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六章 凤台县,白虎邪教】
    哦,我想起我昨天想说的是什么了,是这章节名出了错误,少了“第二十一章”,但内容是没错的。就是说第二十二章的时候就是“第二十一章”……修改章节名字很麻烦,所以干脆就不改了,大家知道就行。

    汗死,连个事都想不起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这个脑袋了……

    ※※※※※※※※※※※※※※※※※※※

    这是一个崇尚“白虎降世,当主天下”的邪教。经常在月圆之夜组织拜月仪式。如果月圆之夜天上却没有月亮的话,教义认为这是有人触怒了月神,必须以处女的鲜血才能赎罪!

    而最后那句“天佑大汉”是教义的必需口号。目的是凝聚人心。这里可是大汉帝国的老州,这里的每个人都在骨子里把自己当成汉人的。大汉这个词已经成了所有老州居民的烙印,如果白虎教不加这么一条教义的话,它根本无法在这里传播开。

    当然,这些情况是沈云和方誊后来才知道的。在看见这么血腥的仪式时,他二人就知道必须离开了??稍谡馐?,沈云和方誊感觉有人看着他们。

    “不好,是那个驿长!”沈云眼尖,一下就看见往里三四层的位置上,那头戴圆帽的驿长正恶狠狠地盯着他们。一旦这驿长嚷嚷开,数千人群起而上的话,他们两人肯定会被抬上高台喂白虎的。

    “快走!”方誊拉了沈云一下,两人快速后退,准备重新翻过围墙。

    就在这时,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身影从旁边蹿出,一下将他们给揪到围墙下蹲了下来。

    “是我!”

    沈云刚想发难,突然听见熟悉的声音,待看清那人,惊道:“步婵?怎么是你?”

    披着黑斗篷,连头也裹在里面的女人正是步婵。玉颜一如往昔,只是好像有点憔悴。只听她急道:“这话该我问你们才是。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们也是白虎邪教的人?”

    沈云赶紧摇头:“怎么可能?我们只是路过这里罢了……你。哦,你是暗卫第一镇的人,你们也关注上这个邪教了?赶紧给取缔了吧,太邪恶了!”想到那乱喷的鲜血,沈云就是一阵不舒服。毕竟那死的可都是汉人!

    方誊也道:“不错,赶紧派兵把这剿了!人手不够的话我们可以帮你去衙门叫人!”

    “衙门?哼!”步婵冷笑着,扭头冲高台处努努嘴:“县令大人都在那里呢?;挂ツ母鲅妹??”

    “???”沈云惊讶的差点咬了自己舌头。

    方誊却怒道:“不可能,凤台县令黄真元乃是家父好友,一向勤政为民,在凤台县一待就是二十年,吏部数次要给他晋级加官都被他拒绝,声言‘凤台一日不富。本官一日不走’,这样一个好官怎么可能加入邪教?!”

    步婵幽幽道:“是啊,一个小小的凤台县,他一待就是二十年,又官声卓著、尽收民心,不然白虎邪教还在这里闹腾不起来呢!”

    “……”方誊无言以对。

    沈云见高台上的仪式似乎快结束了,赶紧道:“两位能不能把这个问题押后再讨论?他们好像快结束了,这种事被我们这样的外乡人看见。我估计他们不会只请我们吃酒喝茶这么简单吧?”

    步婵点点头。带着他们沿围墙一直往东走,大概走了快二十丈。终于看见一个朱红色的大门。门口居然没人守卫。三人快步离开了这个宽大的府邸。

    临出门时,方誊还不死心地抬头看了看,府门上方的匾额上,硕大的“凤台县衙”四个字让他彻底沉默下来。

    回到驿站,进了房间,沈云赶紧收拾行李,对方誊道:“别瞎琢磨了,那县令要附从邪教,与朝廷作对跟你何干?咱们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正经,那个驿长可是看见我们了!”

    方誊皱着眉头不说,步婵却开口道:“不用着急走,那驿长不会出卖你们的?!?br />
    “嗯?他是你们的人?”

    “不是,也是!”步婵打起了机锋。

    沈云懒得去猜里面的细节,自从上次跟步婵有了合作之后,两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不过不知道是内心里对步婵姐姐的歉疚还是别的,他总有些排斥她。

    “不管是还不是,反正我明天一早就去淮南郡城?!鄙蛟品潘傻刈诖采系?。

    步婵奇怪地看着沈云道:“你要走?碰见这么大的事,你居然想着要走?”

    “什么意思?这里又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路过而已!”沈云也奇怪地反问。

    “我只是很好奇,你沈渊让不是最喜欢麻烦事吗?怎么现在就想着离开了?”步婵斜睨了他一眼,居然还有几分温柔的意味。

    沈云连连摆手道:“拜托,我从来不喜欢麻烦事好不好。以前那些都是麻烦事找上我,我避无可避,只能迎头而上??烧饫?,你们羽林暗卫都插手了,而且看上去当地驻军也跟你们有了合作,还要我这个撒泼侯做什么?左右我也只会添乱而已!”

    步婵目光一凝:“你怎么知道我们跟淮南驻军有合作?”

    “别那一副看敌人的目光好不好?!”沈云不屑地道,“你知道我们晚上为什么会出去吗?还不是发现了那个驿长有可能还是在籍军人,觉得奇怪才出去探查一番的。既然发现了一个军中老卒出现在这不该出现的地方,他既‘是又不是’你们的人,而你又冒了出来,这事情不就很明显了吗?根本不用过脑子就能猜到好不好!”

    步婵愣了愣神,仔细一想,不由也笑了出来:“呵呵,这倒也是。你这撒泼侯别的本事没有,这观察力还是蛮厉害的嘛!”说完不由脸色一变,“不好,你说那黄真元会不会也发现了这个破绽?”

    “这就要看你们给那个老卒安排的身份合不合理了!”沈云好整以暇地说道,“如果合理,而你们行动也快的,发现不发现都无关紧要,相反。那你就该想想怎么离开凤台县城了!”

    步婵紧蹙眉头。深深看了一眼沈云,然后低头沉思起来。

    沈云看着步婵和方誊,两个现在都是一副苦瓜脸,奶奶的,真晦气。道:“滕宇啊,你发什么愁???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真难看!”

    步婵依旧锁着柳眉。插口道:“你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可知那黄真元为何屡屡对吏部调职公文置之不理?哼,还不是淮南侯帮的忙,不然你以为黄真元一个小小的七品知县敢违背吏部的公文么?!”

    沈云惊了一下,难道这白虎邪教还跟淮南侯有关?这,这可有点麻烦了。

    方誊却断然道:“不可能。家父绝不可能与邪教有所勾连?!?br />
    步婵却道:“你方才也说那黄真元决不可能跟邪教有关??晌颐且丫辛巳吩涞闹ぞ?,证明黄真元数次不接吏部调职公文,乃是淮南侯从中帮忙才挡下来的?!?br />
    方誊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痛苦,突然大怒道:“你们暗卫想陷害我淮南侯家族么?”

    步婵毫不退让,看着方誊怒气冲冲的脸冷声道:“暗卫只效忠陛下,我们只是将一切如实禀报!陷害一词可从没想过,更从没做过!淮南侯纵容包庇黄真元乃是不争的事实!”

    沈云没想到淮南侯方鬊跟这件事牵扯的这么深。此时淮南侯就在帝都觐见皇帝,一旦暗卫把这事儿捅上去。那淮南侯的情况就堪忧??!

    方誊怒视步婵。眼角忽然跳了跳,这个动作表情让沈云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突然。方誊出手了,他右手成拳,左手成掌,一个朝步婵太阳穴,一个向着她的咽喉击去……这是想一瞬间致她于死地??!

    “滕宇!”沈云惊的跳了起来。

    不过步婵的动作更快,修长的左腿轻轻一弹,整个人似凌空般向后飞出,同时右腿飞踹,正踢在方誊的手腕上,整个人又接着方誊出拳的这股力道腾空而起,最后似蜘蛛一样贴在了房顶的横梁上,目光阴寒,冷声道:“方腾宇,你想杀我灭口吗?”

    沈云上前一把抱住方誊,急道:“滕宇,你疯了?!”

    方誊的眼眸里充满了凶光,那种不顾一切的疯狂感觉是沈云从来没见过的。

    “我一定要杀了她,我不能让她毁了我的家族!淮南侯家绝不会造反,绝不会!她这是要诬陷父亲,我一定要杀了她!”方誊在沈云怀里使劲挣扎,想要扑上去杀了步婵。

    步婵在房梁上冷冷一笑:“你以为杀了我就能阻止消息传到帝都?哼,我只是羽林暗卫第一镇麾下的少尉选锋罢了,早就有走马部的人将消息送出去了,就算你今晚杀了我,一样无法阻止?!?br />
    “冷静点,滕宇,冷静下来!”沈云在方誊耳边大喊。

    说实话,这是沈云第一次感受到家族在汉人心目中的地位。他作为一个现代人,虽然经历了渤海那些事,可依然无法将自己的思维完全带进这个时空的汉人思维里。他也无法想象,在面对家族存亡时,连方誊这样冷静自若的人也会突然暴走,为了保存家族会不惜杀掉任何一个知情人!

    在家天下的封建社会,家就是所有人依存的基本单位,而由血缘关系建立起来的家族,就是封建时代所有人维持根基的保障。虽然圣祖立国,已经极力去淡化家族对单体个人的影响,但这种事情只要一天还是家天下的社会就无法避免。历代皇帝都是从刘家人里选出来的,又怎么要求全天下人都无私为国呢?

    “滕宇,冷静下来。如果伯父真是无辜的,你放心,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会帮淮南侯家取得公道!”沈云不断的提醒方誊。方誊也慢慢冷静下来,只是气息还是粗喘,死死地盯着步婵。

    “哼,淮南侯与渤海侯向来同气连枝,沈渊让,你本也难逃嫌疑,更遑论予人公道?!”步婵见方誊已经冷静下来,纵身一跳,站在房中。

    “够了!”沈云喝道:“步少尉,邪教妖人在外面,而不是这里。你不去抓匪?;勾谡饫镒鍪裁??”

    “你?”步婵凤目圆睁?!吧蛟ㄈ?,你……”

    “我什么?”沈云沉声道,“步少尉,渤海侯的名讳岂是你能直呼的?莫非认为本侯不会杀人么?!”

    这是沈云第一次在熟识的人面前端起帝国侯爵的架子,一时还真把步婵给唬住了。

    “好,好!”步婵连连冷笑,“卑职就不打扰侯爷和世子休息了。告辞!”

    ※※※※※※※※※※※※※※※※※※※

    步婵走后,方誊显然花了很大的毅力才让自己冷静下来。也难怪他如此失态,若是勾连邪教的罪名落实,那淮南侯家族绝对会一夜之间消失,整个家族上下五千余口将无一幸免!

    为何这么说?

    看看白虎邪教的口号便明白了,这不是普通的邪教。这是要扇动民众造反??!造反的罪责是什么?诛九族!

    哪怕是圣祖皇帝这个穿越者也没有去改变这个残忍的惩处方式。这也是东方特有的刑罚!

    沈云给方誊倒了杯水,道:“滕宇,你先不能乱。我也相信伯父绝不会跟白虎邪教又勾连的,也许只是被蒙蔽而已,只要确定了这一点,到时候我跟你可以参加暗卫剿杀行动,以此戴罪立功。加上现在皇帝正准备跟后党摊牌,夺回帝国银行的控制权。轻易不会处置淮南侯的。他可是皇帝这一边的。唯一可虑的是……”

    “是什么?”方誊喝了口水,也慢慢恢复清明的头脑。道,“家父是绝不会造反的!这点毋庸置疑!”

    沈云点头道:“我当然相信。唯一可虑的,其实是黄真元那人会不会为了保命,而故意诬告伯父?!?br />
    “这……这该怎么办?”方誊关心则乱,现在反而没了主意。

    沈云思忖一会儿道:“为今之计,只有先回你家,见了伯母再作计较。这件事不能隐瞒,毕竟事关整个淮南侯家族?!鄙蛟铺教芩灯鸸?,其母方左氏乃当今帝国检察院院长左慈左炯明的堂妹,算是名门闺秀,一向颇有主见,淮南侯每有不决之事都会跟她商量。

    方誊咬咬牙:“嗯,就这么办??扇绻?br />
    说到这里,方誊突然变得犹豫起来。

    如果?沈云心里咯噔一下,如果淮南侯方鬊真的跟白虎邪教有关呢?方誊之前毕竟只是方家幼子,还没有继承家族的资格,其父对他估计也没有完全用心,不然也不会送到帝都去上学,去庐州念大学岂不是离家更近?

    沈云拍拍方誊的肩膀,忽然道:“鬼神暗换棋局不过侧耳听,生死轻掷是我以命酬知己。就把这四海滔天沧浪都付之睥睨,八荒如风起,云定提剑与子偕行!滕宇,没有什么如果,就算有,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一句话,就表明了沈云的态度?!拔伊νΦ氖悄惴教?,而不是你父亲方鬊,即使他真的跟白虎邪教有勾连,你做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

    相信方誊也能理解这番并未宣之于口的含义。

    方誊哽咽了。他站了起来,忽然郑重地向沈云作了一揖,叹声道:“君之信重,誊铭记于心,永世不忘!”

    ※※※※※※※※※※※※※※※※※※※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帝国西海、大月两州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大月州朵兰郡精绝县发生一夜之间百人病死的情况。这一情形还在迅速蔓延,短短十日,便蔓延至整个大月州南部郡县。而大月州治所迪化城却在此情况发生一个月之后才向最近的青海州发出警告,并向帝都发出紧急公文。

    第二件西海州治所定兴郡今日发生上万人跪哭府衙事件。原因是西海州已经两年未曾下雨,除了里海边上的数个郡县还能维持温饱外,其他各地早就没有粮食。各郡县已经出现大规模的难民潮,纷纷朝大月州和西南部的哈里发帝国涌去。

    这两件事暂时都还没能传到帝都,但很快就会成为帝国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因为这两件事将造成帝国六个新州集体叛乱,和新州百分之三十人口,将近四百万人死于非命!

    而一直对大汉虎视眈眈的罗马和仇视大汉的匈奴也在这个时候一西一东朝大汉压了过来。

    后世也有人将这两件事当作帝国由盛转衰的开端。甚至有人说,这两件事是直接导致后来绵延近三十年的世界大战的导火索。

    ※※※※※※※※※※※※※※※※※※※

    ps:其实本来第一卷应该在这里截至的。因为这里才算是一个结束,接下来沈云会开始进入军队体系,与罗马争雄,带领大汉军团与罗马争霸天下才是本书的主题嘛!

    呵呵,当然,也有朋友会说现在对罗马的介绍太少,激不起共鸣什么的。别担心,离那个阶段沈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对了,大家看过美剧《斯巴达克斯:血与沙》么?没有的话,现在可以开始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