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三章 行者行,离京之前】
    “阿嚏!”沈云重重打了个喷嚏,揉着发酸的鼻子,嘟喃道:“这么说那三个人又跑了?”

    “是啊,阿嚏。马诺真狡猾,居然来了个回马枪,我跟如玉一时不察,差点被他们给逮了。幸好暗卫的人反应够快,否则,阿嚏,我怕是见不到你了!”方誊也一个接一个喷嚏,打个没完。

    “哟哟,都如玉如玉的叫上啦?!阿嚏,你俩的关系进展神速??!”

    “阿嚏,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我跟如玉是清白的!”

    ……

    “你俩少吵两句吧,一见面就说个不停,还听不懂……关键是,如玉是谁?”何宽趴在上铺,露个头奇怪地问。

    这里是帝大宿舍楼。沈云和方誊是一前一后回的帝大。不过两人却同样感冒了。沈云是将衣服都“捐献”给了屠天骄,而方誊嘛,咳,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是为了照顾有“软骨症”的病患。至于具体如何,那就真不知道了。

    方誊对这件事瞒得非常严,连沈云也不知详细。只知道鄢如玉和方誊将赛格维三人押到祭旗坡客栈不到一个时辰,就有一个十人队冲进客栈里将人救走。等客栈老板发动人手想要阻拦时,对方已经逃之夭夭。

    在这个过程中,方誊倒是没事,但鄢如玉却受了点轻伤。幸好接应屠天骄的人及时感到,然后将他们送回雒阳。再之后,方誊就被直接送回了帝大宿舍。

    听见何宽发问,沈云直接丢过去一个白眼:“好好读你的书吧,子曰,非礼勿听,你该听从圣人的教诲!”

    “渊让君,这句话是出自《论语》颜渊第十二,颜渊问仁,子曰……”

    “停停停,别曰了?!鄙蛟埔豢春慰硪嫉羰榇?。马上头大如斗。被子一蒙,倒头便睡:“我去梦里找圣人曰去,不跟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瞎掰扯?!?br />
    “呵呵,渊让就是这样,一说到《论语》就头疼。季如不必理他!”方誊从桌子上抽了一张纸,擦拭着鼻涕,道:“对了。怎么没见窦子达?你们今天没在一起看书?”

    何宽道:“快过年了,子达兄已经先回家帮忙,你也知道,他们家开作坊的,年关生意好!等过了年,我们就要去行政院实习去了。到时候怕是少帮家里许多?!?br />
    “哦?你和子达都通过了年考?分配在哪个衙门?”方誊带着重重的鼻音,嘟喃道。

    “我在行政院,入了户部的籍,分配在度支司编外郎麾下。子达倒是好运,直接进了行政院参议处,那可是靠近内阁的地方呢!啧啧……”何宽的话语里充满了羡慕。

    此时方誊已经有些脑袋发晕,困的不行了,含含糊糊地支应了一声?!斑?。这么好啊,那你怎么不回家……”声音越发低沉。逐渐不可闻。

    何宽也发觉了异样,低头一看,沈云和方誊都窝在被子里睡着了,沈云那边更是直接打起了呼噜,睡的那叫一个香甜,不禁苦笑摇头,便也没再说话。

    静静的时间,静静的走。

    在这帝国大学中,一切都那么安稳。大汉帝国从骨子里透出的平和安逸,也只有在这里才能体会到。

    ※※※※※※※※※※※※※※※※※※※

    沈云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窗外阳光明媚,万年青的枝头有着一层晶莹的雪花,还在阳光下慢慢消融。白色映着冬日里不可多得的翠绿,一切都让人从内而外的舒服。

    大大伸了一个懒腰,沈云长出一口气,舒爽的简直快要爆掉。再一看方誊,也起身扭腰歪脖子,便笑道:“怎么?脖子还疼?要不等会儿去我店里,让周医师给你开副药贴一下?”

    方誊尝试着扭动了一下,还是有点疼,便道:“行啊,只是不要收我太贵!”

    “哈哈,肯定比帝大医院要少就是。对了,咱们这个学期就算结束了是吧?那下个学期我们该做点什么?”

    方誊捂着脖子忽然道:“今天几号?”

    沈云仔细地琢磨了一会儿,肯定地说:“不知道!”

    朝这个过日子过的连日期都忘记的人翻了个白眼,方誊抬头往何宽铺上的日历望去,惊道:“糟糕,今天下午是年终会,祭酒大人要致词的!”

    “年终会?每年都要的吗?”沈云迷茫地问。

    方誊手忙脚乱地收拾衣服,嘴里道:“你赶紧收拾一下,希望还来得及赶上……我们明年春季结束便进入毕业期,这年终会是只给我们开的,若是不去,会给祭酒大人不好的印象,他日在评语里留个瑕疵就糟了,往后去哪儿都会遭人鄙视的!”

    “哦?!鄙蛟铺朔炊皇裁醇ざ裳?。就是个年终大会嘛,还是领导发言,一说半天的那种,没一点意思。

    只是,明年就毕业了吗?记得在上辈子,自己读大学还没体会过毕业的感觉呢……那个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他和他媳妇还好吗?

    “算了,”方誊忽然也松懈下来,坐在床头颓然道:“参加年终会的确没什么意思。我跟你都不用为未来发愁,真不知是好还是坏?”

    看见一个三好学生突然像流氓同学一样感慨还是很有趣的。

    “哦?你又有什么感想要发表?”沈云凑过来笑嘻嘻地道。

    方誊看了他一眼,叹气道:“也没有什么感慨。只是觉得时间过的飞快。古人曰,逝者如斯夫,诚不欺我。想想去年今日,你还没心没肺地到处喝花酒,笑美人,整日里不知愁绪,到处惹是生非,争当帝都第一纨绔!如今却也肩负渤海家族的兴衰荣辱。而我,去年今日还是家中季子,无有家族负担,想着毕业后要寻一个好衙门,努力上进,争取在四十岁之前拿个爵位,如此才不堕淮南侯家族威名就好……可现在,大哥、二哥相继死于沙场,家严家慈该是何等伤心!我也将要背负起淮南侯家族的兴衰,这等重担我一个人如何承受得起?每次想到这里。我就对什么都意兴阑珊了……唉?!?br />
    看看一个富二代加官二代的心声吧!这才是真正的贵族家庭出来的人!现代那些个败家子、拜金女。好好反省一下吧!

    沈云看他说的沉重,想了想,走到书桌前拿起纸和笔写了起来,一会儿递到方誊面前。

    “什么?”方誊疑惑接过,只见上面写着:“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蓬莱文章建安骨,中间小谢又清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览明月。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br />
    方誊念了两遍,忽然眼前一亮。抬头看着沈云道:“这是……你作的?”

    沈云笑了笑:“一个我敬佩的长者送给我的。我想,应该正合你现在的心情。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仅此而已。

    其实我心里又何尝不感觉到沉重与压力?!特别是父亲去世的那一刻,我觉得天都要塌了!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人生不如意十有**。?;郴泶镏拇χ?。方能不辜负先人之期待!”

    方誊沉默良久,长长出了口气。朝沈云笑道:“我明白,渊让。谢谢你!”

    “呵呵,自家兄弟,何必言谢。走吧,去看看年终会结束没有,若是没有,再跟同学们聚聚也好。反正我们也即将离京!”沈云拍拍方誊的肩膀,转身收拾起来。

    方誊将这张纸郑重收好,一边收一边道:“对了渊让,写这首诗的长者名讳能否告诉我?如此好诗,简直旷古烁今!”

    沈云一愣,抽抽嘴角,挤出一句话:“他已经旷古烁今过了,不在乎的。你就别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br />
    ※※※※※※※※※※※※※※※※※※※

    等沈云和方誊收拾妥当赶往帝大礼堂时,年终会已经结束了。礼堂门口,三三两两的聚着明年即将毕业的学子。年关虽不是大汉团圆的象征,但却是毕业班学生们分离的关口。

    可以说,能在帝大就读的学子,个个都有自己的背景,没背景的就有实力,没实力的也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关系。按照现代人的观点来看,这可是一个丰富的资源体系!是今后踏入社会的资本所在!

    尽管此时的大汉学子并不会那么功利,对待同学也没有那么多想法,可离别在即,也都尽可能地与同学们保持好关系。沈云和方誊到时,很多人已经相约好今晚去哪儿吃散伙饭,还有些人准备邀请某位讲师或者教授,这谢师宴也是必须的嘛!

    沈云的人际关系不算好,特别是牵扯上前段时间的是是非非后,更是有点鬼神辟易的意思。倒是方誊,一路过来,接了无数的邀请。不过与之前单纯的亲近有点不同的是,很多人对方誊说话时已经会带着敬语---淮南侯世子的身份已经人尽皆知了。

    “这边,沈渊让、方滕宇,这边!”人群里有人跳高喊。

    沈云望去,不禁笑了。原来是詹姆斯和小东尼。

    等挤了过去,发现沈云唯一的熟人都在。马固、诸葛允,吕振,连一向阴郁不太合群的张宪也在列。

    “哈,都在??!詹姆斯,是不是你又打算搞篝火晚会???!”沈云打趣道。

    詹姆斯上来就给沈云一个拥抱,道:“渊让君,我们就要走了,晚上会在流彩阁办个宴会,你来吗?”

    “走?”沈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看了看其他人,见他们表情颇为严肃,不像说笑,奇道:“你不是还有一年学业没修完吗?怎么就要走了?”

    “家族发来讣告,我爷爷老老詹姆斯去见伟大的神了,我必须赶回去!”

    詹姆斯的眼圈有点红,不知道是因为那个去见上帝的老老詹姆斯,还是因为即将要离开大汉。

    沈云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拍了拍詹姆斯的肩膀道:“节哀!”

    詹姆斯无所谓地耸耸肩:“我不是因为爷爷去世才伤心,这辈子我也就在奥古斯都的宴会上才见过他几面罢了,我是因为舍不得你们这些朋友!我才到大汉三年,我喜欢这个地方!喜欢你们!”

    “停,受不了你!在我们大汉。喜欢这个词是不能对男人用的。明白?!”沈云做了个鸡皮疙瘩乱起的动作。惹得詹姆斯笑了起来。

    “那你呢,小东尼,你怎么也要走?”沈云问。

    小东尼不像詹姆斯那么喜欢交际,不过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感情还是有的。他不似詹姆斯离殇中带点洒脱,他黯然道:“父亲希望我尽快回去,原因没有说明!”

    小东尼的父亲是罗马元老会的元老。这个时候叫小东尼回去的确有点奇怪,但众人也没多想。

    至于马固、诸葛允和吕振则是和沈云同一届的,离开也是理所应当。

    虽然马固这人有点讨厌,但沈云对聪明的诸葛允和耿直的吕振还有很有好感的。再加上上次大闹鄢如月订婚典礼时,马固怎么说也参加了,所以沈云跟他们也算是有点情分。

    “显钰兄、南山兄、克武兄又有什么打算?”沈云抱拳微笑道。跟他们三个人说话就不能像小东尼和詹姆斯那般了。

    他们三人同个宿舍。关系好的快要穿一条裤子?;卮鹕蛟频幕故且幌蛞源厦髦频闹罡鹪?,他也抱拳笑道:“还能有什么安排,我们三个又不是世子,这贵族头衔也就能再顶半年罢了。在下打算过完年就回益州,在益州银行谋份差事。至于显钰兄和克武兄,他们两家有传统,大学毕业之后必须入军伍锻炼个几年,看看能否在武功上做番成就出来?!?br />
    “哦?显钰兄和克武兄要进军队?”那边终于应酬完的方誊赶过来。正好听见诸葛允的话。笑道:“那就预祝两位同窗弃笔从戎能马上显威,开疆拓土。拜将封侯了!”

    这倒不是虚假的客套话。马显钰跟吕克武都是将门之后。锦公马超和武公吕布是当年追随圣祖陛下东征西讨,立下赫赫战功才封公爵的,对于后世子孙当然希望他们在武事上有所建树,所以才有这种规定。而沈云和方誊的祖上虽然也是因军功封侯,但不知为何却没有这种要求。一切随意,想入仕,想从文,亦或者投身军旅都可以,甚至经商也不无不可。

    其实大多数贵族世家都对后代的前途没有硬性要求,大汉众多贵族中,也仅有锦公、武公、英公、胡公等寥寥十个家族才会定下死规定,要求子孙入伍。

    “谢滕宇兄吉言!”马固拱手笑道。

    吕振咧开大嘴也笑着说:“那是,俺就奔着封侯去的。欸,说起来两位也是武将之后,想不想也跟着入伍???转过了年俺就应征去,到时候叫上你们吧?”

    沈云和方誊相视苦笑,婉拒了他的好意。不过嘴上不说,但沈云心里却有点心动。同样是躲开帝都的风波,前往军队会不会是个更好的选择呢?但随即就将这个念头抛开了,不说他现在是渤海侯,就算是普通人家,若只有独子的话也断没有征召其入伍的理由。

    方誊见众人有说有笑,而那张宪却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便问道:“张宪兄,你呢?又有什么安排?”

    众人齐齐看向张宪。说起来这个张宪还真是个另类。一般人进了帝国大学,都会请导师或者教授帮忙取个字,当然,像马固、诸葛允等贵族子弟是在家由家族长者取好的??烧庹畔芙说鄞笏哪?,从没有过字,是以所有人都是以姓名称之,显得有些生份。

    张宪还是有点冷漠,那张硬硬的脸上总让人想到愁苦、烦闷等不好的词语。

    “在下打算明年便回大月州,家慈年事已高,这段时间一直卧病在床,所以想在她老人家床前尽几年孝,以报答生养之恩?!?br />
    方誊点点头:“嗯,应该的。张宪兄孝心可嘉,令堂身体定会好转?!?br />
    “谢滕宇君吉言!”

    这番话让沈云想起了父母,不管是前世的,还是今生的,不禁轻轻叹道:“子欲养而亲不在……张宪兄让我羡慕!”

    众人一下子都想起沈云的父亲,气氛有点沉闷下来。

    这时,一个学子匆匆走了过来,对众人拱手,然后道:“渊让君、滕宇君,祭酒大人相召。请快随我去?!?br />
    沈云和方誊一愣,难道没来参加年终会被祭酒大人记恨上了?

    詹姆斯推了沈云一把道:“赶紧去吧,对了,别忘记晚上流彩阁的宴会?!?br />
    “嗯,知道了!各位,晚上再聚!”沈云朝众人拱手抱拳,与方誊急急往轮社赶。

    不过与沈云所想的有差别,种道种祭酒压根没发现刚才的年终会沈云两人到底有没有参加。见了他们非常热情,笑着让他们坐下。

    正所谓“长者立,幼勿坐,长者坐,命乃坐?!?,这是儒家孝道的精髓。虽然这个“弟子规”是清代人著的,但这种精神却古已有之。

    沈云心里有点忐忑,坐下后作揖道:“不知祭酒大人相召有何事吩咐?!”

    “吩咐倒没有,只是听故人说你与方誊即将远行,所以特地召来,一来是给你们辞行,二来嘛,是希望你们远行途中能够牢记在学校时学的教诲。呵呵?!敝值赖牧成细∠殖鲛限蔚纳袂?,似乎也觉得自己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了。

    而沈云跟方誊倒没有觉得尴尬,只是感觉有点奇怪。这种道怎么知道他们要离开帝都?难道又是暗卫的人让他传话?

    沈云仔细地揣摩了一下,方才开口道:“是,学生谨遵祭酒教诲。只是年关将近,同窗多有邀约,是以学生想与同窗聚会完毕再行远途。不知,祭酒大人可有教诲?”

    种道心里不知道把那个让他传话的人骂了多少遍,这根本牵强的很嘛!再说,他这个祭酒才干了没多久,对手下这些学生根本谈不上恩惠,实在是不好说??!

    最终也只能摆摆手:“教诲没有,只希望你们顺利吧!还有,尽快离京,别多耽搁!”

    沈云和方誊对视一言,起身告辞:“喏?!?未完待续。)

    ps:  要是大家觉得不麻烦,请给个推荐,然后说几句话吧,留个言啥的。不然我感觉有点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