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九十三章 公孙胜,僵持之战】
    又是一个深秋。到处一片萧索。寒冬即将来到,万物归于蛰伏。

    公孙胜在自己的营房里来回走动,额头皱起一个大大的川字,头上的抓髻有些散乱,他也懒得打理。

    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不是很高大,但有种让人肃然的威严。他扫视了一下周围,沉声道:“弟兄们,你们看此事该如何决断?”

    在公孙胜周围站着许多人,啸聚起义的人士没有那么多规矩,连主次也分的不清,就那么胡乱的站在一起,但个个气势雄浑,眉目间透露出来的凶狠劲很是摄人。

    这些人都是跟着公孙胜一起起事的兄弟。有黑发黄肤的东方人,也有高鼻深目的西方种。暴乱发生之前,他们都是福冈金矿区的矿工,而公孙胜则是他们的监工。暴乱发生后,张信在倭人的帮助下很快拿下了涉水南部的宫崎、熊本、鹿儿等大城,很是营造了一份实力。

    公孙胜也是为了自保,这才拉竿子起事,但骨子里却对这种做法很没有信心。他本来是帝国济南府的一个道士,只因犯了命案才被流放到这里,由于精通五行术数和各种道门秘术,而涉水县的县令又正好好这口,所以他得以当上矿区的监工。

    要说涉水县的县令,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贪官。扶桑州远在大海之上,正所谓天高皇帝远,这片土地又是连皇帝都懒得管的贱民所在地,滋生贪官也属平常。试想连羽林军这种国之利器都被腐蚀成如此这般模样,地方要不**那真是见鬼了。

    虽然县令对公孙胜不错,但前提还是公孙胜能帮他捞钱。这县令对待汉人罪犯还稍微有点良心,但对贱民纯粹就是当作会说话的牲畜一般。所以公孙胜等人一起事,第一件事就冲进府衙,将这些狗官一气砍了祭旗。

    如今这个举动却成了他们一众人等心里最大的担忧。

    “掌舵,我们杀了县令,此举形同谋反,你说那渤海侯真能赦免我们?”一个脸上有道深深血槽的汉子担忧地问。

    这道血槽是挖矿的时候被铲刀割破的,但他自己对外宣称却是跟人斗殴时被对方砍伤的,目的无非是让人多畏惧他一些。

    公孙胜目光灼灼地说:“我相信能!”

    “为何?”所有人齐齐问。

    其实若不是情势所逼,又有谁想造反呢?即使是贱民,在扶桑州也只是缴纳的赋税高些,但并没到无法生存的地步。

    公孙胜道:“渤海侯仗义疏财,气死孟尝的名声可不是虚的。早在济南府,我便听说过渤海侯收容重犯家眷的事,现在他来招降纳叛,我也相信是真的!”

    他这么一说,人群里很多人都附和。

    “对对对,我听说过。许多甲级重犯的家眷过的凄惨,渤海侯都将他们接到渤??ず蒙难?!”

    “不错,我有个亲戚就是重犯,他娘子在家一人侍奉老母,也得到过渤海侯的资助呢!”

    “就是就是,渤海侯仗义疏财,义气为先,值得相信!”

    ……

    有了这些言论,其他人等也都默然不语。显然都有所意动。

    唯独有一人站出来对公孙胜拱手道:“掌舵,我们之前是贱民,现在是叛匪,即使受了招安也难免再做贱民,既然如此,我倒宁愿豁出去搏一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此人身形高大,一头金发,肌肉虬起,脸部轮廓极深,一望便知是西方贱民后裔。

    公孙胜蹙起眉道:“佟堃,那你的意思是?”

    佟堃说:“以我之见,这渤海侯既然想要招降纳叛,那我们干脆假意招安,然后乘其不备将其拿下,捆送张信掌舵那里,届时有渤海侯在手,不愁汉人朝廷不屈服,即使裂土封王也未可知。不知掌舵以为如何?”

    佟堃没有说完,公孙胜和其他汉人就已经冲他怒目而视。

    “佟堃,你可知那张信背后是何人支持?乃是倭人!难道你想投靠那连舔你裤裆都嫌矮的倭人麾下吗?”公孙胜厉声喝问。

    佟堃一滞,正待分辨,旁边那脸上有道疤的汉子也跳出来喝道:“况且一山不容二虎,我们掌舵去了,那与张信到底是何人说了算?别人我不知,反正我杨志只服公孙掌舵一人!”

    佟堃理亏,憋了半天才吭哧地道:“我又没说非要投靠张掌舵……”

    公孙胜看了他一眼,然后望向其他诸人朗声道:“各位兄弟,咱们都是苦哈哈出身,被逼无奈才走上这条道。如今渤海侯作保,愿原谅我等之前过错,同心协力为大汉剿除叛匪!我意全体下山恭迎渤海侯,众位兄弟愿随的且跟我下山,如不愿意的,收拾细软散伙也罢。他日再相见就当没有这段缘份!”

    周遭诸人,大多数拱手其喏:“谨遵掌舵吩咐!”

    ……………………分割线……………………

    “侯爷在上,请受罪民公孙胜等人一拜!”

    福冈矿山上的一间草庐内,公孙胜带着一干人等向沈云单膝跪拜下来。

    沈云赶紧上前搀扶,道:“一清先生不必多礼?!?br />
    公孙胜做道士的时候道号一清,后来犯了案,道号反而成了他的字。

    公孙胜羞赧万分,只想用这一拜暂且还些愧疚,但不论他怎么使劲,都无法跪下去,便知这年轻轻的渤海侯也不是个凡人。

    “侯爷如此礼待我等罪民,实在让在下惭愧万分!”公孙胜叹息着,也没有再坚持跪拜。

    这草庐已经算是整座矿山上最好的了。但让渤海侯在此久待公孙胜也颇觉为不好,于是道:“侯爷,既然我等愿受招安,不如先回山下福冈如何?这里实在简陋,愧对侯爷!”

    沈云却毫不为意,只是扫了一眼公孙胜身后诸人,道:“一清先生,山上众兄弟都到齐了吗?”

    公孙胜正要说话,门口跑进来一人急道:“掌舵,佟堃带着百十号兄弟下了山,径往南部去了,就留一句话,誓死不投官军!”

    公孙胜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而沈云的脸上也怪怪的。

    在听说这里的掌舵是公孙胜之后,沈云一直有种自己是上梁山招安的朝廷鹰犬,好像带着“梁山好汉”去“征方腊”的不好感觉。

    “呃,那佟堃是何人?”沈云随便问道,以此缓解心里不太美丽的心思。

    公孙胜拉着脸躬身说:“启禀侯爷,佟堃原是我麾下一位头领,不过侯爷放心,之前我已与他们言明,若是下了此山,便是断了兄弟情义,下次再相见如果在战场上,我等决不留情!”

    “哪需等到下次,以我之见,现在便带人下山砍了那不识好歹的肮脏货!”之前报信之人怒道。

    公孙胜立即呵斥:“杨志,不得胡说,一切由侯爷决断!”

    “杨志?”沈云对这些名字已经有些见怪不惊了。不过这杨志的脾气怎么跟黑旋风似的,一点没有印象中沉稳。

    公孙胜见沈云不语,便以为他也和杨志一般心思,一咬牙狠心道:“侯爷,要不我现在派人下山……”

    沈云从思考中醒来,道:“哦,不用不用。人各有志。他们要走就随便吧!一清先生,我得知你是涉水县最大的掌舵,能否劳烦你将我招降纳叛的消息传递出去,看看有多少人能够弃暗投明?”

    一说这事,公孙胜脸上立即露出了颇为自得的笑容:“其实在侯爷到来之前,在下已经将消息传递出去了,得到十几家掌舵的回应,他们都愿意弃暗投明,跟随侯爷!”

    “那总共能有多少人?”这才是沈云最关心的。

    公孙胜粗略一算道:“少说也有上万吧!”说到这里,他又犹豫地道,“不过若是要剿灭张信等人,怕还是不够……”

    “张信?不不不,我不要你们去打张信!”沈云笑道,“那些只是内部矛盾,交给官军去解决吧。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倭人!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这倭人才是我的心腹大患!”

    公孙胜一听不是要南下,顿时松了口气,立即点头道:“征讨倭人吗?那没问题!在下有四千人马,对付倭人绰绰有余,随时听候侯爷调遣!”

    沈云笑着点头,却没有再多说。

    ……………………分割线……………………

    江户城中,兵甲林立。

    这座城市如今已经全部都是倭人。原本居住在这里没有受到起事贱民洗劫的百姓全部被逼迫迁出,腾空出来的房子里全部由倭人华族入住。

    而原来的城守府,现在是倭王明治的行宫。

    天气算是越来越冷了,但明治却依旧穿着单薄的绸衣,在房间里焦急地来回走动。

    有人推门进来,明治立即喝问:“怎么样?前线可有战报传来?”

    来人是个侍从,手里端着茶水和点心,见国王垂问,忙低头道:“还没有,王上!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是不是先吃点……”

    “下去!”明治一听没有战报,连话也不再多说,立即挥手叱道。

    那侍从无奈,只能再次弓着身子,倒退出去。

    今天就是汉军中师师团长孙亮将要与倭军决战的日子。明治这才焦虑地在房中来回走动。

    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为何孙亮会选择这个时候跟倭军决战,但明治知道原因。正是他逼迫孙亮此刻跟他决战的。

    要说固守,汉军绝对有这个实力,就算拖也能拖垮倭人。此明治毕竟非彼明治,蛟龙军团也不是北洋水师,在没有取得制海权的情况下,明治根本无法阻止渤??さ奈镒试丛床欢瞎└壕?。

    既然无法在战争实力上获得优胜,那就只有从人心上下功夫。

    明治知道孙亮是个老成持重的人,比起前师习禄的傲慢和后师谭振的锐意来,孙亮是扶桑州汉军中最稳重的师团长。很多次明治都以为下一任乙等军团军团长非孙亮莫属,但事实上却是一个谁也没听过的何琦代替了孙亮的地位。

    汉人最热衷什么?内斗??!倭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是汉人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孙亮绝对不会服气一个听都听没听过的人来执掌乙等军团。

    明治正是利用这点,他让人在兵库和奈良等地散播何琦死在海上的消息,还利用了一些人在孙亮耳边说:“习禄已死,谭振身在渤海,试问当今扶桑,谁人能当大任?非将军耳!若将军能剿灭倭寇,立下不世功勋,这军团长一职非将军莫属!”

    与此同时,明治又让人传播自己感染了风寒,已经数日昏迷不能理事的消息。

    这样一来,孙亮再也坐不住了。他急需一场旷世奇功来奠定自己在扶桑州的地位,于是便有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决战。

    孙亮集结了中师全部兵力,共一万五千人,另外还召集了其他辅军,总计四万余人,一举跳出山区向关东平原挺近。

    这是扶桑州自从圣祖西征以来最大规模的战役,明治如何能不紧张呢?虽然跟属下无数次推演过,但明治还是紧张万分。

    战争就是由无数意外组成的,在结果没有彻底出来之前,谁也不能说自己稳赢。就像在青川县,自己本以为稳操胜券,但最后却被那沈云一举翻盘……

    想到这些,明治心里就像有股无名火在熊熊燃烧。

    就在这时,房门忽地被打开了,一个人悄悄走了进来。

    明治头也不回喝道:“出去,除非有战报,否则其他人一概不见!”

    “哥哥!”甜甜的声音唤醒了明治。

    明治霍然回头,却见一个明眸皓齿,汉人打扮的清丽女孩娇俏地站在他身后。

    “哦,是妹妹??!有什么事吗?”明治立即换了一副和蔼的表情,笑着问道。

    这个女子是明治唯一的妹妹静美。若说倭国没有美女这肯定是不准确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缺美女资源,只是看数量多寡罢了。明治还不认为此时的汉国皇帝是个会为女人所左右的人,所以他进贡给汉帝国的女人都是普通货色。

    而在倭国美女中,静美无疑是最靓丽的那一个。

    这个静美什么都好,有着倭国女人传统的温柔和坚韧性格,但唯独有一点明治很不喜欢,那就是他这个妹妹太过喜欢汉人文化。自己深知汉人文化可取,特别是对于冷兵器时代的人民来说,但他是以振兴大和为己任的,在学习汉文化的同时,还要精通西方文化,这方面他也努力的灌输给静美。

    但跟这个时代大多数倭国女人一样,静美却从不屑于西方文化,而是一心一意地学习汉人。

    跟所有倭国女人一样,她也以嫁给汉人为荣。她曾对哥哥说过,若是能嫁给汉人,哪怕他是贱民也无所谓。

    这次战争,明治是以帮大汉帝国平叛为理由劝服了大多数倭国民众,当然也包括自己这个妹妹。若不然,这个妹妹怕会以死相逼,也绝不肯跟汉人交战的。

    所以此刻见到妹妹,明治难得地露出笑容。

    静美看着哥哥,笑着说:“没什么事,所以到处走走!哇,哥哥,汉人的家好漂亮好大啊,母后都说从没住过这么漂亮的房子呢!”

    明治的母亲纱耶音是倭国上任国王的王后,来自札幌,是个从未离开过倭国的女人,自然见识上要浅一些。不过对比起静美对汉人的绝对好感,纱耶音却是非常赞同自己儿子的战略。她说过:“若要倭人过的更好,只有从汉人嘴里抢吃的……不过汉人很不好惹,一定要小心行事!”

    提到母亲,明治难得地露出温馨笑容道:“母后住的还习惯吗?”

    静美连连点头:“嗯,习惯习惯。也嫂嫂也很喜欢这里呢!只是哥哥,为什么这里的汉人官员都不见了呢?”

    明治当然不能说这些汉人官员都被他杀了,只能说:“哦,这些汉人官员胆小,贱民起事之后,他们就逃了!”

    “是吗?”静美眼里露出失望,在她看来,汉人应该都是无所畏惧,勇猛无敌的人啊,怎么会逃跑呢?

    事实上,江户城的官员的确坚持到了最后。贱民起事并不敢攻打这座大城,是倭人军队强行攻城,死伤数百人之后才攻下城守府。原来的城守将自己的妻儿老小全部杀掉之后,自己也在官署前面朝西,自尽而亡!真真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些事明治都不会告诉自己的妹妹。他要打造出一个强大的大帝国,然后再为妹妹找个像织田信长一样伟岸的男人做夫君。

    就在这时,刚才端来茶水的侍从又急急跑来,明治心里一提,忙道:“可是有战报?”

    那侍从急得说话都打了结,摇头道:“王,王上,马,马大人来了!”

    马大人?

    明治顿时想起一个人,罗马特使马诺!

    “快请!”明治不敢怠慢,忙整理装束,准备迎接马诺?;赝芳妹没乖诜坷镎咀?,就道:“静美,我要见一个重要客人,你先去陪母后或者你嫂嫂吧!”

    “哦,好的!”静美乖巧地朝明治行了个汉人的裣衽礼,徐徐退下。

    对此明治只能抱以苦笑。

    静美从门口出来,转角上突然看见刚才的侍从带着两个人匆匆向哥哥的房间走去,这两个人都高大威武,其中一个却是满头金发,高鼻深目,是个西方人。

    静美面露不屑,目光倒是投在那西方人之后的那个人黑发黄肤的人身上,暗暗道:“他肯定是汉人,唔,真帅!咦,哥哥怎么见这个西方人???好像还很紧张的样子!”

    静美好奇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又偷偷溜到哥哥房间的墙角处,像个偷食的猫儿般缩着身子,还紧张地舔舐着嘴唇,静静倾听里面的动静。

    ……

    “特使阁下,怎么突然来到,事先也不通知一声呢?!”明治笑着跟马诺说道。

    马诺耸了耸肩,也笑道:“不请自来,莫非阁下不欢迎吗?”

    “怎么会,来,坐!”明治好奇地看了一眼马诺身后那个汉人,却没有问。

    三人落座,侍从奉上茶水点心,然后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马诺这才介绍道:“倭王阁下,这位是渤海暗卫兜底队掌舵令狐朋,也是在下的校友?!?br />
    明治一凛,忙道:“呀,幸会幸会?!?br />
    令狐朋笑道:“很荣幸能见到王上?!?br />
    明治奇怪地看了马诺一眼,意思很明确,是想询问他为什么带这个人来。

    马诺解释道:“其实令狐兄也是我罗马帝国在汉国安插的一枚棋子,这次来是想在阁下这里暂避几日。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不能再待在汉国了!”

    明治恍然,忽道:“哦,上次我们鼬组围剿渤海暗卫,就是阁下给的消息,是不是?”

    令狐朋含笑点头:“不错,当时暗卫少校何掌柜突然发难,我也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幸好贵**队偷袭汉城,如此才能调动足够人手进行反击。经那一夜之后,渤海暗卫损失惨重,再也不是鼬组对手了!”

    “这么说来,你可是我国的恩人呐!请受小王一拜!”说着明治就对令狐朋一个大大的鞠躬礼。

    令狐朋赶紧客气地扶起,但脸上却带着骄傲的笑。

    “现在执掌渤海暗卫的是渤海侯沈云,这个沈云可是比何掌柜难对付多了,王上应该小心些才是?!绷詈蟮?,“我来之时听说贵**队准备与汉军打一场决战,不知现在战况如何?”

    说起这个,明治也焦虑不已,皱眉道:“算时间,现在两军应该已经交战了。就是不知结果如何。小王也正操心不已?!?br />
    “可有十足把握?”马诺也担心地问。

    明治道:“十足不敢说,六成还是可以保证的。汉军主战兵力只有一万五千人,而我抽调了所有军队,总计也有十万之众,而且在决战之地我已做过安排,汉军的辅军中有一半也是我的人,所以打败汉军倒不是问题。唯一操心的是那个孙亮,听说他是个难得的将才,若不是被我计策所诱,想必也不会如此贸然出击?!?br />
    说着,明治将自己引诱孙亮出击的事细说了一番。

    令狐朋托着下巴道:“唔,这孙亮我听说过,他本是江东孙氏的长子,年少从军,很有才能?;ι练錾V菀业染胖惺κν懦?,端是个厉害的角色。此人行事非常谨慎,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若是让他发现了端倪,然后将这场战事打成持久战,那也头疼!”

    明治蹙眉道:“只要他离开了山区,在平原之上,凭着汉军的坚韧,最多也只能结营僵持半个月罢了?!?br />
    马诺道:“阁下,你的后勤补给还能保证半个月的军需吗?”

    明治笑道:“别说半个月,十年也不成问题!刚刚秋收,我国子民勤奋,早就将食物全部收容,只要我一声令下,那些粮食将会源源不断供给过来。阁下勿忧!”

    马诺心知他是不想在自己面前露怯,但也不点破他,而是问道:“那就是说那些粮食还未征收上来?这样会不会不太保险???”

    明治道:“这征收日期还未到……呵呵,阁下别担心,汉军即使要讨伐我国,最早也必须是明年入夏,现在是不会有什么大动作的。更何况,我明日就要下达紧急征税方案,到时便会将子民手里多余的粮食都征集起来,统一军管……”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明治不悦地皱起眉头:“什么事?”

    “王上,紧急军情!”侍从气喘吁吁的道。

    明治霍然站起,几步蹿到门口,打开门从侍从手里抢过战报,看完之后表情上有几丝错愕,但也有几分喜悦。

    马诺忙问:“战况如何?”

    明治放下战报,看向令狐朋道:“令狐兄真乃大才,这战况果然如你所说打成了僵持局面!”

    令狐朋也是一怔,他方才只是随口一说,哪知真的会这样,不由探身去看那战报。

    只见战报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字迹有些潦草,显然是匆忙写就的。字都是汉字,这个明治可没有更改文字系统,毕竟这种东西可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再说了,日文字本身就是汉字的变种。

    战报上说,战事在早上辰时爆发,两军激战一个时辰,汉军勇猛,差点从中路突破倭军军阵。这时汉军辅军突然发难,从两翼猛冲汉军中军。汉军中师师团长孙亮见状立即收缩攻势,由于孙亮拥有亲兵旅和警卫旅两支强力武装,并且配有斥候军骑,迅速回援两翼,遏制了辅军的攻击。

    但此刻倭军的反攻开始,切断了汉军逃回山区的道路,孙亮就地结成龟甲阵,遏阻了倭军的攻势,同时构筑营地,准备长期固守。

    汉军骁勇,倭军数次攻击都被击退,但汉军也无法逃脱倭军的包围圈,现在两军正在对峙。

    此役初步估计击杀汉军主力两千一百人,己方损失四千人左右。

    战报上说的简单,但所透露出来的阵阵杀意还是让在场三人有些紧张。那些伤亡数字虽然只是初步统计,但想必不会相差太多。

    “二比一的交换比,啧啧,这汉军的实力……”马诺没有把话说完,但感慨之情自然表露。

    这时,只听外面侍从一声喊:“谁在那里?”

    三人一惊,同时站起慌忙走出门外。

    门口,静美已经满脸泪水,望着自己的哥哥哭道:“哥哥,你骗我,你居然一直都在骗我?。?!”

    说完泪奔而去。

    ……………………分割线……………………

    ps:今天七千字更新,算是两章了!祝大家中秋快乐??!吃月饼记得投票哦?。?!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