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一章 求无果,氤氲浴池】
    朱漆铜环的大门,条石砌的阶蹬,门左拴马石,门右悬灯杆,黛瓦白墙,高墙深院,飞檐赤角,富丽堂皇。

    这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但府中亭台阁楼峥嵘轩峻,树木山石葱蔚嫣润,景色极尽优美,比起真正的当权巨富之家也不遑多让。

    已是深夜。月上柳梢。

    一行人穿梭在树木山石间的回廊中,过了前院中院,拐进后院,绕过曲廊,对面疏朗的花木中露出一角红楼,飞檐掩露。

    “老爷,渤海侯到了!”老仆提着灯笼,站在书房门前,低声道。

    “快请!”书房中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

    沈云快步走进书房,朝房中之人躬身行礼:“渊让见过公甫大人!”

    这里便是帝国礼部侍郎公甫效的府邸。眼前的公甫效,三缕墨鬤垂颚,脸颊更显消瘦,但双目却愈发神采奕奕。

    “呵呵,渊让来,坐下说话?!惫π匀环浅?哪芄豢醇?,拉着他的手在书房中的客厅里坐下。那老仆自去招呼看茶不提。

    “早就得知你回了帝都,只是公事繁忙,一直没时间去看望你,今日你自己寻来,倒也了却我一桩心事?!惫π派蛟频难凵窭锛扔锌醇糜训那浊?,又有看着晚辈的宠爱。

    沈云稍稍欠了欠身,见老仆奉茶完毕,退了出去,房中只有他们二人,这才道:“蔼成兄,最近你可是清减了不少。我甫到帝都,你便让人送来了书信,所以见不见都是虚礼罢了。你我心知即可?!?br />
    在没人的情况下,沈云跟公甫效就如同忘年交一般。本是没有那么多忌讳的。

    公甫效笑道:“可不是。不过说实话,我真是想去看看你的,听说你在渤??た墒歉沙隽颂齑蟮氖?,合纵连横之术不比苏秦张仪差,连倭国都灭在你手……呵呵,若不是最近帝都事物多。诸事缠身。我还真想提三尺剑,助老弟你一臂之力??!”

    沈云赶紧摆手:“老兄快别提了,胡公殿下都快把我骂死了……话说回来,蔼成兄最近为何如此忙碌?”

    此刻已经亥时,可书房的案几上的公文还成摞堆放,一看便知公甫效真的是公务繁忙。

    公甫效笑道:“说起来还多亏了你,若不是你做的那件惊天之事。老兄我最近应该清闲些的?!?br />
    沈云神色一动,低声问道:“可是帝国银行……”

    公甫效点了点头:“不错。陛下已经罢免了蓝淀,如今算是将帝都的帝国银行中枢从头过滤了一遍,除了几个闲散职位还在后党手中,其他都由我等掌握。只是这各郡县的地方银行,一时无法接手。愚兄如今名义上是礼部侍郎??勺龅氖氯锤Р坑泄?,所以忙碌非?!粤?,你这么晚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沈云呵呵一笑,公甫效疑惑了一会儿,忽而一拍脑袋道:“呀,瞧我这脑子,下午时分有人告诉我。你今日去鄢府下纳征之礼。与淄川侯家起了争执,可是此事?”

    沈云尴尬一笑道:“不错。不瞒兄长。那鄢家大小姐与我早有三生之约,她也誓死不愿嫁给那人,只是父母之命难违。我也是一时无法,这才前去下聘,好歹算是将今天的订婚礼给搅黄了,但如何才能娶得鄢家大小姐,还需要兄长臂助!”

    公甫效眯起双眼,以手抚须道:“渊让啊渊让,你可是想让我去跟陛下说赐婚之事?”

    沈云赶紧从座位上起来,长揖到地:“生我者父母,知我者蔼成兄也!鄢家豪富,鄢准更是大汉商会会长,我与如月又是两情相悦,若能得陛下赐婚,那实在是一举数得之事?;雇殖つ艹扇酥?!”

    公甫效叹了一声,起身道:“渊让啊,愚兄何尝不知若能让你娶了鄢如月,与鄢家结成姻亲对掌握帝国银行有多大的好处,可是,此举势必会让后党与帝党之争激化……

    近日我查看银行账本,发现鄢准与后党之间实在有太多揪扯不清之事,陛下也正为此操心不已,不知如何决断。

    一旦让你与鄢家结成姻亲,这些账目该如何处理?再者,那鄢准本就是靠着后党起家,此刻强硬之下要他改换门庭又怎么会这么容易?愚兄担心此事会弄巧成拙,反而耽误了渊让你的终身??!”

    沈云一怔,忽然恍悟为何鄢准会如此断然拒绝自己的聘礼。鄢家早就与后党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想单独摘出来都做不到,帝党就算想笼络他,他都还担心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这样一来,这事情还真就难办了。

    公甫效拍了拍沈云的肩膀道:“还有一件事,渊让可知智公殿下和锦公殿下不日就要入京谒圣了?”

    “嗯?这个,我确实不知?!鄙蛟破娴?。

    沈云奇怪的并不是智公和锦公要入京,毕竟不论公爵还是侯爵,定期入京谒圣这是传统。

    他奇怪的是公甫效为何会对自己说这个。

    “正如清泉兄当初入京谒圣一样,这次智公和锦公入京,其实也是为了帝国银行之事?!惫πЭ戳松蛟埔谎?,道:“上次英公殿下未能得到后勤辎重官之职,倭寇之乱又被你须臾平定,大举兴兵已不必要,英公所属之军团也没有再集结的道理,既然不需集结大军,那用兵费用自是不需过英公之手了。

    但渤??ぴ馐芪烈吆头寺胰站?,大批资金汇入渤海,以求民生不绝却是不可避免之事。但这些权力和财富都掌握在胡公殿下和飞骑军手里,你觉得后党会舒服么?英公又会同意么?”

    沈云恍然:“所以这次智公和锦公入京也是为了试探?”

    “不错。这是一段很敏感的时期。陛下夺回帝国银行权力之心已经不可逆转,不论是谁都不可能阻挠。前些时日,陛下甚至隐隐有大开杀戒,彻底解决当前局面的心思,幸而宇文丞相与我极力劝阻,这才平息陛下怒火。这个时候若再因你这件事而将党争激化,我真担心局面会失控……渊让,你可明白?”

    沈云当然明白。公甫效说的也入情入理,并不是他不同意帮忙,而是局面不允许。在这些人心里,一段爱情是远远不能跟手中权力相比的。一旦朝堂局面失控,皇帝决定动用武力来解决这场快让他耗尽耐心的党争,那才是真正的大乱开端呢!

    包括后党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想这种局面发生!

    风花雪月,一向不是政客们所关注的焦点。

    ※※※※※※※※※※※※※※※※※※※

    这是一处专门的浴室,设在后院花圃之中,一室独立,周围芳草萋萋,鲜花怒放,风景优美,馨香扑鼻。四下里远处绿荫下才是供人行走的回廊,有石子小道通向这里,浴室不远处是一座五角小亭,亭内有石桌木凳,亭旁有几丛修竹。沐浴之后,神清气爽,着轻衣、捧香茗,在这亭中一坐,静赏四季之花,实在是惬意无边的事。

    浴室中很洁净,设施齐全,内外两间,皆用青砖铺地,外间是灶间,可以烧水及悬挂衣物,夏天还不怎么用得上,若在冬天则可以随时续热,方便得很。内间有地暖流通四周,还有地龙穿行于下,五尺长六尺宽的池子,底下是陶瓷制作的地漏和排水管。浴池一角是衣架和盛放洗浴用具的壁箱。

    沈云浑身**地躺在池子里,全身放松,齐腰的长发飘洒在水中,如同漂浮在池子中的水草,顺着水流摆动。

    内间的雾气氤氲,暖意袭人,在这寒冬中简直让人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不过沈云却是丝毫困意都没有。除了满腹心事外,当然还有外间坐着个方誊的原因。

    “呼,早知道你淮南侯别院里还有这等好出去,我早就来了!”沈云靠在池子里,闭着眼,嘴里叫道,“你也好不地道,现在才告诉我!”

    方誊在外间穿戴衣服,嗤鼻道:“得了吧,说起不地道,谁还能出你之右?上午冲锋陷阵叫上我们,结果出溜的时候却一个人先跑了。没见过你这么没义气的!大晚上的又跑来我这里,软磨硬泡说要洗澡,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br />
    方誊嘴里说着埋怨的话,不过穿着宽松的袍子的同时,还是在外间给沈云烧水灶里添了把柴火。

    沈云知道他并不是真的往心里去,笑道:“诸葛允和马固他们两个还好吧?”

    “不好。诸葛允还好说一些,马固却是气愤了。一回到帝大就跑去找端平公主了……对了,你真不打算给公主殿下一个解释?”方誊扭头问道。

    从这里可以看见氤氲的水汽里,沈云忽然整个沉进了池子里,半晌才探出头来,喷出一口水,叹声道:“解释?解释什么?”

    “可你这么躲着她也不是办法??!”方誊无奈道,“我让你不要与公主有所瓜葛,但是现在看来……”

    沈云并没有把他和周惠发生关系的事告诉方誊,但方誊何许人,他虽然猜不到这点,但能看出周惠对沈云已经是情根深种,就从这次沈云受伤,周惠几乎寸步不离就能看出。若不是沈云后来在宿舍养伤,那周惠还不知道要作出什么惊人举动来呢!

    就在这时,忽有淮南侯别院的管家急匆匆的从回廊中跑了过来,手里抓着灯笼不住打晃,嘴里惶急地叫道:“世子,世子,不好了,端平公主殿下在门口踹门了!”

    ※※※※※※※※※※※※※※※※※※※

    ps:票??!我写的辛苦,大家看的应该轻松吧?投个票真的不麻烦的!谢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