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四章 冬至日,帝都映天】
    ps:  恕罪恕罪,码字速度慢了点!不过总算是赶上了!这是23号的,今天的另外算!

    求票!任何票?。?!

    汉元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冬至。

    冬至是二十个节气中最早制订出来的一个,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乃至更早)就已经有过冬至的习俗。

    冬至,又称亚岁,冬节,长至。是汉人节日文化中不可或缺的节日。不论是宫廷还是民间,在这天都会有隆重表示。

    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各个府邸宅院,大户人家还会挑选能士鼓瑟吹笙,奏黄钟之律,以示庆贺。虽至贫者,一年之间,也必积累假借,至此日更易新衣,备办饮食,享祀先祖。官放关扑、庆祝往来,一如过年。

    作为皇家,这天的皇宫内外虽没有张灯结彩,但也隆重已极。寅时便有宫人敲响醒钟,延至辰时,各宫妃嫔齐聚长乐宫,奉迎御驾出宫,先前往寿成殿请皇太后安,然后移至奉先殿,备皇家司仪,礼炮,祭祀皇家列祖列宗!

    及至午时,皇宫午门大开,六驷御驾滚滚而出,禁卫军两侧护驾,衮冕卓然的皇帝昂然入皇城,直驱凌烟阁祭拜!

    申时,皇帝携皇后登上皇城天阙门,俯视皇城外的民间庆?;疃?。宣示与民同乐,并接受百姓及百官朝贺!

    天阙门前便是定鼎大街,与天阙门正对的雒阳城门叫定鼎门,成一条直指南北的绝对直线,绝无丝毫偏差。而且定鼎门上的城楼要比天阙门矮九寸!

    当然,依靠目力是不可能从天阙门望见定鼎门的---雒阳城实在太大了!

    天阙门之前,除了护城河和金水桥外,还有一个巨大的广场,称昭武广??!

    广场上并没有树立谁的雕塑,只有一面大汉皇旗在迎风飘扬!

    旗帜每天卯时由禁卫军更换,绝不延误!

    从天阙门一直延伸到定鼎门。长长的大街上。灯火璀璨,这条黄金街道上的每个商铺都会挂上橘黄色的灯笼,从高处看去,整条大街宛如银河般,直泻天边尽头!实在是美不胜收!

    而与这条银河交相辉映的,是运河两岸以及整座宫虞山。在冬至这天,运河两岸的灯塔都会齐齐点亮。宫虞山上也会有彩色的宫灯点缀。

    蜿蜒的运河仿佛明月,而宫灯闪烁的宫虞山就似星辰,点缀着银河……整个雒阳城就像是华美夜空的倒影,美轮美奂到无以加复!

    置身于其中,行人仿佛都像是天宫中的仙人一般。即使天寒地冻,但来往交错的人气却将街市搞的火爆。与元宵灯节比起来亦不遑多让。

    帝都雒阳的常住人口是七十万户,两百四十万人口,再加上一些外籍人员和黑户,差不多总人口数在三百万左右。这么多人即使没有全部出动,只出其中一成那也是非常吓人的数目了。整个定鼎大街上摩肩接踵,竟比白天还要热闹!

    当然,大多数人是朝着昭武广场去的。目的当然是去见大汉天子和母仪天下的皇后!

    皇帝,是汉人心中的神。虽然自圣祖之后?;始揖秃苌俳薪实凵窕男逃?。但“天子”这一根深蒂固的思想却愈发深厚起来。

    他是全体汉人的唯一领导者,更是全体国人的最大依靠!这种能够得见天颜的机会可不是天天有的!

    沈云在人堆里。走的那叫一个痛苦。

    他背上的伤刚愈合,就急着从帝大医院出来。倒不是他不想住,而是实在没脸住。想想看,从他穿越过来至今,在雒阳的日子里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住一次医院,都快把医院当宿舍了。加上他心里有事,也就早点离开为好。

    可刚回到宿舍,第二天就赶上了冬至。方誊和詹姆斯非要拉着他上街游玩不可。

    沈云说不想去,结果詹姆斯对他道:“我本有一次可以觐见贵国皇帝的机会,但因为你我放弃了。这次让你陪我远远看一眼都不行吗?子曰,知恩图报,渊让君,你也算是个读书人,怎么能不听圣贤教诲呢!”

    “子还曰过,君子不强人所难呢!你怎么也不听?”沈云反驳。

    没想詹姆斯的脸皮不知道跟谁学的如此厚实,居然挺胸抬头,正气凛然地说:“我是罗马人,不是汉人,所以可以听也可以不听。更何况,我好像还够不上君子的程度?!?br />
    沈云实在被他打败了,只好一起出发。

    到了定鼎大街,发现人潮汹涌时,詹姆斯也后悔了,踮着脚说:“早知道人这么多,就不出来了,现在别说见贵国皇帝,就算能看见天阙门的影子都算赚到了!”

    方誊在一旁失笑道:“我早就说过,若想见到天颜,非得午时刚过就在昭武广场排队,但你却偏偏在傍晚下课之后才出来,这根本就是你自找的!”

    詹姆斯嘀咕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汉人对见皇帝还有这么高的热情,在罗马,奥古斯经常站在广场演讲,很多人都听到不想听了,更别说见!”

    “呵呵,你们的皇帝真可怜!”沈云打趣道。

    詹姆斯强辩:“不是不是,我说的不是当了奥古斯都之后,而是当奥古斯都之前,他们都要在广场上演讲,获取元老院和公民的选票的……”

    后面的话沈云没听见,因为前面传来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詹姆斯的话彻底被淹没了。

    “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定是皇帝出现在天阙门城头了。但不论沈云几人怎么踮脚,还是无法看见远方有任何身影。

    他们才刚刚走到定鼎大街的中段,离天阙门还有好长好长一段距离呢,前面黑压压一片,都是汉人都上的顶冠,哪能看见皇帝??!

    这个时代又没有见到皇帝就要下跪的习俗,所以众人都是站在原地大声欢呼。这声声欢呼简直能够将沈云给直接掀出大街以外。

    詹姆斯跟着众人扯了两嗓子之后,也觉得非常无味,也是,这连个朦胧的身影都看不见的皇帝,欢呼起来也没多大趣味。更何况那皇帝又不是他的皇帝。所以他很快又耷拉着脑袋道:“滕宇君。这街上一直这么多人?;挂恢币谡舛咀怕??”

    方誊笑道:“那倒不用。等陛下下令庆??贾?,昭武广场上人流恢复走动,这街上自然松动一些。不过人这么多,去哪儿也不方便。我看我们还是回吧!”

    詹姆斯回头一看,到处都是人,把来路都堵了,便对沈云道:“这怎么回啊。对了,渊让君,你在定鼎大街上不是有处产业么?不如去你那儿歇歇脚如何?”

    沈云背伤初愈,此刻也有些乏了,便道:“好??!不过还要再往前一些,渤海药房在前面?!?br />
    ……

    渤海药房前的两队石狮子上都挂上了淡黄色的绸布。不过药房匾额上的白布还没有摘下。这是为渤海侯守孝用的。沈云身上的衣服也都是素白色,天蓝色校服都不穿了。

    挤开人群,沈云见药房门口站着好几个大夫和伙计,都踮着脚向天阙门方向张望着,竟然没发现沈云的到来。

    还是倚着大门看热闹的沈湛发现了沈云,忙将他迎了进去。门口那几个伙计和大夫,都被沈湛严厉呵斥了几句,全都灰溜溜地钻回药房里。各司其职。

    木泗走后。渤海药房就交给了沈湛打理。除了码头那边外,沈湛还需要照顾到这边。虽然只是短短数月。但可以看出其中的劳累绝非一般人能承受的住,上次见沈湛时他还颇为健硕,但此刻再见,竟有些苍老疲惫,乌黑的发丝也生出了几许花白。今天若不是冬至,定鼎大街上人流众多,估计沈湛还会在码头那里忙活。

    “侯爷,听沈武说你前段时间受了伤,现在可好了些?”

    将沈云等三人迎到后院客厅中坐定,奉上了茶,沈湛笑着问道。

    “好多了,已无大碍。湛叔上次派人送来的金疮药很有用。对了,我让武叔带个人过来帮你的,他人呢?怎么还让你如此操劳!”

    沈武和也跟这沈云到了帝都,沈云平常在学校,自然不可能让他们时刻跟在身边,所以让沈武去宫虞山别府居住,而让来帮助沈湛打理生意。

    沈湛摆手笑道:“不劳累不劳累,我还忙的过来。今日运河上也有活动,不需要装卸货物,只有一些琐事需要人盯着,我看那位白先生能应付的来,所以就让沈武跟他先在那边打理,自己过来这里守着,怎么说都是咱们沈家的产业,看严点总没错!”

    沈云点头:“嗯,把这里交给湛叔,我很放心!”

    沈湛谦逊地笑着。

    方誊在一旁听的还算稳当,但詹姆斯却早就坐不住了,见他们说话告一段落,赶紧道:“渊让君,我看你这药房还有二层,那里是不是能看的更远一些?”

    方誊知道他在想什么,笑道:“就算站在高处,你也一样望不见天阙门城楼的?!?br />
    “那看看总是好的嘛!”詹姆斯不满道。

    沈云也笑了笑,看向沈湛。

    沈湛立即道:“哦,侯爷稍坐,我去安排一下,等会儿就让几位公子登楼?!?br />
    渤海药房的二楼可以从后院直接上去,不过那上面都是存储药材的地方,所以有些凌乱,沈湛叫了几个伙计稍微清扫一下,然后让沈云三人走上二楼,来到二楼开放式阳台上,倚栏远眺。

    果然如方誊所说,在这里也望不见天阙门。倒不是不够高,而是二楼都是各个门店悬挂招牌的地方,而且几乎家家都有阳台,视线全被这些招牌挡住了,只能隐约望见天阙门城楼一角的璀璨宫灯罢了。

    詹姆斯一看顿时失望,嘟喃道:“这么多招牌怎么看???”

    方誊也是闲的无聊,随口说道:“那你爬到栏杆上,探出身子去,没准就能看见了!”

    “咦,这是个好办法!”詹姆斯立即欣喜地撸起袖子准备爬出栏杆。

    方誊一把拦?。骸安皇前??你真爬???我只是说说而已!”

    詹姆斯笑道:“没事儿,我身手好的很!”说着抬腿跨过了栏杆。

    “你身手再好也不能玩命??!这还不到玩命的时候呢!快下来!”方誊急了,拉着詹姆斯的胳膊死活不放。

    沈云也着急地扯住詹姆斯说:“喂,在大汉私自跳楼可是要诛九族的,赶紧下来!”

    詹姆斯哈哈一笑:“渊让君,你莫要诳我,大汉律法中何来这一条?再说,诛我九族?你们不怕引发两国战争吗?”

    沈云也被自己的话给逗笑了,但随即道:“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得轻易毁伤。你可是读了许多大汉圣贤书的人,这个道理总是懂得吧?!赶紧下来!”

    詹姆斯却不理会,那一条腿也迈了出去,双手抓住栏杆,身体直往后仰,偏着头往天阙门方向望,嘴里道:“安心啦,我的身手还是不错的……”

    天寒地冻的天气里,阳台栏杆本就有了凝冻的霜雪,滑溜的不行,詹姆斯这话还没说完,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顿时向下一沉。

    “我靠!”

    沈云和方誊同时大惊,恶狗扑食般齐齐将詹姆斯的两条胳膊拽住。

    此刻詹姆斯已经吓得面如土色,双脚凌空,双手在沈云和方誊眼前乱抓,嘴里大叫:“哇,好高,好高,快拉我上去!”

    刚才的勇气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詹姆斯双手乱抓,竟然不小心抠到了沈云的眼睛。沈云吃痛,手就瞬间一松,詹姆斯更加大叫,幸好方誊抓住他的胳膊没松手,反而用力向上一扯,将詹姆斯扯起几寸来。

    詹姆斯也是如溺水的人一般,想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也没看沈云正在吃痛中,根本毫无防备,挥舞的爪子直接揪住沈云的脖领一扯,他又往上窜了数寸,已经扒拉住栏杆上方了。

    可没想到,他这举动却害了沈云,他为了抓住詹姆斯,本就半个身子探出栏杆,如今再被他这么一抓,一扯,整个人猝不及防,竟然就这么从栏杆处翻了下去……

    在凌空的刹那间,沈云脑子里竟然闪过一个念头:我靠,老子又要住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