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章 第一镇,声名之虑】
    马车在帝都的街道上徐徐前进。

    车内很宽敞,松木的车厢,带着精致的镂刻壁板,车厢里有张很大很舒服的软塌,还有几张锦墩和一张小桌子。车厢两侧的壁板里有夹层,里面可以放一些小东西,比如小型乐器、棋牌,又或者是美酒、蜜饯之类。车子四周都悬挂着蜀绣轻幔,车窗位置悬挂着竹帘。不过因为是隆冬,所以外面还罩了一层棉丝裹窗。

    沈云和鄢如玉对坐车内,宽敞的车厢内弥漫着一股清幽的香味。

    车中两人,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鄢如玉穿着白绫对襟小袄,下系红裙,腰间是一条湖水绿的小腰裙,显得利索洒脱。眉弯嘴小,宜喜宜嗔,一双大眼黑的黑白的白,灵动有神,带着一抹浅浅的笑意。

    从外表看,真看不出她是个有软骨之症的女孩儿。

    “二小姐,上了我的车,不是就想跟我这样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的坐到终点吧?!”最后还是沈云忍不住先开口。

    方才在鄢府,沈云原本打定主意要赖在鄢家的。但鄢如玉却让妙妙给他送来一纸信笺,上面只有寥寥数语。

    “君所为欲陷吾姐于不孝耶?若非君所愿,请暂移虎步,府外一叙!”

    到了府外,就见妙妙匆匆在他耳畔说了几句。沈云让沈武驾车,独自在一个僻静小巷接上了披着斗篷,盖住嘴脸的鄢如玉。

    至于方誊、诸葛允等人,早就被沈云抛到九霄云外了。

    青石板的大街,车轮碾上去轱辘辘直响。

    鄢如玉的斗篷就放在软榻一边,蜷起小腿来,低笑道:“我冒这么大风险出来,难道侯爷就舍不得请小女子喝一杯么?”

    沈云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从夹层里拿出两个晶莹剔透的杯盏放在小桌上,之后又从软榻下抽出细长的纹着青花的瓶儿来,细细倒满。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茨闳崛崆忧拥牡褂屑阜执蠹夜胄愕哪Q???上衷诩?,怎么感觉都像透着一股子狡猾,就像一条小狐狸!”沈云边倒酒,边道。

    酒是西域佳酿葡萄美酒,杯是安阳上好官窑瓷杯,人是秀丽可人的美人。倒也是一派好时光。

    鄢如玉眨了眨眼,伸手端起小杯一饮而尽。笑道:“唔,好酒。不过味道怎么怪怪的?”

    沈云也端起酒杯,睨了她一眼道:“你有软骨之症,这酒是我让人专门调配的,里面加了点别的东西!”

    鄢如玉怔了怔,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找你喝酒?”

    沈云无奈道:“这酒本来是打算今天抢亲成功后送给你当礼物的。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小姨子嘛!不过,看令尊的语气和态度,这瓶酒也就只能留在家中自己品尝了!”

    鄢如玉笑道:“别拿话激我。实话说,我的确没想到你会想出这个法子,若早知道你如此莽撞,自以为带着几个世家公子彰显势力便能让我爹屈服的话,我压根就不会去通知你!真不知道姐姐到底看上你哪一点,如此不用大脑?;顾凳谴蠛翰澈:钅?!”

    沈云一怔。想把自己刚才的聘礼内容告诉她,好让她改变这个看法??墒亲蚣溆忠⊥房嘈?,不吭一声了。

    鄢如玉见他不答话,便自己端过酒瓶倒满小杯,又是一饮而尽道:“其实如果你想娶我姐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去求皇帝陛下赐婚就是了。依陛下对你的宠爱……”

    说到这里,鄢如玉忽然停下话头,她忽然发觉自己好像话太多了。

    沈云双眼一紧,目光如电地看向俏脸已经泛起潮红的鄢如玉,沉声道:“你究竟是谁?”

    鄢如玉神色里闪过一丝慌乱,蜷起的小腿放下,裙摆挂在锦墩上,露出一截套着罗袜的纤细腿儿。

    “我……我是鄢家二小姐??!你还以为我是谁?”鄢如玉躲闪着沈云那逼人的目光,闪烁其词地神态简直是欲盖弥彰的最佳诠释。

    沈云忽然从怀里掏出墨玉令牌丢在鄢如玉面前,冷喝道:“鄢如玉,我可是羽林暗卫少校!”

    “噗哧”,鄢如玉掩嘴而笑:“得了吧,屠老大为了这事已经大发雷霆一次了,若是别人冒充羽林暗卫,即使不被凌迟也难逃一死,更何况是冒充少?!?br />
    沈云讪讪地收回墨玉令牌,转而也笑了。

    “这么说,你承认自己是暗卫的人了?!你是哪个镇的?”

    鄢如玉这次居然没有避而不答,而是正色道:“我是羽林暗卫第一镇青州卫少校?!?br />
    这次轮到沈云吃惊了。

    “你是暗卫少校?可你……”

    沈云想说的是她的身体,还有她几乎不跟人说话,难道在暗卫中也是这样吗?

    鄢如玉脸上忽然浮现一种无奈,她苦笑一声道:“这些我还没办法告诉你。就算你有墨玉令牌也一样!”

    “那你这次来帝都……”

    鄢如玉笑了笑:“不错。我来帝都的确不单单为了参加姐姐的订婚礼,还有一些别的事。你冒充暗卫,可知羽林暗卫第一镇主要是负责什么?”

    “当然,第一镇对外,第二镇对内,这我自然了解!”能不了解么,沈云差点就死在羽林暗卫第二镇手里。

    随即沈云心里凛然一跳,有些吃不准地道:“你是为了……到底是哪国人在帝都生事?”

    鄢如玉又倒满了酒,还是一口喝干道:“还能有谁,当然是罗马人!”

    沈云没有接茬。鄢如玉也似乎不想多说,所以气氛又有些沉寂下来。

    倒不是沈云真的不好奇,而是他始终对罗马人生不起恶感。前世对罗马帝国的了解就不多说了,就算今世,沈云所遇上的罗马人,诸如詹姆斯、小东尼等人都很好相处,根本难以让沈云产生深恶痛疾的感觉。听见有罗马人在帝都搞鬼,和他又没有太大关联,是以他就闭口不言。

    鄢如玉却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两下里沉默下来,鄢如玉只能频频举杯。在狭小的空间里,一男一女独处。女人总是比男人更加忐忑。这人一忐忑。就会找点事情做,以此遮盖自己的情绪。鄢如玉这一杯又一杯,没多久就把整瓶葡萄美酒喝光了。

    再看鄢如玉,俏脸上的酡红已经延伸到脑后去了,宜喜宜嗔的眼眸因为醉意也变成一条细缝,看着更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不过这狐狸倒真是可爱。

    “好啦。再喝你就连马车都下不去了。再说了,咱们好像不是为了来这里喝酒的吧?”沈云推开还想去软榻下找酒的鄢如玉,却听鄢如玉忽然“哎呀”一声低呼。

    沈云心中一惊,她有软骨之症,不会这么轻轻一推就伤着了吧?

    “怎么了?怎么了?没伤着哪儿吧?”沈云赶紧俯身追问,脸上的焦急溢于言表。

    鄢如玉“噗哧”一笑?!昂呛?,逗你啦!不过我今天真的好开心哦!能够跟你说话,还不用担心被别人知道我的秘密……”

    沈云看了看坐在马车头上驾车的沈武,隔着一道厚实的棉布帘子,他们说话声音也不大,倒是不虞被人听见,不禁也苦笑摇了摇头。

    “二小姐,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还有。如月她现在怎样了?”沈云将酒杯往边上一推。坐稳身体正色问道。

    鄢如玉醉眼迷蒙,忽而笑道:“现在才想起问你的如月???!早干嘛去了!”

    沈云佯怒。鄢如玉赶紧道:“好好好,不逗你了。你这样公然抢亲的举动的确让父亲很不快,从正厅回到后院就冲进姐姐闺房里,咆哮连天,还说要打死姐姐……”

    “???”沈云猛然想要站起,却“嘭”的一声撞到了车顶,直疼的他呲牙咧嘴。

    鄢如玉笑道:“放心吧,我听了听,父亲嘴上叫的凶,但根本舍不得打姐姐,只是在摔东西发脾气罢了!其实,父亲还是很疼爱姐姐的……”

    沈云撇嘴:“哼,疼爱她怎么会让她嫁给孔慎那种家伙!”

    “孔慎有何不好?他一表人才,家世显赫,因是孔圣后人,在仕林界的地位更是无比尊荣。再说了,他即将继承家族,成为下一代淄川侯。这些总比你这连家都被烧了的渤海侯要强吧?!”鄢如玉毫不掩饰地数落沈云道,“更何况,比起你纨绔大少的名声来,他孔慎可是作风正派,凛然正气的才子!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父亲选择孔慎都比选择你要强!父亲正是出于对姐姐的疼爱,才会选择他做鄢家的女婿!”

    沈云被说的哑口无言,苦笑道:“你是故意来糗我的吧?!”

    “哼,不是我糗你,而是你的确应该改善改善你的名声问题了。不但父亲这么看,连二娘也是这么认为的。相信在诸多世家长辈眼中,在孔慎和你之中也多半会选择前者的!”

    鄢如玉的话让沈云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一直将这个时代当成现代,因为有了圣祖这个穿越者,加上周围很多事物与现代社会的相似,让他会不由自主的用现代的行为模式来处事做人。但这里毕竟是大汉,是尤重声名的古代!

    在圣祖出现之前的东汉,官制还是举孝廉,一个人的声名可是直接关系到仕途的。及时圣祖改变了这个时代的许多硬件,甚至连文化也稍带有了些许变化,但骨子里重视声名的传统却不会改变。

    沈云的出身不错,但他之前的名声实在不怎么样。就算是曹孟德如此枭雄,年轻时放荡不羁、驾鹰走狗,一旦得了势也一样要顾及声名,否则都招揽不来真正的英雄豪杰。

    沈云在那些长辈眼中,就是个“既无三徙教,不闻过庭语”的顽劣之人,即使继承了爵位,他也一样不会被那些长者接纳。

    想到这里,沈云蹙眉忧心不已。

    鄢如玉看他皱眉不语,显然已经上了心,便道:“其实你也无须太过介怀,孔子尚有童幼时,更何况你呢?!不过接下来你需要注意改善声名之事了?;褂芯褪?,父亲不肯你娶姐姐,更重要的原因还是皇太后那边,你是经历过那件事的,自然明白。至于解决之道,其实你更应该往那方面多想想!”

    那方面?

    沈云抬眼看了看她,似有所觉地点点头。

    ※※※※※※※※※※※※※※※※※※※

    ps:还有一章,大家稍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