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章 鄢如玉,软骨之症】
    定鼎大街上的商铺在建筑方面差不多都是同一类型,在这个象征着大汉繁华与荣耀的大街上,建筑模式和高度都有严格的规定。比如最高不得超过六丈,门口镇兽不得占据道路九尺等等……

    渤海药房的二楼距离地面为两丈三尺九寸,合成现代单位大概为七米左右。从这个高度坠下,其实是摔不死人的,但摔伤不可避免。所以沈云才在心中哀嚎又要住院。

    但是今天他的愿往怕是要落空了。今天的定鼎大街人满为患,他这么朝下翻滚,没落到地面上,反倒是把下面的人给压个正着。

    “哎呀!”

    “天呐!”

    “二小姐……”

    “侯爷!”

    ……

    无数声尖叫顿时在渤海药房门前响遍。

    出于本能,沈云避开受伤的后背着地,在摔下的一瞬间尽量扭转身体,用正面向下的姿势去迎接即将到来的痛苦瞬间。

    但直到沈云睁眼,他都没感觉到有什么疼痛传来,相反,身下还感觉软绵绵的。

    “嗯?”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吹弹可破,光滑腻人的肌肤,唇齿之间的触感更加清晰的传到脑子里。

    沈云一惊,赶紧撑起身体,入眼处,竟发现自己正压在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身上,而这个少女也不知道是被压坏了还是吓着了,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直视着沈云却是一声也没吭。

    “这,这位小姐,唐突,实在唐突了!”沈云赶紧爬起来,伸手想要搀这位当了肉盾的少女,可刚伸出手去,却又发觉不妥。

    周围的行人早就闪出了一大片空地,对着沈云和地上这少女指指点点,其他地段的人也都纷纷被惊扰。拥挤着要回过头来看个究竟。

    在这种情况下。沈云也顾不得太多了,赶紧道:“这位小姐,我实在无心,这……”

    “二小姐!”一声娇呼从人群里响了好几声,然后才看见一个同样十五六岁的姑娘费力地挤开人群,小脸上满满都是担心和恐惧,汗水都滴到长有几颗雀斑的鼻尖上。

    她扑了过来。一把推开沈云,然后要去搀扶地上的少女,但地上少女却皱起秀眉,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着,瞬间泛起了一层水汽,但却始终抿着薄薄的红唇。没有出声。

    沈云暗叫糟糕,这少女好像受伤了。也难怪,他一个大老爷们,少说也有一百三四十斤,这压下来没把她当场压死就算这小妮子命大了,若说再不受伤,那才叫见鬼了呢!

    不过她怎么不出声呢?

    幸好这里就是药房门口,沈湛已经着急忙慌地从店里冲出来??醇馇榫吧钪俦恢芪У娜宋Ч巯氯タ刹皇鞘裁春檬?。于是立即吩咐几个老妈子把这少女抬进药房中。

    这些老妈子都是药房聘请代替医护的人。药房嘛,总是会有一些妇人要来看病。都是大老爷们可不行。这几个老妈子年轻时也是在医院或者相关地方做过的,所以应付这些事不算生疏。

    沈云也被沈湛请回了药房,让大夫好好诊断。詹姆斯满脸歉疚地在沈云边上,不住道歉。方誊也担忧地看着大夫。

    “侯爷无碍!”大夫仔细检查过后,缓缓道。

    这时,从隔壁的诊室里走出几个老妈子,跑到柜台前要了几副膏药,然后又匆匆奔进诊室里。这架势,似乎那位少女伤势颇为严重。

    可却丝毫听不见那少女的痛呼,倒是方才那个丫鬟哭哭切切之声不绝于耳,不时尖声叫道:“呀,这个不行,这个绷带消过毒没有???”

    “不能用这么次的,快去换云南白药!”

    “什么麝香膏???没听过,换!”

    ……

    沈云从诊室里出来,拉住一个老妈子问道:“那位小姐的伤势如何?”

    那老妈子自是认得沈云的,忙裣衽行礼道:“回禀侯爷,那位小姐的小腿好像折了,内脏好像也有些受损,许大夫已经在把脉了?!彼低暧旨贝掖业啬米乓┪锍褰锸?。

    腿折?

    沈云顿时有些发怔。刚才匆匆一瞥,也没注意到那少女到底长的何等模样,但朦胧中也是个清丽脱俗、美艳至极的姑娘,难道以后就要变成一个瘸子?

    想到这里,沈云顿时急得下门牙顶上门牙,在诊室门口团团转。

    詹姆斯和方誊也听见了老妈子的话,围了过来,脸上焦急之色溢于言表。特别是詹姆斯,一个劲的嘀咕:“糟了糟了,那么漂亮的小姐,难道以后就要变成残废?万能的主啊,你也太残忍了!”

    方誊忍不住点着他的脑门道:“狗屁,残忍的是你,关你的主什么事?少把责任往不会说话的主身上推,我告诉你,这事儿你不担也得担!人虽然是渊让压的,但祸可是你闯的!”

    “我知道我知道,现在只求主能保佑她,别闹出人命就好!”詹姆斯一脸忏悔,双手合十握在胸口,不住念叨。

    沈云心里烦躁,正要也说詹姆斯几句,这时见许大夫从诊室里出来,忙上前询问。

    这个许大夫也是受雇于渤海药房的老人了,在这里颇有名气。上次沈慕来的时候,还吩咐过当时的掌柜木更正要让“老许”给沈云送点药呢。

    许大夫六十如许,须发皆白,见侯爷问起,忙躬身道:“启禀侯爷,那姑娘只是手脚脱臼,胸腹内脏有些震荡,老朽已经将其接上,并无大碍!”

    众人齐齐长出一口气。

    原来只是脱臼,太好了!

    詹姆斯又在边上念叨他那万能的主。

    沈云神情放松,白了詹姆斯一眼,对许大夫道:“有劳许大夫了,那姑娘也真的好毅力,您给她接骨,她居然一声不吭……”

    “她不是一声不吭,而是本就不会说话!”许大夫忽然道,“而且她全身的骨骼松脆,应是儿时便患有软骨之症,所以极易脱臼。这样的孩儿。若生在普通人家。早就一命呼呜了!”

    沈云大吃一惊,不可置信地望着许大夫道:“这姑娘是个哑巴?可是天生如此?”

    许大夫摇头道:“这个,老朽没有仔细查看,不知原委?!?br />
    “那她这软骨之症……”

    “软骨之症乃是天疾,药石无效,根本无法根治。所能做的就是购买人参、鹿茸、熊胆之类的养气之药,自小开始固本培元。如此方能延气续命,但更多还是要看她本身的造化!”许大夫说着,还轻轻摇摇头,道:“只是这些药材,任何一样都昂贵非常,这小姐看来是生在个大富大贵的人家。否则绝不可能到这个年纪……”

    他话音放落,就听诊室里那丫鬟的尖嗓门嚷嚷:“大夫,大夫,快拿点蛇胆汁来,记住,一定要青丝锦蛇的蛇胆!我们小姐的喉咙又痒啦!”

    许大夫咂舌,低声道:“侯爷,老朽先去配药!”

    “嗯。去吧。不论多少钱!”沈云松了口气。也不管那青丝锦蛇的蛇胆到底要多少钱。

    ※※※※※※※※※※※※※※※※※※※

    就在沈云等人都松了口气,准备坐下来喝杯茶压压惊的时候。忽然从门外闯进来一群人。

    为首的一个头戴绒帽,脖子上围着一条狐裘,身上的衣服极其华贵,脚蹬鹿皮长靴,抓着马鞭的手上都是极品玉石戒指。特别是拇指上的扳指,凝黑透亮,一看便知是极品玉石所做。

    这人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眉眼还是很清秀的,但有股嚣张的戾气,一进门便大声咋呼:“掌柜的,掌柜的!”

    沈湛刚刚给沈云奉上茶,正要陪沈云说会儿话,就见这人咋咋呼呼的冲进来,脸上神色一变,显然是认识这人。

    沈云就坐在大堂华佗像旁边的客室内,客室并无遮挡,只有一挂珠帘做装饰,所以他们也看见了这个咋咋呼呼的年轻人,便问:“湛叔,你认识此人?”

    沈湛苦着脸道:“当然,侯爷,此人便是大汉第一首富鄢准之独子鄢澄。人称帝都小霸王!今日他上门,怕没什么好事……侯爷宽座,我先去应付一下!”

    沈云点了点头。这里一切都以沈湛为主,他没必要出头??銮?,他也不想得罪鄢家,毕竟那是如月的娘家。只是不知这个看上去嚣张之极的小子到底是如月的弟弟还是哥哥。

    方誊看着鄢澄冷哼道:“这个鄢澄,仗着鄢家的财势,在帝都的确是横行无忌惯了,我倒很想看看他今天跑到渤海药房来要捣什么乱?!?br />
    “你也知道他?”沈云道。

    方誊看了沈云一眼,笑道:“渊让你是摔伤了脑袋,所以忘了,这鄢澄可是你的大仇家??!”

    “哦,此话怎讲?”沈云更加好奇了。

    詹姆斯抢着说:“不是吧渊让君,你连鄢澄都忘了?我记得刚来雒阳的时候就听说过你跟他两人大闹飘渺居的事呢!”

    飘渺居,是波斯人在运河边开的一家青楼。之前的沈云经常带着狐群狗党去那里看艳舞??缮蛟剖翟诓恢雷约夯垢飧鱿诺嫩炒笊儆泄栏?。

    沈云正要细问,就听那鄢澄朝沈湛大声呼喝道:“你就是掌柜的?”

    沈湛躬身带着讨好的笑容道:“是是是,在下正是渤海药房掌柜沈湛。不知鄢公子到访有何指教?”

    “指教?老子今天就是来指教指教你的!”鄢澄非常嚣张地把头上的绒帽往地上一丢,叉腰吼道:“说,你把我妹妹伤成什么模样了?她人呢?”

    “妹妹?”沈湛一怔,忽然想到刚才被沈云压到的姑娘,心里一个突突,忙道:“鄢公子的妹妹是……”

    “废他妈什么话?老子的下人都说了,我妹妹被你店里的人给弄伤了,被抬进这里以后一直没出去,现在死活不知。沈湛,老子告诉你,我妹妹可是全家人的宝儿,若是她有个闪失,别说是你,就算把沈云那龟孙叫来照样扛不起!”鄢澄指手画脚,气势汹汹的呼喝着。

    “老子还真就扛了!怎么着,鄢少,还想砸了我的买卖不成?”沈云从客室里缓步出来,面沉如水地看着鄢澄。

    被人指着鼻子骂龟孙,若沈云还不出来,那才真是脸面全无呢。当初是世子的时候还没人敢这么骂,更何况现在当了侯爵。

    鄢澄一见沈云,眼都红了,一把推开沈湛,带着玉戒的手指虚点着朝沈云走来,嘴里道:“好啊,果然你在这里。姓沈的,你他妈给老子说清楚,我妹妹呢?”

    沈云看着他那模样就来气,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冷声道:“老子还真就不告诉你,怎么着吧?”

    沈云这股混不吝的气势摆出来,还真把鄢澄给唬住了。他一怔,正要跳脚撒泼,忽然诊室里传来一个声音。

    “少爷,我们在这儿?!?br />
    是方才那丫鬟。

    接着就见诊室的门打开,那小丫鬟瞪着眼睛,非常不满地看着鄢澄道:“少爷,二小姐刚刚睡着,这又被你的大嗓门吵醒了,刚想出来提醒你呢!”

    鄢澄“呀”了一声,也不理会沈云,忙几步蹿了过去,低声道:“妙妙,如玉没伤着哪儿吧?”

    那紧张劲头倒不是假的。

    叫妙妙的丫鬟正要说话,诊室里传来一阵响动,她就说了句“等等”,然后匆匆关上了诊室门。

    鄢澄在门外急得抓耳挠腮,来回乱转,眼光与沈云一碰,顿时又“哼”了一句,但却没有再大声喧哗再跟沈云争吵。

    沈云也懒得理会他,不过他倒是开始有些好奇起来,这个叫如玉的少女看起来柔柔弱弱,怎么会有个这么霸道的哥哥呢?

    鄢如月,鄢如玉,啧啧,这名字起的,真是一点难度都没有??!

    过了一会儿,妙妙的小脑袋从门口闪了出来,道:“哪位是沈云沈公子?我家小姐要见你!”

    沈云一愣,有些不解。不顾自己刚才刚刚压了人,现在去给人道个歉也是应该的。于是也不多说,径自往前走去。

    鄢澄忽然挡在他身前,冷哼低声道:“姓沈的,我妹妹身子弱,你可别对她大呼小叫,不然老子非把你这破店给烧了不可!”

    沈云不屑地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说,走进了诊室中。

    ※※※※※※※※※※※※※※※※※※※

    ps:昨天没更新,至于原因就不多说了。总之欠大家的一定会补回来。

    请大家投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