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十八章 瘟疫源,烟花通红】
    (ps:再次开始更新,希望还有人看!呵呵)

    ※※※※※※※※※※※※※※※※※※※

    飘渺居大火,这一轰动性新闻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成为帝都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根本没有人能够说的清这场大火是怎么起来的,也没人能够说明白到底烧没烧死人---事实上,在三刻钟中后,大火就被扑灭了,有人见着衙门的唐巡检从里面背出几个人来,但是死是活就没人知道。

    至于飘渺居里的那些姑娘们倒是全都安然无恙。当然,飘渺居大火之所以会如此轰动,很大部分就是因为当时飘渺居里跳艳舞的姑娘们着急忙慌从火场往外赶,连衣服都没穿几件,显得非常裸露和尴尬。

    底层百姓进不得这么高级的地方,所以在这场大火下有幸一睹飘渺居那些光屁股的女人,个个都是兴奋莫名。以至于后来关于飘渺居大火的传闻,大部分都是这些光屁股的女人,至于起火的原因和经过,反倒没有几个人去在意了。

    唐秣眉峰紧蹙,一张黑脸简直快要拧成一团,站在雒阳府仵作房里,面前的两具用青石板搭建的棺椁实在让他不得不操心。

    “大人,这两具真是霍乱之源?”唐秣不解地问身旁的上官鸿。

    上官鸿这次并没有衣冠不整,反而穿着一身紫色官服,下颚飘逸的长须显得英挺不凡,不过神色间有些憔悴,又有些欣慰。他点点头:“既然是渤海侯叫你偷偷拉出来的,应该不会错,毕竟渤??さ哪浅∥烈摺液谜业搅苏庖咴此?,本官也终于可以安心睡一觉了?!彼档秸?,他又想到什么似的,道:“对了,如何寻获这两具尸首的?渤海侯人呢?”

    唐秣道:“飘渺居起火后,卑职带着水龙队进去。就看见渤海侯跟淮南侯世子追着两个人往飘渺居后院去了。当时情况有些混乱。大火从飘渺居的十秀寓烧起,然后蔓延开来,水龙队扑灭的及时,所幸没有酿成大祸。卑职正在四处指挥人躲避大火时,就见渤海侯从后院冲来,让卑职赶紧去召集人手……之后在簋街的一处地窖里找到这两具尸体,石板内有冰块。说是能稳定疫源扩散,让卑职切勿打开。说完这些渤海侯就匆匆离去,如今也不知在何处。不过……”

    “不过什么?”

    唐秣犹豫了一下道:“渤海侯临走时曾对卑职急急说这疫源应该不止两具,共有五具之多,他与淮南侯世子应该是去找另外三具了?!?br />
    上官鸿一惊,捏着下颚的长须。沉声道:“嗯,切记此事万勿宣扬出去。内阁早已接到暗卫通知,故而采用外松内紧之策,只求找到这些疫源……这样,本官签发雒阳府甲级召集令,发动三班衙役,让他们停了休假,各级巡检、检吏必须上职。带领全部快手全城搜索渤海侯的行踪。一旦找到听从渤海侯吩咐行事。

    速召陈乐去一趟太医院,告知元老已找到疫源。让他们速速安排各大医师会诊,务求妥善处理这两具疫源。

    另外,吩咐下去,明日辰时,让帝都各大药商赶到府衙,就说朝廷可能要征用他们的作坊,不得延误?!?br />
    一连串的命令下来,唐秣立即领命而去。

    上官鸿也没有在仵作房多待,只命仵作封了这里,任何人没有他的命令不能随意出入。然后连后衙也没进,直接叫上轿夫,匆匆赶往皇城。因这瘟疫的事,内阁三位辅政大臣这个时候都还没有下职,一直在皇城上职。上官鸿必须第一时间将这事情报上去,另外他方才所做的几个措施也必须得到内阁的蓝批。

    ※※※※※※※※※※※※※※※※※※※

    沈云此刻在哪儿?

    说实话,沈云自己都不太清楚现在的位置。在飘渺居时,借着李师师的一句话,沈云大模大样地冲进对面的聍琴阁,本想将撒泼侯的名声再次肆无忌惮的放大??梢唤シ⑾植恢沽詈笠桓鋈?,还有一个马诺时,他有点发懵了。

    这……

    马诺和令狐朋虽然有点惊讶,但马上反应过来,起身便冲向沈云。沈云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双拳难敌四手,只招架了令狐朋两下,便被一旁的马诺一脚踹倒。就在这时,急急赶来的李师师尖叫出声。

    马诺心知此地绝不可再待,于是大喊一声:“点火,撤!”顺手将身边的四五个烛台往床帐之类易燃之地丢去,然后和令狐朋抢门而出。

    这时方誊也追至,与沈云两人携手想要拦下马诺与令狐朋,就在此时,十秀寓四五个阁楼里突然冲出五六个人,快若闪电般朝沈方二人扑来,其中一人大喊了一句什么,沈云也不懂,依稀好像是詹姆斯和安东尼经?;崴档穆蘼碛?。但方誊却急了。

    “不好,他们在这里有帮手!快走!”方誊可是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精神,想拉上沈云快闪。

    就在这时,火苗已经从房里窜起,原本的小火,在短短几分钟里便转变成滔天大火。原来不单单聍琴阁被放了火,马诺的同伙们也早就将各自房里的火头点起。

    于是大火便这样烧了起来。

    在这火苗乱窜的时刻,沈方二人被马诺和令狐朋的同伙缠住??吹贸隼?,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杀人放火都是看家手艺。身上都是普通飘渺居豪客的装扮,不过脸上都蒙了面,手上拿着短刃,一上来就朝着沈云方誊两人的咽喉、胸口等致命之处招呼,丝毫不担心在帝都惹上人命官司。

    幸好大汉的学子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无用书生,沈云自不必说,经历了渤海、扶桑的那些阵仗,虽然手上没有兵刃,但要纠缠一时半会儿也不是难事,若不是对方人有点多,场面又有些混乱,等闲两三个人还未必能拦得住他。而方誊平常在学校就是品学兼优的学子,剑术上或许比不上王戎,但能够三招两式将他放倒的人。整个帝大也未必找的出来。而这五六个人虽然凶猛??纱诱惺缴侠此祷故粲谝奥纷?,就是普通大街上的混混,打起架来不怕死,不要命罢了。

    所以甫一缠斗,沈云和方誊起手就撂倒了两个,但其他几个人扑上来也着实让他们有点手忙脚乱,毕竟不知道这些人的短刃上有没有喂毒。不敢轻易让他们伤了自己。

    就在这时,十秀寓旁边的佑忧寓中飞快闪出一个身影,四个还准备跟沈云方誊缠斗的蒙面汉子几乎连反应惊讶的时间都没有,就见这个身影从他们当中穿掠而过,四个人突然静止不动。也许是一瞬,又也许是一世。渐起的火光中,四个人同时倒地!

    这一幕沈云可以肯定,在上辈子的那些武侠电影里见过,但在现实生活中却还真是头一次见识。他不禁望向那个站在不远处的身影,一袭黑衣,头上还盖着面纱---屠天骄!他还没走?!

    “愣着干什么?赶紧跟我追!”一声冷叱让沈云愣了一下,然后就见屠天骄兔起鹘落般消失在十秀寓的走廊上,下一秒出现在楼下的水榭。直奔后院而去。

    “尼玛。难道这世上真有绝世武功?”沈云心里腹诽一句,却没时间感慨。拉上同样有点被震住的方誊,跟着屠天骄追了下去。

    在飘渺居的后门处,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一辆马车,马诺和令狐朋匆忙坐上马车,朝城南狂奔而去。沈云和方誊追到后门时,就见屠天骄如一道青烟般撵着那辆马车而去,留下他们两个有些错愕---眼看马车都要拐过街角了,这怎么追???

    正在这时,又有一辆马车从另一条街上冲了出来,半蹲在车头的车夫,甩起长长的马鞭,冲沈云和方誊叫道:“上车!”

    沈云和方誊有些迟疑,毕竟那个车夫他们都不认识,这时,车厢窗帘处露出一张宜嗔宜喜的脸蛋,沈云心头大定,拉上方誊便跳上了这辆由两匹骏马齐拉的车子。

    车厢里坐着的,正是表面上柔弱无助内地里却古灵精怪的鄢家二小姐鄢如玉。

    望着气喘吁吁,但又好像很多话说的二人,鄢如玉抿嘴一笑道:“先不提那些,前面那辆马车我们跟了一天了,放心,他们的是单车马,我们是双驹车,很快能追上。不过,我很好奇呢,为什么每次这种混乱场面里都能遇上你撒泼侯???!”说完,自己先咯咯地笑了起来。

    方誊对鄢二小姐的身份还一无所知,但沈云却不然。他深吸几口气,平复一下有点混乱的呼吸,也笑道:“我也很奇怪,或许我天生就是干暗卫的命!”

    方誊不知鄢如玉的身份,但听见“暗卫”两个字就已经能够知道很多事情了。

    就在此时,马车忽然停下,只听车夫在外面大声道:“少校,马车进了簋街!”

    鄢如玉立即从车厢钻了出去,道:“你立即去通知其他人,围了这里,务必不能再让他们两个跑了?!?br />
    “喏?!背捣蛞膊豢吞?,立即准备驾车离开。

    沈云和方誊正要下车,鄢如玉却突然道:“我去帮屠统制,你们去找人来帮忙吧!”

    “不行,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乱跑个什么劲?我跟滕宇兄去帮屠统制,你……”沈云立即道。

    “哦?!”鄢如玉眯了眯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狡黠的美眸中透露出一股英气,“侯爷可是看不起小女子的身手?要不咱们先过过招?”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磨叽什么?!”一旁的方誊急道,“渊让,方才我好像看见唐巡检了,你去找他过来,我陪着她去帮屠统制!”

    沈云一愣,这句台词平常好像是他说的啊。何况,这方誊可不知道鄢如玉的身份,这小妞还有软骨病呢,但好像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似的。

    就在这纠结中,方誊已经不耐烦地将他推到马车上,那车夫也是个干脆的军人作风,直接一甩马鞭就朝来路奔去。

    等找来唐秣,再次回到簋街时,这条白日里虽然散乱肮脏但还算人流拥挤的街道早就被肃清了,所有人都窝在自己家里不敢出来。而在簋街第三胡同丙字门的院子里,沈云找到了方誊和鄢如玉。

    看上去方誊和鄢如玉都没有怎样,只是气息有点乱,周围还有十几个身穿劲装。脸色阴沉的汉子。

    “渊让。这里有个地窖,地窖里都是冰,还有两口棺椁,应该是你所说的病毒携带体?!币患蛟?,方誊便上前急道。鄢如玉却在一边皱眉不语。

    “才两口棺椁?”沈云疾步跑到地窖口一看,便对唐秣说:“唐巡检,这便是疫源。你火速让人将这东西运到府衙仵作房去,记住,不要动里面的冰块,还有,尽快别直接触碰,带上面罩。运送者事后要用陈醋洗手,还要隔离一段时间?!?br />
    也不管唐秣答不答应,掉头又问方誊:“马诺和令狐朋呢?”

    这时,忽然簋街更南边窜起一朵无声的烟花,通红刺眼!

    鄢如玉惊道:“是屠统制,他遇上麻烦了!这里交给治吏,其他人跟我走!”

    说完立即带着十几个劲装汉子朝烟花方向冲去。沈云和方誊对视一眼,也跟了上去。

    ※※※※※※※※※※※※※※※※※※※

    烟花升起之处已经非簋街地界。而快到天门城门口。沈云和方誊赶到之时。整个天门附近已经戒严,全副盔甲的羽林军已经布满整个城墙。在城门附近十丈以内,没有一个行人,全是这些手执战刀弓弩等杀人利器的军人!

    一个胸口佩戴着赤炎剑章的上尉正在跟一脸焦急的鄢如玉说着什么。沈云和方誊跟在人群身后,不好上前插嘴。

    过了一会儿,那上尉似乎得到了什么通知,立即摆手示意,他身后的军人这才让开道路。

    鄢如玉急急走回,瞥了一眼沈云和方誊,却没有跟他们说话的意思,而是对身边的十几个劲装汉子道:“那两个罗马细作逃出城了,身边似乎有三个高手?;?。方才在这里,屠统制与他们交上手,杀了他们其中一个。天门羽林军的龚上尉当时不认识屠统制的身份,所以下令无差别射杀,屠统制中了一箭,不过还是追下去了。现在龚上尉同意我带三个人追下去帮忙,你们谁愿意跟我去?”

    沈云听着新鲜,看来这十几个劲装汉子不完全是鄢如玉的手下??!如果是,她估计不会用这种商量的口气说话。而是直接下令了。

    果然,劲装汉子中最高大的那个向前一步道:“少校,我们的职责只是负责城内,若是跟出城,我怕上头怪罪!毕竟这次的事情是你们第一镇和第二镇的事,我们第三镇虽说有帮助同袍的责任,可是……”

    汉子没说完,但其中的为难显而易见。

    显然,这跟羽林暗卫中许多限制规定有关。毕竟暗卫是见不得人的,虽然很多人都清楚有这么一个机构存在,但却不能公开。而为了限制暗卫无限膨胀,防止它变成明朝东西厂一样的存在,英明伟大的圣祖皇帝估计也定下了非常多严厉的限制措施。

    鄢如玉皱了皱眉,道:“我明白。不过屠统制受了伤,对面又有高手,我担心他一人应付不来。更何况,那些疫源的所在还落在那两个罗马细作身上,若是再迁延些是日,天知道整个帝都会变成什么样……”

    那汉子显然是这些人中的小头目,听了之后也深深皱眉,犹豫道:“这个,请少校谅解,我实在无法下令让弟兄们去冒这个险。暗卫规定,未得上级同意,私离驻地行事者以谋反论!这罪名太大,恕在下无法承担!”

    鄢如玉叹了口气,道:“好吧,那请你带兄弟们赶紧回,一旦要到调令,火速出城协助。我沿途会留下记号……”

    那汉子急道:“少校,你一个人也要追下去?”

    沈云再也看不下去了,跳出来道:“谁说她是一个人,这不还有我们吗?!”说完看了鄢如玉一眼,笑道:“少校,你要是不嫌弃我们兄弟笨手笨脚,就跟你去打打下手如何?”

    说实话,如果不是这些人不肯跟鄢如玉追下去,沈云未必会出这个头。毕竟这件事说到底其实跟他无关,或许在渤??さ幕八坏貌怀鍪?,但在帝都,就凭他渤海侯的身份还真没什么资格管这件事。今晚也是误打误撞才走到这里。

    沈云本来打算到这里就准备回去睡觉了,接下来的事自然有暗卫接手,最不济还有羽林军?;咕筒恍帕?,那些高手还能高过千军万马!

    但他没想到暗卫的军规这么严,在这个时代,一旦扯上谋反罪,那可了不得,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冒这个险的??扇绻蜜橙缬褚桓鋈俗废氯?,沈云自问还没有那么残忍。更何况,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可是他未来的小姨子,看在如月的份上,他也不能让她一个人冒险不是?!

    虽然看上去,这个小姨子似乎并不像外表那么柔弱……

    鄢如玉看着沈云,细眉舒展开来,道:“你真要跟我追下去?那可是有危险的!”

    沈云不耐烦道:“好啦好啦,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哪来磨磨叽叽的一大堆废话。虽然我看那屠天骄不爽,他的死活不管我的事,但让你一个人去冒险的事我还真做不出来。更何况你跟如月……呃,滕宇,你说呢?”

    沈云骤然想到刚才那些汉子都叫鄢如玉“少?!?,没有前缀,估计还不知道鄢如玉的真实身份,所以说到一半就停了。

    方誊呵呵一笑,推开人群站出来,干脆利落地说道:“给我们两把剑,然后让他们赶紧开门!”(未完待续。)

    ps:  重新开始写了,构思上会跟之前有点出入,大体还是以宣扬大汉帝国的强盛为主体。本来想的这一卷中“西方惊雷”指的是大汉新州造反事件,但那样的话好像跟风似刀大大的《大汉骑军》会有重合,感觉上会差了点,所以这一卷的“西方惊雷”指的是罗马。至于怎么跟罗马帝国挂上钩,呵呵,请大家慢慢看下去!<  发现还有五百勇士追随着我,我很欣慰!我会努力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