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章 中秋夜,烙饼血案】
    八月十五,中秋节。本是阖家欢乐的时节。但在汉城,这股欢乐的气氛却只局限在小家庭里。整个汉城上空弥漫着浓重的兵戈气息。

    扶桑州乙等军团终于出发了,前师一万两千人马已经奔赴青川县,誓要剿灭肆虐渤海的倭寇。

    其实前师在三天前已经集结完毕,可为什么到现在才出发?这已经没有人去关心。他们关心的是今日开拔赶赴前线的汉军将士个个看上去都是如此雄壮威武,仿佛一切艰难险阻都会在他们的军靴下瑟瑟发抖。

    前师的先锋部队早就出发了,前师师团长习禄据说也已抵达了高山地区。而留在城中的两千习禄师团长的辎重旅士兵不知为何才在今天隆重出发。

    他们沿着汉城北面的大街,直直走向前方,路旁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道路两侧的茶楼生意都比平时好了几分。

    周惠和鄢如月换了一身男装,也挤在路边一家茶楼上,倚着栏杆张望。周围的人都对她们纷纷侧目,侧目之余都露出微笑,然后闪开了一点点空间给她们。

    她们虽然改换男装,但其实只要眼睛没瞎的都能看出她们的女儿身。当然,这也跟鄢周二人没有刻意伪装有关系。

    她们的女装打扮实在美的太惨绝人寰,改换男装之后,最起码不会给人惊艳的感觉,粗粗一看只会觉得她们是长的非??∏蔚哪腥税樟?。

    这样女扮男装的事情在今天发生不在少数。每逢什么重大节日的时候,也会有许多高门大户人家的闺女女扮男装出来游玩,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汉城的百姓都习以为常了,有素养些的人都会稍稍避开一些,以顾及男女之防。

    与别人看的兴高采烈不同,鄢如月却总是锁着柳眉,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已经**天了,青川县那边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倒是平山那边传来消息说,倭寇南下席卷了平山县,百姓纷纷逃难。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次倭寇还比较温和,并没有限制百姓出入。

    在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鄢如月已经吩咐了下人坚决不能把这事告诉夫人。在沈家待了这么久,下人们都开始把她当作少奶奶看待,也都凛然遵从。每日她还要在沈袁氏面前强装开心,但是一离开沈家,她心里面的焦急就怎么也掩盖不住了。

    周惠踮着脚,纤白的手掌搭在额头眺望了一番,道:“哇,两千人辎重旅居然这么壮观哦!咱们帝大也有两千多的学员,但集合起来也没这么壮观过??!”

    她扭头看见柳眉紧锁的鄢如月,叹了口气,拉着她说:“放心吧鄢姐姐,沈渊让是个坏蛋,好人不长命,坏蛋可是能活千年呢!他不会有事的!”

    鄢如月檀口轻吐,幽幽道:“但愿吧?!?br />
    这时就见马诺气喘吁吁的跑来,在鄢如月和周惠面前扶着双膝,大口喘气道:“问,问到了!”

    鄢如月柳眉一展,喜道:“你有消息啦?渊让怎么样了?”

    只听马诺喘匀了气息,带着焦急的神色道:“不是什么好消息,平山以北都被封锁了。有人说青川县的汉军已经全军覆没……”

    鄢如月当时就觉得天旋地转,差点晕厥过去,幸好周惠扶住,这才没在人前失态。

    马诺帮沈家搞定了商船抵押的事,由此鄢如月和周惠也与他产生了一定的联系。自从平山县失守的消息传来之后,鄢如月就让马诺帮她打听沈云的消息。

    马诺此刻在鄢如月和周惠的眼中,就像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比地头蛇还灵。

    当然,这也是马诺想要在她们印象中塑造的形象之一。但精明的马诺知道,跟这两个背景不简单的女人唯一的枢纽就是沈云,若不是沈云,这两个女人根本不会看他一眼。

    马诺本想再跟鄢周二人聊聊,探探她们的口风,但鄢如月已经脸色苍白,实在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便由周惠搀扶着回了渤海侯府别院。马诺当然绅士地送她们回府。

    等见她们进了院门,马诺有些怅然若失地往渤海大学方向走。为了掩人耳目,他最近都是跟令狐朋一起住大学宿舍。有谁能想到一个住在大学宿舍里的罗马人竟然是大间谍呢?

    只是今日乃是中秋佳节,令狐朋和一帮室友都回家团聚了,走之前令狐朋邀请他一起回家过节,但马诺拒绝了。今晚他还要等一个人……

    虽然罗马并没有中秋节,但在大汉待了这么长时间,看见这合家团聚的节日也不免感怀。

    行到月上中天,周围的行人越来越少,即使有几个也是行色匆匆---他们都在赶着回家跟家人团聚吧?!

    马诺心里空荡荡的,记忆里,马诺就没有跟家人团聚过一个节日。作为亚细亚行省的总督,父亲常年在亚细亚行省办公,而出于帝王的考量,这些总督的子女都是要居住在罗马城中的。所以从小大到,马诺跟父亲见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每个大大小小的节日,都是母亲和自己一起过的,虽然偶尔其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也会聚在一起,但勾心斗角的心思多,天伦团聚的感觉少。

    对比起来,罗马人的亲情意识是极其淡薄的,父母子女之间还有较为紧密又亲密的生活,但与祖父母那一辈就纯粹依靠家族利益来连接了。

    传说中罗马人的祖先就是被遗弃的两兄弟,被一头母狼抚养长大,无父无母的他们,向往着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这种文化传承也被现在的罗马人继承了下来。

    马诺甚至都忘了自己上一次回家乡看望祖奶奶是什么时候的事,听说她好像已经去世了,谁知道呢,反正家族里每个人都关心着自己这个月有多少利润可以收入,谁还会去管一个年老痴呆的老妇人?哪怕她当初显赫一时,连奥古斯都见到她都要亲自下玉阶迎接。

    他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埋头赶路。到大学门口时,忽然感觉腹中饥饿,抬头望去,四周仅有的几座酒楼茶肆都提早关门打烊了。幸好路边还有一个烙饼的小铺子,他走了过去,对店家说:“来几个烙饼!”

    店家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准备打烊,见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来光顾,没好气地说:“卖完了!”

    马诺见他脚边还放着几个油纸包着的饼子,便道:“你那不是还有几个饼子吗?我多出几个铜币,你把它们卖给我吧?”

    店家挥手像赶苍蝇一样说道:“这是月饼,我要带回家给孩子吃的,你吃了他们吃什么?明天请早吧!”

    说罢不由分说地抽出门板准备镶门打烊。

    马诺看见了饼子,腹中反而更加饥饿,听了店家的话不由产生几丝怒气,沉声道:“你这店家好没道理,你开门营业,我出钱买饼,又不曾少你银钱,你为何要拒买?信不信我明日去衙门告你!”

    店家一滞,反而更加硬气起来:“要告就告去,反正今日我就没饼可卖了,你们这些外国人,就知道拿官府压我们这些老百姓??傻闭婢醯梦颐呛喝撕闷鄹翰怀??”

    言罢再也不顾其他,推搡着将马诺顶了出去,径自关上店门。

    马诺一头雾水,外国人何时老拿官府压迫这些百姓了?更何况,大汉帝国的官府在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似乎总是偏向汉人多一些,这店家的话又从何说起?

    恼怒归恼怒,马诺却不敢怎么样,只能忍着腹中的饥饿向宿舍走去,希望宿舍里还有令狐朋留下的零食。

    渤海大学比起帝大来说要小上一些,但内中布置其实也相差无几,没有湖泊,但有一个曲径通幽的江南式花园。令狐朋的宿舍就在花园之后。

    因为大部分的学子都回家过节了,所以校园里显得格外冷清。秋后的花园池塘中也没有了鼓噪的蛙鸣,只有几只晚来筑巢的鸟儿振翅飞过,掀起一片秋夜清凉。

    马诺回到冷清的宿舍,来不及点起油灯就去翻箱倒柜找吃的,忽然闻到一股油腻的香气,这是一块炸的酥脆喷香的烙饼才有的味道。马诺顿时被这股香味吸引,鼻息扇动寻味望去,却悚然一惊,只见床边上赫然站着一个人影!

    中秋圆月的光芒带着几许清冷从窗棂处洒了进来,所以整个房间的光线虽说不上亮堂,但还算能视物,这也是马诺不急着点油灯的原因。

    但现在清冷的月光洒在一个瘦高的人身上,已经是极其诡异的事情。更诡异的是,这个人竟然不出声,就这么握着一个油纸包站在那里,仿佛一具不会动的僵尸。

    饶是马诺胆大也被这景象给吓得后退了一步,厉喝道:“谁?”

    同时手往后一探,已经握住腰上的软剑。

    “马大人,你的饼!”一个带着冰冷声线的男音响起。

    马诺听这声音非常耳熟,不禁小心地又往前走了一步,却见这个站在月光下的人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紧身衣里,连头上都包着黑巾,只露出两只阴鹜的眼睛。

    “你是?”

    马诺忽然看见这人腰带上的一个标记,那是一只狰狞的鼬鼠。顿时恍然道:“你是鼬组的人?!”

    那人用力一点头,朝马诺来了个鞠躬礼,应声道:“嗨!在下鼬组课长本正明,特地来告诉马大人一件至关重要的事?!?br />
    “那这饼?”马诺看着他手上的油纸包。

    本正明还是那冰冷的声线道:“我见大人在那间店里没买到,于是便帮大人拿了过来……”

    马诺忽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皱眉问道:“那店家……”

    “他对大人不敬,在下已经帮大人教训过他,这辈子,他是不能再烙饼了!”本正明的语气里看不出任何感情波动。

    马诺一愣,转而惊道:“你杀了他?”

    “没有,我只是打断了他两只手,大人放心,他的手骨都碎了,就算找名医接骨也接不回去!”

    “狗屎!”马诺勃然大怒,“谁让你打断他手的?你这样不是会让官府怀疑到我头上吗?明日渤海巡城司的人就会找到我,到时我又会有一大堆麻烦……”

    那本正明又朝马诺一鞠躬:“嗨,是在下做的不够完美,等下我就去将那店家杀掉,顺便将他全家杀光,斩草除根!”

    “你……”马诺简直快被这个本正明给气死了,“你们倭人做事能不能动动脑子?在渤海府灭人满门,誓必惊动渤海府的羽林暗卫,到时你们该怎么办?汉人的报复心之强想必不用我再提醒了吧?!”

    本正明抬起头,看着马诺道:“大人,羽林暗卫已经注意我们了。在来之前,在下已经跟羽林暗卫的两大高手纠缠过?!?br />
    “什么?那他们有没有跟来?”马诺着急地跑到窗棂边四处张望了一下,急道:“我虽然与你们约定今日见面,但我还说过,如果有事就不必来了。万一我被发现,你们明治国王的事就别想办了!”

    “可是今日的确有事!”本正明一板一眼地说,“大人放心,已经有鼬组的其他人负责引开羽林暗卫的人,他们找不到这边的……我接到命令,特地来通知马大人尽快离开渤海府,即使不能马上离开,也希望大人移居釜山或者其他城市?!?br />
    马诺一扭头,用不可置信的语气道:“你们击败了扶桑州乙等军团?不可能啊,他们早上刚刚出发,我还去看了他们的出城仪式……”

    “是的,我军已经在高山地区成功伏击汉军师团长习禄,习禄当场被击杀。如今扶桑州乙等军团的前师已经彻底崩溃!”

    “这么说,你们马上要进攻汉城?”马诺疑惑道,“可是你们别忘了,渤海府还有六千汉军和后师师团长谭振……”

    “他们已经在今天前师辎重旅出城的时候一起开拔奔赴高山地区了!”本正明道,“汉军今日隆重的出城仪式其实是想暂时掩盖前师师团长习禄阵亡的消息,同时鼓舞汉人民心士气!”

    马诺蹙眉道:“这么说你们的明治国王果真打算攻打汉城?有几成把握?”

    本正明道:“我军并不会参与对汉城的攻击,大军会随后撤回扶桑。攻击汉城的将是有人部落和其他人马?!?br />
    马诺惊道:“你们还有别的人手?对了,青川县的战事如何了?汉军可曾被击败?沈云还活着吗?”

    说到这个,本正明却忽然顿了顿,似乎不知该如何说。

    马诺察觉了这点,板着脸道:“怎么,难道你们还要瞒着我什么吗?别忘了,我代表的可是罗马帝国!对我有所隐瞒对你们并没有什么好处!”

    本正明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道:“是的,马大人说的对。青川县一战,我军败了!第一军团几乎全军覆没!”

    马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道:“怎么可能,青川县只有三千败兵而已……你们怎么可能失败?”

    本正明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苦涩道:“就在昨日凌晨,沈云带领陌刀军挡住了我军骑兵的冲击,之后汉人的飞骑军抵达战场,我军大败……不过汉人的飞骑军数量不多,所以对我们接下来的战略应该构不成威胁!”

    马诺听见飞骑军的时候,瞳孔猛地一缩,然后沉思了半晌才道:“所以你们的国王才打算将大军调回扶桑?”

    “是的?!?br />
    “那你们接下来打算如何做?”

    本正明干脆地说:“不知道?!?br />
    马诺呵呵一笑,的确这种事情本正明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告诉自己的。于是他转换了一个话题:“你说的陌刀,可是之前你们向我们定制的那种刀具?”

    “是的。那种刀叫陌刀!”

    “我记得当初你们预订了一万把,我这次只给你们带来四千把,所有都被汉军缴获了吗?”

    “没有,汉军只缴获了四百多把!”本正明知道马诺在担心什么,便道:“大人可以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说出陌刀产自何地,况且陌刀上的记号也已经清理掉了……”

    “呵呵,我不是担心这个。陌刀采用的乃是上好的马士革钢,即使你们清理掉记号一样迟早会被汉军发现来源地。我现在关心的不是汉军会不会知道我们给你们提供武器的事,而是在想他们的朝廷何时会知道这件事!”

    马诺转过身,注视着本正明道:“我听说羽林暗卫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快速的讯息传递方法,而你们鼬组也掌握了一部分,是不是?”

    本正明顿了顿,道:“不错。所以我王昨日夜间下达的命令,我今天便能送到你这里!”

    “那羽林暗卫要将消息送回雒阳需要多长时间?”

    “至少七天!”本正明肯定地说,“虽然这个方法速度很快,但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它需要耗费大量的……呃,总之最快也需要七天!而且只能传输一两句话!”

    本正明在关键部分闭口不讲,马诺也没有强求,而是道:“从渤??さ仅醚糁辽倭Ю锏?,他们至少需要七天,也就是说渔阳的飞骑军如今已经开始动员了?”

    本正明点头:“不错。但他们来不及的。飞骑军可不是真的会飞!他们抵达渤海府至少还需要半个月,而且还是毫无阻碍的情况下!眼见冬季降临,他们的速度或许会更慢!”

    马诺看着本正明冷笑道:“难怪你一点都不在乎是否会引起渤海羽林暗卫的注意,即将洗劫汉城的你们压根没把汉人当人看!”

    本正明不语。马诺摆摆手道:“好了,我都知道了。你只要告诉我确切时间就可以了?!?br />
    “四天之后,将有大批人马会袭击汉城。届时请大人离开这里,如果实在不便,也请大人远离渤海府衙、渤海侯府以及帝国银行!”本正明说罢也不再停留,朝马诺鞠了个躬,忽然原地消失了。

    扶桑忍术。马诺轻蔑一笑。这种忍术其实就是一种障眼法,还是来源于汉人的五行术数,大汉帝国随便一个道观里都有人会这种潜行的方法,一点算不得稀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倭人这么喜欢显摆。

    唉,四天!四天之后这座城市便要面临刀兵之灾吗?这对汉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又会对汉人的皇帝产生怎么样的影响呢?

    马诺幽幽叹了口气,忽然看见床头的桌子上还放着那个油纸包,里面的烙饼还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他不禁摇头苦笑。

    这帮倭人,真是疯子!居然会为了一块烙饼而作出这样的事!他们让我远离渤海府衙、渤海侯府和帝国银行,看来他们此次的目的是要针对沈家和帝国银行。那我要不要通知鄢如月和周惠她们呢?

    马诺啃了一口烙饼,清香溢满唇齿之间……唔,真挺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