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九十一章 序幕起,七天大限】
    汉元千年九月二十日,沈云抵达釜山港。随同的人有周惠、时迁、王戎,宫三以及他从平壤带来的一营飞骑军。此外还有刘桢及两百昭武学员。

    抵达釜山港之前,周惠都是待在马车里,王戎有心上前,却被时迁客气地拦了下来:“对不起,公主不想见任何人!”

    这个情况让沈云非常好奇,忍不住在半路询问了王戎。

    “公主,怎么好像很不想见你???记得以前你们的关系不错的!这是为什么?”

    王戎神情黯淡地摇了摇头,最后被沈云催问不过,便说出了实情。

    原来周惠此次会来渤??な俏颂踊?!

    在沈云的三司会审结束当天,王戎回了家。其母又催着他赶紧物色一个王家媳妇,并且还带来了媒婆的花名册,硬是要王戎从中挑选一个。

    王戎赌气地说:“我已有心上人了,她便是当今太后孙女,端平公主殿下!”

    本以为这句气话能够打消母亲为自己选老婆的举动,却没想到其母一听就乐了,在晚宴的时候将此事告诉了司徒王显。王显听后也非常高兴,立即表示会向英公提亲!

    乐昏头的王母更是当晚就申请入宫见太后。本想会有一番波折的,但没想到太后却笑吟吟的点了头。

    当然,出于对周惠的爱护,太后还是矜持地说:“此事还要看英公和惠儿的意思?!?br />
    有了太后的表态,王母更加激动,颠儿颠儿地赶回家将喜讯告诉了王戎。

    王戎一听当时就懵了。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竟然成真。虽然他的确很喜欢周惠,可正因为喜欢,所以他才非常了解周惠是绝对不会同意这种近乎冒失的婚姻的。

    生怕周惠生气的王戎第二天就赶紧跑去暗卫报道,申请参加暑假实习,于是来到了渤???。只是没想到周惠也逃婚到了这里。

    听完这些,沈云张口结舌了半天也没吐出半个字。

    太后首肯了周惠和王戎的婚事,想必英公也是会同意的,但现在自己却和周惠发生了关系……这,这等于他一个渤海侯得罪了两大家族---英公算一家,王显能坐上司徒的高位,家族想必也弱不了---这可如何是好?

    幸好沈云向来不是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没必要逃避。渤海侯家也不是配不上一个公爵的女儿,即使她贵为太后亲封的公主!

    只是面对王戎的时候始终有些尴尬---把别人的未婚妻给睡了,这层定义都快赶上某些h小说了。

    到了釜山港之后,周惠也没有下马车,而是直接对时迁说要去见沈袁氏和鄢如月。沈思兰在釜山港有自己的产业,沈袁氏正在这里疗养,鄢如月陪伴着这个未来婆婆。

    沈云还有事情要办,所以就吩咐时迁带周惠先去,自己随后再跟上。王戎还是连周惠的面都没见到。

    沈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天涯何处无芳草,看开些!”

    王戎瞪了他一眼,哼道:“如果能从扶桑州活着回来,我一定会跟你争个高低!”

    沈云吃了一惊:“你跟我争个高低做什么?”

    “我是憨,不是傻!我自己长了眼睛,会看!惠儿对你的心思我都看在眼里,不过你别得意,迟早我会让惠儿回心转意的!”王戎嗡声道。

    沈云摸了摸鼻子,没有作声。心里在想:呃,这个观念在现代倒是很时兴,而且很有市场,那些女人没准就跟你跑了。不过在这个时代嘛……嘿嘿

    ……………………分割线……………………

    釜山港没有受到倭寇肆虐,所以繁华无比,与渤海府最为鼎盛时比起来也不遑多让。只是空气里多了一层大海的咸湿味道,让人闻了为之一振。

    沈云一行人,有兵有民自然不能一起进入,沈云让宫三带着飞骑军和昭武学员在城外等候,自己和刘桢、王戎一起来到釜山港的鸿庆楼。

    在一开始,沈云还奇怪,按理说釜山港离倭国最近,怎么会没有受到倭寇的骚扰呢?直到看见釜山港口中停泊的各国商船,以及港口两侧高耸的防卫炮楼后,他才恍然大悟。

    釜山港可是帝国东北部的最大港口,常年驻守在这里的蛟龙军团有两个舰队,共四艘乙等战舰,七艘丙等战舰,岸上还有蛟龙军团的陆师六千多人,兼防卫釜山港的渤海乙等军团,总人数超过了两万!哪个不开眼的倭寇敢来骚扰这里?

    更何况,釜山港中有多国商船,远的有罗马帝国,哈里发国,近的有暹罗、寮、吕宋和琉球等国商船。倭寇若是敢进犯这里,一旦引起公愤那就不是倭人能够承担的起的。

    鸿庆楼就建在釜山靠近海港的一处繁华地段,背山面海,倒是一处风水宝地。

    这里的堂倌和渤海府以及雒阳的鸿庆楼堂倌都是一个训练模式训练出来的,对客人无微不至,如果客人有所询问,他们也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云三人来的早,所以就向堂倌打听了一下釜山港的情况。堂倌以为他们三人是哪个大家公子出来游玩,便向他们介绍了好几个景点。比现代导游还要专业。

    “这位公子,釜山港可是东亚地区第一大港,即使和泉州港、吴郡港、星落港比起来也毫不逊色。您看,这里是商船甲号港区,覆压百里水域,往南是乙号,翻过那天门角便是丙号。咱们釜山港足足有六个港区呐!

    每个港区虽然大同小异,但各有风味。比如咱们这甲号港区周边主要经营饮食和住宿,若您想品尝世界各地的菜肴,那您算是来对地方了,楼下对面便是罗马餐厅,有西式的牛排和扒肉---当然,咱们鸿庆楼也有西式菜肴的掌勺,但味道可能稍有些不足之处,不过咱们贵在便宜,比起那些家夷人开的可是要便宜好几个铜子呢……

    若您想体会一下各地不同的建筑风情,我建议你去丙号港区,那里最多夷人,还有许多西方建筑,比如圆拱的巴洛克房子,宝顶的哈里发风格……应有尽有。

    若您还觉得这些满足不了您,那乙号港区的杂??隙苋媚⌒?。有人兽相搏,波斯艳舞,吕宋蛇艺……保证看的您眼花缭乱,兴高采烈而不思归??!”

    堂倌指天画地的介绍了一番,沈云三人都是微笑听着。末了,沈云问了一句:“那倭人的一般都在哪里聚居?”

    提起倭人,堂倌的神色一下黯淡下来,带着不忿和不屑道:“哦,那些人啊,大都在丁号港区的东面,有些什么萨摩建筑什么的,不过没什么看头。公子若是去,怕会失望了!”

    看得出来,汉人上下对倭人都没有什么好感。帝国对倭人宣战的事也早就传遍,这堂倌还能如此说已经算是很有职业道德了。

    “呵呵,多谢你了!给,这是一个金币,给我们三人上点小菜,再来一壶好酒,剩下的就打赏给你吧!”沈云笑道。

    一出手就是一个金币,这种客人可不多见,堂倌立即喜笑颜开地去了。

    这时王戎才紧蹙着眉头道:“你为什么问这些?实在听的无趣!还有,你到这里到底是要见谁?”

    “见一个能带我们去扶桑州的人!”沈云望了一眼一直望着窗外,脸色板硬的刘桢,淡淡说道。

    王戎的眉头皱的更加深了:“沈云,虽然你是渤海侯又是暗卫少校,但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是不是该告诉我了?”

    沈云注意到,在王戎说出“暗卫少?!彼母鲎值氖焙?,刘桢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疑惑,想要转头却偏偏忍住,依旧望着窗外。

    对比起王戎的疑惑,其实沈云对刘桢的疑惑心更重。

    当然,他不是怀疑刘桢的身份,而是在好奇一件事:从渤海府出来到釜山港这十余日,王戎根本不认识刘桢!

    王戎是当朝司徒的儿子,也算是贵族阶层,对皇族的人应该接触颇多。但为什么他会不认识刘桢呢?

    周惠当然是认识刘桢的。在雒阳,刘桢奉命要带走沈云时,周惠就曾当众叫出刘桢的名字??傻鄙蛟莆手芑?,刘桢的皇族身份是怎么回事时,周惠也对此含糊不已。

    她说:“我只是在十八岁成年礼的宴会上见过他,知道他是皇族,可具体的我也不清楚?!?br />
    这就让沈云感到万分不解了。从刚才到现在,过去也有一刻钟了,但王戎依旧没有跟刘桢哪怕一次眼神碰撞,甚至连话语都很少。

    看神色,王戎只是把刘桢当作沈云的一个跟班而已,就像百晓生、时迁等人一样。

    ……

    “侯爷,让您久等了!”侯阚朝沈云躬身行礼。

    奥尼尔站在他身后,朝沈云憨厚笑着,露着白牙齿。

    沈云笑着让他们入座。侯阚坐下来,奥尼尔却恭敬地站在沈云身后,不管沈云怎么说就是不肯入座。

    王戎看了一眼这个比他不矮的黑人,眼中带着惊讶。不过他惊讶的不是奥尼尔的身高和体魄,而是沈云居然会有昆仑奴作为仆从,而且对这个昆仑奴如此和气。

    沈云不理会王戎的惊讶,对侯阚道:“侯老大,我让你准备的事如何了?”

    侯阚拍着胸脯说:“侯爷放心,一切办妥了。三儿已经带着船队进入了釜山港,别说只是千把人,再多一倍也没问题?!?br />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也如王戎般蹙起眉头:“可是侯爷,你这样去扶桑州会不会太危险了点?要不还是等胡公殿下大军到后再去如何?”

    飞骑军前师已经抵达了渤海府,但胡公本人却还在渔阳。不是他不想来,而是无法来。渔阳是他的根本所在,他又是昭武大学的祭酒,事务一大堆,是不可能说来就来的。若不是一场大火把沈云什么都给烧光了,他堂堂渤海侯现在也不能这么轻松,来去自如。

    沈云道:“不,我不想殿下为难。此事不需人多,有一营飞骑军足矣!更何况,侯老大你手下不是还有几千号人吗?”

    侯阚道:“不错,接到侯爷的命令后,我广发英雄帖,又有百晓生的名头压阵,倒是聚了一批江湖好汉,大概也有一两千人,但这些都是野惯了的江湖汉子,单打独斗自是勇猛无匹,若要冲锋陷阵战场搏杀却只能添乱罢了!”

    沈云笑着摆手:“我不需要他们冲锋陷阵战场搏杀,只需要他们本色发挥便是……今夜子时,我们便会在丁号港区登船,你先去做好准备吧!”

    侯阚闻言,也不再多说,拱了拱手立即离开。奥尼尔这次却没有再跟他走,而是留在了沈云身边。毕竟晚上登船还需要有能够认得地点的熟人。

    刘桢终于说话:“今夜子时便登船吗?”

    沈云笑道:“怎么?太仓促了?”

    刘桢**的说:“不是,只是觉得还要等好几个时辰呢……有人部落真的都逃到扶桑州了?”

    “千真万确,渤海暗卫虽然遭受重创,但这点消息还是能确认的!”

    刘桢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王戎再也忍不住,一拍桌子大声喝道:“沈云,你到底想怎么做?难道……”

    没等他说完,奥尼尔忽然站前一步,挡在王戎面前,冲他怒目而视,嘴里呜哩哇啦说了一大堆。虽然所有人都听不懂他的话,但从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他对王戎冲沈云大呼小叫的样子很不满。

    “妈的,要你这昆仑奴多什么嘴?”王戎也不是好脾气的人,伸手就是一掌推向奥尼尔的肩膀。

    奥尼尔只是身高体壮,对于武技是一点不懂的,眼看就要吃亏,沈云腾地站起身,闪电般抓住王戎的手腕,然后插到两个巨人中间,左肩一抖,便将王戎的劲道卸开,并把他推出半米。

    一时间,桌倒杯倾,乒乒乓乓摔了一地。

    只听沈云冷冷道:“他是我兄弟,不是昆仑奴!倒是你,一再以下犯上,要知道我可是侯爵,而你,只是没有爵位的平民罢了!这次去扶桑州,若你还是如此,那就留在釜山吧!”

    说完,便带着奥尼尔离开。只留下发怔的王戎和一脸有所思的刘桢……

    ……………………分割线……………………

    离开鸿庆楼,沈云没有回沈思兰的府邸,而是带着奥尼尔去了乙号、丙号等五个港区,买了一大堆东西。这些东西奥尼尔是看不懂的,他只知道,自己这个主人刚才维护了他,虽然他听不见,但他能看,所以效忠沈云的心更加热切。

    有了奥尼尔这个巨无霸,沈云买再多东西都不怕。原本他还担心自己这个组合很招人注意,结果逛了一圈下来,就连一个投过注视目光的都没有---釜山港可不是闭塞的山区,每天来往此地的外国人海了去,才不会因为见到一个黑人而大惊小怪。沈云甚至发现好多家族特地聘请了身高体壮的黑人当作轿夫,行走在街巷之间。

    这个城市,完全没有受到即将开始的战争影响。一切还在如常运转。若要真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街上巡逻的兵丁多了起来。除了釜山衙役外,还有一队队身穿铠甲的士兵行走在海港周围,远远望去,还能看见港口高处耸立的炮楼上,一台台巨大的弩机炮筒都掀掉了罩衣,一副气势凛然的姿态对着海面!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只是未识庐山春??!

    沈云轻叹着。

    眼看太阳落山,沈云这才准备回沈思兰府邸,与母亲和鄢周二人告别,就在这时,却见一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站在沈云身前行了个揖,低声道:“请问可是沈云沈公子?”

    沈云见此人面生的很,青衣小帽,像是给小厮。想了想道:“不错,你是何人?”

    那小厮忙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交到沈云手中,也不说话,拱拱手就走了。

    沈云奇怪地打开信,只见信上写着一句话:“孙欲于七日后与倭人决战!”落款是“徐”。

    是踏白队的老徐?!

    七天?

    沈云顿时急了,连沈思兰那里也不去,直接叫上奥尼尔直奔丁号港区。他要赶紧赶去扶桑州了!

    侯阚说过,这个季节出海,从釜山横跨海峡抵达扶桑州至少需要五天,他必须赶在扶桑州乙等军团中师师团长孙亮与倭人决战前布置好一切,否则……

    他时间不多了!

    ………………………分割线……………………

    ps:这个,说点啥呢?

    算了,没啥说的,求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