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章 剑器行,公孙弟子】
    晚宴在戌时正式开始。今天放在现代,算是春节。虽然汉人过年的气氛不算浓烈,但也还是当作一个重要节日来过的。晚宴可谓丰盛。

    不知是因为过年还是渤海侯驾到,设在厅堂的宴席上还有舞姬献舞。虽然不如飘渺阁的艳舞来的诱惑,但也颇为可观。

    这是沈云第一次观看到传统的汉舞。果然如电视上那般,宽袍大袖,尽显先秦风采的装束,配合上宫商角徵羽的音律,跳出来的舞蹈有股泱泱大气,很富有内涵。

    方左氏作为主母,在淮南侯不在的情况下也必须出面款待。但不知为何,她有点憔悴,才吃到一半,便敬了沈云三杯酒,接着就先回后宅了。留下方誊和方仲做陪。

    方誊也显得心事重重,与沈云对坐,却没有交流,只是一杯又一杯的灌酒,很快就把自己放倒了。这个情况可是很少见的,沈云心里产生一丝莫名的担忧。

    方誊酒醉,由侍女先搀扶着去歇息,宴席上只剩下方仲和沈云。方仲坐在沈云的下首,倒是很有兴致,不停的跟沈云对饮,还会谈笑。说起来,这个方仲还是有点口才的,虽然拙劣了点,但基本述说没有问题。他跟沈云说的主要内容,当然是今天如何力毙四个英公家的人。

    “其实第二场的那个周谈还是有点实力的,可惜太过急躁了,一上来就想锁住我的手脚,然后用军中的擒拿术将我制伏,嘿,可他哪知道,我虽然要过了年才能去参军,但早就跟府里的几个老卒学过擒拿手。他学的是军中的大擒拿手,而且似乎没练到家,我练的却是正宗龙虎山小擒拿手,练了十年,嘿嘿。想拿我肘关节却被我反手拿住肋下三寸。就这么一用力,咔嚓一下,就捏断了两根胸肋……”

    方仲说的津津有味,沈云却听的有点心惊肉跳。说起来,沈云练的搏击技也是军中常用,不过都是现代军队里的搏命招式。但严格说起来,还是脱胎于中国古武术。与小擒拿手一样也是近身格斗技。小日本推崇备至的柔道,其实就是小擒拿手的一个变种。听方仲的意思,似乎这小擒拿手是军中招式的克星??!毕竟一个大开大合,一个却是近身缠斗,在最短距离爆发出寸劲伤人,有点像兵法中的出其不意。很难防。

    正当方仲说到第四场结束时,方归云突然从外面进来,笑嘻嘻喊了一句:“方仲哥哥,渤海侯,三哥醉了,睡下前让人通知我,说怕你们无聊,让我来做陪?!?br />
    看见这个让人头疼的刁蛮小姑娘。沈云都有点快速结束晚宴的意思。

    不过方归云似乎不在意沈云脸上的那点尴尬。直接让人搬过一张桌子,就在他们旁边坐了下来。倒上酒,双手捧杯对沈云道:“渤海侯,这杯酒敬你!谢谢你为方仲哥哥出头!”

    说完也不等沈云有什么表示,直接一仰纤细的脖颈,喝了下去。

    然后又倒了一杯:“这杯酒还是敬你,为我下午对你的无礼道歉!”又是一口干。

    再倒一杯,“这杯酒继续敬你,为你不跟我这小女子生气!”一口干。

    沈云见她还有继续倒酒的冲动,忙端起自己的酒杯道:“好了好了,别再喝了,好家伙,你这是跟酒有仇还是怎地?我看你不是想敬我酒,而是压根自己就想喝,是不是?”

    连续三杯下肚,方归云的小脸上已经有了一点点红晕,不过更显明媚可爱。她吐了吐小舌头,笑道:“是啊,家里人从来不让我喝酒,过完年我都十五啦,还不让喝。今天好不容易父亲不在,母亲先休息了,三哥让我来做陪,不然还找不到这么好的机会呢!”

    方仲也笑道:“渤海侯别见怪,小妹就是这般爽快。之前也央求了我好几次带她喝酒,可是家规有限,就算是我,也不敢带她喝酒的?!?br />
    贵族家庭里,一般男子喝酒从十六岁开始可以饮酒,女儿则要等到十八岁以后。男儿酒醉可以癫狂,世人谓之洒脱??膳乙悄昙颓崆岬暮茸?,就很容易让人误解了。是以有这么个规定。

    方归云又端起一杯,双手捧着,似乎想对沈云说什么。沈云也好笑地看着她,想知道这次她又想用什么理由来喝酒。

    “哎呀,不想了,反正敬你就对了!”方归云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没个主意,后来干脆耍起无赖了,直接仰头喝下,还意犹未尽地将粉嫩的小舌头伸出来,把软唇边的酒滴都给舔进嘴里---真真是个女酒鬼??!

    看她那么可爱的模样,沈云对她之前的刁蛮印象一扫而空,哈哈笑道:“好,今日就陪你们兄妹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方仲也举杯笑道:“好,不醉不归!”

    宴席上没什么长辈,只有他们三个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倒也爽利,喝的那叫一个痛快。

    歌舞跳了几次,方归云已经喝的星眸迷离,醉态初现。见又有一班舞姬出来,立即叫道:“我不要看你们跳,把,把方人胥给我叫来,我要看他的剑舞!快去!”

    那班舞姬立即有些畏缩,看来平常也是怕了这个刁蛮小姐的。不过……

    沈云喝的也有点上头,见那些舞姬并没有离去的意思,便也出声道:“我也想看剑舞,咱堂堂大汉男儿,老是看这些女儿家跳的舞蹈有甚趣味,来,叫人表演一段剑舞来瞅瞅!”

    舞姬班里站出一个女人来,有些怯怯地敛裾行礼,柔柔道:“回禀渤海侯,那方人胥可是侯府幕僚,婢子,婢子们可没那么大的面子能请的动他……”

    方仲似乎也才想起来,对沈云道:“侯爷,那方人胥的确是府里请来的幕僚,剑术超群,据说已达剑神段位,轻易请不来的?!?br />
    “哦?是吗?我倒还真想见见这剑神段位的人!”沈云酒精上头,从桌位上站起来,摇摇晃晃地笑道,“不过既是高人,那沈某亲自去请就是!”

    “哈哈哈哈。不必了!方某人在此!”门外传来一个爽朗的笑声。进来一个身着白色劲装,手提长剑的俊俏青年,他朝摇摇晃晃的沈云抱拳作揖,笑道:“在下方人胥,益州人氏,久闻渤海侯大名,只是碍于身份。不好直接求见,今府上宴请渤海侯,在下早就在外等候多时了!”

    “哦?!”沈云脑子有点清醒起来,会说自己义薄云天的,一般都是江湖人士,像章暨、时迁之流无不是因为自己父亲闯下的急公好义的名声才跟随自己。这方人胥难道也是个跑江湖的?

    “先生客气了!不知先生何处听得沈某?”沈云问道。

    方人胥捏了个反剑诀。文质彬彬地抱拳行礼:“承渤海侯动问,江湖乃是在下的娘舅?!?br />
    “哦,原来是白先生的外甥!哈哈,那真是自己人了!来来来,快请入座!”沈云一听的名字,便也放心了,赶紧让人再备下宴席,宛如此间主人一般。

    “哎呀。渤海侯。我想看他的剑舞!”一边喝的快要倒下的方归云突然嘟喃道,“你是没看过。他的剑舞真的朝好看的,唔,哎呀,没法形容,真的好看,你先让他舞一段嘛!”

    那边方仲也道:“是啊,渤海侯,我也许久未见方先生的剑舞了,真想一睹为快呢!”

    真有这么好看?沈云暗暗道。

    方人胥倒也洒脱,抱拳笑道:“既然小姐和公子有请,在下便先舞一曲吧!”说罢,提剑在厅中立定。而早有乐师准备妥当,一见这模样便换了配合剑舞的釜鼓、铁镍、缶等物伴奏。

    只听釜鼓一响,方人胥单手擎剑,宛如青松!缶出沉声,剑势如龙,铁器交鸣,则剑光似电。这乐师跟方人胥也不知是配合了多少次,两者之间的配合极为默契。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方人胥的剑舞的确非常棒!剑势忽高忽低,剑光似婉转霹雳,看的人心潮澎湃,不能自抑!

    “好!太棒了!方人胥,你太帅了!”旁边的方归云发出尖叫,小手不住地拍,兴奋的小脸通红。迷离的眼眸里似乎快要滴出水来。那样子跟现代少女脑残粉见到自己偶像似的。

    方仲也连连赞叹,看来这憨张飞,也不单单是个只玩暴力的人??!

    沈云被方人胥的剑舞深深吸引,目不转睛。他本不信一个人可以将剑舞的如此出神入化,甚至想过当年杜甫的《剑器行》只是古人没多少娱乐项目,所以才把一次宴会上的情景无限夸大罢了。但看过了方人胥的剑舞才知道,在华夏一脉的血统中,对于美的审视其实是无关时间的!这方人胥的舞剑之术的确可以称之为神了!

    一曲舞罢,方人胥敛腹收剑于身,脸不红气不喘,潇洒自若!宛若天人!

    “好!”半晌,沈云才想起要鼓掌,拼命拍手笑道:“好,太好了!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羧玺嗌渚湃章?,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方兄这支剑舞,堪可与之媲美??!”

    此话一说,周围顿时安静下来。沈云愕然转头:“呃?我说错什么了吗?”

    方仲挠挠头:“没,没什么,只是,只是没想到渤海侯文采如此了得。我只是觉得方先生的剑舞好,却老是找不到词句来形容,渤海侯信口拈来就是华丽的诗词歌赋,你也很厉害啊,渤海侯!”

    那边方归云也双手捧心,迷离的眼神看着沈云,赞道:“没想到渤海侯还有这样的文采啊,哈哈哈哈哈,那些看过方先生剑舞的讲师教授都做不出这样的诗句呢!看我改天念出来,不羞死他们!”

    糟糕,一不小心,好像又做了一回时空剽窃犯!

    沈云正要解释,方人胥却忽然朝沈云郑重行礼,低头道:“学生方人胥,代师傅谢过渤海侯赠诗!若师傅知道,定然是十分高兴的!”

    “呃?你师傅是……?”沈云茫然。

    方人胥抬头:“家师正是剑舞大师,公孙大娘!当年在寿成殿,家师一曲剑舞名动天下,先帝曾命集贤殿诸位学士赋诗以贺,可那么多贺诗里,却没有一首能比得上渤海侯今日之作。家师若是闻之。定然欣喜!”

    嚓。公孙大娘的弟子不是李十二娘吗?怎么变成了眼前这个俊俏的男人?当初杜甫就是看了李十二娘的剑舞,才写下《剑器行》的。而自己这次也是看了公孙大娘的弟子剑舞,才一时忍不住“剽窃”了杜巨巨的诗,这是巧合还是上天注定……?

    等等,公孙大娘还没死?

    “尊师现居何处?高龄几许?在下能否有幸去拜访她老人家?”沈云急急发问。

    要知道,上辈子的沈云可是这首《剑器行》的忠实粉丝,既惊叹于杜巨巨的华丽诗句。更加向往公孙大娘的绝妙舞姿。若是她还没死,有幸能去看她一眼也不枉这一趟穿越了。

    “噗哧”一声,方归云笑的直打跌,而面前的方人胥也有点脸红,吭哧吭哧了半天也没说话。

    最后还是方仲看不下去了,才忍着笑意道:“公孙大娘就住在临颍。不过人家今年才三十六,当不得渤海侯称她‘老人家’两个字的?!?br />
    ???三十六岁的公孙,大娘?

    沈云实在无法将“大娘”两个字跟三十六岁联系起来。其实这也是沈云历史知识的缺失导致的。在古代,父母经常将大女儿称为“大娘”。此“大娘”跟后世的“大娘”是两个概念。当然,“大娘”还可以指正室夫人,比如沈云就要叫萧琴为“大娘”。总之一词多义,看情况而定。

    这公孙大娘,只是公孙家的大女儿的意思罢了。沈云不明所以。又有现代思维先入为主的观念。所以才闹了个这么大的笑话。

    好在四个都是年轻人,也没人会去记这么多。沈云的尴尬在解释了几句也就过去了。之后便是探讨剑舞的时间了。当然。更多时候是方人胥讲,沈云三人听。听的多了便也明白过来,剑舞并不等同于真正的剑术。剑舞,只是给人观赏的,而剑术则是强身健体,甚至要与人搏杀的。方人胥之所以会被人称之为“剑神”,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剑舞之术”,而非“剑术”!

    “不过,家师的剑术当可称之为‘神’!”方人胥说,“家师十六岁成名,二十四岁便被先帝请入寿成殿为先皇太后贺寿。之后虽隐居临颍,但从未间断修行剑道。如今的剑术已超凡入圣了!

    闹了那么大个笑话,沈云倒也不能动不动就想着去拜访她“老人家”,但去见一见“公孙大娘”的心情却更加急切。

    方人胥说,公孙大娘在十八岁时,其实已经嫁人,夫家是临颍的姚姓大户子弟。自从二十四岁名动天下以来,无数王公贵族,甚至商贾富家都前往拜访,想一睹公孙大娘的剑舞。日子一久,姚姓家人有些不胜其扰。为此公孙大娘还吃了夫家一些苦头。为了避免夫家不悦,导致家庭不和,三十岁以后,公孙大娘就谢绝了一切拜访者,安心在家相夫教子。而方人胥是公孙大娘在二十六岁时收养的一个孤儿。公孙大娘与他名为师徒,实为母子。

    沈云还打听到,公孙大娘生有一儿两女,儿子与方人胥差不多大,二十岁左右,叫姚兴。大女儿已经出嫁,小女儿还小,才不过十岁。其夫姚安春只是个普通人,但管家甚严,特别不允许子女跟公孙大娘学习剑舞。所以公孙大娘只能将一身技艺都传给了方人胥和另一个叫李怜儿的女子。

    这李怜儿是方人胥的师姐,比他要早三年进入师门,当初可是跟着公孙大娘进过皇宫的。不过现在也像方人胥一样出师,开始闯荡江湖---当然,这是沈云的说法。实际上是师姐弟两人都这么大了,总不能天天在公孙大娘家吃闲饭。姚兴春本就不是什么大肚量的男人,白养了他们两个这么多年也够可以了。所以方人胥跟李怜儿现在是出来“找工作”,跑江湖赚口饭吃罢了。

    别以为古代那些江湖侠客闯荡江湖有多么潇洒,多么风光,他们也是人,也是要吃饭的。在王法昭昭的盛世大汉,他们一身技艺总不能去打家劫舍吧?大部分跑江湖的不是流落街头卖艺,就是跟方人胥一般,入了某个王公富户的府里当幕僚,其实就是个买技艺的艺人罢了。

    谈不上什么英雄气短之类的,反正方人胥就没有这种感觉。他不认为自己是个英雄,像他这样跑江湖的不胜枚举。能在淮南侯府里尽职的完成自己的表演,混口饭吃,日子过的不算清闲,但也不会奔波,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生活嘛,总不像小说里写的那么风云激荡的。(未完待续。)

    ps:  艺术是理想化的,而生活是真实的。现在最真实的是,我这点推比太难看了,大家能不能帮帮忙,给点推荐票啥的?。??我又没求月票等珍贵物品,就只要几张推荐票而已。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