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一章 忆相逢,梦与君同】
    彩袖殷勤捧玉钟,当年拼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

    鄢府,列翠轩,雕梁画栋的回廊,假山石林在望,廊下清池游鱼时浮时潜。

    已是冬季,天上下着些些雪花,不甚大,但却贵在轻灵。在这片天地间,仿佛一切都变得唯美了。

    鄢如月身穿淡黄色对襟棉袄,素色长裙及地,秀发散在两鬓,淡雅如菊地坐在回廊的栏杆上,屈着一条修长的腿儿,头倚在膝盖上,洁白的笋指无意识地拈起栏杆上雪花,又丢入水中,激起清池游鱼一阵摆动。

    她回来已经快三天了,却是谁也不想见。

    母亲鄢曹氏的贴身婢女小翠远远地站在回廊一头,望着有些魂不守舍的小姐,也有些叹息,一咬牙,还是轻轻走上前道:“小姐,少夫人让你一起去赴宴……”

    “不去!”鄢如月圆润的唇间吐出两个字,然后继续痴痴地望着清池游鱼。

    小翠其实不小了,今年也有三十出头,她是十二岁当陪嫁丫鬟一起虽鄢曹氏嫁进鄢家的,这个小姐是她从小看到大,如今看她这个模样,心里也是有些酸楚,劝道:“小姐,你私自离家出走,老爷已经很不高兴了,如今既然回来,你又不想去学校上学,那就多陪陪少夫人吧!”

    鄢如月抬起头,闪亮的水眸中满满都是委屈:“翠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反正,我就是不嫁!不管他是临淄侯还是淄川侯的公子,我都不喜欢,我坚决不嫁!翠姨,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你也不想我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吧?那样不会幸福的!我不想重走我娘的老路啊……”

    “胡闹!”一声粗厉的怒喝从回廊一头传来。

    小翠回头一看。顿时紧张地裣衽行礼:“老爷!”

    鄢准从回廊那头快步走了过来,墨绿色的棉袄和头上黑熊毛裘制作的顶冠让他倍显威严。

    见父亲快步朝自己走来,鄢如月也怯怯地离开栏杆,在原地站好,裣衽行礼,轻轻道:“月儿见过父亲大人!”

    鄢准重重“哼”了一声,斥喝道:“自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正道。什么叫重走你母亲的老路?那临淄侯家的大公子武艺超群。乃是大汉军中首屈一指的猛将,淄川侯家的二公子则是文采斐然,帝大有数的才子,这两家人都争着下聘礼娶你过门,这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你嫁过去必然是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又有何不妥?”

    鄢如月低着头,但语气却一点不服软:“父亲大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临淄侯家的大公子张士只是一介莽夫,整日只知好勇斗狠,全无其父的稳健与厚重,而淄川侯的二公子孔慎只是徒有其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在帝大早就颇有恶名。这种人怎能嫁?”

    “放肆!”鄢准气的脸都绿了。扬起巴掌就要扇下去。

    鄢如月此刻高昂起头,望着父亲那怒火膨胀的双眼。怡然不惧地说:“父亲大人,你就算打死女儿,女儿也决计不嫁的。女儿早已心有所属,今生非君不嫁!”

    鄢准气急反笑,扬起的手放了下来:“哼,那沈云文不成武不就,论武比不上张士,论文更不及孔慎万一,他那名声更是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臭,这样的男人到底有什么能让你对他死心塌地?更何况,他得罪了太后……”

    说到这里,鄢准的话忽然戛然而止,怒火正炽的眼神倏然消逝,似乎想到了什么。

    鄢如月没有注意到父亲的神色变幻,听见他诋毁自己的心上人,顿时反驳道:“父亲大人此话有失偏颇,渤海侯如何就文不成武不就了?扶灵归宗,是为孝;不畏倭寇,是为勇;代国东征,是为忠;替民申冤,是为仁。试问这忠孝仁勇皆备的男子世间有几人?至于他的文采,父亲大人交游广博,难道没听过《将进酒》吗?‘高堂明镜悲白发,朝成青丝暮成雪……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够了!”鄢准爆喝一句,冷冷道:“总之,我不会同意这门婚事!你想也不用想了!”

    言罢,他怒气冲冲地拂袖离去。

    鄢如月怔怔地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心下黯然神伤。

    小翠在一旁轻声道:“小姐,这首诗真是那渤海侯所做?”

    鄢如月展颜强笑:“当然。翠姨,你说世间男子还有谁能抵得过他不成?总之,这辈子我非他不嫁!”

    小翠轻轻叹了口气:“可是小姐,老爷决定的事又有谁能改变呢?更何况,渤海侯惹得太后不快却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鄢如月柳眉一挑,道:“那又如何?整整一个倭国都奈他不何,莫非到了这天子脚下,他还不能一展心中抱负么!”

    鄢如月转过身,拉住小翠的手道:“翠姨,只要娘亲是支持我的,那就行了!至于父亲那边,我管不得了,反正自小他也很少管我……更何况,张士和孔慎算什么东西,沈云可是朝廷册封的渤海侯呢!”

    提到自己的心上人,鄢如月脸上的黯然一扫而空,满满的都是飞扬神采。

    ※※※※※※※※※※※※※※※※※※※※※

    鸿庆楼,大江之畔。

    王戎正色对周惠道:“惠儿,我已对母亲说了,等你毕业之后再谈论这件事。这之前,她不会再去太后那里提了?!?br />
    周惠托着香腮,望着窗外的雪花幽幽出神,仿佛没有听见王戎的话。

    鸿庆楼的最高处,窗台用支杆撑起一个斜向下的小角,风雪既不会飘进来,又能从这里望见江面上风雪飘零的景色,端是美不胜收。

    “惠儿?惠儿?”

    连唤了数声,周惠才从自己的世界里挣脱出来,讶然望着唤她之人道:“怎么了,南山哥哥?”

    一起围坐在窗前的除了王戎、周惠之外?;褂兄罡鹪屎吐砉?。他们都奇怪地望着周惠。

    诸葛允担忧地说:“惠儿。这次你从渤??せ乩此坪跽鋈硕汲劣袅诵矶?,在那边可是被吓坏了?”

    马固也道:“是啊是啊,看见邸报上说,那边倭寇肆虐的凶狠,连渤海侯家族都被屠了不少,当时渤海府造倭寇洗劫的时候,你可在城里?”

    回来之前。周惠已经对王戎说过,绝对不许把她在渤??さ娜魏问虑樗党鋈?,否则再也不理他。王戎答应了。

    事实上,这次鄢周二人都是因为逃婚而离家出走的,她们本不想回来,可是胡公殿下却强制将她们送了回来。她们二人出走的事早就被鄢家知道了---毕竟她们可是在鄢家各地驿站里休息了不少晚。想不被知道都难。再加上渤??の烈咚僚?,胡公当然不能让她们在渤??し赶?。

    回来之后,鄢如月就被关在家里不许出门,而她周惠则只能继续回帝大读书。只是整天回到宿舍都是一个人,她觉得无趣的很,于是今日王戎说有事找她,于是四人便到了鸿庆楼一聚。

    听见他们关切的询问,周惠都是淡淡一笑了之。

    这个神态反而让所有人更加担心了。要知道这个刁蛮公主何时用过这么温顺的笑容面对他们???这还是大汉的端平公主吗?

    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马固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偷偷向王戎询问一番最近的事情??煽赐跞忠涣陈淠谋砬?。他又不好问什么。

    鸿庆楼每层每间房里都会安放一个暖炉,同时点上檀香。整个房间里都萦绕着如春暖意和沁人心脾的香味。让人倍觉舒适。

    但就是这种舒适,让周惠有些难受。

    不知,他现在在哪儿?还好吗?是否也跟我想他一样在想着我呢?

    周惠幽幽地出神,眼神又忍不住望向窗外。别人都以为她在往江上的雪景,但其实,她只是在看渤??さ姆较虬樟?--这个位置,正好朝东!

    这时,楼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群人从楼梯口涌了上来。

    当先一人刚落脚便叫道:“乖乖咙嘀咚,这无端端的怎么雒阳也下雪了?!真是冻死个人??!小东尼,我这可是买你一个面子啊,否则我才不来鸿庆楼这么贵的地方吃饭呢!”

    “得了吧,若不是这里离港口最近,又要给渊让君接风洗尘,我也不想来这里---上次他帮我赢了那么多金币,害我吃了一个多月的鸿庆楼,早就吃腻了!”小东尼带着西方韵味的汉语传了出来。

    周惠在听到“渊让君”这三个字的时候就已经猛地扭过头,王戎、诸葛允、马固也同时回头张望上来这一群人。

    人很多,当中包括最先上来的詹姆斯,以及不住抱怨的小东尼,而在他们之后,方誊一边上楼,一边不时回头跟后面一人笑谈着什么。

    一顶白狐裘的顶冠出现在楼梯口,仅是这样,周惠就觉得自己的心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脚步微响,沈云那张带着笑意的英俊侧脸顿时出现在周惠眼前,他那一成不变的爽朗笑声仿佛直要刺穿她的灵魂。

    “呵呵,我都说了不要破费,回帝大食堂凑合一顿就成的……嗯?惠儿?”

    沈云最先看见的也是周惠,至于其他人则是后知后觉。

    “渊让!”周惠带着惊喜的笑容,噌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由于过于激烈,甚至把椅子都给推倒了。

    这一刹那,周惠仿佛都快把一生的力气都给用掉似的,脸上泛起的激动潮红让她自己都能感觉到热烫。

    可她不愿意闭眼,生怕这只是一场最美丽的梦!

    屋外的风雪,室内的檀香,一切都在这一刻静止……

    ※※※※※※※※※※※※※※※※※※※※※

    ps:第二卷第一章,更新的字数少了点。真是殚精竭虑的码了好久!

    呵呵,新卷当然要有新气象,撤掉了让大家讨厌的分割线,改成这个。大伙看着还行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