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五章 浪淘沙,侯爵之位】
    大汉帝国震怒了!

    渤海府遭到倭寇洗劫的消息传到帝都雒阳的当天,刚刚开学的两千名帝大学子自发在大汉皇城前集会。

    这些热血亢奋的学子们,个个身披白色孝服,头缠血色红巾,高举用鲜血书就的横幅。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敢犯大汉天威者,虽远必诛!”

    “渤海子民,亡魂昭昭!”

    “魂兮归来……”

    ……

    皇城之内,琉璃疏阁中,皇帝面色沉郁地坐在龙案之后,望着座下的三个内阁大臣,沉声道:“宇文护,你掌管礼部,专事与外国接触,这倭国狼子野心已久,尔等竟未早觉,可知罪?”

    宇文护四十六岁,不甚高挑,还有些矮壮,不过脸色倒是颇为白净,颚下三缕墨髯倒也有些风采。他躬身道:“陛下容禀,倭国事汉极谨,从无逾矩之事。今次渤海爆发骚乱,事情还未查明定是倭人所为。即便真是倭人所为,以微臣之见,不如令英公殿下派蛟龙军团前去问责便是!”

    皇帝原本沉郁的脸色陡然变得阴鹜起来。

    他当然听明白了宇文护的意思。说起来宇文护这个首辅算是帝党的人,对自己也算很是听命。但他万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宇文护却依旧想着将渤海之事小而化之,甚至想将代表后党的英公拖下水---所谓让派蛟龙军团却问责,在很大程度上等于将这次事情的责任推到英公身上,一旦英公处理不善,朝廷便有由头了……

    一切的根源都在于倭国太过弱小和党争已经越来越激烈。

    倭国弱小就不用说了,就算扶桑州全部被倭国人抢走,帝国想要拿回来不过是一支舰队的事罢了。关键还是党争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帝国银行失窃之后,皇帝以帝国银行内部管理不当,帝都治安堪虞为理由,彻底罢免帝国银行主簿蓝淀,命帝国银行行长户部侍郎钟真,协同雒阳府尹上官鸿,以及大汉商会会长鄢准共同制定新的银行操作协议。这在事实上剥夺了皇太后对一派对帝国银行的管理权。

    当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钟真和上官鸿固然是忠于皇帝的,但鄢准却是依靠帝国银行起家,也就是说他从根本上来说应该是后党一系。选他出来参与此事,是皇帝平衡后党情绪的一个砝码罢了。

    但谁都知道,鄢准是个标准的商人,唯利是图是商人的标签。谁也不能保证鄢准不会倒向帝党一派。所以这个人选其实一直都是后党极力反对的,他们甚至上书让刑部尚书冯籍,或者检察院检察长左慈来做这件事,绝不同意让鄢准这一介布衣来参与国家大事的议定。

    若在平时,皇帝没准就会向后党妥协,但渤海侯之死以及淮南侯方鬊的抵京,让皇帝在气势上强硬不少。这次为了?;せ茨虾罘紧B,皇帝连羽林暗卫都动用了,总算让方鬊顺利觐见,然后陛辞回淮南,但其中一连串的斗争却是细说不尽。

    总之,帝党初步掌握了帝国银行的业务,后党的实力在慢慢向后退缩。这个时候宇文护甚至向皇帝偷偷建议,干脆一鼓作气将后党的脊梁---英公殿下的兵权一举收回,彻底解决后党。但这样无疑会引起朝堂的巨大震动,皇帝并不想这样,所以迟迟没有决定。

    这次渤海府传来倭寇肆虐的消息之初,皇帝下达飞骑军团前师先行入渤海。这时,宇文护又建议让英公殿下带着蛟龙军团出击,然后以沿海不稳为名,抽调渔阳飞骑军南下驻守吴郡等地,收了英公的老巢?;实垡谰删醯貌还晃鹊?,所以还是拒绝。

    直到这次渤海府遭到了倭寇洗劫,已经引起了巨大的公愤,汉人百姓都被触怒了,这种群情汹汹之下,宇文护又再次提出让英公出战,不管结果如何,皇帝都可以名正言顺地将英公的兵权收回。

    这次,皇帝却发怒了。

    “国战之事,岂能与朝堂龃龉相提并论?圣贤有言,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如今是整个帝国受辱,当以帝国尊严为大,以战事胜利为最后之目的,尔等思思念念就是那些阴谋伎俩,实在让朕寒心!”

    皇帝突发的火气让宇文护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呐呐地站在当场,无言以对。反倒是俊辅王显带着讥诮的笑意站出来道:“陛下息怒,首辅大人也是操心国事,况且倭人始终是小疾,于帝国无碍,当务之急是如何应对百姓情绪,扶桑州乙等军团前师师长习禄殉国,陛下当及早拟定接任人选才是!”

    这番话本不应该由掌管检察院的司空王显来说,而应该是枢密院的次辅公羊治向皇帝提出才对??纱胃ü蛑我丫昀咸逅?,早不复当年纵横驰骋疆场的豪迈,眼看年近六十五岁大寿,即将光荣致仕还乡,所以站在朝堂上向来听多言少,反而由王显越俎代庖了。

    皇帝深吸了几口气,最后道:“你有何建议?”

    王显似乎早有准备,上前一步行礼道:“陛下,微臣以为如今可分两步进行。首先,肆虐渤海乃是倭寇,倭王明治定然以此为由推脱,但不论如何此事他皆有不可推卸之责任,所以对倭宣战已经不可避免,故而陛下应先下宣战诏书,以平民怒!”

    宇文护刚想说话,王显却道:“臣知战事一开,便需要大量金钱,帝国银行新近骚乱,可能一时无法给予这次战事太多帮助?!?br />
    宇文护见他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便不再吭声,静听下文。

    皇帝问:“那你有何方法解决朕之难题?”

    王显自信满满地说:“这正是微臣的第二步,聚民力,整军武?!?br />
    王显的第二步计划其实细分很多个方面,比如聚民力,扶桑州多金矿,王显是想将扶桑州的金矿开采权拿出来拍卖,让帝国各大商家出价竞争,以此筹措金钱用以战事进行。至于具体的细则则由户部议定。

    整军武方面,王显认为征讨倭国只需两个军团,水陆并进便能一举击溃倭人,擒拿倭王。而在渤海的飞骑军和蛟龙军正是最好的选择,他们已经抵达了渤海最前线,只需略加整顿便能出征,不需要在从内地集结。

    在此期间,王显还提到,一旦战事开启,资金运转起来,便有无数后勤辎重运到渤海,届时因倭寇肆虐而流离失所的百姓也能找到工作,从而换取食物,不至于成为流民,为祸地方。这个冬天对于他们来说将不再难熬---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唯一的阻碍便是,金矿被商人购买之后,他们铸造的金币该如何收税,又该如何管理。

    当然,这些事情就不是王显该去考虑的了。

    听完这些,皇帝不禁对王显刮目相看,不住颌首道:“这才是老成谋国之见?!?br />
    宇文护一听皇帝的评语,顿时微蹙眉峰,躬身道:“陛下,臣也以为王大人建议可取,只是这征伐倭国总是需要一位统帅,微臣提议由胡公殿下担任,陛下以为然否?”

    说着眼神瞟向王显。

    这个王显,严格来说虽够不上是后党,但也跟后党过从甚密,自己这提议他肯定是不会应允的,若是由胡公殿下担任统帅,那蛟龙军团的北海舰队就要剥离出来归胡公节制,从这点来说,后党和英公是绝不会同意的。

    宇文护就是要引王显反驳,从而提醒皇帝,这王显并不如自己可靠。

    未想,王显也点头道:“臣附议。微臣也以为此事该由胡公殿下担任统帅,扶桑州乙等军团军团长何琦已经赴任,大可将他一并归入此次出征序列?!?br />
    这倒大出皇帝所料。王显极力支持,这就不由让原本属意胡公的皇帝有所犹豫了。半晌,他转向一直做泥塑菩萨的公羊治道:“公羊爱卿,你担任枢密院太尉多年,可有属意人选推荐给朕???”

    公羊治如梦方醒般睁开老眼,颤巍地躬身道:“哦,陛下,此次东征倭国不过牛刀小试罢了,谁为统帅其实无关大局,臣所虑者,乃是这后勤辎重该由何方统一调配!”

    公羊治的一番话顿时让皇帝惊醒,对啊,征伐倭国不过举手之间的事,但这后勤却是重中之重。不但关系到东征大局,更关系到帝国银行背后的实力争夺和资源重配,这才是此次东征的关键……那么刚才司空王显的意思是……

    果然,王显立即道:“东征倭国需要舰队护航,臣提议由英公殿下担任此次东征的后勤调度官,统一调配东征物资!”

    原来饶了一圈王显是在这里等着呢!

    皇帝不由有些愠怒,但却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淡淡道:“还有别的人选吗?”

    宇文护思忖良久,缓缓摇头。

    王显这招以退为进不可谓不毒,让胡公担任统帅,那就没人跟英公争夺这后勤调度的职位,一旦象征着后党支柱的英公掌握了东征的后勤调度,那必然要与帝国银行有所牵扯,毕竟就算拍卖扶桑州金矿也是需要帝国银行做担保和出面的,因为全帝国的钱都存在帝国银行里。

    这样一来,皇帝想彻底掌握帝国银行的计划就必然出现漏洞,等打完这一仗,帝国银行具体归谁还真是难以预料。

    但除了英公,还真没人能够完美胜任这个职务。一时之间,皇帝有种被人引入瓮中的憋屈感觉,脸上愠怒的表情更加明显。

    这时,次辅公羊治却缓缓道:“陛下,微臣倒是另有一个人选?!?br />
    皇帝眼前一亮,王显却有些愕然,这个从来扮泥菩萨的次辅今天是怎么了?

    “爱卿所荐何人???”皇帝忙问。

    公羊治咳嗽了一声,款款道:“老臣推荐渤海侯担任此次后勤辎重官一职。

    此次东征,所有物资都必须调配至渤???,既然如此,何不放弃军运,该由各地商家自行运送,朝廷不但可以节省运费,更可以获取实惠。各地商家争相趋利,只要内部善加引导,想来他们是肯的。这样一来,各地商货涌入渤海,渤海侯家族世镇此地,乃是这次东征后勤辎重官的不二人选。陛下以为然否?”

    若不是在这里,皇帝简直要鼓掌相庆一番了。这公羊治虽然年老,但心里可不糊涂。一向就明白了皇帝的心意。

    宇文护也不住点头,含笑道:“陛下,臣附议!”

    王显急道:“陛下,这渤海侯沈家新遭洗劫,大难方过,如何能当此大任?更何况,侯爵之位未定……”

    公羊治插口道:“唔,老臣也认为王大人言之有理,既然爵位未定,臣请陛下立即册封新的渤海侯便是。此刻皇城之外群情汹涌,陛下急民之所急,权宜行事,想必没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与全天下作对的风险来阻挠此事吧?”

    说着,公羊治的眼神若有若无地往西边瞟了瞟。

    西边,是寿成殿皇太后所在。

    皇帝大喜,但脸上还是按捺住情绪,点头道:“唔,爱卿所言甚是。中川,你且拟旨吧,将权宜之情诏告天下,朕册封渤海侯世子沈云为第三十一代渤海侯,即时生效!另外,公羊爱卿也下去拟订对倭宣战诏书,此刻已是深秋,早做筹谋,最迟明年入夏必须发动东征,一举荡平倭国!”

    “喏!”

    三位内阁大臣集体躬身唱喏。由此,帝国明年的大事便只有一件,那就是东征!

    庞大而古老的大汉帝国,这架战争机器又一次缓缓开动。

    宇文护幸灾乐祸地看了王显一眼,却发现他并没有太多的不满,脸上那股讥诮之色反而更加明显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宇文护暗暗警觉。

    ……………………分割线……………………

    ps:呼,两更哦!还欠大伙一章,看看能不能在明天补回来!状态渐渐回来了,不爽的低潮期就要过去,故事也已完全展开,宏大的异世大战呢,大家不投票支持一下吗?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