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七十五章 一刹那,由死到生】
    大破倭国陌刀军那一战因为很多人的战刀都砍坏了,所以顺手就夺了对方的陌刀冲锋。后来撤退时自然就带了回来。细数之下竟有一百二十六把!

    潘世的算是加强连,每排各有五个伍,一连还有一个警卫排,加起来就是九十人。再加上沈云补充了几个服过兵役的沈家家丁进去,凑够了一百二十六人,径直往前线战场赶去。

    可等到了隘口才发现武撰也已经领着刚刚集结的部队冲上去进行所谓的“波浪式”进攻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沈峰赶了个正着,如今正跟在武撰身边。

    黎明前的天空充斥着最深的墨色。远处喊杀声透过重重黑雾传了过来,已经有些稀薄。但那股浓浓的血腥味却是越来越厚!

    大汉的将士们正在无谓的流血?。?!

    沈云振臂高呼:“大家跟我冲!”

    说罢一马当先,冲出隘口,身后鱼贯跟随的肃川守军面无表情,但都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这条路。

    他们或许并不知道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看到等会初升的骄阳,可他们唯一知道的是,渤海侯世子在前面带路,他喊得是“跟我冲”,而不是“给我上”!

    这一冲就跑了快两里地才看见前方隐隐叠叠有无数跳跃的身影。周遭的黑色更浓了,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而敌我双方都没有点火把,汉军是不能点,而倭寇是不想点。只有远处几座倭寇的碉楼上冒出若隐若现的微弱灯光,根本无济于事。

    沈云正要带人冲上去,却被身后潘世紧紧拉住,叫道:“世子不可,如此黑夜,冲上去只怕敌我难辨,自相残杀起来就更糟了!”

    沈云听见前面的喊杀声已经越发炽烈,顿时急道:“那该怎么办?我必须找到沈峰??!”

    潘世摇头道:“此乃天意,世子还是先稳定我们的人马,他们不能再卷入乱战当中!”

    自从上次之后,沈云便知道潘世是真的经历过战场的人,他的意见绝对比自己这个战场初哥有道理,闻言便道:“好吧,所有人以陌刀为连接点,站到路旁以待时机!”

    这里人数不多,而且都是一气跑过来的,所以相跟紧密,一时倒无虞丢失走散。唯一可虑的是不时有人从前方战团中冲出向他们靠拢,但又难以分辨敌我。沈云未免误伤,只好下令队伍不断后撤,慢慢却脱离了战斗中心。

    深重的黑一时无法退去,如此黑夜里沈云也不知道自己这百十人退到了什么地方,亦或者穿过了战团向前移动了也不一定。

    唯一庆幸的是,倭寇看来也有点不辨敌我。他们在大声呼喝,用明治交给他们的日语交流,听见说日语的则是自己人,而说汉语的就是敌人。这招沈云记得以前看《笑傲江湖》时也出现过。

    他不由狠拍自己脑袋一下,妈的,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个方法?

    不过恼怒也无济于事。他的陌刀队适合正面决战,这种乱战中只会白白损耗人手,所以他一直在等待时机。

    潘世在这个过程中一直牢牢跟定在沈云身边,此时抬头四望,道:“世子,此地似乎背靠山,是个布阵的好地方,不如先摆开阵势吧!只是不知倭人到底在说什么……可恶,他们之前不是一直都说汉语的吗?!现在这话语又是从哪儿来的?”

    沈云心里叹了口气,没有多说,只是吩咐下去,一百二十六人以十人为一排,由于背山,摆成两个凹形的锋矢阵,沈云跟潘世各领一阵,以“汉军威武”为暗号,每次挥砍都喊这么一句,壮军威,也显示自己的身份。

    就在这时,一抹阳光自天际倾洒下来,虽然不是直射,而且带着模糊的光晕,但这抹光线却仿佛将整个山川都震动了。黑夜被撕裂,整个战场顿时泛起了一层层模糊的血潮……

    战场,真正的古战??!人喊马嘶,野蛮残暴,血肉横飞……无数人舍生忘死地纠缠在一起,用牙齿咬,用头盔撞,用战刀砍,每个人的面部都极尽扭曲,眼神极尽凶狠,在这一刻,他们都是来自远古洪荒的野兽,而不是已经有高度文明的人类!

    以前没见过的时候,沈云还把这一切当成赞美诗呢!可现在一看,却觉得之前的道德观念全都被颠覆了。

    战场,除了**裸的杀戮和最原始的凶残人性之外,根本再也容不下别的!

    战场中心在青川驿通往青川县的直道上,直道两侧是荒芜长满杂草的田地,双方人马就在这里纠缠厮杀,所有人都杀红了眼,根本没有注意到天亮,而是借着光线可视之际,猛扑向下一个对手。

    在之前的乱战中究竟有多少人死于自己人之手已经不可考证,但如今还在战场上纠缠的双方人数至少超过一千!一千人以命搏命的战斗,直道上、田地间都铺满了早就死透的尸体,这种场景让站在一旁的沈云看的有些头晕目眩。

    沈云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正好站在了两军交战的中间线以西的位置,这里背靠一座有大斜坡的山丘,前面百米便是战场,方才黑夜里若是再往前走几步便会被搅入战团,真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惋惜。

    视线清晰了一些,但朦胧中还是有些阻隔。驻马站在大军之后的明治恍惚看见又有一支汉军站在乱石坡下,可是又看不清是何部队,于是打了个响指道:“命令大野宏正出击,击溃乱石坡下的汉军,然后迂回到汉军后侧,彻底摧垮他们!”

    传令兵立即摇动那面月经大旗。

    大旗招展,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大野宏正带着数十骑兵从另一侧爬上乱石坡,然后不再等明治的命令,抽刀高呼:“为了王上,为了大和,杀??!”

    “杀!”所有倭骑同时振臂高呼,从坡上俯冲而下,冲向了坡下还未被卷入战团的汉军。

    能否彻底击败汉人,谋取大和民族之独立,大日本帝国之强盛,就在今日一战!此战必胜!

    望着朦胧中气势如虹地俯冲而下的骑兵,明治顿时心潮澎湃。直到此刻他也没想明白汉军怎么会突然舍弃有利地形跑出来跟他决战,但这并不妨碍他将这场战斗进行下去的**。虽然之前的乱战出乎他的预料,但总体来说一切还在可掌控的地步。

    骑兵,永远是步兵的克星!

    他坚信这数十骑兵定能让他获取最后的胜利!

    ……

    沈云正在考虑要不要带兵加入战团时,忽然听见左侧传来潘世的疾声大呼:“世子,当心背后!”

    沈云悚然一惊,还没转身就听见了身后传来的隆隆马蹄声。

    糟了,难道倭寇援军真的赶到了?

    此刻他们的队伍都是面朝直道方向的,对于身后的山坡谁都没有想到会有敌人出现,而且光线还处在模糊不清的阶段,所以隐约间也看不清有多少敌人俯冲下来。

    但他知道,一旦让这支骑兵冲进战团里,那汉军的败局就已经无可挽回!

    沈云一咬牙,高举陌刀喝道:“全军向后,应战?。?!”

    身后五十名陌刀手全部凛然听命,幸好他们人少,又没有多余的掣肘,所以五十人回身相当快,阵型又无须改变,所以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又做好了战斗准备。潘世那边的陌刀队伍也同样在进行变阵。

    沈云拖着陌刀大步朝后阵走去,准备站在第一个,迎着倭寇骑兵挥出第一刀??伤抛叩降谌攀?,倭寇骑兵狰狞的面目已经穿透重雾出现在所有汉军的视线里!

    来不及了,杀吧!

    沈云就地站定,高呼:“听我命令……”

    所有汉军士卒个个面沉如水,放下面罩的头盔下只有两只有神的眼睛。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兄弟们,今日我与你们并肩而战!杀倭寇哟!”沈云还不忘来几句煽情的话,眼见倭寇第一排骑兵四个人已经冲到阵前,他不知道哪里来的狂暴声调,厉声爆喝:“前排,砍!汉军……”

    第一排的陌刀手齐声爆喝:“威武!”

    一道刀墙瞬时挥出,血光迸现,战马哀鸣,轰然倒地!当先的四名倭寇骑兵有两人被当场斩杀!

    但局限于陌刀军的宽度,倭寇骑兵还是有两骑冲过了第一排,之后还有数十骑也已经涌了上来。倭寇的战刀已经明晃可见。

    沈云站在第三排位置上,凌然高喝:“后排,砍!汉军……”

    “威武!”第二排汉军应声,又是一道刀墙挥下。

    ……

    一时间就听“汉军威武”和“前排,后排”的雄壮语音回荡在这片初升朝阳还未能普照的大地上。无数战马轰然倒地,发出惊声哀鸣。沈云离倭寇已经近在咫尺,甚至能看见那些倭寇骑兵落马时露出的绝望眼神……

    刀墙不断推进,倭寇骑兵纷纷落马。因为是俯冲之势,所以战马高速奔跑起来的动能非常大,很多汉军将士甚至来不及挥刀就被战马撞翻,然后就无声无息地躺在了地上,直到后排的袍泽挥出复仇一刀,将之砍成两段!

    还有一些汉军将士因战马动能过大,马匹倒地时巨大的马身压在了他们身上,砸的筋断骨折,甚至当场毙命!

    但无论何种情况,他们始终向前,哪怕临死前的一秒,他们口中高呼的都是同一句话:

    “汉军,威武!”

    这边的血战很快引起了战场中心所有汉军的注意,此时光线愈发明亮了,战场中心的汉军将士亲眼看见自己的袍泽在浴血奋战,以血肉之躯翼护他们的侧翼,至死也不后撤一步!

    已经苦战一夜的沈峰也看见了这边,更看见了沈云挥刀不断向前的身姿,心中顿时涌起一股豪情,猛地砍倒一个倭寇后大喝:“前进,前进!汉军威武?。?!”

    此刻在他心里已经没有什么斩将夺军的想法,更没有什么突围而去的念头,他只想着一件事:前进,不断前进!突破倭寇,不能让为他遮护侧翼的世子白白牺牲!

    所有汉军将士也是如他一般想法,所有汉人纷纷高呼:“前进,前进!汉军威武?。?!”

    “杀倭寇哟!”

    “汉军不败!”

    “大汉天威,杀!”

    乱战一夜积聚的怨气,以及之前兵败的耻辱感顿时涌上心头,所有汉军爆发出比之前更加高昂的士气。

    汉人,怎么能输给倭寇?不,绝不!

    不过包括沈峰在内,所有汉军将士都不认为沈云等人能够生还,在这之前并没有陌刀出现,更没有以步克骑的经典战例。在他们看来,沈云所带的侧翼注定是要被倭寇骑兵剿杀的,他们只能祈祷这一刻来的迟一点,让他们能多杀一点倭寇!

    汉军突然爆发的高昂士气让明治原本有些悠闲的神经瞬时紧绷,由于离得非常远,他看不清乱石坡那里的战况究竟如何,只能看见不时有一簇簇血花迸起,还有那一声声不变的“汉军威武”。

    木洪跟在明治身后却是看的心惊肉跳,此刻赶紧建议:“王上,汉人的血性被打出来了,赶紧派近卫上吧,必须把他们这次的血性给打下去,不然后果堪虞!”

    新组建的两百近卫一直跟在明治身边,是明治手上最后的兵力,当然要用在最后的刀刃上。不过木洪所说不错,此时不把汉人的这股气势打下去,接下来也没机会了!

    明治脑中连闪数个念头,然后一挥手:“米尔达,出击!”

    米尔达就是明治新委任的近卫大将,一个日耳曼人,满头金发,身材魁梧健硕,狂野不羁的眼神让人望之生怵。他嗡声应是,带着两百近卫,手持陌刀就推了上去!

    ……

    大野宏正之前还对这次战役抱有乐观态度,甚至从乱石坡俯冲而下时还是这个念头,可当他看清乱石坡下的汉军时,他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

    陌刀军?沈云??

    出于对危险的极端敏感,他在最后时刻轻轻一提马缰,战马瞬间放慢了马速,其他倭寇骑兵纷纷掠过,冲向沈云的陌刀军,结果自然撞起一团血雾,那血腥场面让他更加恐惧,手上本能地稍微往右掉转了一下马头,战马向左边跑去,在战斗即炽烈的时刻,他就势滚下马背,从乱石坡的另一侧连滚带爬地逃下山去了。

    数十骑倭寇骑兵的猛力冲撞下,沈云的陌刀军死伤惨重,幸好有潘世的支援,这才勉力支撑下来!

    说来话长,这些事情也不过发生在短短几分钟之内罢了。等最后一匹倭寇战马哀鸣倒地时,沈云已经浑身是汗,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实在让他心力憔悴,浑身上下都是鲜红滚烫的血液,脸上还有一片。

    阳光终于从东方的山头上跳了出来,红彤彤的,不甚刺眼,但却明亮,照的沈云心里暖暖的。

    他拄着刀,眯着眼,望着太阳心里一阵放松……等等,那是什么?

    沈云原本已经放松眯瞪的双眼瞬时睁大,瞳孔因为光线的刺激不断扩散,脸部肌肉在这一刻也紧张的突突抖动。

    潘世从后面紧急跑过来说:“世子,倭寇出动了陌刀军,我们赶紧回援……天呐!”

    他也看向了沈云所呆滞的方向,嘴巴长的老大,脸上也显出恐惧之色。

    所有陌刀军士卒都露出了惊恐之色。

    只见乱石坡顶上,太阳初升之地,一片骑在马上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黑压压一片,竟不下数百骑?。?!

    由于是直面阳光,沈云等人根本看不清这些骑兵的装束,但是本能的认为他们是倭寇!

    潘世苦笑一声:“世子,倭寇援军到了,看来我们今日是非战死在这里不可了!”

    沈云猛地一敲胸脯,抽出插在地上的陌刀,往前踏了一步,拖着陌刀喝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兄弟们,拼了!”

    潘世也站在他身边,拖刀面向乱石坡,沉声道:“拼了!誓死也不堕汉军天威!”

    一个、两个、三个……已经精疲力竭的陌刀军士全部靠在一起,坚定地站在沈云身后,犹如一道永远摧不垮的大堤!

    “汉军威武!”

    所有人爆发出胸腔里最后的热能,举刀狂呼。

    ……

    那排骑兵身影也被战场中心的沈峰看见,他的心一时不断下沉。而倭寇则爆发出一阵欢呼!

    此刻出现在战场上的,又是骑兵,不是我们的援军又是谁?所有倭寇都是这么想的。

    木洪更是兴奋地扯住明治的衣角,惊喜地道:“王上,我们的援兵来了!汉人必败无疑!”

    可是明治却面如死灰,两眼呆滞地望着那排骑兵身影,喃喃道:“我,我没有派援兵??!”

    “什么?”木洪顿时瞪大双眼,“那不是我们的援兵吗?”

    这时,乱石坡上的那排骑兵忽然举起一面高高的大纛,大纛上一只奔腾如飞的战马在阳光下不断翻飞起舞,竟是要活过来一般!

    明治嘴里带着无尽苦涩,面部的肌肉突突跳动。而木洪则已经捂住嘴,压抑地惊叫:“飞,飞骑军?。?!”

    他的惊呼尾音还未散去,整个战场就爆发出了汉军近似癫狂的狂呼和欢笑。

    “飞骑军,是飞骑军的袍泽!他们来支援了!”

    “飞骑军,天下无敌!”

    “是我们的人,我们的……”

    ……

    很多汉军士卒甚至不顾战场之上,竟然抱头痛哭起来。

    来的竟然是飞骑军!他们苦苦在此打了一个月,死伤了无数兄弟袍泽,终于等来了援兵,而且还是威名赫赫,横扫天下的飞骑军!

    而刚才他们还以为是倭寇的援兵……

    这由死到生,大起大落的心理起伏让所有汉军都快崩溃了。

    沈云呆呆地望着那面大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真的是飞骑军吗?宫三真的带人回来了?

    潘世激动地搂住沈云,在他耳边大喊:“世子,世子,我们得救了!是飞骑军,绝对是飞骑军!哈哈哈哈哈,飞骑无敌,汉军威武?。?!”

    “呜呜呜呜……”

    沉闷的号角声从乱石坡上响起,正是飞骑军的进攻号角!

    只见坡上的骑兵顿时鱼贯而下,在高速奔腾中快速组队、变阵,短短一百米的距离就汇聚成了一条双人并骑的长龙,他们从沈云等人身边掠过,直扑坡下战场中心!

    那面大纛居于队伍中央,不断上下翻飞着,翻飞着……

    ……………………分割线……………………

    ps:飞骑军,不过此飞骑军非彼飞骑军……呵呵,有细心留意我写作风格的朋友应该已经注意到,其实这支飞骑军我早就有伏笔的!大家有猜到吧?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