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九十七章 重中重,江户城破】
    江户城守府,客房里灯火亮起。马诺和令狐朋对坐。

    令狐朋眉峰紧蹙,急声道:“特使,我看倭奴情势不妙??!是不是该考虑先行离开此地?”

    马诺道:“你也听说了?”

    令狐朋嗤鼻道:“这点事根本瞒不住人。明治小二虽想方设法掩盖,但北海道沦陷,富良城被屠之事早就传遍全城了!他岂能瞒得???这北海道一失,倭军的粮草就会出现大麻烦,不管富士山这一仗能否打赢,倭军都没有实力再做进一步进攻了。而只要等汉军回过气来,区区倭奴化为齑粉只是顷刻……”

    令狐朋还待再说,却看见马诺似乎若有所思,便问道:“特使,你在想什么?”

    马诺思虑重重地说:“我在想,倭人丢失北海道、富良城被屠的事应该就在这几日发生的,但为什么会这么快就传的满城皆知?”

    令狐朋嗤鼻道:“肯定是那些倭奴败兵说的呗?!?br />
    “可是,倭奴败兵只要一进入关东平原就被明治的人控制住了,怎么可能到处去说?”

    令狐朋一怔,忽然惊道:“特使,你的意思是?”

    “暗卫!”马诺肯定地说,“一定是羽林暗卫!他们算准日子,在这个时候开始在江户城里散步传言,用心叵测!”

    令狐朋还在思考,马诺却霍然起身道:“走,赶紧乘船离开江户城!”

    令狐朋奇道:“特使,为何现在着急起来?”

    马诺面色无比凝重:“我突然想到一件很可怕的事。你想,此刻对于倭奴来说除了富士山下那场大战外还有什么是最重要的?”

    令狐朋想了想道:“江户城?”

    “不错,就是江户城!如果没了江户城,就算明治打赢了富士山下那场决战,围歼了汉军也没用,整个倭国子民都会害怕这场战争,甚至直接背弃明治---你也发现了,汉人对倭人的影响已经根深蒂固。没了江户城,明治麾下那数万倭军顷刻之间就会散掉,试问谁还会为一个连后勤补给都没有的国王卖命?”

    “这倒未必,”令狐朋争辩道,“东方人的忠君思想不是西方人……”

    马诺一摆手打断他:“现在不是争辩的时候,总之江户城现在才是明治的命根子,但他现在却带兵在富士山下。整个江户城几乎是座空城,若此刻有汉军突然袭城,或者有暗卫的人……不对,沈云,沈云他在江户!”

    马诺腾地站起身。

    令狐朋惊恐地望着马诺,颤声道:“特使,你,你怎么知道?”

    马诺也被自己刚才灵光乍现的判断给吓着了,这个时候,沈云应该不会冒这么大风险来江户城吧?可如果沈云没来江户,那依照大汉羽林暗卫的力量,即使在城中搞点骚乱也是不足以成事的。想要夺取江户,必须有足够的实力,暗卫那点人手不够。

    但如果沈云在江户,这力量就不一样了。他的到来,必定带来了足够一举攻克江户的实力。就渤海和扶桑两州来看,也只有沈云一个人有这样的威望和实力领导这么大的力量。

    可是,沈云真的会这么冒险吗?

    马诺想起那个边喝酒边吟诗的年轻人,他身上那种狂放豪迈的气息至今让他无法忘怀。

    这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苟友君,赶紧安排船吧!此地实在不宜久待!”马诺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先离开江户最安全。

    令狐朋赶紧起身准备走,忽又回头:“特使,我们回罗马吗?”

    “不,我们去乐浪,然后转船去雒阳!”马诺干脆地回答。

    令狐朋“哦”了一句,也没多说,急匆匆的出去安排了。

    ……………………分割线……………………

    江户城的主城面积不大,跟所有新州城市一样,它也是没有城墙的。以忘川和荒川的交叉点为主城,其他地区是陪城。陪城与主城之间也用林木隔开。

    江户城西南方向有一座小港,叫鹤见港。当然,说起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如果说起它在现代的名字,估计很多人就会恍然大悟了---横滨!

    如今的横滨只是有百十户人家的小港。倭国海运行业不发达,近海捕鱼业倒是极为昌盛,所以鹤见港每家每户都有小渔船。在港口上密密麻麻摆成一排,很多民户干脆就住在船上,形成别具一格的水城!

    在这片水城中,有一艘样式非常古怪的船只。

    说它古怪,是因为它的船体虽是以木为结构,但所有铆钉和木楔都是用海柳制作的,整体看来乌沉沉的,在渔火中泛着微光。

    海柳是一种长在海底的树,受潮受热都不会变形,而且耐得住腐蚀、历久如新,非常坚固,能够承受住大海上惊涛骇浪的考验和洗礼。它虽形似柳树,但实际上是一种不会动的海洋生物,数万年才得以成形,每一寸都是宝贝。

    大汉和罗马的众多巨型商船和战舰上都有这种海柳作为契合材料。

    当然,全海柳制作的船只是没有的。就算贵如大汉皇帝,也造不起全海柳船舰。

    海柳并不稀少,但实在太珍贵了!

    如果哪个皇帝拿全海柳制作船只,那只会被斥责为一代昏君,什么骄奢淫逸、昏庸无道之类的词语都会加诸在他身上。

    鹤见港的这艘带有海柳的船只,明显是进行远海作业的船,船身上没有任何商家标记,停在渔船众多的鹤见港也不显得突兀。只是偶有渔民经过,瞥见那乌沉沉的光泽,都会识趣的避开。

    倭奴对这一带的统治还没形成,所以这艘船至今没人向江户城汇报。

    而船上,沈云穿着素白的孝服,正站在窗口凝望这一千年前的日本东京城。

    感慨沧海桑田是不可避免的。现代的东京,如今的江户,即将就要踩在他的脚下,这份激动让他都有些心潮澎湃了,就如远处海面不断起伏的海浪。

    他当然不知道,江户城中已经有个人猜到了他的计划。不过就算他现在知道也无所谓吧!

    一切都已布置妥当。只等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罢了。

    外面渔舟依旧沉静,只有海涛声远远传来,像是一首欢迎曲。

    奥尼尔掀开船帘,探头进来。

    沈云看见他,便微微一笑道:“都就位了吗?”

    奥尼尔点点头,然后又担心地指了指他,又指了指江户城方向,然后摆摆手。

    沈云明白他是劝说自己不要亲自去江户城,但沈云哪里会拒绝这次马踏东京的壮举呢?

    他轻轻摇了摇头,然后继续望着窗外。

    这时,百晓生和公孙胜分别进来。时迁紧跟其后,显得有些忙碌。

    “侯爷,一切安排妥当。城中暗卫也已联系好,只是他们说主城已被倭人占据,他们只能在陪城掀起大火!”百晓生躬身道。

    沈云点点头,又望向公孙胜。

    公孙胜也躬身道:“人手已经在丹墀山、箱根山埋伏好了。这两处是从富士山回江户的最快通道,倭奴不救江户则罢了,若是救,必然逃不过我等伏击!”

    沈云又转向时迁,时迁赶紧道:“侯爷放心,我挑选的人手绝对个个轻装骁勇,首扑倭王府苑,定不让贼首一人逃脱!”

    “嗯。只是还有一点,听说江户城北的大岳山上驻扎着有人部落的野人,他们的战力不俗,我不希望他们来坏了大事。你再让暗卫通知一次刘桢,告诉他,想报仇就快点,不要再磨磨蹭蹭的!”说到后来,沈云隐隐露出几丝杀伐果决之气。

    时迁凛然道:“是!”

    这时,有人急匆匆来到时迁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时迁听后吃了一惊,赶紧来沈云耳边道:“侯爷,新得两个消息,方才我们的耳目发现一行大概十人从江户城疾奔川崎港,登上了一直停在那里的罗马商船?!?br />
    沈云一惊:“可是马诺他们?”

    “天色太黑,无法确认。不过那船就要经过横滨,是不是拦下他们?”

    沈云思忖一番,断然摇头道:“不要打草惊蛇,让他们走。密切注意江户的动静就是?!?br />
    时迁点了点头,又道:“另外,我们的人发现富士山那边发出震天杀声,想必是中师准备突围了!”

    沈云大喜:“好,立即下令,全军出动杀向江户!记住,这次我要血洗江户城,鸡犬不留!”

    提到杀人放火,时迁这个梁上君子也有几分激动,拱手道:“喏,鸡犬不留!”

    ……………………分割线……………………

    冷兵器时代,火攻永远是最具杀伤力和威慑力的方法之一。

    就在富士山方向传来震天杀声后不久,江户陪城四周顿时也是火光冲天。

    当初倭人入主江户,为了稳定人心,明治并没有将江户的居民斩尽杀绝,而是将他们全部驱赶到陪城。然后分派士兵把守陪城进入主城的通道。

    当然,这一切都是做个样子。从入主江户到现在,倭人一直在打仗,哪有那么多时间去防备陪城的贱民和残留的汉人啊。甚至在主城中,很多大户人家连房子都没布置好,成箱成捆的财帛都还没打开呢。

    不过这次还真是便宜了沈云和他麾下那帮穷鬼。

    这次沈云带来的人大都是在涉水、屏东等地招安来的土匪,这些人说到正规打仗或许战斗力不强,但在夜里杀人放火却是一把好手。

    很多人以为被招安之后就要接受汉军那些苛刻的军规军纪,但这次不知道是不是渤海侯大人“忘了”,总之作战之前,渤海侯传达的命令只有一条:“杀尽倭奴,鸡犬不留!”

    其余的根本没做任何限制。

    留守的倭军在发现陪城骚乱之后,还曾一度想要去平定,但很快他们就做不到了。

    沈云麾下这些说不上是兵是匪的人就像千年之前的秦人一样,腰上挂着人头,胳膊上夹着俘虏,袒胸赤膊,呼啸着冲杀过来---侯爷说了,一个倭人人头可换取一个铜币呢!

    这种野蛮作风也最适合这些起义的贱民土匪。他们顿足捶胸,犹如从蛮荒之地的野人,撕碎了一切挡在身前的障碍。

    江户城中响彻着倭奴濒死前的惨嚎。到处都是火光,那从房中进进出出的土匪,个个带着满足的笑,有些拧着裤带,手里还抓着大包小包的财帛,在他们身后,是一具具白花花了无生气的倭奴女人尸体……

    “杀!杀??!杀?。?!为汉城百姓报仇!杀尽倭奴,鸡犬不留!”沈云在奥尼尔和时迁等人的?;は?,冲在大街上,嘶声狂吼。

    这一次,沈云仿佛想把压在心头数百年的苦痛和怨恨都一股脑宣泄出来一般。在街道两边的火光中,沈云那俊秀的脸庞已经彻底扭曲,是那么狰狞,那么恐怖!

    一路狂冲,一路呼号!

    时迁和奥尼尔从没见过如此癫狂的沈云,一时之间都有些措手不及。不过他们能理解,沈家族人差点死绝,都是倭奴造成的。沈云此刻不癫狂那才奇怪了呢!

    不过他们永远不会明白,沈云之所以如此癫狂,更多的还是在发泄百年来压在中国人心头的那股难以宣泄的怒火……

    甲午之战、旅顺屠杀、侵华之战、南京屠杀、武汉屠杀、七三一部队、东北……一切的一切。

    沈云这是在为这些事情癫狂。能报此仇,就算真的疯了又如何?

    火光中,沈云甚至想放声大哭!

    ……………………分割线……………………

    汉元千年十月一日,大汉渤海侯沈云带万余义民收复大汉扶桑州江户城!杀叛匪十一万众!

    江户城破!

    ………………………分割线……………………

    ps:第二更。

    如果明天上架,那明天就是三更。

    倭奴的遭遇不值得同情,大家还是同情同情我吧!快上架了,但点推比实在难看……大伙帮帮忙,给个票呗?

    另外,灭倭之战还没结束。后面还有更精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