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十九章 沈渊让,暗卫少?!?
    羽林暗卫最高编制为镇,统制军衔为大校。是永远不可能封将的。这是圣祖定下的铁律,一旦有人违反,下级有权弑杀僭越之人。

    屠天骄就是羽林暗卫第二镇的大校统制,在其下,分别有十八个上校,三十六个中校和五十六个少校。一般来说,少校就是一郡暗卫的最高领导者。之前的何掌柜就是少校军衔。

    也难怪王戎会有如此一问,何掌柜自尽也快一个月了,朝廷派遣的新少校也该到了。王戎现在满眼的期翼,就希望沈云说是。

    作为一个没有主心骨,而到处被敌人在自己国土上追杀的暗卫来说,期盼领导者的心态再焦急也不为过。

    但沈云却没有给他这份期望画上一个完美的符号。

    “不是。这块墨玉令牌是陛下送给我的生日礼物罢了!”

    沈云看见了王戎眼中闪过的一抹惊讶和失落,叹息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

    王戎心情低落地苦笑说:“帮我?呵呵,没有了。侯爷你救了我我已经很感激了??珊奕缃竦陌滴酪咽且慌躺⑸?,面对倭人鼬组的猖獗毫无办法。新少校又不知何时来到,看来这渤??ぷ⒍ㄒ傥寥说暮蠡ㄔ?,可恨、可恨??!”

    王戎语气里悲愤感染了周围每一个人。在这个大汉至上的时代,谁又会甘心看到这个局面呢?

    章暨捏紧拳头对沈云道:“侯爷,俺们总不能看着番狗在我领土肆虐吧?”

    时迁跳到草棚里唯一的木桌上,也激愤地说:“妈的,老子就不信他们的忍术比我的轻功还快,侯爷,下令吧,我去教训教训他们!”

    百晓生却道:“大家不要莽撞,侯爷毕竟是大汉渤海侯,不属于暗卫中人,贸然插手可能会引起意想不到的后果?!?br />
    章暨道:“有个鸟后果,倭人猖獗,俺们为国效力,报效朝廷又有什么错?”

    百晓生轻点着手指,含蓄地说:“暗卫可是国之利器,帝王心思向来难测,侯爷以堂堂侯爵之尊沾染此等国器,?;瞿蚜习?!”

    时迁一缩脖子,从桌上又蹦了下来,他算是领教过帝王的心思的,所以心里也有些打退堂鼓。毕竟沈云没有得到皇帝授权,随便碰暗卫的事,的确很容易遭到皇帝的猜忌。

    众人一下沉默下来。

    沈云心里却别有一番思量,之前他不太了解皇帝给他这块墨玉令牌的意思,后来从公甫效嘴里得知这块玉牌的巨大能量之后,便有些明白过来?;实凼堑P纳蚰街略谒砩现匮?,所以给他玉牌保命的。由这点可以看出,暗卫的确有非常庞大的能量,若有人能够调动,那是连公爵都难以抵挡的力量!

    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自己要这块玉牌保命的时候少,反倒是用这玉牌打击倭人的时候多。

    哼,倭人,明治,鼬组……老子还真就想看看你们有什么厉害。

    想到这里,沈云目光灼灼地望着王戎道:“不错,我就是新任暗卫少校,王戎,现在我有几件事要你如实回答!”

    王戎一怔:“你方才……”随即便明白了沈云的意思,夹杂着惊喜和担忧的情绪道:“侯爷想问什么?”

    百晓生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这个主人已经决意搅入这趟浑水里了,自己除了全力支持还有什么办法呢?

    “第一,暗卫在渤??さ谋嘀魄榭?;第二,暗卫在渤??せ褂卸嗌偃耸?;第三,暗卫在渤??さ氖盗Ψ植??!?br />
    沈云针针见血,每个问题都让王戎哑口无言。

    半晌,王戎才道:“这样吧,渤??ぐ滴郎衔厩孛饕丫氐讲澈8?,你去问他可好?他知道的绝对比我多!”

    秦明?

    沈云一惊,问道:“可是扶桑州乙等军团前师第一镇第一旅第一部第一曲第三营营长?”

    “你怎么知道?我也是前天才知道的!”王戎奇道。

    沈云苦笑,没想到这暗卫的手伸的这么长,连正规军里也有暗卫的人。自己真是太小瞧暗卫了!

    ……………………分割线……………………

    扶桑州乙等军团前师在后师抵达之后,便陆续撤回渤海府外休整。是后师师团长谭振下达的军令。习禄阵亡,前师群龙无首,整个乙等军团里,当属谭振军衔最高,他的命令也才具有法律效力。

    秦明的第三营驻扎在景福山下,作为建制最为完整,而且有收纳其他“溃兵”功劳的部队,他们得以入城驻扎的待遇是不会惹别人眼红的。

    景福山下一间破旧的房屋里,沈云见到了一身便服的秦明。

    “你真是陛下新委任的渤??ぐ滴郎傩??”秦明带着疑惑问。

    沈云不回答,直接把墨玉令牌扔到秦明怀里。秦明一见顿时凛然,恭敬地将墨玉令牌交还沈云,然后用力地行了个军礼:“渤??ぐ滴郎衔厩孛?,见过少校大人!”

    暗卫的军衔和羽林军的军衔是不挂钩的,就算秦明现在是将军,但在单独之地见到比他暗卫军衔高的人一样要行礼。

    沈云心里想,我从头到尾都没承认自己是暗卫少校,是他自己看了墨玉令牌后叫的,到时候若论起来,我可占着理儿呢!

    虽然秦明对沈云身份的转变有些尴尬,但还是恭敬地回答了沈云的所有问题。

    羽林暗卫分为军卫和政卫两种,政卫就是如王戎这样渗透进普通百姓生活中的特务哨探,而军卫就是潜伏在军队中的暗卫。两者的职能是一样的,所不同的是,军卫相对于政卫来说要少很多。而且大都职位并不高,像秦明这样的已经算是中级军官的暗卫更加少之又少。他们主要是侦查所属部队的将领有没有谋反的心态和举动。

    当然,因为帝**事制度的完善和军人国家意识的构建,这种军卫的存在已经显得有些多余,但依旧不可缺少。

    以扶桑州乙等军团为例,整个军团里,暗卫人数只有十人,分别在不同的师里。在前师,包括秦明在内还有三个人,当然,这三个人具体是谁,秦明是说不出来的。

    这次若不是政卫被打击的太惨,秦明有所发觉并且主动曝露身份的话,王戎也绝对不会知道他的身份。

    至于如今渤??ぐ滴赖氖盗?,按照秦明的说法,应该还是相当强的。

    政卫内部又分为踏白、选锋、突刺、走马、掌灯、兜底等等队伍。其中踏白相当于军队中的斥候,是不需要直接与敌人接触的,只需要刺探情报。而王戎就是属于选锋和突刺一类专门负责暴力行动的。走马负责人员撤离,掌灯负责将消息归总发出,兜底则负责善后。

    这些队伍中都有各自的掌舵人,他们集中向暗卫少校负责,相互之间并没有联络渠道。而这些队伍的掌舵人也是这么要求下面的队员。

    这样单线联系的方式的确有助于暗卫的保密,但弊端也同样明显。何掌柜一死,选锋和突刺两队简直快要被灭绝了,但都得不到其他队伍的大力协助。

    王戎说过,除了在行动那天,何掌柜介绍给他的几个人外,根本没有别的暗卫出现。秦明都是自己冒出来的。

    “那如何联系到其他人?”沈云问。

    秦明蓦地抬头,眼中带着最深的戒备:“你来之前,屠老大没告诉你方式吗?”

    沈云一顿,差点扇自己一个耳光,不过他反应也挺快,立即道:“我是临危受命,并没有回雒阳,暂时没人告诉过我这些!怎么,你也不知道吗?”

    秦明眼里的戒备还没有完全消散,沈云一拍手,扭头就走:“不说算了,老子临危受命已经够委屈了,就看着暗卫被倭人压着打吧!反正也不管我半点屁事!”

    “等等!”

    沈云含笑站定,但却没有回头。只听秦明苦笑道:“你也是大汉侯爵,说话怎么还跟我们这些丘八似的……夜里子时,在景福山上放六盏红色孔明灯,然后在府衙前的石狮镇兽嘴里放上写有聚头地点的纸条,各个队伍的掌舵人就会派人前来联系。只要确认了你的少校身份,这些掌舵人自然会分别出来见你!”

    妈的,真是够麻烦。不过也的确够安全。比起后世电视剧上一张纸条就能将所有负责人召集过来让人一网打尽的情况可真实多了。

    话说孔明灯沈云也是见过的。不知道是不是圣祖前辈故意放水,这利用热气球原理制造出来的孔明灯依旧是由诸葛孔明发明。

    当然,当时诸葛兄已经是圣祖麾下的头号智囊,第一代“智公”就是他老人家。

    ……………………分割线……………………

    汉元千年九月初九,重阳佳节。在这“遥知兄弟登高处”的时节里,爬山也是大汉子民的传统。

    在汉城,百姓登山无非两个地方,景福山和珩山。但在今日,珩山却被封了。

    在通往珩山每条山道的山腰处,总会有一队沈家家丁拦下所有人。理由只有一个:“渤海侯在望山亭会客,闲杂人等不许上山!”

    这么蛮横的理由当然引起一部分百姓的不满,但沈云可是两手准备,凡是被拒的百姓都能得到一张盖有沈家印章的优惠券,凭此券去沈家商店里买东西都能得到七折优惠。

    这种商业促销手段其实早就有了,鄢家就经常逢年过节都会发放这种优惠券,百姓们得了实惠,加上也无法跟渤海侯打对台,便都拿了优惠券开心离去。

    望山亭内,沈云让百晓生安排了茶水点心,在此恭候各位掌舵人。

    昨天暗卫的掌舵人们已经派人来确认过沈云的身份,沈云当然还是将墨玉令牌一甩,也不承认也不否认自己的身份。只是通知他们今日在此聚头。

    王戎坐在沈云身边,这两天他一直跟着沈云,显然对沈云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而周惠似乎在躲着王戎,整天窝在自己的草棚里不出来。有这个大尾巴,沈云也实在找不到机会跟周惠单独相处。

    踏白、走马、突刺、选锋等队的掌舵人已经纷纷到来,都是一些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踏白队的掌舵人姓徐,是渤海府经营水产的小老板,一说话就是满脸堆笑,市侩气息非常浓厚,怎么看都不像暗卫军人。其他人也差不多,走马队的掌舵人竟然还是一个农民,专门从蔚山赶来的。

    真是五花八门,什么类型的人都有。也只有他们才能快速融入普通人当中,发挥暗卫的作用。

    徐掌舵的具体名字没说,他满脸堆笑地对沈云道:“侯爷,没想到你是我们渤海暗卫的新少校,不知这次召集我等前来有何吩咐?”

    说着,这个市侩的老板还仔细打量着其他几个掌舵人的脸,显得非常好奇。

    也是,除了这次,他们几个还真是没有接触过。甚至连脸都没对过。当然,他们的身份和地址也是一个个单独告诉沈云的,并没有当众拿出来说。

    沈云道:“呵呵,老徐别急,还差兜底队的掌舵未到,等他来了我再统一安排?!?br />
    这时身边的百晓生靠上来说:“侯爷,兜底队的掌舵来了?!?br />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沈云身后传来,人未到声先至:“抱歉抱歉,让少校大人和各位掌舵久等了,我还以为走错了地方!”

    沈云一回头,却是愣住了。

    这人,居然是令狐朋????。?!

    令狐朋看见沈云却是很坦然,笑着朝他一躬身,朗声道:“侯爷,咱们又见面了!方才在山腰被人拦下,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直到回去再确认一遍才方知没错,故而来迟了!勿怪勿怪!”

    沈云愕然半晌,这才摇头笑道:“没想到,实在没想到……来来来,苟友兄,坐!”

    “侯爷位尊,又是少校,您先请!”令狐朋客气地道。

    众人落座,沈云也没有介绍谁是什么队的掌舵,而是直接道:“我初掌暗卫,很多事情不是很明白,若有不妥之处各位掌舵要提早说才是?!?br />
    “如今暗卫的局面想必各位也都明白一些,选锋和突刺两队差不多已经全军覆没。倭人鼬组欺人太甚,先肆虐我国土,现又杀我袍泽,简直……”

    说到这里,沈云却停下了话头。他发现,所有掌舵人脸上都没有任何变化,就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闲人一般。

    妈的,就算你们冷血,最起码也该符合符合我这个新领导吧?真不会当下属!

    众掌舵中还是令狐朋跟沈云更为熟稔,见场面冷淡,便拱手道:“侯爷,您还是直接下令吧!这些事我们心里都明白,定不让倭人讨了好去便是!”

    沈云脸上神色一缓,点点头道:“既然这样,我便直说了吧。我需要倭人在扶桑州的所有情报,包括他们如今打到那里,所有将领的名册,以及国内的所有变革动作。另外,鼬组在渤??さ乃谢疃家×空觳?。在十日之内,我要将倭人鼬组彻底赶出渤???!”

    对于前一点,所有掌舵都纷纷点头,但后一点……

    老徐道:“侯爷,属下冒昧问一句,选锋和突刺两队都遭重创,我们如何能将倭人鼬组赶出渤????若是侯爷打算让府衙来做,那我等自然也无话可说,只是那样未免会让我们一部分曝光---实不相瞒,属下手上可是有不少萧太守的把柄在手,一旦被发现,我也只能回雒阳了!”

    老徐说的很有道理,沈云早就想到了,他说:“突刺和选锋的人手我另外有安排,不会让府衙插手的。但其他方面,我希望各位能做到尽善尽美!”

    “是,侯爷!”

    这次倒是心齐,众人异口同声,反而还真有点军人的气势。

    之后又谈了一些别的琐事,各位掌舵才告辞。沈云单独留下老徐,他想让老徐帮着查另外一件事,但令狐朋似乎也有事情要单独告诉沈云,所以犹豫迟疑着。

    沈云见状,便让百晓生带着老徐先去草棚候着,留下令狐朋单独对话。

    “怎么?还想喝一盅?”沈云指着亭中石桌上的酒壶笑道。

    令狐朋想起那天的畅饮,也不由浮上笑容,但还是摇摇头道:“不了,今日是的确有要紧事跟侯爷说,之前是找不到主事者,所以一直无处申报?!?br />
    沈云见他郑重起来,便问道:“到底是何事?”

    令狐朋正襟危坐,低声道:“侯爷可还记得马诺?”

    沈云一凛,却不吭声,静听下文。

    令狐朋道:“其实那天我在这里宴请马诺是受了何掌柜嘱托,目的是弄清马诺的来意。我知道,他其实是从倭国来的汉城,但他却说自己是从罗马直接过来,这本身就有问题。然后经过我这段时间的密查,终于发现了马诺的蛛丝马迹。

    原来他是罗马派往倭国的特使,目的是与倭国国王明治结盟。属下甚至在想,这次倭寇肆虐或许就有马诺在其中兴风作浪,不然倭人哪有胆量犯我大汉天威!”

    沈云心里暗暗默记,不过对于他后面那句结论却不以为然。就算没有罗马人的帮助,倭人也迟早会对大汉动手,特别是有明治这个穿越者的情况下。

    令狐朋接着道:“马诺中秋之后离开了渤海府,属下借故也跟他同行,发现他在釜山港有一艘罗马商船非??梢?。属下曾在夜里上船查看,发现这艘商船上竟然装有近万把精致马士革钢刀!”

    沈云想起马诺说有钢刀出售的事,忍不住问道:“那些刀是何模样?”

    令狐朋大概形容了一下,沈云立时听出,这些马士革钢刀就是明治所用的陌刀!

    一万把陌刀!这马诺果然是大手笔!

    “侯爷,属下还发现,马诺与倭人鼬组经常有联系。按照踏白队给的消息确认,马诺这艘商船停在釜山港已逾两个月,既不上岸卸货,也不装货。属下担心这万把钢刀会流入倭国,那便对我大汉有莫大危害!”

    沈云默不吭声,只是看着令狐朋。

    令狐朋奇怪地审视了一番自己,忙问:“侯爷,属下说错什么了吗?”

    “哦,没有?!鄙蛟剖栈啬抗?,笑道:“我知道了,我会另作安排!”

    “那属下告退!”令狐朋看出沈云别有所思,便起身告辞。

    沈云望着令狐朋的背影,半晌没说话。直到时迁过来唤他:“侯爷,人都走了,是不是现在下山?”

    沈云对时迁道:“时迁,让你跟踪人有没有把握?”

    时迁笑道:“那是我的老本行啊,侯爷说吧,跟踪谁?”

    沈云指了指远去的令狐朋:“就跟踪他!”

    时迁惊道:“侯爷怀疑他?”

    沈云摇摇头:“不是怀疑,而是有点疑惑。马诺刚找我谈论军械出售的事,令狐朋便来告诉我这些,似乎在催我尽快买下这些军械一般……这太巧合了,我不得不防!你去吧,跟仔细点!”

    时迁点头:“我明白了,侯爷放心!”

    ……………………分割线……………………

    ps:千头万绪,千头万绪??!求票??!在下头都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