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八章 利诱之,抢订好戏】
    ps:今天会有两更,还有一更稍后就传上来。求票?。?!

    ※※※※※※※※※※※※※※※※※※

    古时候汉人的结婚礼节比起现代来只多不少,而且繁杂至极。大致来说,婚前的礼节分为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而这一套就被称为订婚之礼。

    下聘礼就是订婚之礼的一个环节,古语称之为“纳征”。一般纳征之时,便会同时有女方家的回礼和请期宴,之后就是迎亲了。

    在圣祖之前,纳采之后一门婚事就算定了。但圣祖之后,由于民气开放,婚姻的真正生效是订婚之礼过后。

    正午前一刻,下聘队伍就从西城区的宫虞山抵达了天桥,从这里开始,鞭炮声就没有听过,一直迎进了鄢府,绕过影壁,来到正厅里。

    鄢准早就接到了通知,也没时间去想鄢如月的变化问题,赶紧披衣正冠,来到前厅准备接下聘礼,这婚事就算成了。

    下聘队伍的规模不小,怎么说淄川侯家族也是济南府的大家族呢,虽然只是纳征和请期,但也不能等闲视之。尽管不及鄢家这么财大气粗,可往来下聘的人也俱是衣冠楚楚,尽显侯爵家族气派。

    “十二对东海珍珠,二十四块和田润玉,四十八双天山硕采,六十四面益州蜀绣,一百二十匹湖州锦缎,两百四十丈江浙吴绣彩锦……”

    身着喜庆长衫,带着方帽的管家大声唱诵着淄川侯家送来的聘礼。

    鄢准一脸矜持的微笑,站在堂前看着络绎不绝往里面抬送聘礼的队伍,心下的狂喜却快要将他淹没。

    身为大汉第一首富,这些聘礼他自是不看在眼里的。不过这场婚事背后所牵扯的利益却可以让他为之欣喜。

    队伍中间,一个身穿天蓝色长袍,腰缠黑色涤带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只见此人面如冠玉,目若朗星,黑色的冲天冠下披散着几许整齐的发髻,行步间倒也丰神俊朗。端是一副好相貌。

    此人一见鄢准便迎了上去。拱手行礼道:“晚辈孔慎,见过鄢伯伯?!?br />
    “快起快起!”鄢准笑着虚扶了一下,道,“过了今日,你就要改口咯!”

    孔慎也不推辞,顺嘴笑道:“何须过了今日,孔慎拜见岳父……”

    他话音未落。鄢准的笑声也未止歇,忽然从大门处传来一阵如雷霆般的吼声,竟生生将唱诵聘礼的管家给压了下去。

    “大汉渤海侯登门下聘,特奉聘礼一件!”

    鄢准和孔慎的笑容同时凝固在脸上?;羧蛔?,只见身穿白色长袍,腰缠黑玉带。脚蹬深蓝软底靴的沈云在沈武的开道下,直奔堂前而来。

    在沈云身后,方誊亦风姿卓然地跟了进来,跟随左右的还有四五个帝大学子,仔细一看,竟是诸葛允、马固、王戎和詹姆斯等人。

    鄢准一看这架势,顿时有些眼晕。

    这沈云到底想干什么?来抢亲不成?

    诸葛允、马固、王戎还有方誊,分别代表了智公、锦公、当朝司徒和淮南侯四大势力。再加上渤海侯自身。这实力。放在帝都任何一个角落都没人敢轻易招惹。而鄢准他只是一介商人而已。

    沈云款款走上前来,不顾孔慎那几乎要杀人的眼光。朝鄢准长揖到地:“云见过岳父大人!”

    “轰”一下,周围全乱套了。周围的下人们纷纷交头接耳。

    这是个什么情况?鄢家的女婿不是淄川侯的家的孔慎的吗,怎么突然冒出个渤海侯?

    不过倾向性上,大家还是比较认同渤海侯的。没办法,孔慎毕竟还没有继承爵位,甚至连世子之位都还没有传到帝都,可人家沈云已经是渤海侯爵了!而且因为之前在帝都也是个风云般的人物,所以很少人不认识他!

    鄢准自然也是吃惊不小的,不过作为一个城府极深又经营着偌大家业的商人,他将这种震惊全部掩藏起来,闪身避过沈云的揖礼,忙拱手道:“不敢不敢,侯爷实在折煞老夫了!恕老夫耳背,侯爷大驾光临是为了……?”

    鄢准显然还想给沈云一个台阶下,虽躬身行礼,但眼睛却直视沈云不住的眨,眼神里透露出一股恳求之色。

    沈云却装作不知,依旧大咧咧地躬身行礼道:“我是来下聘礼迎娶贵府大小姐鄢如月的。怎么?岳父大人,您觉得我下的聘礼不比淄川侯家的丰盛不成?”

    从鄢准以降的鄢府众人都面面相觑。从头到尾都是这几个人,哪里有什么抬送聘礼的队伍?他又哪里来的聘礼?

    沈云见状,微微一笑,摆摆手。身后的王戎又用滚雷般的声音吼道:“大汉渤海侯登门下聘,特奉聘礼一件!”说着,他双手托着一个锦盒,躬身送到了鄢准面前。

    此时此刻,就算孔慎有再大的涵养,再贵族化礼节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怒火了。他本就与沈云不和,只是他们不同系,所以交集很少。再加上沈云已经继承爵位,所以孔慎更加不可能与他有更多的接触。

    只看孔慎如玉般的脸上泛起怒红,指着沈云喝道:“沈渊让,你不要欺人太甚!鄢,岳父大人明明将如月下嫁于我,又与你有何干系?更何况,汝父新丧,丧气未过,你怎么能成亲?莫不是欺大汉无法么!”

    沈云冷哼一声,身后的方誊已经率众而出,拍开孔慎指着沈云的手,喝道:“说到欺法,谁又能与你孔二公子相比?这不是同窗聚会,更不是朝堂问对,你居然直呼大汉渤海侯的名讳,按大汉律法,此乃不敬之罪,按律当张嘴五十!来人啊,速速通报巡城司……”

    孔慎一滞,冲天冠都差点被怒火给顶歪了??煞教芩档木渚湓诶?,他却只能干瞪眼。

    鄢准忙出来安抚,拱手道:“少年心性,一时冲动而已。莫怪莫怪……方公子不必兴师动众,劳烦巡城司的各位大人,只是,”鄢准看了看杵在身前的那个锦盒,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尴尬地说:“侯爷,小女已经许了孔公子,我看侯爷这聘礼……”

    “呵呵,岳父大人打开看看再说!”沈云自信满满地道。

    鄢准迟迟艾艾,最终还是接了过来,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是一份用墨色玉牌压着的绢帛。

    那玉牌让鄢准眼角一跳,与大汉朝廷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鄢准,自然是认识这块玉牌乃是大汉羽林暗卫的信物。而那份绢帛……

    鄢准抖开一看,差点将眼珠都给掉了出来。

    绢帛上写着:“渤海家族商货运输协议”一行楷书。下面是零零总总的条款和规定。

    鄢准是大汉商人,在这个国度,想要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必然是离不开官方力量支持的。墨玉令牌就是告诉鄢准,沈云有着绝对强大的后台。一个鄢准吃罪不起的势力!

    而作为一个商人,最能打动他的其实不是现成的金银财帛,而是源远流长的利益!商人逐利的本性在任何时候都是强烈而炽热的。沈云的这份协议,承诺将渤海家族所有生意的运输部分全权交给鄢家,同时还承诺了货物利润的分成。

    众所周知,大汉诸多家族中,渤海家族无疑是经营生意最多最杂,也最赚钱的世家之一。岁入利润不下数亿金币。但因为渤海家族同样还经营着与罗马等国的海上贸易,有自己的船队和运输系统,所以鄢家始终无法染指渤海家族生意。但如今,沈云却将这个机会送在了鄢准面前。

    看着鄢准那阴晴不定的神色,沈云更加洋洋自得。

    这一手双管齐下,恩威并施的调调,他早就在现代看得多了。他就不信鄢准不会权衡考量。对于他这样一个商人来说,还有什么是比利润最大化更能打动他的呢?

    淄川侯家族仅仅局限在济南府一地,在乐浪郡,可不仅仅只有淄川侯一个侯爵家族,临淄侯张珂也同样在乐浪郡。

    可以说,这数百年来,淄川侯家族在商业方面并没有太大建树,唯一可以称得上生意的便是对《论语》这本书的印刷权。如今半个帝国的《论语》印刷权都掌握在淄川侯孔家,其在印刷业也算颇有一号,但这点生意跟渤海家族的生意比起来只是九牛一毛。

    总之,沈云想不到鄢准拒绝自己的理由在哪里。

    可是,脸上变幻了半天的鄢准最终还是长出一口气,将绢帛卷好从新放进锦盒中,递到沈云面前道:“侯爷恕罪,这份聘礼,老夫不能收!小女无才无德,实与侯爷不相匹配?;雇钜?!”

    “靠!”沈云忍不住从嘴里蹦出个字眼,脸上的震惊很明显。

    这老头搞什么?难道他转性了,不图钱反而讲起信誉了?

    不能够啊,虽说过了纳采和问名,但纳征和请期并没有进行,此时就算鄢准将女儿另嫁他人,也没有人会说他有什么不合礼制的地方。难道是自己的聘礼还不够丰厚?

    除了将渤海家族完全拱手相送外,沈云实在拿不出更为丰厚的聘礼了。而且,沈云相信这个世界上也绝对没有比自己这份聘礼更丰厚的夫家。凉公家族大不大,还不是被父亲沈慕用一半的家族生意给拉拢了!鄢准眼光虽高,但还不至于高到这么离谱的境界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