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四章 望山亭,血火之战】
    沈云急红双眼,冲到渤海侯府前时,只看见漫天大火,到处都是带着嫣红血迹的尸体。

    至死都紧紧搂着自己孩子的妇女,死后脸上还带着惊慌。胸前流血,怒目圆睁的汉子,手里依然紧紧攥着一把生锈的柴刀,躺在地上无声的控诉……

    看见这番景象,刘桢以降全都血灌瞳仁。沈云仰天大吼:“不报此仇,枉为汉人!”

    刘桢那死硬的脸颊都开始剧烈抖动,他原本一贯冷静的目光变得暴躁。

    可是他们的暴怒却找不到发泄的对象。除了熊熊燃烧的大火,和在火中发出噼啪声的房屋外,偌大的火场附近竟是一个倭寇都没有。

    他们一路上虽然尽可能的快赶过来,但在路上却还是耽搁了太多时间。特别是过浮桥的时候,因为战事突发,蛟龙军团奉命切断了浮桥,一艘乙等战舰就停在浮桥边上,禁止任何人通行。

    还是刘桢挥舞着飞骑军军旗,同时拿出自己的军籍铭牌才让蛟龙军团派出小船将他们渡过汉江。

    这样一耽搁,他们抵达侯府时已经是将近卯时,天都快亮了。

    胯下还在火辣辣的疼,可如此剧烈的行军依旧无法救下自己的家人吗?我不甘心,不甘心?。?!

    沈云仰天咆哮,如困狮一样在火场边上来回奔走。

    就在这时,忽见渤海侯府后的珩山之上竟也冒出剧烈的火光,火光闪动,间或还有几个人影在奋力的跳跃搏杀。

    “在那里!快!”沈云狂喜,立即拍马朝珩山冲去。

    珩山四周都有路可以通到最高处的望山亭,沈云挑选的还是之前走的那条路,沿路没有碰到任何倭寇。只有不时倒毙在路边的尸体,情状皆惨不忍睹。

    每隔一里便有的山亭都发生过剧烈的搏杀,在这里刘桢发现了数具身披兽皮的野人尸体,这个发现让他的瞳孔剧烈收缩,大声催促士兵加速。

    但走到一半时,战马却无论如何都爬不上去了。而且就算爬上去,估计也不会比步兵有威力。

    “下马,留下一伍看守战马,其他人跟我上!”刘桢果断下令,握刀在手,冲向山顶。

    沈云压根就没听见刘桢的话,他现在脑海里充斥着对母亲,对鄢如月,对所有沈家人的担忧,见胯下马匹不肯动弹,就拼命夹紧双腿,用手上的刀柄去砸马臀,战马吃痛哀鸣,但还在努力地往上爬行。

    刘桢一把将沈云拽了了下来,喝道:“你干什么?”

    “冲上去,我要尽快冲上去!”沈云一把甩开刘桢的手,嘶吼着还要爬上马背,嘴里道:“我要去救我老娘!挡我者死!”

    刘桢一脚飞踹又将沈云踹离马数米,冷冷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怎么对待马匹,你就永远不是一个合格的骑兵!”说完他转身对身后的飞骑军将士吼道:“告诉他,我们是什么?”

    “飞骑军!”所有人齐声大吼。

    这是个充满霸气、充满威力,也承载了无尽荣耀的名字!

    刘桢又看了沈云一眼,道:“无坚不摧的飞骑军!骑上战马我们是攻无不克的骑兵,下了马我们照样是战无不胜的步卒!”

    说完他看着已经整装待发的袍泽厉声喝问:“圣祖曾问,若有人敢杀我汉人,掳我同胞,身为大汉军人该如何?”

    所有人举刀狂喝:“倾其巢、覆其穴,穷搜天下、万里追杀,誓斩敌人虏首,以敬大汉武魂!”

    “好,跟上,让我们为在北海州死难的袍泽报仇!”刘桢嘶吼一声,第一个冲向山顶。

    “报仇!报仇??!报仇?。?!”所有飞骑军像突然加了狂暴的战士,嗷嗷叫着跟上。

    沈云在一旁直听得热血沸腾,脑子里原本慌乱不堪的思绪一下变得清晰起来。他瞥了一眼冲在第一个的刘桢,一咬牙也跟了上去。

    还不到山顶就能看见原先与狐朋狗友聚会的望山亭周围燃起的熊熊大火,正是深秋,天干物燥的时节,一点火星在这山上都能引起燎原之势,更何况有那么多点着火把的人!

    围绕着望山亭,数百人举着刀枪棍棒,嘶吼着如巨浪般朝望山亭涌去。

    而望山亭就像矗立在海浪前的礁石,数次将这巨浪击退……

    沈云透过重重人影,望见亭中有四五个人紧紧抱在一起,蹲在石桌之下。围绕着这块石桌,一圈手执战刀和长矛的武士,正组成刺猬般的圆阵,在苦苦拼杀!

    他看见了奥尼尔,那如巨塔一样的黑色身躯在人群里格外显眼。除了奥尼尔,还有侯阚,他站在圆桌之上,手里握着一张大弓,不时朝四周的敌人射去,嘴里大吼:“东面,奥尼尔,东面挡??!”

    侯阚的声音已经喊得嘶哑,但依旧在苦苦支撑。

    围攻他们的是身穿兽皮,野蛮无比的有人部落。他们举着石斧或者抢来的刀剑扑到近前,却屡屡无功。

    奥尼尔接近两米四、重两百四十斤的身体就像一座巨大的压路机,就算是嗜血好杀的有人部落野人一样无法在他面前挡下一击。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奥尼尔身后总有一人,手里一根长枪如同毒蛇吐信,又如蛟龙出水,沿着奥尼尔的臂弯、腰侧、胯下不时攒刺而出,每次出击总能夺走一个人的性命!角度刁钻、精准,那些野人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朝这杆枪的枪尖上撞!

    在队伍后有一个头上带着鸟羽鸡毛的酋长型人物,他在火光中不住地叽哩哇啦,跳脚嘶叫。刘桢等人冲上来的时候,他正抢过一把不知道从哪里劫掠来的柴刀,打算亲自参加围攻。

    刘桢一望此人,顿时暴叫一声:“斜??!受死吧!”

    只见他像见了杀父仇人一样,不管不顾地冲向那人。

    突然出现的飞骑军让围攻的野人有些吃惊,刘桢几乎没有废多少力气就砍翻了三个人,紧紧跟随的飞骑军也蔓延过来,组成一个以刘桢为箭头的锋矢阵,直朝那酋长而去!

    不愧是常年征战又嗜血好杀的有人部落,刘桢的突击虽然够锋利,也够狠,但他们还是很快反应过来,有几十个野人已经掉转方向向刘桢他们杀来。

    沈云跟在人群之中,起初的时候,手里的战刀几乎没有使用的余地,但随着野人的反扑,飞骑军的阵型陡然变得松散,原来的锋矢阵,瞬间从两翼展开,像一支即将振翅飞翔的大鸟般朝野人席卷了过去。

    野人的石斧和破烂刀剑根本无法穿透飞骑军身上的铠甲,间或有野人依靠蛮力将他们身上的铠甲砸出一个个深坑,但却无关大局。

    沈云站在队伍中间,迎面四个野人扑来,一刀剁下被对方挡下,沈云飞脚一踹,左肩却受到另一个野人的强力撞击,就在他无法保持平衡的时候,左侧的飞骑军将士已经单手将他托起,而右边的飞骑军将士则揉身贴上,用右肩撞飞了那名格挡了沈云劈砍的野人,然后三人同时大喝一声,齐步向前,瞬间将野人击退数米……

    飞骑军不愧是“上马骑兵、下马步卒”的精锐,相互之间的配合简直天衣无缝,以三人为一个有机整体,互相配合,或守或攻或救,轮番激战下来,居然还无一人阵亡!

    反倒是有人部落的野人激战了一夜,如今已经显得力竭,后续不足了。

    这冷兵器交战,在没有远程武器的帮助下,凭借的就是一股士气,之前野人的士气已经在围攻望山亭的时候被消磨了不少,如今再加上飞骑军如此娴熟的配合,他们反扑无效之后便再也鼓不起一战的士气了。

    只是连续几个拼杀,沈云已经冲到了望山亭前,野人开始朝另一侧山路撤退,那头戴鸟羽鸡毛的斜弧族长似乎还非常不甘心,跳脚想要再反扑,但在望见刘桢等人不断逼近之后也仓惶后退。

    “追!”刘桢看了一眼沈云,毫不犹豫地下令,追着有人部落的屁股跟下了山。

    沈云冲进望山亭里,只见侯阚已经瘫坐在石桌上,奥尼尔也黑脸变紫脸,瘫在亭子里,不住喘粗气,看见沈云只是嘿然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石桌下,鄢如月和周惠一左一右紧紧搂住生死不知的沈袁氏,两女手里都抓着一把还带着血迹的长剑,她们因畏惧而变得煞白的脸庞上如今满满的都是委屈和开心!

    “渊让……”

    鄢如月檀口微启,呢喃着。闪亮的星眸里已经泛起了水汽,但她依旧倔强地摇了摇头,重新用力闭眼、睁眼,仿佛担心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她身上还穿着月白色的远行装,肩膀上被撕扯了一块,露出还带着血迹的肩裸,显然是经过极其惨烈的搏斗。不单如此,她还将不知道哪里翻出来的皮甲紧紧裹在沈袁氏的身上,竭尽所能地?;ぷ抛约何蠢吹钠牌拧?br />
    沈云当时就觉得心里有什么被击中了,心头一软,手里紧握的战刀也叮当一声掉落地上。

    就在这时,沈袁氏忽然动了动,仿佛是听见了鄢如月在呼唤她的孩儿。她费力地抬起头,睁开双眼就看见沈云丢掉战刀,噗通一声跪在她面前,带着哭腔大声道:“娘亲,渊让来晚了,孩儿不孝!孩儿不孝??!”

    沈袁氏受伤了,就在倭寇破门而入的时候,沈袁氏一介妇人还想着力挽狂澜,带着沈家家丁冲上去要将倭寇重新赶出侯府。但那无异于以卵击石,她肋下被野人用石斧当场砸中。

    若不是周惠和鄢如月都学过剑术,而沈思兰竟然也是个武术高手,没准当时沈袁氏就要被倭寇劈杀了。

    沈家向来都有学武的传统,不但沈思兰,沈袁氏其实也会两手,但在这种场合下是完全不够用的。

    就在这时,紧随着倭寇上岸的侯阚和奥尼尔终于带着海盗赶来了,他们从后突击,扫开一大片敌人,接应出被围攻的鄢周等人,其时侯府已经沦为一片地狱,根本不足守。所以他们只能一路往珩山边打边退。到了望山亭时已经只剩下三十多人,若不是沈云赶到,他们很可能连一刻钟都坚持不下去了。

    沈袁氏看着沈云安然无恙,原本担忧的眼神瞬时变得平静,因伤变得苍白的嘴唇抖动着,低声道:“我儿回来了就好,就好。渊让啊,娘只能帮你守住这个家到这个局面了,接下来就要靠你自己,知道吗?”

    沈云边听边点头,但听着母亲似乎在交代遗言般,心里又是一提,急道:“娘亲,不要这么说。我,我还要生一大堆孩子给你带呢!”

    他真怕说下去沈袁氏就这样死去,赶紧跳起来叫道:“奥尼尔,快,抬我娘下山找大夫!”

    环顾一圈,几乎所有人都带伤,而作为肉盾使用的奥尼尔其实受的伤更重,黑黑的皮肤上几乎都被血染红了,大腿、手臂、腹部都有殷红的红色伤口向外翻卷着,让人触目惊心。

    侯阚也累的没有了任何力气,躺在石桌上挣扎着想要起来,但却失败。

    沈云焦急的直跺脚,这时有一个人握着长枪颤巍巍地走过来,坚定地说:“世子,我帮你抬夫人下山!”

    沈云一怔,这人就是方才躲在奥尼尔身后,枪枪精准无比的人,之前他还以为这人是侯阚的手下,但如今一看却发现居然是护送他从蓬莱到离岛的林冲……

    他还说他不怎么会使枪?

    原来倭寇袭城的时候,林冲正好在侯府附近的四海镖局,望见了侯府的烟火讯号,便带着镖局的镖师们迅速朝这里靠拢。

    他说过,他日沈云有用得上四海镖局的时候,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次还真就是赴汤蹈火,他麾下的数十名镖师都是退役的军人,比起侯阚的海盗来还要强悍几分,这望山亭周围还存活的三十几人中,镖师就还有二十几个,足可看出他们实力的强悍了。

    ……………………分割线……………………

    ps:来电了,网速也还可以。我会尽快将拖欠的章节补上的!今天这章,唔,就算还欠款吧!晚上争取再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