但明治损失的可是最为精锐的陌刀军??!还有自己万分看重的乃木希典大将!

    可以说,明治在这初次对决中,败给了沈云!

    但沈云却一点都不开心。而且是万分不开心。

    消灭整个陌刀军时,己方伤亡不足二十,但因为自己贪功冒进,不等申樟的援军抵达就下令冲锋,结果几十人在倭寇阵前被射杀,后来的被逼无奈的交锋战更是导致百十人死亡!连叔孙勇都在这短暂的交锋战中被倭寇的陌刀劈断了整条手臂,如今已经是一个废人!

    那可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此刻他站在军医院里,望着躺在草席上哭痛哀嚎的士卒,他心如刀绞……

    ……………………分割线……………………

    ps:章节名称中的“跳荡军”是对这次沈云所用“奇兵”的另一个称呼。在唐时,这种怀揣无数暗器的步兵就被称为跳荡军,个个都是身怀高超武技的武士,算是冷兵器时代的特种兵吧!

    至于为什么叫跳荡军,这个我也不清楚,史料上是这么说的。大家有知道的请告知一二!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