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七章 李师师,娇声之祸】
    沈云不知道此李师师与历史上那个李师师是否有什么交集,如果非要按照历史时间去推算,三国后五百年,似乎就是唐末到北宋的时间段。

    但李师师,好像是北宋末年的人物吧?

    沈云的脑子里在胡思乱想着,眼前的美人却没有走神,见他有些恍惚,以为他有什么烦心事,毕竟他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世子,而是堂堂大汉帝国的侯爵,听说在渤??せ勾蛄艘怀×瞬坏玫氖ふ棠?!所以美人舒身而起,芊芊素手在桌上摆动,为沈云斟起了十秀寓最出名的观蜂簇。不时还浅笑抬腮,眼波似水地在沈云脸上轻轻一瞥。

    真是缱绻绮罗相顾盼,红粉佳人烟波转。

    直到那点着兰蔻,嫩的跟白面团似的小手将茶杯端到面前时,沈云才恍然过来。

    “哦,谢谢!”沈云端过茶,轻抿一口,口齿留香,竟似有一线暖香由齿间直冲头顶百会,让人不由轻轻蹙眉,转而又感觉清爽怡人。

    好一个观蜂簇!果然是好茶!

    沈云正要夸赞几句,却见美人忽然低垂榛首,捏着香巾的手在鼻间轻擦,还有低低的呜咽之声。

    “呃……师师姑娘,你,你怎么了?”

    美人微抬粉腮,闪亮的水眸中竟蒙上了一层水汽,泪珠将落未落,端是个楚楚可怜的神情。

    “侯爷之前叫人家小甜甜,这才多长时间,却对人家这般客气,还唤人家师师……侯爷,若你真的不再喜欢人家,又何必再让罗娘唤我过来?何不就让那个罗马蛮夷糟蹋我算了!”说着,丰腴的娇躯还轻微一扭,梳着美云髻的榛首稍偏,倒是一副撒娇的模样。

    小甜甜?

    沈云差点无语。乖乖,之前的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调调???看来跟这个师师姑娘?;共皇瞧胀ü叵?。入幕之宾都怕是轻的。

    不过,等等,她说什么?糟蹋?

    沈云眼珠一转,忽然计上心头。

    “砰”,沈云将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拍,脸上怒容惊现,怒喝道:“什么?刚才那番邦蛮子欺负你了?妈的。老虎不发威他当老子是病猫???!不行,我非要打他个筋断骨折不可!”说着已经如旋风般跑了出去。

    李师师坐在椅子上半天没缓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我只是想用这招骗这个死没良心的过来哄我罢了?更何况,我只是个青楼女子,被客人轻薄是常事,他用得着这么火爆么?

    ……

    聍琴阁,温暖如春。纱幔青烟。倒是一股优雅风格。

    马诺轻抿着茶水,看着眼前风韵犹存,带着歉意的笑容,不住对自己说话的艳丽妇人。

    这妇人自然就是罗娘。她来这儿,主要还是为了推销自己十秀寓的姑娘。

    “马公子您看这位绮云姑娘如何?年芳二八,才艺双绝,更有一身软骨,能跳各种舞蹈。就连波斯最难的腹舞也是娴熟的。这样吧。这茶资奴家做主给公子免了……”罗娘拿着点芳谱,不住跟马诺说道。

    马诺却不置可否。眼神却落在罗娘丰满的双峰上。

    罗娘在十秀寓,室内温暖如春,穿着自是单薄些,紫色的绫罗纱衣中隐隐露出一抹月白色的抹胸,反而将那成熟妇人的丰腴完全散发出来。

    一旁的令狐朋眼睛一转便看出马诺其实对那些年纪轻的姑娘没有多大兴致,反倒对罗娘这种上了年纪但风韵犹存的妇人很有感觉。这点从刚才那姿色无双的师师姑娘在房中时,马诺跟她“相敬如宾”就能看出来。

    当下令狐朋挥挥手笑道:“罗娘不必再介绍了,若没什么事,你陪马公子饮几杯如何?”

    罗娘神色一凝,很快又舒展开来,捏着兰花指笑道:“呵呵,关公子说笑了,奴家人老珠黄岂能在贵客面前献丑呢!不如这样,隔壁的佑忧寓还有一份花谱,不如让奴家去给两位公子拿来如何?”

    罗娘何等人物,闻弦歌而知雅意,自然明白了眼前这两位客人的喜好。按说要她罗娘缠头作陪也不是不可以,但要分人。这个罗马人,呵呵,还没那个资格呢!

    听见罗娘婉拒的话,令狐朋正待再说,马诺却微笑着摆摆手:“不必了,我跟关兄弟在这里聊会儿天就好!有劳罗娘费心了!”

    “不劳不劳,既然如此,奴家就不打扰了!”罗娘欠身而起,裣衽行礼,款款退出聍琴阁。

    关好房门,罗娘忍不住轻啐了一口,鼻息一哼:什么东西,还想老娘陪你们?做梦去吧!别说我现在是飘渺居的寓娘,就算沦落到半掩门的私娼,老娘肚皮也轮不到你们这些番邦蛮夷来耕作!

    罗娘方走,令狐朋便道:“特使,今夜要不要再去别的寓所……”

    马诺道:“不要了。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消遣。对了,见到人了吗?”

    说到正事令狐朋赶紧正色道:“见到了。不过对方要一千金币才肯为我们引见。这些帝都社鼠着实难缠?!?br />
    马诺蹙眉道:“成大事不拘小节,这点钱我们还拿得出……”

    令狐朋道:“话不是这么说,这些城中社鼠个个贪婪无比,若不还价,他们必定更加有恃无恐,就怕之后要价越来越高,到最后坏了我们的大事!”

    马诺一直是在渤???,虽然了解大汉文化,但对于汉人这些底层的事还真是不了解,所以听了令狐朋的话也不反驳,只是微微点头道:“那事情你看着办,不过越快越好。那些东西我们保存不了多久了!”

    “是,我明白!”令狐朋恭敬地回答。

    他们这次来帝都当然是了那几具带有瘟疫病毒的尸体。马诺从倭王明治那里得到了这几具原本要在渤??ば朔缱骼说亩?,还得知了用冰块能够暂时抑制瘟疫蔓延的方法。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能够将大汉搅得一团糟的好机会。

    说起来现在的大汉帝国虽然面临着帝党与后党相争的局面,但罗马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

    马诺的父亲是罗马帝国亚细亚行省总督,同时也是罗马帝国元老院的元老。与首席元老安敦尼素来不和。马诺家族所代表的是罗马公民阶层的利益,而首席元老却是代表贵族的权利。

    这几年由于贪污**等等问题冒尖凸出,导致罗马公民与贵族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元老院的元老们为此也常?;ハ喙ペ?,幸好罗马帝国皇帝、伟大的奥古斯都、罗马第一执政官康纳斯大帝居中不断调和,这才没有酿成太大的骚乱。

    但是,必须看见,罗马帝国和大汉帝国一样,自从汉圣祖西征结束至今,也已经承平了数百年,内部问题也同样滋生蔓延,几乎有不可遏止的势头。贪污**只是所有问题的一个表面现象罢了。

    ※※※※※※※※※※※※※※※※※※※

    ps:本来在这里有必要解说一下罗马帝国的政治体系,不过为了不打扰阅读的流畅感觉,所以还是决定以外篇的形式来说明罗马帝国的政治格局??幢菊掠邢肓私饴蘼碚宓那肟赐馄?-《罗马帝国的政体构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