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六章 萧太守,男人世界】
    入秋后的渤??ひ丫ソハ萑胍黄羯?。

    但渤海府衙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威严大气的正门进去,四下观望,三重院落都坐北朝南,三进三出,中间一个巨大如广场般的正殿,四下观望,只见雕梁画栋、碧瓦青檐,柳树成荫,翠绿中更见房舍层层叠叠,似海浪起伏,眺而远望,近似不能极目。

    九转回廊之间,都悬挂着彩绸,花团锦簇竟是一派盛景。

    三重院落,分别是郡守、郡丞、郡尉三巨头的办公居住场所,大气些本无可厚非,但如此奢华却有违为官清廉之评语了。

    沈云跟在一个挂着绣春刀的衙役身后,缓缓向郡守的书房走去。

    这是渤海府骚乱平息后的半个月后。飞骑军一个营终于赶到了渤海府,只是错过了围剿倭寇的最佳时机,他们全部在西部的港口登船逃逸了。

    沈袁氏伤情救治及时,总算无甚大碍,只是侯府被毁,族人遭屠,沈家几乎是家家戴孝、户户披白,无奈之下,沈云建议沈袁氏先随沈思兰前往釜山,那里毕竟有沈思兰经营多时的基业在。

    那晚骚动中,沈思兰和沈袁氏走散了,最后护着沈复和沈冲走了另一路,沈思兰多了个心眼,往汉江旁边跑,在死伤无数家丁之后终于冲到了汉江边,江上已经升帆起炮的帝国舰队?;ち怂钦庖恍腥?,所以得意幸免。

    沈云却不能走,落在汉城的沈氏族人还有一千多人,这些都要靠他去找府衙索要救济。

    而说来也怪,府衙直到第三天才开门办公,衙役四散而出,开始维持秩序。但沈云数次求见都被拒之门外。幸好鄢如月让鄢家商会赶紧调拨了一大批救急物资,不然沈家人还真不知道怎么度过这些日子。但这也只是权宜之计,更具体的就要看沈云的了。

    今天好不容易进了府衙,望见周围一片祥和的状态,他竟是气不打一处来。

    妈的,说这里面没猫腻鬼都不信,老子现在有求于你就算了,改日回了雒阳,不在“刘伯伯”面前参你一本老子就不姓沈。

    到了临水的一个房间,衙役让沈云在此稍等,有穿着青衣的杂役端上茶水,沈云只能在这个还萦绕着淡淡檀香的房间里坐下来。

    看得出来,这个房子的主人应该是饱读诗书之辈,书柜上不但有纸质的书籍,甚至还有古老的竹简??看耙徽盼陌缸郎?,传统的文房四宝和圣祖之后才有的鹅毛笔应有尽有,案上还摊开一张纸,纸上潦草地写着一些字。沈云也不认识,只望着手里的茶水出神。

    渤海太守萧让,沈云从未见过。但他知道,这个太守是凉公的人,据说还是蛇蝎美人萧琴的娘家人,有这层关系放着,沈云也没想过他会好好招待自己。也许这杯茶水就算是最仁至义尽的礼仪了。

    但今日无论如何自己也必须拿到太守的签字文书,不然再过几天沈家人非断粮不可。

    如今整个渤海府,只有府衙的官仓以及萧家的米铺商号里还有多余的粮食,倭寇并没有洗劫这两个地方。沈云心里已经将萧琴骂了无数遍,但事情还是要做。就算他不管沈家人,弥兰农场也遭到劫难,侯阚、百晓生、章暨、欧阳复等人的妻儿老小还等着他养呢!

    这些可是他如今最可靠的资本。

    幸好在离开汉城去青川县的时候,沈云顾及他们的心情,特地在城郊给他们家人各自添置了一处房产,倭寇洗劫汉城,并没有波及那些地方,所以他们的家人并没有受到屠戮。

    不过虽然如此,这么多人的安置也让沈云忙的焦头烂额,若不是百晓生和潘世等人提早赶回来,接手了他现在事,没准沈云还空不出时间来见渤海太守呢!

    正在胡思乱想间,门口传来脚步声,沈云放下茶杯,就见一个身穿帝国六品官服,长须及胸,神态亲切的老者快步走了进来。

    “呀,劳侯爷久等了,恕罪恕罪!”老者一进门还不等沈云开口就一揖到地,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道。

    沈云想过与这个萧太守无数次见面的场景,但却没想到他是如此慈眉善目的老者,更没想到他会对自己如此亲切。

    不过也是,如果长的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帝国又怎么会委派他来渤海当太守呢?咱这可不是以貌取人,而是实话实说。

    沈云脑子一下没转过来,也赶紧行礼道:“不敢不敢,晚辈……呃,你刚才叫我什么?”

    沈云终于醒悟过来,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看着萧让。

    萧让含笑又是一揖:“下官说,侯爷辛苦!皇帝隆恩浩荡,已经册封你为第三十一代渤海侯,正式继承侯爵之位!”

    沈云终于明白为什么萧让今天肯见自己了。

    妈的,原来老子的位子终于扶正了。他见了我都必须称“下官”了,靠。

    沈云鄙视归鄙视,但依旧不敢托大,脸上也没有丝毫笑意,淡淡道:“大人,在下今天来是来叨扰大人,希望您能高抬贵手,给我一份粮食签发公文,沈家人快没口粮了!”

    “没问题!”萧让还是带着温和的笑意,快步走到文案桌前,拿起那张写满字的潦草字的纸,双手递给沈云道:“侯爷过目,下官早就预备好了,只是最近事多,所以耽搁了而已。这里是两万石粮草的文书,拿上它便可去官仓支取。另外,萧家米铺的粮食下官也已经按照市价收购了,不日比啊能下发。侯爷放心,身为渤海民之父母,下官定不会让辖地出现一个饿死之民!”

    沈云一听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就忍不住犯恶心。

    他瞥了眼,默默接过文书,抱拳躬身道:“那没什么事的话,在下告退!”沈云实在多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了。

    “哦,侯爷请留步,”萧让忽然挽留沈云。

    沈云奇怪地道:“大人还有何吩咐?”

    萧让微微皱着眉头道:“吩咐不敢,只是倭寇肆虐那天,我那侄女正好出外寻找傲儿,结果人没找到还摔伤了腿。幸好家丁聪明,将她抬到了府衙,这才得以保存性命。如今倭寇已退,她却仍旧惊吓过度,且担心傲儿安危,所以迟迟不肯回家,侯爷你看……”

    沈云当时就愣了。萧琴不见了,正屋也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当时沈云还庆幸这个恶毒女人已死或者永远失踪,但没想到她居然躲到了府衙里!

    至于沈傲不见了?哼,鬼才相信,估计又是那个女人的阴谋诡计。

    沈云有心拒绝,但想着她毕竟是沈家的主母,老留在府衙也不是个事,因为这个而落个不孝的罪名可实在划不来。于是道:“既然这样,在下这就接大娘回家!只是家中一切已经焚毁殆尽,居家简陋了些,生怕委屈了大娘,不如让我再筹备几日再接大娘回去,这些天还希望大人念在凉公与渤海侯家族有姻亲的份上,让大娘在府上多叨扰几日……”

    萧让笑道:“不妨事,不妨事。凉公的子孙没这么娇贵,她平日里也过于娇纵了些,让她吃些苦头也是好的。嗯,这样吧,你且先去安顿好族人,等缓开时日再来接她就是了!”

    沈云说了声:“那就麻烦大人了!”然后没有再多逗留,告辞离开。

    沈云一走,萧让那股笑意顿时敛去,望着沈云远处的身影,慢慢浮出阴鹜的表情。

    这时,从这书房的侧厢里娉婷地走出一个婀娜女人,华美的头冠上还戴着一朵白花,正是渤海夫人萧琴。

    “二叔,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他肯定是不想接我回去的!他们沈家人就巴不得我死了才好……”萧琴银牙暗咬,切齿地模样再也没有往日的雍容典雅,一双凤目里透露出无尽的狠毒。

    萧让收回目光,撇了她一眼,重重“哼”了一下,怒道:“还说别人,你也不想想自己做的那些事……琴儿,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有些事我早就跟你说过,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早在五年前你开始跟倭国人联络的时候我就劝告过你,倭人狼子野心,不可不防,你倒好,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的支持倭人……”

    萧让气急地用手指重重点了萧琴的额头一下,气呼呼地坐在文案桌之后,继续道:“你看看现在的局面,倭人拿住了我们萧家的把柄,要挟我们给一百万石粮草,你让我怎么办?不给他们就会将有人部落煮食汉人,是我们萧家引他们登陆的事告到帝都,到时候我怎么跟大哥交代??!唉……”

    萧琴一听顿时震惊,尖声道:“怎么会这样?他们,他们这是狮子开口,坐地起价,当时是说他们要帮我杀了沈云,我们才给他们每年四成利润的,怎么现在,他们不讲信誉,我,我……”

    “你你你,你能怎么样?报官告他们吗?好啊,来吧,我就是官,而且是渤海府最大的官,来告??!”

    萧让没好气地瞪着自己这个侄女,恨声道:“琴儿啊琴儿,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倭人狡诈就不说了,你怎么就想不明白,侯爵之位谁属可不是你一介妇人所能左右的,这牵扯到朝堂龃龉,是那些居庙堂之高的大人们筹划的事,你一旦介入进去,瞬间就会被这股漩涡绞得粉碎。如今明摆着,倭人是借着你急于除去沈云的心理,将这渤??そ恋锰旆馗?,以利他们从中渔利……唉,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家族恩怨,而是两国交锋了,你到底明不明白???”

    萧琴还懵自不知,喃喃道:“他们,他们渔什么利?他们不是要那每年数十万金币的……”

    “愚蠢!二十万里的土地和数十万的金币,你说你会选择哪个?”萧让怒喝道,“我昨日刚得到消息,倭人已于数日前越过北海道边境,直取关中平原,扶桑州贱民乘机作乱,已经屠州越县,现在整个扶桑州早就是烽烟四起了!”

    萧琴就算再笨,如今也想明白了。她脸色苍白的狡辩道:“不,不会的。他们,他们怎么能这样?!明明说好的,我,我让木洪去质问他们,扶桑州不能因我而丢……”

    说着她就要提着裙裾冲出书房,萧让猛拍桌面,站起来道:“你给我回来!”

    萧琴委屈地转过身,凤目里已经蓄满泪水,哽咽道:“二叔,我,我只是想……”

    萧让一看她的模样,心里头一软,坐下来叹声道:“晚了,一切都晚了!当初你劝我申调扶桑州乙等军团来剿灭倭寇的时候就已经晚了。我知道你当初是想借这个机会让沈家的商船无法动用,从而让他们亏损……唉,但这一切与国家比起来都微不足道??!如果你早点告诉我倭寇要突袭汉城的事,也许事情还有转机,但现在……”

    萧琴猛地扑到萧让腿边,嘤嘤哭道:“二叔,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当时被,被鬼迷了心,只想着将沈家满门诛除,实在没想到倭人竟然如此狼子野心,竟妄想占我大汉领土,我是真的不知道??!”

    萧让自小就疼爱这个侄女,看她哭的这么伤心,早就心软了,摸了摸她的秀发,叹声道:“你也别自责了。这次皇帝不但下了让沈云继承爵位的圣旨,还颁发了宣战诏书,将倭国列为必征之国,我大汉比倭国强上何止万倍,总算是能报了此仇便是!”

    萧琴抬起泪眼婆娑的凤眼,诧异道:“皇帝下了宣战诏书?那就是说二叔的太守之位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动???”

    萧让点点头:“暂时是不会。现在也就希望这次东征,为叔能将功赎罪,将这大军后勤之事办的妥妥当当,日后王师凯旋,论功行赏之时能将功抵罪吧!”

    “那万一倭人将我们做的事说出去怎么办?”萧琴又问道。

    萧让亲和的脸上闪过一丝戾气,狠狠道:“那就要看倭人识不识时务了,他要敢这么做,大不了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咱们萧家也不是会受制于人的主儿,到时候我倒要看看是倭人上百万人的性命重要还是我的命重要!”

    萧琴一愣,道:“二叔,你是说……”

    萧让点头:“不错,若倭人真敢将事情捅出去,你就将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断断不能往大哥身上扯。汉奸的罪名就由我一人承担就是!只要大哥没事,咱们萧家就还能传承下去,迟早还有东山再起的一天?!?br />
    萧琴惊的张大了嘴,半晌摇头哭道:“不,二叔,这事由我来担吧!”

    萧让又拍了拍她的头发,苦笑道:“这事你担不起的,朝廷也不会让你一个弱质女流承担的……不过那明治也不是个蠢人,不到最后关头应该不会放弃我们这么重要的一个棋子。不过你要记住,一定要让木洪和木泗两人跟紧明治,到最后时刻没准要跟他比比谁的手快……”

    萧琴再次震惊了,颤声道:“二叔的意思是,让木洪行专诸豫让之事?”

    “不错!弃车保帅也是无奈之??!”萧让的表情简直有些狰狞。

    这就是男人的世界,一旦狠辣起来,就算是皇帝也敢拉下马。而这份胆魄,却不是萧琴这一介弱质女流敢去想去做的。

    萧让最后郑重地看着萧琴道:“记住,临事贵守,当机贵断,兆谋贵密。这三点沈云就做的非常好,在此事告一段落之前,你不要再跟沈云有任何冲突,到时候我可是保不了你的……皇帝在下达宣战诏书的时候,还任命了胡公殿下为此次东征统帅,并且让渤海侯担任此次东征后勤辎重官,你现在明白为何了吧?”

    萧琴肯定地点点头:“琴儿明白。只是傲儿……”

    “对了,傲儿去了蔚山,我已经派人去把他接回来了!你不要骂他,我听说他跟沈云的关系不错,你且用好这张牌吧!”

    萧琴终于放下一口气,默默点头。

    ……………………分割线……………………

    ps:两更是做不到了,今天差不多五千字,明天也这个数目,差不多就相抵了吧?大家认为这样可好?

    呵呵,打个商量嘛!

    唔,最近在构思一个更大的伏线情节,大家仔细看看,如果谁能找出来我就多加20枚钻石……

    还有,这几天的故事有点拖沓了,明天开始加快进度。灭完倭寇还要跟罗马人见真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