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章 竞技士,西方武士】
    赛格维是高卢人,出身于罗马帝国科多特城的巴蒂塔斯家族训练营。他有着高卢人特有的高挺鼻梁,身材修长,卷曲金黄的头发披散在肩上,身上的肌肉却不如同样出身于巴蒂塔斯家族训练营的克雷斯那样富有爆炸力。

    虽然每个月的月试,赛格维都输给了克雷斯,但在决定由谁率领队伍来东方执行任务的角斗场上,他却赢了这个据说在罗马斗兽场也拿过冠军的“月神之子”!

    巴蒂塔斯家族是罗马帝国科多特城的老牌贵族,每年负责向帝国输送十五名最顶尖的竞技士,参加一年一度由奥古斯都亲自主持的祭神大会,获得冠军的家族将能够当选民政官,这可是一个油水非常足的职位。

    赛格维和克雷斯,包括莱斯克斯、汉英卡都是前年就被选定要参加祭神大会的竞技士??捎幸惶?,从罗马来了一个行政官,带着两大车昂贵的塞斯汀酒以及一万第纳尔(罗马帝国的货币单位,相当于大汉帝国一个金币),与巴蒂塔斯家族族长小巴蒂塔斯密谈了一夜,之后他们一队十五人就被派到了东方,听从一个叫马诺的人的指挥。

    赛格维是高卢人,他听家中的老人提起过,从罗马到东方神秘富饶的大汉,路程相当遥远,海上如果顺利就要走一年,而走陆路却至少需要两年。这还是因为大汉帝国将他们的直道修到了里海边上的缘故。据说在五百年前,从东方到西方,要走整整十年的时间呢!

    虽然路途遥远,枯燥,并且还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危险,但对于能够来到东方这个在罗马人口中无比富饶强大的国度,赛格维还是非??牡?。

    不过旅途开始后,赛格维却开心不起来了。他们一组十五人,在大海上得病死了两个,抵达星落城时又与当地土著发生口角。被人在饮食中下毒。毒死了一个。最后十二个人身心俱疲的抵达大汉帝国最南端的广州港后,却又被那个叫马诺的小子关在一个小院子里,根本没有半点自由。直到半年前,赛格维等人都没有见识过这个富饶强大的东方帝国到底是何模样。

    就在他们被关的快要发疯的时候,突然接到命令,十二个人分成三队,陆续派往大汉帝国的北方和西方。而赛格维这一组则被塞进马车,摇摇晃晃的来到了传说的天国之城---雒阳!

    这是一个让赛格维震惊的城市,足足比罗马城大了三倍不止,房屋错落有致,街道干净整洁,人民彬彬有礼---呃。这点在最初住那家酒店还是能够得到体现的,至于后来住的叫簋街的地方,咳,太阳神阿波罗也有照耀不到的地方嘛!

    他们一组四个人的任务就是守护这个小院子,不许任何人靠近。这条叫簋街的地方比较复杂,不但有汉人居住,也同样有罗马人、阿拉伯人,包括非洲人。

    赛格维甚至认识了街头那个买包子的思维因老汉。他是日耳曼人。虽然他老是强调自己已经拿了大汉的籍贯证明,是正宗的汉人??扇裎故悄艽拥某は嗌戏直娉鏊淖嫦壤醋阅睦?。

    当然,对于生活在这里的汉人来说,他们可不管你是高卢人还是日耳曼人,又或者是色雷斯人……在这里统一都叫罗马人。

    簋街的日子虽然无趣,但比在广州港时要好多了,尽管不能远离簋街,但总算可以或多或少的接触到这个天国之城。日子过的有点散漫,但总体来说还是舒适的。特别是这里的酒,绝对比罗马的塞斯汀酒还要来的香醇可口?;褂心切┤裎窘胁簧厦值拿朗?,第一次吃的时候,他和克雷斯、汉英卡都差点把舌头给吞进肚子里去。多嘴的汉英卡甚至经常念叨:“难怪巴蒂塔斯主人会那么喜欢去科多特城的罗威尼斯家,据说那里有一个汉人厨师呢!”

    就在他们几个人享受着在大汉的日子时,那个叫马诺的人突然在今晚出现了,身边还跟着一个汉人,根本不等赛格维提问,他们就急匆匆地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包裹,带上他们往城南跑,边跑边说:“赛格维,赶紧?;の颐抢肟醚?!汉人要杀我们!”

    虽然赛格维不知道马诺在大汉到底是做什么的,但他在这长达两年的时间里,却是知道了马诺家族在罗马帝国的地位,这个小马诺的身份绝对显贵。尽管有些不舍,但长达十年的训练,还是让赛格维立即选择服从。四个人没有带武器,但他们四个人本身就是绝佳的武器。

    本来一切顺利,赛格维跟着马诺来到天国之城的南门,见到了守卫在这里的汉人士兵。也顺利从高高的城墙上下来,可就在这时,留在最后的莱斯克斯却在城墙上发出一声惨叫。光线太暗,赛格维根本来不及看清楚,就见莱斯克斯从城墙上栽了下来,“嘭”的一声,摔成了肉泥。

    与莱斯克斯最要好的汉英卡大喊一声想要扑上去,却被马诺喝止:“快走,汉人要追来了!”

    赛格维气愤至极,狠狠地瞪着马诺,正想反驳几句时,城头突然传来弓弦声,赛格维知道这是汉人军队的弩,射程超远,并且杀伤力极大。为了不损失更多的人,赛格维只好和克雷斯拉住汉英卡,急急跟在马诺身后离开。

    当离开城墙有一段距离后,克雷斯终于忍无可忍,霍然停下脚步,拦在马诺身前,狠狠地道:“这一切到底他/妈/的怎么回事?我们白白折损了一个兄弟,你要是不说清楚,我现在就杀了你!”

    赛格维和汉英卡也同时停下来,看着马诺和他旁边那个背着包袱的汉人。他们两个都是一脸焦急,那个汉人甚至不时回头张望,嘴里不停地嘀咕着什么。

    马诺也着急地说:“我是奥古斯都直接派到大汉来的特使,现在汉人的官员要抓我,杀了我,你们是巴蒂塔斯家族最优秀的竞技士,你们的任务是?;の?!这一切还不够清楚吗?快,快走,到前面的客栈买几匹马,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赶到海边去。那里有船等我们的,我们立即回罗马!”

    “狗屎!无缘无故,汉人怎么会要抓你,杀你?你这狗娘养的到底做了什么?”克雷斯已经有点口不择言。

    “勇士们,我觉得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跟在马诺身边的汉人突然用罗马语急急道,“我们现在是赶紧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后面追来的是大汉羽林暗卫统制,相当于你们罗马竞技士教练,是相当厉害的对手!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赛格维没有听过羽林暗卫,更不知道统制是什么级别,但最起码知道竞技士教练的恐怖。那都是一身伤疤的怪物!不过这并不能成为罗马竞技士不战而逃的理由!

    看三人不为所动的表情。那汉人对马诺道:“我就知道,找这些竞技士来没什么用,还不如叫几个扶桑忍者来的实在,最起码他们不会有那么多不知所谓的骑士精神!”

    赛格维不禁也怒上心头,喝骂道:“狗屎,你敢亵渎我们西方武士,我现在就要杀了你!”

    那汉人却轻蔑一笑:“嘁,不是我看不起你。若是徒手。你未必是我对手!”

    “那我现在就来拧断你的脖子!”

    赛格维勃然大怒,踏步上前正要动手。马诺突然大叫道:“够了,都给我闭嘴!追来的那人真的很厉害,我们不要在敌人的地盘上争吵了!赛格维,我现在以罗马贵族的身份命令你们停止内讧,立即?;の颐抢肟?,一切等回到罗马再说!”

    就在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那也要你们有命回到罗马才行!”

    “谁?”

    赛格维和克雷斯、汉英卡三人立即面朝声音传来的方向,隐隐将马诺和那个汉人?;ぴ谏砗?。吵归吵,但罗马竞技士还是会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务的。

    黑暗中,一个在他们眼中略显单薄的身影慢慢出现在眼前。汉人传统的服饰,头上却盖着面纱,只露出两只冷漠和森然的眼睛。

    赛格维被那双眼睛看了一下,顿时全身的神经都绷了起来。

    身为竞技士的直觉告诉他,危险,眼前这个人极端危险!

    赛格维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克雷斯和汉英卡,他们也都绷紧了身体,脚步微微撤开,一副随时跃起搏杀的姿态。

    只听汉英卡用低沉的声音道:“克雷斯,这个人很危险,我仿佛被狮子盯上了!”

    克雷斯也道:“不错,当初我跟卡普娅城的血魔阿提亚斯角斗时才有过这种感觉!”

    赛格维紧紧盯着面前这个人,冷静地道:“别慌,克雷斯,当初是你一个人面对血魔,我们现在却有三个人!别着急,别着急!”

    “他,他受伤了!”躲在身后的马诺忽然叫道,“快,上去杀了他!”

    果然,赛格维发现眼前这个单薄的身影后面似乎有点点血迹,凝神看去,这个人的肩胛部位似乎在流血。虽然竞技士的骄傲让赛格维不想乘着对手受伤时发动进攻,但眼前这个人带给他们的危险感觉实在太大。在马诺提醒之后,赛格维和克雷斯首先低吼一声,一左一右,揉身扑了上去……

    快,很快,非???!

    这是赛格维和克雷斯对这个单薄对手的第一感觉。

    两人的动作如下山的猛虎,而眼前这人却如同梦中的幽灵,两人的拳头还没来得及触到对方的衣服,这人的一拳一脚已经分别击中赛格维的胸口和克雷斯的下颚。

    “嘭嘭”两声肌肉对撞的闷响,赛格维感觉自己像是被马车撞了一下,整个人忍不住向后倒退了数步,接着嘴里一甜,竟然一股鲜血抑制不住地从嘴里流出。而旁边的克雷斯也好不到哪里去,下颚传来的骨裂声,可以说明他此时的感觉。

    可这并没有结束,没等赛格维喘过气来,眼前这个身影又一次出现,不过这次赛格维已经意识到单凭速度是跟不上这个人的,于是叫道:“克雷斯,合击!”

    两人同出于一个训练营,有时候是要联手对付敌人的,对此训练营有专门的合击训练。在赛格维喊出“合击”的时候??死姿挂丫苛斯?。两人互相握住对方的小臂,然后以赛格维为支点,克雷斯为武器,整个人腾空起来,重重地甩向敌人。

    “嘭”,又是一声让人耳膜发疼的肌肉撞击声??死姿沟挠彝壬ǖ搅硕允?,但落地时却一个趔趄。差点跪倒在地,右腿显得毫无力气,似乎是断了一般!

    而对手也被这一下击中,整个人横飞出去,发出一声难以抑制的闷哼,深吸几口气才缓过来。冷声道:“罗马竞技士果然有些门道,力量横蛮,技巧也有些?!?br />
    赛格维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个人一直说的是罗马语,不过调子有点怪异而已。不过听他说的轻松,似乎还不把赛格维等人放在眼里。

    赛格维万万没有想到,汉人里居然有这么厉害的高手,若不是他还受了伤。自己这三个人如何能打的过他?

    就在这时。身后的汉英卡突然喊了一句:“闪开!”赛格维和克雷斯互相牵引的身体瞬间分开,然后就听见数声弓弦震动的声音。弩箭如闪现般从赛格维和克雷斯中间射出,瞬间击中了眼前这个单薄的身影!

    “他中箭了,上去,杀了他!”

    马诺疯狂的叫声从身后传来,赛格维立即准备扑上去时,却见那个中箭倒地的身影却挣扎着跳了起来,然后从直道的护栏翻了下去,几个起落便消失在黑暗中。

    “该死的,让他跑了!”马诺手里抓着一具手弩,冲到护栏边上瞄了几下,见无法瞄准,气急败坏地放下骂道。

    赛格维这才发现,跟在马诺身边的那个汉人和汉英卡手里也各拿着一具小巧的手弩,而之前抓在手里的包袱已经打开。

    “是骑兵手弩吗?”赛格维疑惑地道。

    那汉人也颇有些遗憾地看了看逃跑者的方向,道:“是的,是需要组装的骑兵手弩,一次只能发射一枚箭矢,只能作为骑兵第一轮冲锋用。方才那人是羽林暗卫的统制屠天骄,一身轻功出神入化,速度极快,而且精通汉人的内家功夫,若不是你们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我也不敢拿出来,被他闪过去的话,我们都得死!”

    想到方才那人诡异的身影,赛格维也忍不住心头泛起凉意。若不是这三具小巧的手弩,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汉人中这种人多吗?传说中的跳荡士和特种兵可比他还厉害吗?”赛格维忍不住问道。

    马诺回转过来,悻悻地将手弩挂在腰上,回答道:“若是这种人多的话,汉人的兵锋早就越过里海,杀到罗马了!放心吧,就算在汉人之中,此人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存在。跳荡士和特种兵的实力,其实跟你们也差不多,不用担心!我们快点离开这里,等天亮了汉人大军追出来就麻烦了!那可不是三具手弩能解决的?!?br />
    “赛格维,快来帮我一把!”汉英卡扶起克雷斯叫道。

    一行五人立即继续往南跑。只是因为克雷斯的小腿骨折了,五人的速度怎么都提不起来。

    走了大概有一刻钟后,马诺实在忍不住了,对赛格维说道:“不行,这样走太慢了!要不将克雷斯先放到一边,我明天到了地方,再派人回来接他吧!”

    “不行!”赛格维想也不想,“我不会抛弃我的兄弟!你们要是嫌我们麻烦就先走吧!”

    其实赛格维说的是气话,但没想到马诺和那个汉人却毫不犹豫地道:“也好,我们先走一步,等到了地方马上派人回来接你们!”

    或许马诺也觉得自己这样抛弃赛格维他们有些内疚,把手弩也留下来。

    这时的赛格维也说不上难受,身为竞技士,早就有被上位者抛弃的准备。只是在这异国他乡,难免有点悲凉之感。

    看着马诺两人远去的身影,赛格维和汉英卡相视苦笑。

    克雷斯疼的有些厉害,但也扯动嘴角笑道:“看看,这就是我们罗马的贵族!当年斯巴达克斯没把他们杀光实在有点可惜,不是吗?!”

    在罗马,斯巴达克斯是禁忌。放在以前他们根本不会提起,但在这离罗马万里之遥的东方,他们的心境似乎一下子开阔了许多,那些平时不敢说不敢想的念头全都冒了出来。

    赛格维没有接话,只是扶着克雷斯慢慢向前走。到后来汉英卡看克雷斯已经疼的脸色发青,急道:“赛格维,不能继续走了,必须找个地方,先帮克雷斯断掉的骨头固定住,不然他这条腿就算废了!”

    于是三人慢慢地磨蹭,终于在离直道边不远处找到一个草垛,那里有好多固定草垛的木桩,大小不一,正适合固定骨折的小腿。

    就在汉英卡帮克雷斯固定断腿时,直道上却传来人声。而想保持安静的克雷斯却实在忍受不住腿上的疼痛,哼声出来。本以为直道上的人不会发现,可没想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