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二章 冥王殿,死神镰刀】
    “好吧,我承认,这的确是一件麻烦事!”沈云无奈地摊开手,对鄢如玉道。

    还是那个草垛前。在听完赛格维和汉英卡的叙述后,沈云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克雷斯和汉英卡是倒霉的,一个小腿骨折,一个从胸口到小腹被沈云划开了老长一道口子,唯一看上去无碍的赛格维却在之前就被屠天骄打伤了。对比起来,沈云是幸运的,三个罗马竞技士,都不是满状态,否则还真不好收拾。

    当然,倒霉的人里还要算上鄢如玉。这个小妮子根本来不及发挥战斗力就被方誊给撞翻在地,然后右手脱臼,废了好半天劲才重新接回去。不过看她的脸色却是如常,似乎脱臼对她来说已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作为羽林暗卫第一镇青州卫的少校,鄢如玉自然懂得罗马语的。跟赛格维一番交谈之后,将事情的经过转述给沈云,然后道:“有点棘手,这三个只是打手,根本不了解内情。马诺和令狐朋跑了,现在再追怕是来不及。你们说该怎么办?”

    沈云直接调侃似的笑道:“二小姐,好像你才是正宗的少校,我们跟这三个罗马竞技士的身份没啥区别,打手而已!”

    方誊却道:“屠统制身受重伤,下落不明,我觉得此事还是尽快通知雒阳城里比较好。这样吧,你们押着三个罗马人先去祭旗坡客栈,我赶回城里通知府衙……”

    “得了吧!”沈云直接打断道,“你刚才挨了那么重一下,小心扭伤脖子,我跟府衙的唐巡检关系不错,还是我去吧!你跟如玉带着三个伤患,没问题吧?!”

    ……

    行走在直道上,沈云忽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孤寂。方才三个人一起时没有感觉,现在却觉得周围静的可怕。

    天上星光点点,印着周围斑驳的雪花。发出淡淡的光晕。照射着前行的路人。

    这就是古代唯一的不好,时值年关,路上行人就会大幅减少。若是天气暖和,这通往帝都的道路上不分白昼,肯定行人满溢。

    在这静谧到极点的环境里,只有沈云一个人匆匆的脚步声在天地间回荡,恍惚间。沈云有种漫步在时光隧道的错觉。不过不知道能不能顺着这条道走回现代去。

    也许现在就算能够让他回现代,他也不肯了吧!有时候他真怀疑,在现代的那二十多年只是虚幻的梦境,犹如南柯一梦,如今自己只是清醒过来罢了。

    抬头望天,深沉的黑幕包容了一切。点缀在黑幕上的星辰宛如洗练的钻石,带着无尽的魅惑。想着来到大汉的这段时日,渤???、扶桑州血火交织的岁月,一股难以抑制的感觉,让沈云有种放声歌唱的冲动。

    “抬头的一片天,是男儿的一片天。曾经在满天的星光下做梦的少年。

    不知道天多高,不知道海多远,却发誓要带着你远走到海角天边。

    不负责任的誓言。年少轻狂的我。在黑暗中迷失才发现自己的脆弱。

    看着你哭红的眼睛,想着远离的家门。满天的星星请为我点盏希望的灯火。

    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家门。让迷失的孩子,找到来时的路。

    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前程,用一点光,温暖孩子的心!”

    就在沈云放声高歌,忘乎所以之时,一点寒芒突然从直道外飞来。

    此时沈云的情绪正处在高昂状态,而那道寒芒速度虽快,却并不是朝着他要害来的,所以只是迅速一跳,便躲了开去。

    “谁?”沈云差点被吓出一身冷汗,难道这里还有伏兵?这马诺也太厉害了吧?

    想到这里,沈云甚至有拔腿就跑的冲动。

    别怪他胆小,而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若是有伏兵,依靠他此时的状态,断然是打不过的。更何况他还有传递消息的重任在肩,绝不能以身犯险。

    沈云扫视了周围依稀不明的环境,黑色为主色调的空间里让他根本看不见黑色以外别的东西……等等,那是?

    沈云冲向护栏,翻身跳下直道,就见一个身材单薄的人歪歪斜斜地靠在路基上,一袭黑衣,蒙着面罩,不是羽林暗卫第二镇统制屠天骄又是谁?

    不过以前每次看见他,都是一副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现在嘛,黑衣上满是白色的雪点,面罩也贴着脸庞,一点也看不出原来的洒脱,反倒是有点像落魄的瘦猴。不过这瘦猴手上还抓着一支带血的箭矢,刚才飞向沈云的那点寒芒应该也是一支箭矢,目的不是伤人,而是为了提醒他这里有人。

    弄明白了这些,沈云不禁也佩服这屠天骄的硬气,身上中了数箭不说,还有勇气拔出来。逃离了直道又折返回来,这得多大的忍耐力???话说这么瘦小的身体里是怎么有那么大力气的呢?

    “屠大人?屠大人?”沈云轻唤了几声,却发现屠天骄已经晕了过去。也是,受了伤,又流血又打斗的,钢铁之躯估计也该磨损了,更何况是人。

    幸好刚才高歌一曲,引起了他的注意,不然这倔强的家伙怕是死在这里都不会让人发现他的。沈云暗想。

    既然发现了,当然不能让堂堂大汉帝国羽林暗卫的统制死在这儿。这鬼天气可还是冷飕飕的,若是放他在这里躺上一个晚上必死无疑。所以沈云立即蹲下身,将这个单薄的身躯抱起来,准备背着走。

    可在接触到屠天骄身体的时候,沈云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再仔细摸了摸屠天骄的身体……

    “卧槽,羽林暗卫第二镇的统制屠天骄,他,她,她怎么是个女人??。?!”

    ※※※※※※※※※※※※※※※※※※※

    “沈渊让,今晚的事你要是敢泄露出去半句,我一定杀了你!”

    “拜托你了大姐,一路上你已经反反复复说了不下十遍了!你不嫌烦我都烦了!你是不是觉得背人不要力气???要不咱俩换换?”沈云喘着粗气,不耐烦地道。

    这是沈云第一次发现背一个女人是如此痛苦。特别是这个女人还长的不赖的情况下。

    也是沈云手贱,在发现屠天骄女人身份后,忍不住掀开了她的面纱。也许是寒气一下激到了脸上。原本晕过去的屠天骄突然醒了过来,正好跟沈云来了个四目相对……

    “呃,美女你好!需要帮忙吗?”沈云被屠天骄那凌厉的眼神一瞪,脑子有点发懵地来了这么一句。

    这何止是手贱,嘴巴也够贱了。

    于是一路上沈云就不断被屠天骄灌输着不许将这件事说出去的话,说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记住,以后不许喊我大姐!我是男的。嗯,必须是男的!”屠天骄在听见沈云对她的称呼后立即道。

    男的胸口有你那么大坨的软肉么?

    沈云心里腹诽,不过嘴上却是道:“知道啦知道啦,欸,我说屠大人,你好好趴着不行吗。干嘛用手肘顶着我后背,疼啊知不知道!”

    屠天骄恨得牙根紧咬。手肘撑着,当然是为了避免自己的前胸与沈云后背接触。自从六岁启蒙以来,屠天骄还从来没有与男人有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虽说事急从权,但屠天骄还是忍不住一种异样感觉浮现心头。

    强壮厚实的手臂托着自己的臀部,温热有力的手掌紧紧贴着大腿内侧,不时还上下托动一下……沈云每动一次。屠天骄的心就要剧烈颤动一下。整个身心都随着这个动作不断起伏。

    “这个撒泼侯,他。他一定是故意的!”屠天骄银牙暗咬,简直羞愧欲死,脸上的滚烫连她自己都能清晰的感觉出来。

    她对男女之事自然是不陌生的,不过以前从没往这方面想过,所以虽然经常出入于飘渺居等烟花之地,但却从没有过此时此刻的感觉---那种下体会忍不住濡湿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她不安,让她难堪,但隐隐的,却还有一点点舒适,一点点期待……

    不知不觉间,她放松了手肘,任由自己柔软的前胸贴在沈云那结实的后背上,随着一步一摇的前进,她的心也随着摇摇晃晃,不知到了哪里。到后来,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那种感觉太舒适而晕过去,还是因为流血过多而昏倒了。

    “屠大人?屠大人?”沈云嘟喃了几句,却发现后背的女人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啧,这女人,心放的真宽。就不怕我这撒泼侯转身变月夜人狼……话说今天也没月亮??!唉,来的时候不觉得,现在走着怎么这么远???

    沈云倒不是真的很担心她的伤势,方才她说了,在弩箭射来的瞬间,她已经避开了要害部位,之后还用随身带的一包金疮药敷上包好。若不是为了提醒高歌的沈云而用力过度,或许未必会晕眩过去。

    ※※※※※※※※※※※※※※※※※※※

    当屠天骄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家中的软塌上。只是一小会儿的愣神,她便立即反应过来,腰部一挺坐了起来。

    “??!”用力过度,拉扯了伤口,屠天骄忍不住痛呼出声。

    “还知道疼,很好!”耳边忽然响起威严的声音。

    屠天骄扭头一看,屠啸天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用关心的眼神看着自己。

    屠天骄脸色一黯,低声道:“娇儿无能,让父亲担心了!”

    屠啸天摆摆手,起身道:“不关你的事。是为父太过难为你了!唉,让你一个女儿家承担这么大的家业,娇儿,你可怪为父?”

    屠天骄睁着双眼,不知父亲为何会突然说起这个。

    屠啸天的神色满是痛苦,低声道:“屠家若想继续掌握暗卫,则必须有子嗣继承家业??上愦蟾缱源由洗纬鍪轮缶驮僖病?,可苦了你了!”

    “父亲何出此言!娇儿只恨自己身为女儿身,无法为父亲做的更多,娇儿……娇儿终身不嫁,宁愿就当大哥的替身,为我屠家延续家业!”屠天骄惶急的语气,的确发自真心。她实在不忍看见严父伤心。

    屠啸天看着自己的女儿良久,幽幽叹了口气:“算了,这些烦心事提它作甚。你先好好养伤,哼,冥王神殿果然好手段,居然敢伤了你。为父不替你出了这口恶气,就妄为大汉羽林暗卫统制!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我的突刺厉害,还是他的镰刀够硬!”

    说到后来,屠啸天那股冲天的霸气又弥散开来。让人望而生畏。

    冥王神殿,又称死神神殿,是罗马帝国皇室的御用军队,职能与大汉的羽林暗卫类似,但又有些不同。大汉羽林暗卫不能蓄养死士,但冥王神殿可以,而且为数不少。

    羽林暗卫中负责行动的多为选锋和突刺,人数都不多,整个暗卫加起来,怕也不过万余人。但冥王神殿的行动人士却以正规军团布置,据说拥有四个军团,将近四万左右。这可是相当可怕的数字了!而这些人都会在各自身体隐秘的位置纹上一把镰刀,故而冥王神殿的行动者被冠之以“死神镰刀”的称谓!

    “父亲,此时陛下的展布刚刚开始,似乎不应节外生枝??!只要能找到另外几具疫源,冥王神殿的事暂且放过也无所谓,千万不能因小失大,坏了陛下大计!”说到正事,屠天骄不得不劝说自己的父亲几句。

    屠啸天沉吟一会儿,点点头:“嗯,不错,暂时还不能大动干戈。不过也不能轻饶了他们。我意重新部署罗马的谍卫,西海州那里的人手都调到罗马去,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总要还以点颜色才行。另外,那几具疫源我估计应该不在帝都了?!?br />
    “何以见得?”

    “若是在的话,马诺那混账岂会落荒而逃?他手里有这杀器,大可搞乱了帝都再走。说起来沈云那小子还真是个福星??!”屠啸天嘴角露出笑意,似乎想起了什么。

    提起沈云,屠天骄忽然惊道:“啊,父亲,娇儿是怎么回来的……沈云他……”

    屠啸天摆摆手:“无碍的。昨晚我一接到消息就派了古叔亲自带人出城去接你,半道上就看见这小子背着你往回走,是古叔直接把你带回来的,别人不会晓得。那小兔崽子累的可不轻呢,将你放上马车时不让别人碰你,非要拿衣服将你裹得严严实实不可,还反复交代古叔一定要送你到家,让至亲之人带你去疗伤……哈哈,有点意思这臭小子!手法有点拙劣,有心之人一下就能看出端倪来。不过也难得他思虑的这么周全!”

    一番话里屠啸天不时用“小子”来形容沈云,但谁都能听出屠啸天话中的赞许和溺爱。是的,就是溺爱!

    这语气,让屠天骄都忍不住道:“父亲可是对那小子特别在意呢!”

    屠啸天道:“爱屋及乌罢了,毕竟是沈清泉的儿子。唉……”说到后来,又想到了以往的事情,屠啸天也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行,我得催着这臭小子赶紧离开,帝都风波骤起,是非不断,还是让他走远点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