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五章 信之者,言之为言】
    “你真的要离开?”方誊问。

    沈云笑道:“言之所以为言者,信也。言而无信,何以为言?既然答应了屠大人,自然要做到。咱们离开一段时间未必不是件好事!”

    窗外,那座搭建的非常豪华,周围的水榭中还点着许愿灯的阁台上,身着透明薄纱的艳女已经在乐队的伴奏下开始袅袅起舞。

    舞姿曼妙,轻灵而又剔透。与现代看的艳舞不同,这里的优伶可不会抱着一根钢管发骚,她们的舞姿让人看着有性的冲动,但是又会有美的感受。要沈云说来,是介乎于艺术和色/情之间的的存在。

    阁台周围的回廊上,站满了资格和实力不够进入包间的客人,他们纷纷对着阁台上曼妙起舞的艳女指指点点,脸上带着各种各样的微笑。

    沈云的脸上虽然也是笑容,可与下面那些明显有些淫荡含义在内的不同。方誊则是心事重重地望着楼下,但有心人都能发现,他的关注点根本不在阁台上。

    就在这时,阁台周围的回廊上,一个身影引起了沈云的注意。

    “是他?他怎么在这儿?”沈云心里一沉,正要再看仔细些时,却见那身影一闪消失在了人群里。

    沈云正要转身离开雨花阁,准备下去把那人找出来,刚到门口,房门却自己打开了,风韵犹存的罗娘正站在门口,讶然地对沈云道:“呀,沈公子怎知奴家要来?特地来给奴家开门的么?咯咯,奴家可不敢当??!”

    罗娘的婢女荷香托着精致的托盘款款地跟在后面,怯怯地望了沈云一眼,又赶紧低下头来,露出颈后的一抹腻白。

    “沈公子、方公子,这是十秀寓最富盛名的观蜂簇,两位公子品尝下看是否合口味?!痹谖葜械拈驹沧狼?,罗娘极具诱惑力地端过荷香托盘上的茶杯,放在沈云和方誊面前。同时推过来的?;褂幸槐咀爸〉募溆琶?,用硬纸和镶边绸带包裹的“点芳谱”。

    沈云讶然地一拍脑袋。妈的,自己来飘渺居的身份可是嫖客啊,哦,不对,是风流公子,怎么能不点“花”呢?

    方誊却没有什么兴致地朝沈云看了看。然后端起茶杯,慢慢品茗起来。

    沈云拿过还带着脂粉香味的“点芳谱”。

    这“点芳谱”里分为清伶谱、花伶谱、堂伶谱。薄叶上还有每个姑娘的姓名、籍贯、才艺、缠头资等等,还配有一张张彩色的画像,简直像是现代的杂志。

    在扉页上还有一份“芳华谱”,主要是介绍刚进入“点花谱”的新人。在新人姓名的后面还有新人的负责人,在这里称为领花。

    同时登录新人和领花的名字。并且放在首页,这是飘渺居对这些新人的支持,很公平。这也是飘渺居“点花谱”出名的原因。当然,新人的缠头资比那些老人是要便宜很多的。但也至少是十个银币起价。

    据说这一套也是佑忧寓的佑忧姑娘发明的,一经发明出来,瞬间走红整个娱乐……呃,不是,是青楼界。

    当然。罗娘给出的“点芳谱”前十名自然就是十秀寓的头牌姑娘们。虽然飘渺居有给后起新人进入“点芳谱”的机会。不过每个寓娘还所主还是有相当大的自由可以临时增添和删改上面的名单。

    至于这里面有没有什么黑幕或者潜规则,那就不是沈云所会关心的了。

    沈云心里记挂着刚才看见的那个身影。所以对“点芳谱”也是本着一种瞧新鲜的心态一扫而过,但在翻过第二页时,却忽然在一个名字上停留了下来。

    罗娘心思何等细密,立即发现了沈云的停顿,稍稍欠身瞄了一眼便笑道:“沈公子眼光果然一流,师师可是我们十秀寓最秀的!不过,师师今夜要陪聍琴阁的罗马公子,怕是无福消受公子的垂青啦!”

    沈云之所以停顿,当然是因为看见了一个在后世非常著名的名字---李师师!不过他如今更加奇怪的却是罗娘刚才的话,便问:“聍琴阁的罗马公子?何人?”

    罗娘一怔,作为寓娘,她本能地感觉到有些不妥。这个沈云是什么人,她可是再了解不过。一年前这个沈云还是个纨绔世子,在飘渺居与人抢女人而大打出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虽说他现在继承了爵位,好像也收敛懂礼了许多,但谁知道他会不会“旧病复发”?

    想到这里,罗娘的话便有些迟疑。

    这时,荷香款款退到门口,准备出去,门扉打开,一个让沈云熟悉至极的身影正好在斜对面的房间里一闪而入。对面那间房间上赫然写着“聍琴阁”三个金字!

    ※※※※※※※※※※※※※※※※※※※※※

    “哎呀,公子,公子,沈公子!”罗娘紧紧挡在沈云身前,凹凸有致的身材,悠然转身时纤腰盈盈软软,风摆柳枝一般,脸上却是惊恐万分,嘴里叫道:“公子若是独独垂青师师,奴家,奴家便帮公子去唤来可好?求公子千万别去聍琴阁要人,奴家这便去……”

    沈云嘴角带着一抹邪恶的微笑:“嘿嘿,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就等罗娘的佳音了!今晚这师师姑娘,本公子还包定了!”

    一看见他那邪恶的微笑,罗娘赶紧陪着笑,利落地一转身,蹿出房门,然后生怕沈云反悔追出来一般,紧紧关上了门。

    方誊看见沈云面带邪笑又重新坐了下来,不由拉下脸问道:“渊让,你这是做什么?难道又想詹姆斯的事重演吗?”

    方誊所说的是指沈云之前在飘渺居跟詹姆斯大打出手的事。沈云见罗娘紧紧关上房门,立即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道:“滕宇兄,我发现两个可疑之人?!?br />
    “什么可疑之人?”方誊见沈云的脸色不似作伪,不由问道。

    沈云眉头紧锁:“这俩人,其中一个是汉奸,叫令狐朋,另一个是个罗马年轻人,叫马诺。他们是挑动渤海大乱和倭奴反叛的罪魁祸首。不过当初让他们从渤??づ芰?,老天有眼,让我在这里发现他们……只是不知道他们这次来渤??せ褂惺裁醇坏萌说钠笸?,滕宇兄,我想抓住他们,你能否帮我?”

    “当然!”方誊神情一肃,“可是,这里是飘渺居,我们无凭无据,又无官府身份,凭什么去抓他们?更何况,就靠我们两个人……他们可会武功?”

    沈云摇头:“不清楚。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需要将那个师师姑娘抢过来,先从她口中探听些虚实才对……这样,滕宇兄,你先去叫人,我在这里守着他们!”

    “叫人?我叫谁去???”方誊有些发懵。

    “当然是巡城司啦,你不是认识唐巡检么?去找他!就跟他说这里有两个罗马间谍,他总不能不管吧?实在不行,你把武叔和湛叔找来,无论如何先将他们拿下再说!”沈云急急道。

    见事情紧急,方誊也不再多说,一点头道:“好吧,事不宜迟,我立即去办!你也别逞能,等我们到了再行动!”

    “知道啦,快去吧!”沈云打开房门,见外面没人,赶紧将方誊推出去,然后关上门,又做风流状坐在椅子上。

    过了大概一刻钟,沈云不时将头贴在门口偷听斜对面聍琴阁的动静,除了乐器声和若有若无的争执声外再没有别的。直到一个清越袅袅的女音在门口响起,沈云才赶紧坐到在圆桌前,清嗓朗声道:“进来!”

    房门推开,便是一阵香风扑鼻。人未至,声先道。竟是无比动听。

    “师师见过沈公子!”

    沈云装作毫不在意地扫了一眼这个朝他裣衽行礼的女子,心里却是一跳。

    好个妙龄少女,明眸皓齿,珠钗宜人,行礼时眼神还望着沈云,那眼神,闪烁如崖下电,过晃如云里风,端是撩人无比。一袭月白色对襟绣花裙衣,那清明如水的双眸中,荡漾着的流波,时而清纯雅丽,时而又妩媚风流,那种似成熟又似稚嫩的面孔上,蒙着让男人癫狂的诱惑力。

    沈云眼光差点发直,半晌才在罗娘轻咳声中醒转过来,忙道:“哦,请,请坐!”

    如果让沈云做个“点芳谱”,将他所见过的女人悉数做个排名的话,这李师师必定能名列前三甲,与鄢如月和周惠并列!

    罗娘似乎非常满意沈云刚才的表现,含笑对沈云道:“沈公子,师师奴家给你带来了,不过师师是清伶……”

    “我理会的,罗娘去帮我点几个小菜来吧!”沈云从袖子里捏出两个金币递了过去,罗娘立即笑着接过,也不再打扰他们,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

    房中只剩沈云和眼眸闪烁的李师师,这下反而让沈云有些束手束脚的感觉,半晌才道:“师师姑娘,芳辰几许???”

    说完,沈云就后悔了。妈的,“点芳谱”上不是都写清楚了吗?怎么自己明知故问?

    李师师忽然“吃”地一声笑,美人一笑,百合花开。

    “渊让这是怎么了?怎地跟奴家见外起来?莫不是这许久未见,便生分了不成?”

    乖乖,难道自己之前还跟这个美女有过什么超友谊关系???实在太美好了!

    沈云愕然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