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二十八章 方小妹,雁字归云】
    方左氏是个非常雍容的人,不像沈云家的那个萧琴,是装出来的富家大度。而她又非常的亲和,脸上总是带着温和的微笑,望向沈云的眼神里也充满了慈爱,这让沈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当然,沈云的母亲不似方左氏有这么好的出身,但那股子慈和雍容的气质却是如出一辙。也就是平常人所说的贵族气。

    不得不承认,这种气质是存在的。所谓三代出贵族,这种气质绝不是拿着钱到处炫耀,或者买了几十栋楼房、几百辆跑车就能拥有的。那是一种发自骨子里的高贵,待人充满自信而又谦和,不会盛气凌人,也绝不低声下气---这是煌煌大汉,历经五百年才培育出来的天朝贵气!

    “我淮南侯家族世代与渤海侯家交好,两家虽远隔千里,但向来同气连枝,守望相助。老身托大,称侯爷为贤侄,可妥当否?”

    分宾主落座后,方左氏慈和地对沈云道。

    沈云挺直腰板,抱拳道:“正该如此才是。家父生前就经常提起两家要世代交好,小侄这次冒昧来访,唐突之处还请伯母见谅才是?!?br />
    方左氏看了一直站在一旁的方誊一眼,微微笑道:“小宇算是长大了,交了好朋友,老身也算是欣慰。当初听闻令尊相邀,家夫还提早了行程,前往帝都,可惜终究迟了一步。唉,人算不如天算,老身为此愤懑许久,却也只能日夜为令尊祈祷了。这些事,不提也罢,好在贤侄继承了家业,当好好勉励才是。对了,前些时日令堂托人捎来了些渤海的时令果子,老身一直没舍得吃,今天贤侄亲自来了,正好拿出来尝尝鲜!”

    沈云也有点欣喜。今生故乡的水果??墒橇约憾济怀缘焦?。当初扶灵回乡遇到一大堆事,能有口饭吃就谢天谢地,后来到了冬季,他更加没机会吃到特产?;八?,朝鲜有什么时令水果呢?沈云有点疑惑。

    至于母亲沈袁氏为什么会送时令果子到淮南侯府,沈云倒是不奇怪。渤海侯家族与淮南侯家族世代交好,这可不是一句空话。两家在每年的四季交接之时都会有书信往还。碰到生辰节日,两家主母也都惦记着让下人提前备好礼品互相送过去。这种传统已经延续了几百年,从未间断过。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沈云的父亲沈傲虽然让萧琴当了渤海侯大夫人,但与淮南侯家的来往却依旧由沈袁氏负责。特别是去年渤??ぴ懔四敲创蟮脑?,淮南侯家族心有同焉。由淮南侯夫人方左氏牵头,捐助了一大笔款项和物资,不然单靠渤海侯沈氏族人,又要周济族人,又要帮助渤海人防御瘟疫,一时间恐怕很难熬过来。

    转过年来,又是一年年初,渤海那边母亲派人送来时令果子让方左氏尝尝鲜也是有的。

    在耿旺去吩咐下人准备果品时。一旁见两人一直客套来客套去的方小妹终于忍不住了。挪了小碎步到方左氏身前,小手扯了扯她的衣角??闪赓獾厮担骸澳盖?,这些家常能不能先放一放???方仲哥哥那里还在跟人死斗……”

    方左氏柳眉一竖,顿时寒气逼人:“哼,还有脸说,要不是你,那英公家的人怎会找上门来?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咱淮南侯府的人,不要仗势欺人,在外面吃点小亏就吃了,无所谓,咱侯府大着呢,不在乎那一点??赡愕购?,偏要去买‘蛟鱼’肉吃,发现被骗了又找那野种出头,你真要气死为娘不成?!”

    方小妹被方左氏一通数落,已经睫挂水珠,泫然欲泣了。那可怜的模样,实在有点让人心疼。

    方左氏见状也是心软,叹了口气,声音放低下来道:“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可不能再出风头,记住了?你也别担心,虽然外面叫嚣着那周章是英公家的幼子,不过我也与你说过英公有几个子女,那周章至多不过是英公家族里的人罢了,死了就死了,无甚大碍。让那野种去折腾吧,他皮糙肉厚的,一时半会也打不死,如果他把那人打死了也不怕,咱淮南侯府不欺负人,可也不能让别人欺负了去。一切等有了结果再说?!?br />
    方小妹见母亲不肯松口去阻止死斗,又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的兄长。

    方誊也是心软,正想开口,方左氏却直接道:“还有你,小宇啊,别想着帮那野种出头。这事儿虽不是我侯府有意为之,但如果连死斗都不让,英公可不会轻易放过?!?br />
    “可是母亲,这死斗一旦开始,便是生死世仇,难道要因为这一件小事导致两家不睦吗?”方誊从大局上开始说理,也不避讳沈云。不过这是淮南侯的家事,沈云也没有插嘴的余地。

    方左氏看了一眼一直插不上嘴的沈云,道:“便没有这事,我们跟英公家就和睦了么?金陵周家,富甲天下,海商之便,通达全球??赏掖蠛焊沟厝?,却必须经我淮南,你想想,我们家与之能有和睦?贤侄也在这里,我也不怕明说出去,当年圣祖陛下将我先祖分封在这里,未必就没有制衡英公的意思在内。所以我们与英公家偶尔闹点小矛盾,无所谓,就算陛下知道了,也大不了各打五十大板,无伤大局!”

    沈云听了却是微微出神。金陵想必就是后世的南京,那里应该是英公家的分封所在,从那里出海方便,但要往内地去,不论是南下闽越还是西进荆襄,的确少不得要过淮南侯这一关。这么说来当年圣祖皇帝分封各公侯时就已经有了互相制衡的安排,那我渤海侯在渤???,又是为了制衡谁呢?谁又是制衡我的呢?

    方誊沈云都是聪慧之人,只是仔细想了想便明白其中的诀窍,在大局面前,什么人都可以牺牲,更何况是方左氏口中的“野种”。

    至于那方仲,沈云对他连面都没见过,更谈不上感情,他的死活关他屁事。沈云只是感慨,这点贵族之间相互制衡的道理其实应该由父亲传输给他,如今却是由方左氏告知。说到底还是人家淮南侯家与渤海侯家世代交好。有义务也有责任传递一些消息罢了。对此,沈云还是颇为感激的。

    沈云恭敬地抱拳行礼道:“伯母言之有理,这件事既是家族小辈的事情,就应该由小辈去处理。相信英公也是这么认为的。若是英公自己都不曾派人出面的情况下,我们便冒冒失失地亲自插手,那才会把事情闹大,到时候。不但我们进退两难,怕是还会落下把柄让英公等肆意攻击,严格说来,这才是大患!”

    方左氏微笑着点点头,转过脸来对方誊道:“看看人家渤海侯,年纪虽与你相差仿佛。但说话做事已有乃父之风,思虑周全,进退有据。倒是你,一回家就冒冒失失的,还说什么要渤海侯以侯爵之尊去阻止死斗,连英公都未出面,你让人家堂堂侯爵出面,这传出去岂不是笑话吗?!”、

    说完又转过脸来教训方小妹?!盎褂心?。老是听风就是雨的性格,一点也不像你姐小时候那么安静。跟你说平时不去学校时便待在家里学些刺绣女工便好,可你却老是跟着那野种四处疯跑,真是越来越不像话,等你爹爹回来,看我不告你的状,让你爹爹好好收拾你!”

    方小妹小嘴一瘪,甩开手脚,狠狠地瞪了一眼沈云,怒道:“不帮就不帮,还尽说风凉话,看着我方仲哥哥被人打死你就满意了吧?!”

    然后又把小炮筒冲向方誊,“臭三哥、烂三哥,看你交的好朋友。若是方仲哥哥真被人打死了,看父亲回来是打你还是打我!”说完也不管他人,小蛮腰一扭就风一样跑了出去。

    方左氏在后面怒道:“你个死丫头,赶紧给我回来!”方小妹却理都不理,身影迅速消失在厅外。

    耿旺正准备进来,见这情况也不等夫人吩咐,便嘱咐了几个下人赶紧跟上去。方家这个小祖宗一向就是这么个脾气,风风火火的,像小子多过于像闺女,这要是跑出去还指不定闯出什么祸事来,还是赶紧派人跟上妥当。

    方左氏见小妮子跑远,气呼呼地对沈云道:“唉,让贤侄见笑了,等她回来,老身一定严加管教。实在是失礼了!”

    对于这件事,沈云无法作出评论。不管是方左氏称呼方仲为“野种”,还是方小妹如何无礼,他都是渤海侯爵,不能多加置喙。虽然他本人对是否是青徐曹氏,亦或者辽东袁氏后人并没有偏见,可这种思想却不能强行灌输给他人,特别还是眼前这位方左氏。

    “伯母严重了,小妹性情直爽,不让须眉。倒颇有我两家先祖刚烈风采,应该庆幸才是?!鄙蛟贫倭硕?,见方誊一个劲地朝他眨眼睛,仔细一想便也明白过来,其实方誊也是想帮那方仲的,于是又道:“不过贤侄想来,此事若真闹得人命出来也颇为不妥,不论如何,那方仲也是我淮南侯府的人,轻易让英公家的人占了便宜去终是不美。不知伯母以为如何?”

    方左氏蹙眉思忖半晌,点头道:“也有道理。只是这死斗之局已开始,我们又能怎么做?”

    方左氏这么说,是把沈云放在了和她同等的位置上商议了。这就是地位带来的影响,如果现在沈云还是世子,而不是朝廷认证的渤海侯,方左氏估计也会以长者的身份教训一番才对。

    沈云想了想道:“这事我们不能亲自插手,但可以让外人帮忙。我想,这淮南城的郡守,也不希望看见英公家的人,或者淮南侯家的人死在自己治下吧?”

    说起这个郡守,方左氏却是连连摇头:“郡守杨成明这人急功近利,又有些骄横,在任这几年可是对我淮南侯府颇多刁难。就说这件事吧,那‘蛟鱼’肉我也尝过,的确味道不对??刹恢庋畛擅鞯降资呛未蛩?,居然会直接宣判此肉为真。若不是如此,怕也不会闹到如今的地步。贤侄这建议不妥?!?br />
    “那……”

    沈云正要再说话,厅外急匆匆地跑来一人,在厅外就大喊:“夫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耿旺立即出外训斥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没见到夫人与贵客在叙话吗,不知规矩!”

    那下人赶紧低下声音来,在耿旺耳边细说了几句。然后就见耿旺脸色一变。急忙进来,想说又看了沈云一眼,欲言又止的模样。

    沈云正要告辞,方左氏却喝道:“贤侄也不是外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但说无妨?!?br />
    耿旺这才道:“夫人,刚才下人来报。鸿庆楼那里有结果了?!?br />
    “???结果如何?方仲可无恙?”一直不敢说话的方誊突然急道。

    耿旺看了一眼方左氏,犹豫地道:“方仲倒无恙,只是那挑战的周明又被打死了!不但是周明,还有周家另外三个子侄,也,也一同被打死了!”

    “???!”这下连方左氏都有些动容了。奇道:“怎会这样?可是他们围殴不成,反被打死?”

    这话一出,沈云便知道,方左氏其实根本不在乎方仲的死活,在乎的是那些人是否是被方仲合法打死,若不合法,郡守可是有权力抓人的,如此一来?;茨虾罴叶ㄈ换岜磺A?。

    幸好耿旺很快回答:“那倒不是。那周明被打死之后,其他子侄怒气上头。立即续签生死契约,立时再战。不过方仲也真了得,连挑对方四个壮汉,自己却毫发无损,现在正往侯府回来呢!”

    方左氏长出一口气,却又马上板起脸来:“既然无事,就让他先回家去吧,现在来府里做什么?告诉他,今晚府里有贵客,不许他莽撞地过来,先回家洗漱清楚再过来!”

    “喏?!惫⑼昧讼?,立即去传命了。

    沈云还不明白这连挑四人是什么概念,方左氏却已经喃喃道:“没想到这野种的身手这么好,以前倒是小瞧了他?!彼低瓴啪跤信匀嗽?,便歉意地一笑,对沈云道:“贤侄不知,英公家那四个人,老身也是见了的,颇有勇力,不然也不敢来下战书,据说其中有三个还是蛟龙卫里的退伍军卒,却没想被那野种一并打死,着实让老身有些意外?!?br />
    沈云对方左氏一口一个“野种”的叫方仲,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不管怎么说,方鬊都认了这个儿子,你做母亲的还这么称呼实在……当然,人无完人,方左氏雍容慈和是不假,不过对方仲的厌恶也很明显。而这种厌恶在有现代人观念的沈云眼里就有些过分了。

    当下沈云也不能说什么,只能随口道:“这方仲身手了得,等会儿小侄倒想见见?!?br />
    “嗯,见见也无妨。晚上老身会安排宴席,就让小宇做陪吧!看,说了这么久,老身还忘了给贤侄安排住宿。来人??!”方左氏喊了一声,立即有侍女出来应答,“去告诉后宅的傅管家,将归云苑打扫出来,迎接渤海侯入住?!笔膛ι?。

    三人又随便说了几句,沈云知道方誊还有白虎邪教的事要跟方左氏谈,便借口劳累退了出来。

    归云苑是淮南侯府的一个别院,就在侯府的东边,是个拥有独立门户的院落,清雅别致。

    负责引路自然的还是耿旺,作为侯府的总管,沈云的身份可是尊贵无比,让别人都少了层尊敬意味。他说,归云苑平时都是不住人的,只有贵客临门时,才会有人来打扫铺陈。当然,这里本就有下人时常打扫,现在入住,倒也不会太麻烦,只需要简单铺下被褥便可。

    只有到了这里,沈云才真真切切地体会到封建时代的等级森严,以及等级差异带来的上下尊卑。

    耿旺安排好以后,见沈云露出困乏之色,便也没多打扰,告罪一声就离开了。留下两个侍女还三个下人在旁边伺候。

    厢房里,沈云正准备让人打水洗漱一下时,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小姐,小姐,夫人有命,不让打扰客人!”

    “滚开,我要好好羞辱一番这个不帮忙还落井下石的无良侯!”方小妹那独有的霸道声音在厢房外响起。

    沈云不禁苦笑,看来自己的外号又要多一个了。

    “让她进来吧!”沈云倒是不怕这个小姑娘,说到底只是年少冲动罢了,而且性格脾气上,跟沈云上辈子遇到的那些现代少女颇有相同之处,所以内心里有点亲近。

    小姑娘又像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恶狠狠地盯着沈云,嘴里跟机关炮似的骂开了:“你这无良侯爵,凭什么不让我方仲哥哥先回府?凭什么霸占我的齐云苑?你一到我家就搞风搞雨,到底安得什么心?真以为你是个侯爵就要我们都让着你吗?我告诉你,我们也是侯府的,你这样霸道无行,小心我方归云让方仲哥哥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沈云一时无语。天地良心啊,我怎么知道这归云苑是你住的地方?更何况,又不是我让那方仲不要先回府的。我说话也得有人听才行??!这小姑娘也太蛮横了吧?唔,她叫方归云?那这归云苑真是她的闺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