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一章 什么是,渤海夫人】
    一回到别院,鄢如月便一头扎进了自己房间。

    鄢如月的房间就在侯府别院花园的边上,当时沈袁氏和沈思兰正在指挥着下人布置晚上的赏月地点。忽见周惠扶着鄢如月回来,连招呼都没打就进了房间。

    沈思兰纳闷道:“嫂子,如月一向如此吗?”

    沈袁氏却用疑惑加担忧的目光望着那边,轻声道:“不会啊,如月一向很懂礼节的……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不行,我得看看去!”

    说着迈步朝鄢如月的房间走去,沈思兰紧跟其后。

    来到门口,刚想敲门就见鄢如月和周惠忽然打开了房门。

    “呀,如月你的脸色这么这么差???”沈袁氏看见脸如白纸的如月,惶急地用手背去贴她的额头,“是不是哪不舒服?要不要叫医师?”

    作为渤海侯,府里随时都会养着一两个医师的。

    鄢如月却强笑一下,朝沈袁氏裣衽行礼,不过她穿着男装,所以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如月没事,只是觉得有些气闷,刚才进来的匆忙,忘了给夫人和小姐行礼,所以特地出来告知一声……”

    沈袁氏看她说话清楚,应该没什么大事,别长出了口气,含笑埋怨道:“你个傻孩子,身体不舒服直接进屋上床躺着就是了,干嘛还特地出来见礼!我们沈家不在乎这些的……兰儿、清儿,快扶如月进去休息!”

    “是,夫人!”两个清丽不过十五六的丫鬟立即上前扶住鄢如月。

    如月也不推辞,强笑着再跟沈袁氏和沈思兰行了个礼,这才缓缓进房。

    周惠见她有人服侍,沈袁氏又对她呵护备至,心里不由长叹一声,脸上也显得有些幽怨。

    沈袁氏回头低声嘱咐了一下另一个下人:“去把顾医师叫过来给如月看看?!彼蛋找哺爬级颓宥僳橙缭碌姆考?。

    那边沈思兰却拉着周惠来到花园,轻声问道:“殿下,你们今天出去没遇上什么事吧?”

    周惠佯装诧异地说:“没啊,为什么这么问?”

    沈思兰还是带着不信的眼神道:“真的吗?可是如月的性子一向恬淡,肯定是有什么事才让她这么失态的……殿下,听说平山县失守了是不是?”

    “???”周惠张了张嘴,看见沈思兰望向自己的炯炯眼神,强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沈思兰笑了笑:“我知道你们是担心我嫂子的身体,放心吧,我也不会提的。只是如果你们还有别的消息,别忘了,我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

    周惠竟而有些痴了。美丽的水眸里渐渐浮起一层水汽。

    不是她太容易感动,而是她现在是多么希望能够得到沈家人的承认,而不是以公主的身份,让他们家人感觉到拘谨。

    沈思兰看见周惠的表情,心头不禁感叹:也不知沈渊让这傻小子哪里好,竟然真的勾到了公主的芳心……啧啧。

    当晚的中秋赏月鄢如月没有参加,但周惠却跟沈袁氏还有沈思兰相处非常融洽。

    沈袁氏之前还有些拘谨,但是周惠细心而又活泼的搞活了气氛,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这三个女人都不算是蠢人。

    就在周惠跟沈袁氏说着江浙的丝绸,毫州的锦缎,苏绣、蜀绣等等女人感兴趣话题时,忽有下人来通报:“公主、夫人、小姐,大夫人来了!”

    三个女人同时愕然,还没等她们想好怎么应对时,忽听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从远处飘了过来:“今日中秋佳节,我过来与姐姐一同过节还需要什么通报???!快快闪开,不然我让姐姐罚你!”

    只见一身淡色妆容的萧琴在几个下人丫鬟的陪伴下直往花园走来,有两个别院的下人想拦又不敢拦,尴尬地跟在身边,像是引路一般。

    此时还算是服丧期间,什么事都不宜大操大办,连这赏月的格局都是以简易为主,只在花园中的石桌上摆上几盘点心,放上一壶香茗,周围摆上一圈素色的花儿,仅此而已。

    萧琴一路行来,看见这边便不在理会那些尴尬的下人,径自走到石桌前,盈盈朝周惠裣衽行礼:“民妇见过公主殿下!”

    “呃,免礼?!敝芑菘戳艘涣巢蛔栽诘纳蛟弦谎?,还是幽幽道。

    萧琴又朝沈袁氏道:“妹妹见过姐姐!”

    沈袁氏赶紧回礼:“沈袁氏见过大夫人?!?br />
    那边沈思兰却只能不甘不愿地裣衽道:“思兰见过大嫂嫂!”

    “嗯,思兰不必多礼!”萧琴含笑抬了抬手。

    这就是汉人家庭的礼节。不管心里多么痛恨对方都必须遵循长幼有序、尊卑有别的礼仪。

    萧琴的到来让这场家庭式的聚会变得格外尴尬。但严格来说萧琴才是这家的主人,周惠反而是个外人??芍芑萦质枪?,尊卑来讲是这里所有人中地位最高的一个。

    一时间,四个人竟相对无言了许久。

    侍女已经赶紧为大夫人临时添了一副杯碗,萧琴轻灵地端起茶杯,对周惠道:“今日中秋佳节,沈家有幸得公主殿下驾临,居丧期间不宜饮酒,谨以茶代酒,敬公主一杯!祝殿下幸福美满,事事顺心!”

    “谢大夫人!”周惠反而变得拘谨起来,端着茶杯轻抿一口。

    周惠又转向沈袁氏:“姐姐乃是良妇,入沈家数十年,从来恪守妇道,妹妹我因要操持家务,与姐姐团聚的时间不多,夫君薨逝,妹妹也没有及时安慰姐姐,实在是妹妹的错,今以茶代酒向姐姐赔罪!”

    沈袁氏面容沉静,多年的锻炼已经让她在萧琴面前能够摆出最平和的心态,她冉冉道:“大夫人客气了,你为大我为小,家中事务多亏你尽心操持。我因代夫君谢你才是!”

    萧琴忽地掩口叹息,举到半空的茶杯又放了下来,幽怨道:“妹妹实在不忍告诉姐姐,但今日触景伤怀,却又忍不住。这举家团圆的日子,怕姐姐往后是没得过了?!?br />
    周惠和沈思兰都是心中一提。

    沈袁氏疑惑道:“大夫人何出此言?夫君不幸,我们今后都过不得……”

    萧琴没等她说完便道:“我说的是渊让他……呀,妹妹失言了!”

    这萧琴欲说还休,故作姿态,周惠和沈思兰都是心里紧绷绷的,但却不能揭穿。而沈袁氏果然紧紧追问:“渊让?渊让怎么了?”

    萧琴扫了一眼沈思兰,惊讶道:“呀,思兰妹妹没有告诉你吗?平山县城已经失守了,青川县的汉军已经成了倭寇的瓮中之鳖,而渊让恰好到了那里……唉,我真担心……”

    她故作哀切地擦拭了一下眼睛,那边沈袁氏却如同晴天霹雳在耳边炸响一般,竟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夫人!”

    “嫂子!”

    周惠和沈思兰同声大叫,抢上前去扶住,那边丫鬟和下人也赶紧过来将沈袁氏抬起,急急朝房中走去。

    周惠勃然回身,瞪着萧琴恶声道:“大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琴故意瞪了瞪眼睛,无辜地道:“我什么意思呀?我只是一时失言罢了!殿下莫不是认为我故意气我家姐姐么?”

    “你……”一向伶牙俐齿的周惠竟被她顶的哑口无言。

    若是平常与人拌嘴,她自然无往不胜。但遇上这样的蛇蝎女人,她又如何是对手?最后只能愤恨地一跺脚,跟上下人的脚步去看沈袁氏如何了。

    沈思兰却圆睁着双眼,狠狠地道:“萧琴,你真以为你能只手遮天?”

    萧琴冷冷扫了她一眼道:“放肆,这里是沈家,我是沈家的大夫人,你敢直呼我的名讳?”

    沈思兰踏前一步,愤声道:“在天地面前不分大??!”

    萧琴款款起身,走到沈思兰面前,突然扬手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沈思兰脸上,“啪”一声脆响竟是把周围所有人都惊住了。

    就在沈思兰都没反应过来之前,萧琴已经款款转身走回正屋,冷冷的声音传来:“天地不分大小,但是要分尊卑!等你嫁了人让夫家来跟我说话吧!”

    一场中秋赏月,竟就这么不欢而散。

    沈思兰委屈的直想哭,但却死死忍住,倔强的她只肯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不愿让它落下来。

    她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萧琴会突然跑来大肆发飙,不但气晕了沈袁氏,还如敲山震虎一般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其实不单她不明白,萧琴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想去别院。

    看着这些眼中钉肉中刺在自己面前吃瘪,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实在太爽了!而以后,也许就看不见了,自己耍威风的机会也许也没有了!

    其实她也是突然兴起的念头。这个中秋节她本已在正屋的庭院里摆下了赏月格局,并把被关在房中禁闭了数日的沈傲给叫了出来,母子俩就这么对月饮茶。

    可就在这时,有下人匆匆送来盖了朱漆的信件,信中的内容自然就是木洪告诉她,四天后将会有大军洗劫渤海府,灭沈家满门的事。

    看完信的萧琴就这么愣住了,一直埋头吃饼和喝茶,大气都不敢出的沈傲发觉时禁不住问了一句:“娘亲?”

    就这一句话把萧琴唤醒了,然后她作出了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决定---去别院,在她们死前感受一把自己的威风!

    很难解释这种女人的心态为什么会如此奇怪。但随即便有了后来的一幕。

    回到正屋的萧琴就把自己关在了房中。沈傲万分奇怪,但却不敢去一探究竟。

    第二天,萧琴依旧没有出房,沈傲一看顿时大喜。娘亲不管自己,木洪又不在府中,那自己岂不是自由了?

    自从沈云扶灵出殡之后,他就一直被娘亲禁锢在房中,长达半个月,这对于十五六岁,天性好动又是暑假期间的少年来说简直是不能忍受的事!逮着这么个机会,沈傲如困龙升天,猛虎出笼,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出外游玩的心思---早在暑假前他便与班上同学约好开学前要去远游一番的,这下可算是有机会了!

    于是沈傲快速包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又拿了娘亲平时给他当零花钱的十几个金币,偷偷摸摸离开了渤海侯府……

    ……………………分割线………………………

    沈袁氏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鄢如月是第二天才知道这件事的。

    “惠儿,你跟我去街上买把剑!”鄢如月对周惠如是说。

    “干嘛?”周惠奇道。

    “我要去找萧琴算账!”鄢如月满脸通红,咬牙切齿地说。

    这个样子若是让沈思兰看见,她断断不会再认为鄢如月生性恬淡了。

    是人都有逆鳞,更何况是帝国首富鄢准的女儿。能将生意做的这么大的家族,绝对不会是个与世无争的和事佬。

    虽然对沈袁氏的称呼没变,但鄢如月心里已经把她当作自己的母亲。试问有哪个子女听见自己的母亲被欺负而会无动于衷的呢?

    沈思兰当晚听说沈袁氏只是气急攻心又加忧思过度才会晕厥,只要悉心调理便无大碍之后便匆匆离开别院,今晚受的这一巴掌不是白挨的,她要报复---有了鄢如月帮忙弄到的银行贷款,她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将明年的货物订金提高三成,从而让萧家明年陷入货物紧缺的情况。

    这也是沈思兰唯一能想到的报复方式!

    汉人的报复心理是很强的,特别是女人,发起火来她可不管你是不是异族,惹了我的人就是不行。

    鄢如月当然没能提着剑冲进正屋,事实上周惠真的担心这个外柔内刚的“鄢姐姐”真会冲动作出傻事,于是将这件事告诉了沈袁氏。

    沈袁氏立即将鄢如月叫到床前悉心开导,并不断确认沈云的状况。

    已经把自己当成沈家一份子的鄢如月自然说尽了好话,并答应一有沈云的消息就告诉她,这才将这个担心儿子的母亲哄骗过去。

    事情的变故来自于四天之后的傍晚。

    当天太阳刚刚西沉,沈思兰便忧心忡忡地跑进沈袁氏的房间。周惠和鄢如月都在,她们坐在床前,正不知在说什么逗沈袁氏开心。

    见沈思兰进来,鄢如月先道:“小姐,你怎么了?”

    沈袁氏躺在床上,额头上还包着防寒的棉巾,笑着拍了鄢如月一下:“还叫小姐,改口叫姑姑吧!”

    鄢如月顿时羞红了脸,如蚊蚋般低低叫了声:“姑姑……”

    周惠在一旁嘟着嘴,显然很是吃味。

    但沈思兰却没有心思理会这新收的“侄媳妇”,而是担心地对沈袁氏道:“嫂子,我最近将订金提高了三成,所有农户、猎户、织户都将明年的货物卖给了我们!”

    “这不是好事吗?怎么,你嫌钱赚的太慢?”沈袁氏看来心情不错,带着打趣的口吻道。

    “但是萧家那边却毫无反应??!”沈思兰忧心忡忡地道。

    沈袁氏还想不到这里面的区别,但鄢如月却想到了。

    “她没有出价竞争?这就奇怪了!”

    沈思兰点头:“是啊,我不知道她会有什么阴谋诡计,想着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所以来跟你们商量商量,看看该怎么办!”

    鄢如月沉吟道:“这应该算是恶性竞争了,别的商家肯定也会受到影响,如果是我,肯定联合其他商家去找商会仲裁,阻止沈家的行为,但她没有这么做,莫非还有什么绝户计?”

    周惠也道:“可是,她还有什么计谋?”

    所有人都摇头。

    这时,忽听隆隆的敲门声响起。就在别院大门附近。因为离得远,所以听的不太真切,但敲门者那急切的心态却是一听便知。

    很快便有看门的下人嚷嚷着去看门:“来啦来啦,别敲啦!再敲这门就被你敲破咯,有什么事跟赶魂似的……哎哟,原来是两位太爷,咦,你们怎么这副打扮?”

    说话间,已经有一大群人冲进了别院。沈思兰和周惠已经先行走出了房间,就在沈袁氏的房门口,就见一身利落打扮的沈复和沈冲两人,各领着十几个同样装束打扮的家丁朝这里冲过来。

    沈复和沈冲两人年纪都大了,似乎跑了很久跟不上气,在家丁的搀扶下不住的喘着粗气。

    周惠注意到,这些人全都是精壮汉子,手里还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说到武器,他们手上的长刀利刃很少,都是棍棒和菜刀之类。

    现代社会禁止携带管制刀具,这点在古代其实也是一样。那种背着刀剑到处招摇过市的行为只能理解为小说家的美好幻想。

    在各所大学里,学员练剑只能用竹剑,兵器铺里卖的也是普通的护具,铠甲是没有的。至于刀剑,那更是必须到衙门领取相关的证明才能购买携带的危险物品。

    有的时候帝国连铜币都要限制性的发放,因为铜能做武器!

    这也是鄢如月为什么要周惠跟她一起上街买剑的原因,周惠是皇家公主,她有携带刀具的证明,鄢如月却没有。

    眼前这些紧张到万分的家丁们都拿着棍棒和菜刀就情有可原了。他们这些武器怕都是家里最锋利的事物了。

    但问题是,他们为什么要带着这些东西来侯府别院?

    沈思兰站在门前问道:“两位叔公,你们这是……”

    沈复喘着粗气想说话,但半天没说出来,还是沈冲叫道:“快,快带着侄媳妇跑??!倭,倭寇打过来啦!”

    “??!”沈思兰被惊得后退一步。

    周惠还算镇定,急问:“太爷,您说清楚点,怎么,怎么倭寇就打过来了?”

    旁边一个壮实的汉子帮两位太爷道:“小姐,倭寇真的打过来了。刚刚入夜就有二十几艘船停在江边,当时谁都没注意,结果月亮刚上头,就从船上呼啦呼啦下来一片人,全都拿着战刀和利刃,见人就杀,逢店就抢??!”

    另一人急着说:“不止呐,他们现在兵分三路,一路向北,杀向府衙去了,另一路杀向帝国银行,还有一路奔我们这里来啦!”

    “听腿脚快的人说,在江边好几处沈家族人的聚居处都被屠了?!?br />
    “他们明显是冲着沈家来的!”

    “小姐,快带夫人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是啊,侯爷不幸,世子又不在,现在能做主就是二夫人了……”

    “那些人一看就是倭寇,汉服穿的不伦不类,还有些据说是食人部落的野人呐!”

    ……

    那些家丁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这么大响动,早就把别院的下人们都惊动,他们围在旁边听说以后,顿时炸开了锅。丫鬟们开始大呼小叫,东奔西跑,下人们开始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沈复见状赶紧推了推还在迷蒙中的沈思兰,叫道:“小兰啊,快跟着走,侄媳妇呢?”

    就在这时,沈袁氏的大门打开了。

    “慌什么,天还塌不下来!”沈袁氏裹着白色的披风,额头还扎着棉巾,就这么朝周围大吼了一句。

    周围的人顿时安静了下来。

    鄢如月紧紧跟在沈袁氏身边,周惠面色凝重地看着她,鄢如月却朝她嫣然一笑。

    沈思兰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赶紧拉住沈袁氏的手说:“嫂子,怎么办,咱们,要不咱们还是快走吧!”

    沈袁氏一把拍开她的手,喝道:“你看你,还像什么渤海侯的子孙?遇上点事就乱成这样了吗?想当年祖先随圣祖陛下东征西讨,也是刀枪剑雨中闯过来的,这点底气都没有,你还怎么当的起家族的生意!从今天开始,你不用负责家族生意了!”

    众人一下鸦雀无声起来。

    虽然沈袁氏平时和善可亲,但一旦发起威来却是连沈思兰都怕。这就是沈袁氏的作用,虽然她不懂商业,也不懂持家,但她能掌握大局,遇事能稳得住。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

    经沈袁氏这似乎不着头脑的一顿训斥,周围的人心反而稳定下来了。他们都静静地看着沈袁氏,看她还有何话说。不知不觉间,所有人都把这个还有些病恹恹的妇女当成了主心骨。

    沈袁氏看自己敲山震虎的效果已经达到,便缓下语气来说:“两位叔公,可曾通知正屋的大夫人?”

    刚才沈袁氏那番训斥,未必没有说他们的意思。此刻沈复正觉得丢了渤海侯家族的面子,有些讪讪地说:“还不曾,但有人说运那些倭寇上岸的就是萧家的商船……侄媳妇,我看这事不简单??!”

    沈袁氏心底一沉,如果这事真的是萧琴所为,那现在……

    沈袁氏想了想说:“渤海侯家族乃是渤海府最大的家族,倭寇既然要洗劫渤海府,必然要过了我们这一关,所以他们未必也是针对我们沈家,大家毋须惊慌!

    当年圣祖陛下册封祖上为渤海侯,就是要沈家世世代代镇守此地!如今大兵压境,渤海沈家上上下下世受皇恩,也到了该报答的时候了!

    两位叔公,让这些下人们去临近召集族人吧,能叫来多少算多少!就说是我说的!倭寇一时半会打不过来,再说还有朝廷在,大伙安心便是!”

    “欸?!鄙蚋锤纱嗟赜α艘簧?,立即招呼家丁赶紧去办。

    沈冲也忙跟着一起将家丁散播出去。

    “思兰,你不是有烟火讯号吗?点起来!”

    沈思兰还在发懵中,喃喃道:“那是召集掌柜的来这里开会议事的……”

    “这个时候你点起烟火,他们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沈家在渤海府也有几十间店铺,这个时候伙计们怕都人心惶惶,点起烟火也让他们有个逃难的方向!”

    “另外,让人帮大门给我挡严实咯!不得我同意,一个人也不能放进来,哪怕是正屋那边的人,明白吗?”

    “是,夫人!”所有别院的下人们同声应道。

    看见沈袁氏如此镇定自若地分派好了一切,鄢如月看向沈袁氏的眼神都变了。

    什么是真正的大家风范?这就是!

    什么是真正的贤妻良母?这就是!

    临危不惧只是小儿科,真正能顶住压力,誓死不堕了家族的尊严,这才是真正的渤海侯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