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三章 飞骑至,痛苦行军】
    侯阚不愧是当年的东海鲛王,虽然被关在大理寺甲级监狱十数年,但对东海一带依然有不可忽略的影响力。

    他只在罗津港的酒肆里插了一支当年他纵横东海的旗子,不到七天时间里就啸聚了四五百号亡命徒!

    凭着当初对东海水文、地势、潮流的熟悉掌握,他又在离罗津不远的一处小岛上落了脚。这曾是他当年当作秘密基地的一个据点。

    侯阚的实力发展的很快,几乎才半个月就席卷了整个朝鲜半岛北部的所有海盗团体,他们望风归附---当然,主要也是因为这些能称得上字号的海盗团体大都是他以前的手下。

    实力发展的如此迅速,侯阚自然想着帮沈云做点什么,恰巧时迁赶来要接奥尼尔、石老三和宫三,并且说了关于青川县的一些想法,常年在江湖上打滚的侯阚立即想到此事可能不同凡响,于是没有让奥尼尔跟他们一起走,而是让他自己三一起去了朝鲜半岛北部的海域,密切关注青川战局,万一有变,其他人不管,必须把沈云给接应出来。

    为此,侯阚和奥尼尔带着船队从西部的罗津出发,走了快一个月才绕到东北部海域。他们到达的那天正好是木泗洗劫回来,接应上明治的时候。

    侯阚和奥尼尔带的船队只有四艘,而且都是小号平底快船,来去如风,在远远望见由二十二艘大型商船组成的舰队时便长了个心眼,让船员伪装渔夫,时不时跟在这些船队后面,远远缀着,不落后也不朝前。

    木泗的船队本有发现他们,但这四艘平底快船实在太过不起眼了,对船队根本形不成威胁,所以瞭望手也就没有将这件事上报。明治和木洪他们始终没有发现自己被跟踪了。

    话说这些海盗在大海上跟踪也是很有一手的。而且能够依据风向判断船只的大致方向。如果是积年的海盗,他们还能够根据海面上游走的鱼群判断船只的拐点……总之这些海盗的航海技术绝对不是木泗这种半吊子所能相提并论的。而那些倭国民伕,大部分虽然也是渔民,但他们跟侯阚的手下比起来就差了不是一截半截了。

    很快侯阚便发现这支大型商船组成的舰队的秘密,他们现在高山地区接上了有人部落,然后直驱汉江流域。在汉江口已经有两艘挂着萧家旗帜的商船??吭谀抢?,接上了百十个人然后去了扶桑州。接着这些商船便拐进了汉江,直奔汉城而去!

    从船身的吃水线可以看出,这些商船大都满载,有些甚至超载,二十二艘船足可装纳上万人马。这个时候就算是瞎子也能看出他们的目的了。

    于是侯阚再也不能耽搁,自己留下来带着奥尼尔跟上那支准备偷袭汉城的船队,让沈三赶紧去青川县报告沈云。

    本来侯阚想先通知蛟龙军团的水师的,但汉江是一条由西北向东南方向流的大江,从东部转进去就是逆流行驶,航速要慢很多??銮?,就算他去报信,又有谁会相信一个海盗的话呢?说不得,他自己先被蛟龙军团给抓了领赏报功。

    沈三到了青川登陆之后才发现,整个青川县城已经没什么人了,留守的申樟告诉沈三,世子已经带人前往平山,于是他又跟几个同伴急急的赶到平山来。

    幸好遇上了沈云,否则他就要被关进军牢,就算不死也要被判刑,最关键还是耽误了事情。

    听完这些,沈云顿时跳了起来大骂:“明治,我干你祖宗十八代!”

    潘世、石老三等人顿时默然后退,不敢再言语?;八嫡馍蛟品⑵鸹鸹故呛芸植赖?。

    百晓生更是低低在石老三耳边说:“世子怒了……”

    沈云喝问:“沈三,从汉江到汉城还需要多长时间?”

    沈三略一思索:“大概三天,最迟不会超过四天!他们的船大,而且是逆流,所以时间会要这么长!”

    沈云立即对潘世道:“全军取消休整,立即开拔赶回汉城!”

    潘世凛然遵命。

    虽然所有人都认为潘世才是这支军队的统帅,但真正下命令的人却是沈云。

    就在沈云赶回营地,拉起队伍准备赶路时,刘桢忽然赶了过来,对沈云说:“我们也去!”

    沈云奇道:“你不是要去西面追击倭寇吗?”

    “可有人部落去了汉城,不是吗?”刘桢看了看疑惑的沈云道,“是潘大人告诉我的……其实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有人部落,就是他们让我们误了归期,此仇不报枉为大汉军人!”

    沈云了然,便道:“如此更好,从平山至汉城快马只需三天,我与你们一路,先行赶回汉城,潘大人的步卒跟在后面?!?br />
    说到这里他又忽然想到一件事,指了指平山县城外的汉军营地问:“他们会不会跟我们一起回?”

    刘桢摇了摇头:“不会。这一切都是你们自己内部的消息,还没有得到确认,他们只听军令,此时是不会跟你们赶回汉城的……何况,他们现在自己都一团乱麻,一时半会儿也理不清!”

    若是这些汉军肯跟他一起回去,那当然可稳操必胜,但……唉,不想也罢。

    之后沈云便开始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急行军。这个时候,沈云才体会到帝大骑术教官第五枭为什么从来没有称赞过他们的骑术非常好,而都是说“有进步”了。跟飞骑军精锐比起来,他们的骑术也只能说是勉强骑在马上的步兵罢了!

    骑马,最关键的是不能跟马较劲,得顺着马,它快则快,它慢则慢。马匹飞奔起来的时候,人体绝对不能跟马鞍紧密接触,必须用双腿夹紧马腹,用腿部力量将自己固定在马背上,依靠小腿的力量让身体在马上起舞。

    当然,这些沈云早就学会了,但当他看见刘桢他们的骑术时,沈云又觉得自己似乎离真正的骑兵精锐还差好远---刘桢他们真的好像在马背上跳舞一样,而他,只能算骑在马背上。

    急行军途中,刘桢等人根本不需要下马休息,当月上柳梢,天色黑暗完全看不清道路的时候,刘桢才下令降低马速,点起火把,小跑疾行,但依旧不准休息。他们的吃喝拉撒都能在马上完成。

    沈云看了好久,也学习了一下,但依旧无法完成这种高难度动作。

    不过他想到汉城的母亲和鄢如月她们,只好在颠簸的马背上灌了几口水,塞了几口干饼子,结果还被水给呛着了---没办法,马还在走,颠簸的不行,喝水根本对不准嘴。

    等他顺着气将干饼和水咽下去之后,那股尿意又开始涌现。而且在颠簸的战马上,这种尿意还来势汹涌。他倒是想学着其他骑士那样直接站在马上尿,可他尝试了一下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身体,只好拼命忍住。

    到了夜里子时,沈云实在忍不住了,才开口说:“刘少校,歇会儿吧?我要去小解一下!”

    刘桢这才想起,队伍里还有一个沈云不是像他这种常年训练的骑士,这还是像沈云这样的世家子弟,从小就有接触骑术,若是别的人,这一路颠簸下来怕早就把前列腺给颠出来了。

    “好,全军休息一刻钟,然后继续赶路!”刘桢毫无表情地下达命令。

    其他骑士利落地下马,沈云却是揪着马鞍自己滑下来的,落地的那一刻,他感觉大腿两侧火辣辣的疼,腿都快伸不直了。

    他如螃蟹一样走进路旁的草丛里,褪下裤头后发现自己根本直不起身,最后只好蹲下来尿……

    解决完,沈云是红着脸走到这些骑士面前的??梢苑⑾?,有几个骑士想笑又不敢笑,死死忍住,脸都憋红了---他们肯定看见了沈云刚才蹲着尿尿的“雄姿”。

    刘桢虽然没笑,但脸上刚硬的线条似乎也有所缓和,走到沈云身边说:“以后实在不行就尿裤子里吧,我们都有备用裤子可以给你换!”

    沈云简直想找个地洞钻下去算了。

    后来沈云才知道,其实飞骑军将士刚开始训练的时候,很多人还不如沈云呢,他们连蹲下的勇气都没有,很多人甚至是被人抬下马的,抬下来的时候还保持着骑马蹲裆的姿势,样子诡异至极……

    接着又是埋头赶路。到了丑时,骑士们开始轮番休息,他们一部分人抱着马脖子睡觉,另一部分人负责牵引马匹继续赶路,一个时辰后再轮换回来。

    与这些骑士抱着马脖子都能发出鼾声,睡的死沉不同,沈云始终无法进入深度睡眠。倒不是他睡不着,而是担心自己万一睡熟了,想要来个翻身舒展身体……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幸好这次从平山县出来,那秦明将汉军中的几十匹马借给了刘桢---是借个刘桢,而不是沈云。至于刘桢怎么跟他说的,这就无从得知了。

    总之有了这几十匹马轮换马力,他们的行进速度非???。

    顺便提一下,每当一匹马在累了之后,骑士在换另一匹马时,是必须将马鞍下的腹带给松开的,这样马匹才能得到充分的休息。而且在一边疾走的过程中,他们还会从衣兜里掏出一些豆饼喂给马吃,养足体力。

    若不是这次跟着刘桢他们,沈云估计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原来当个骑兵还有这么多讲究门道。单单这些就已经让沈云觉得难以承受,更何况他们还要学习在马上射箭、在马上交战,甚至是在马上冲锋……

    三天后的子时三刻,他们就抵达了汉城城外的直道。不过他们到的时候,整个汉城已经弥漫起了冲天大火。到处是冒着浓烟的房屋和尖叫着要涌出城的百姓,由于他们拖家带口一窝蜂地往外跑,所以把直道给堵塞了。

    事实证明,飞骑军的军旗不但能够在战场上震慑敌胆,在乱民丛中一样有不可忽视的威慑力。

    刘桢打出飞骑军的军旗,周围百姓无不望旗避让,甚至还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他们此刻激动的心情比起沈峰看见飞骑军来援时的还要兴奋。

    “飞骑军来了!”

    “飞骑军万岁??!”

    “大汉威武!”

    ……

    百姓的人头攒动,分开一条道路让飞骑军通过,但直到沈云这个落在最后的人都到了汉城最外围的林木隔离带,他们还是一个倭寇都没有遇到。抬起头只看见到处都是浓烟弥漫,火光处处,百姓奔走呼号却没有倭寇肆虐的影子。

    “妈的,倭寇到底在哪儿?”沈云焦急地抓过一个百姓喝问。

    那百姓看见飞骑军军旗,激动的指着南边道:“在汉江附近,帝国银行还有渤海侯府!那帮天杀的到处放火,然后见人就杀??!飞骑军将士们,你们一定要为我们报仇??!”

    沈云没有再听他说什么,而是拍马向南跑去。刘桢蹙了蹙眉,最后还是呼啸着跟上了沈云。

    ……………………分割线……………………

    ps:还是没电没网,我这破地方,跑个网吧需要骑车二十多分钟。想着已经欠了两章了,今天再欠真怕还不起,所以骑了二十多分钟的车,跑到网吧凭着记忆将这章内容从新复制出来,可能有些欠缺,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

    据说是什么地埋线漏电和零线断了……具体是什么鬼毛病我也不清楚,我的物理没学好,帮不上什么忙。反正是个大工程就对了。

    这个更新状态,我也没脸要别的票了,给张推荐票就好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