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六章 饕餮轩,亓官之苦】
    运河两岸是帝都最繁华的所在,有染坊、油坊、磨坊等各种作坊,还有杂货铺、当铺、酒店、首饰铺、药材铺、木耳店等等。不远处的山货店街,则专门出售京、杭、青、扬等处运来的粗细暑扇?;褂胁枰斗?、纸店、绸缎铺,以及刻字、刷字、织衣坊、卖漆器、卖竹器和裱糊字画的。

    三街六市,奇异菜蔬,密稠不断。以此形成最繁华所在。

    繁荣自然“娼”盛,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运河两岸形成了整个大汉乃至整个世界最繁荣的娱乐色情基地。从这里出去的姑娘,到了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缠头资都会比别的地方要高许多。没办法,品牌效应嘛!

    这里虽然不如簋街那么鱼龙混杂,但也是三教九流无所不有,簋街那种地方少有达官贵人前去,所以治安好坏还可以商榷,而这里却是名仕贵族经常出入的地方,雒阳府自然极其重视这里的治安问题。

    三班衙役,各级巡检那都是成天在这附近巡逻的,生怕发生什么作奸犯科的事。虽然这样一来工作强度和各种配套的费用会多很多,但毕竟是天子脚下,万一惹得龙颜震怒,那就不是这点钱所能解决的了。

    唐秣今日负责飘渺居一带的治安巡逻情况。上次渤海侯遇刺一案让他费尽了心血,虽然到头来也没有抓到真正的凶手,不过他这个小人物是不会受到牵连的。

    这段时间以来,过的还算悠闲。帝都的治安也没出什么大事,这让他很是放心。虽然最近有些闲的难受,但衙门中人自然希望天下安定、国泰民安,没人想着天下大乱,盗贼满天飞的。

    刚下过一场雪,青瓦绿柳上覆盖着一层晶莹的白,路上的积雪虽然被扫走了,但还是显得有些湿漉漉。唐秣穿着棉质的大麾信步走在街上,感受着来自大汉帝都的繁华??醋胖芪У暮喝斯牌骄哺蛔愕纳?。虽只是一个区区巡检。但内心里也充满着自豪的情绪。

    嘴里呵着冷气,唐秣巡逻完附近的几条街,又来到飘渺居对面的饕餮轩,点几样可口的小菜,喝几口暖烘烘的热酒,看着街上来往的人群,心里那个美就别提了。

    饕餮轩。虽不及鸿庆楼有名,但好就好在这里做定了“饕餮”之名。饕餮,乃是龙生九子中最能吃的吃货,山珍海味、金饰珠宝、天地山石就没有它不吃的东西。而饕餮轩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这里不分贵贱,只要缴纳一个银币。轩中摆放的食物就可以随便点随便吃,而且不限时间,不分上下。

    其实说穿了就是自助餐,不过这个方式放在这个年代,那可是不得了的创举。

    当然,虽然只是一个银币的价格,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吃得起的。所以在无形中也限制了食客的数量和质量。在这里吃饭的,大都是一些中层阶级。收入不会很高。但也不会很低,当然。也不排除打肿脸充胖子的穷鬼。

    唐秣就看见了这样一个穷鬼。

    一个外面罩着昂贵的狐裘外套,却在下摆处露出破了线的棉袄的中年男人,正在对桌跟一个圆脸的胖子谄笑,不时点头哈腰,讨好意味十足。

    隔得远,唐秣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不过他却是认识这个装富贵的男人。不多时,那圆脸胖子吃饱喝足,笑嘻嘻地率先离去。那中年男人则从贴身处拿出个纸袋,乘着周围的堂倌小二不注意,不断将吃剩下的东西塞进去,准备带走,脸上那种肉疼的表情让唐秣看的实在好笑。

    “亓官毅,过来!”唐秣忍不住出声喊道。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大理寺甲级监狱的队正,为人胆小怯懦。自从帝国银行的金币被盗之后,大理寺甲级监狱的总管申德被调回宫中任闲职,而他自然被清除出监狱的管理队伍。方才他讨好的男人,是这一任的监狱总管,叫离恕,据说以前是跟着申德混的,申德倒下,他填补了位置。这亓官毅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又找出个亲戚,七弯八拐跟离恕攀上了关系,最近常主动接受离恕的“敲诈”,目的无非是还想回到大理寺甲级监狱。

    亓官毅听见有人唤他,吓得一缩脖子,赶紧将纸袋塞进怀里,然后战兢地回过头,发现是一身官服的唐秣之后,又臊眉耷眼地跑过来,给唐秣做了个天揖。

    汉人礼节中,这作揖也是分很多种的。并不是你弯腰拱手就叫作揖,根据弯腰的角度和拱手的位置不同,揖礼主要分为天揖、土揖、时揖、特揖、旅揖、旁三揖等等。而亓官毅对唐秣所行的,正是揖礼中最郑重的天揖!

    “公人兄,在此地相遇实在三生有幸!不知唤我有何事?”亓官毅脸上带着讨好的笑。今非昔比,他现在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人,面对公门中人,自然带着几分小心。

    唐秣可是帝都“黑白无?!敝械囊晃?,常人看他那张黑脸都会犯怵,不过亓官毅知道唐秣为人正直、公正,是不会随便欺负他这样的人的。

    唐秣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亓官毅赶紧撩起昂贵的狐裘大衣,小心翼翼的坐下来,见唐秣用一种好笑的眼神望着他,亓官毅也尴尬一笑道:“公人勿怪,这衣服……呵呵,是我在鼎睿号租来的,回头就要还回去,所以……”

    鼎睿号是帝都最有名的成衣店之一,专门制作各种冬衣,不过唐秣可从没听说鼎睿号还有出租衣服的业务。不过他也不关心这个,而是指了指他怀里的纸袋道:“你那里没多少,我这里还有些菜,你一并包走吧!”

    “???”亓官毅先是一怔,接着却有些哽咽地点点头。

    唐秣和亓官毅其实是同一条街上的街坊,所以他非常知道亓官毅的情况。

    亓官毅祖上也是帝国显贵,可惜,富不过三代,亓官毅出生那年,其父死于意外,家产也被几个叔叔伯伯给瓜分了,只剩下一个老母和一栋三进落的房子,日子过的很是清苦。

    其母含辛茹苦将他带大。本指望他日后能光宗耀祖?;指醋嫔先俟???烧庳凉僖阄耸翟谔优?,而且性格方面有些投机取巧,读书考试不想着如何凿壁偷光悬梁刺股,而是想着作弊,结果在中学就因三次作弊被勒令退学。其母气不过,当场病倒。若不是邻里帮助,没准就病死了。

    好不容易熬到十八岁。亓官毅终于可以服兵役。其母见他文的不成,就希望他能在军中闯出一片天地,特地卖了唯一的首饰,让他在军中好好跟上官打好关系??擅幌氲?,原本要服役四年的亓官毅,在第二年就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上官强制退伍!

    强制退伍跟自动退伍是有区别的。强制退伍者不能享受免税政策。而且兵部不会给予安排职位。只有自动退伍的军人,兵部才会给出一定的职位供其选择是否入职。

    亓官毅的母亲差点被自己的儿子给活活气死,文不成武不就,只好先给他娶房媳妇,希望他能赶紧给亓官家生个有出息的儿子出来。

    可说来也怪,亓官毅结婚已经快十年了,生了四胎,但每胎都是女孩。这一屋子丫头片子的情况让亓官母再也无法承受。气郁成疾。如今更是双眼失明,每天只能待在屋里长吁短叹。

    可以说。一家老小都靠着亓官毅养活。如今他丢了差事,却不敢跟家人说,整日里早出晚归,就希望赶紧找份事情做。其妻赵氏还算个贤惠的妻子,将家里整理的井井有条,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再手巧,也不能帮丈夫赚钱养家啊。

    上上下下六七张嘴,全靠亓官毅养活,为了早点找到差事,亓官毅到处打点,把这几年好不容易攒下的一点点积蓄都填进了离恕那死胖子的肚子里,但都没有换来一句实在话。

    唐秣跟亓官毅年岁相当,儿时也曾一起玩耍,其母也对唐秣很好,记得儿时唐家很穷,亓官家算是好一些,所以亓官母有些吃的,都会唤上唐秣一起来吃。所以现在唐秣对亓官毅也是尽力照拂。

    “耀之,实在不行,你来雒阳府衙做个快手,如何?我去跟上官大人说,他会……”唐秣看他那哽咽的模样,黑脸一松,低声道。

    亓官毅,字耀之。他没等唐秣说完就赶紧摆手:“不要不要,公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些日子你也帮衬了我们家不少,实在不方便再麻烦唐大人……更何况,我也知道衙门快手一定要是退伍军人,我这……唉,没事,刚才离总管跟我说了,转天就会帮我在监狱里再谋个差事,到时候自然就好了!”

    衙门里分为巡检、检吏,检吏以下又有捕快,每个捕快还配有三到五个快手。检吏是衙门最低级的编制,捕快只能算“差”,可不是“吏”,这在古代是有所区别的。而快手,只是编外人员罢了。但好歹是个差事。唐秣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擅幌胴凉僖闳春敛挥淘サ鼐芫?。

    唐秣也不气馁,劝道:“不错,快手的确要求是退伍军人,可没规定不能是强制退伍的军人。耀之,你也算当过一年兵,基本的纪律还是懂得吧?快手所要做的,也不是冲锋陷阵,更多只是在后面做好辅助工作。那离总管为人如何我不知,但看他刚才的表情,敷衍你的样子居多,你总不能这样每日每夜的往里填吧?弟妹和几位侄女可都在家等你赚钱养家??!”

    一番话说的亓官毅有些郁然。他何尝不知那离总管只是敷衍他,可唐秣如今是巡检,自幼玩大的伙伴,如今出人头地,而自己却还是一事无成,甚至连家人都无法养活,这种天差地别的差异,实在让亓官毅无法鼓起勇气面对唐秣。

    思忖半晌,亓官毅还是犹豫不能决断。唐秣也知亓官毅向来怯懦,优柔寡断,在军中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才被强制退伍的,便道:“这样吧,这事你不必急着答复我。这有一份申请表,你若是愿意,就填好交给我。到时我自然为你安排!可好?”

    说着唐秣递过去一张空白的表格,亓官毅脸上带着感慨的表情,推托道:“所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公人,你这份恩情我一定记在心里。只是,这表格我填与不填都没什么区别的……”

    唐秣怔然道:“此话何解?”

    亓官毅苦笑道:“当年我在军中可是犯了天大的罪过,所以才被强制退伍,这表格填了,你交上去只要吏部一查档案,我就会被辞退,到时还要连累公人担个识人不明的罪过,我,我又于心何忍?”

    唐秣奇道:“我一直不敢问你,耀之,你当年在军中到底犯了什么事?为何进不得衙门?”

    亓官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半晌才吭哧吭哧地说:“我,我临阵抗命,若不是上官袒护我,被就地阵法都是咎由自取……”

    “嘶”唐秣倒吸一口凉气。他也是当过兵的,自然知道“临阵抗命”在大汉军中是多大的罪过。当初圣祖创立羽林军的时候就曾明确下旨:“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临阵抗命者,以叛逆罪论处?!?br />
    这可是要株连九族的大罪。而另一个疑问又不由自主在唐秣脑中冒了出来:“耀之,我记得你是在并州服役,当时似乎没有什么战事,你怎么会临阵抗命?”

    亓官毅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忽听饕餮轩外哗然声大起。人群在急速奔跑,似乎遇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唐秣心里一沉,顾不得听亓官毅说话就冲出了饕餮轩,揪住一个路人喝道:“夜里不能大肆喧哗,你们这么急匆匆的跑来跑去是为何?”

    那路人已经骇得面如土色,朝边上一指叫道:“了不得了,杀人,杀人啦!飘渺居有大盗杀人啦!”

    这时,旁边一人指着飘渺居大叫:“火,走水了,飘渺居走水啦??!”

    唐秣一惊,望向飘渺居,只见飘渺居叠叠憧憧的房屋中间,居然升起数股浓烟,烟雾灰黑,在四周白皑皑的雪色中异常刺目?;褂形奘娜舜悠炀油獗继?,很多人甚至只穿着贴身的小衣,连外套都来不及穿。当然不排除那些穿着暴露的艳女。

    大火还没有完全烧起,只是隐隐火光在夜色中乍现。唐秣再不迟疑,跳脚大叫:“快找巡城司,叫水龙队来!”言罢,一马当先冲向了已经逐渐大火弥漫的飘渺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