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一章 家天下,汉人江山】
    吃完晚宴,已经是夜里亥时。方归云在聊到一半的时候就撑不住回去睡觉了,倒是方仲和方人胥两人非常对沈云的脾气,三人差点拜了把子。

    还是方仲和方人胥牢记着与渤海侯之间的身份差距,不敢坏了规矩。虽没结拜,但三人最后也是以兄弟相称了的。

    方人胥还有一个名字,叫方恒?!叭笋恪敝皇撬谋碜?。不过不知为何,他不愿意别人这样叫他。对于拜师公孙大娘之前的情况,他也不愿意多提,只是寥寥数语略过。无非就是陪父母离开益州经商,结果赔了,血本无归,父亲一气之下病死他乡,母亲也上吊自尽,他孤家寡人一个,回不了老家益州,只能四处流浪,最后投在公孙大娘门下,这才活到现在之类的。

    听上去是古代封建社会吃人的又一个血型案例。沈云也喝的多了,脑子根本不清楚,也就是听个意思,后来还随口安慰几句。再后来,沈云只模模糊糊的记得侍女将他扶回归云苑,他挣扎着脱掉衣服,就直接睡死过去。

    等沈云头疼欲裂、口干舌燥地醒来时,突然被吓了一跳,因为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我靠!”沈云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差点一拳揍向眼前的人。

    “渊让,是我!”方誊及时出声,才让沈云停下了那充满惊恐的一拳。

    “你搞什么???大清早的跑到我床边,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差点一拳将你脑袋打烂!”沈云从床上爬下来,在桌边找到水,一气喝了半壶,才看了看天色嘟喃道。

    还真是大清早。外面天才蒙蒙亮。方誊一脸疲惫,眼中全是红血色的表情让沈云吓了一大跳,不得不调侃几句来缓和一下心情。不过说归说,沈云已经端正了心情,等着方誊将昨晚的事情说清楚。

    隐隐的,沈云觉得方誊今天要跟他说的事,不简单。

    果然,方誊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沈云有点措手不及。

    “渊让,你说,大汉是一家一姓的大汉好?;故且谡缀喝说拇蠛汉??”

    这可是个高深的命题,直接关系到封建地主和贫下中农的斗争,以及封建农业经济跟资本民主经济的对决,还有封建贵族与劳苦大众不可调和的矛盾等等……百万巨著《资本论》和马大爷、恩叔叔都没有能完全弄明白的高深学问呢!方誊怎么会问这个?

    沈云摸了摸方誊的额头,奇怪道:“没发烧啊。怎么会说胡话?”

    方誊一把拍开他的手,严肃地说:“渊让。我没病。我只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你先回答我,好吗?”

    沈云看着方誊那张疲惫的脸,还有那双布满了血色的眼睛,忽然轻松地耸了耸肩,笑道:“当然是亿兆汉人的大汉好!”

    方誊顿时默然,喃喃道:“果然。你也是这样想的?!?br />
    “但是!”沈云突然拔高声调,郑重地说,“我只会维护一家一姓的大汉天下!”

    方誊被沈云这前后矛盾的话给说愣了,半晌才道:“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我只相信一家一姓之大汉的存在!”沈云轻松地道?!耙谡缀喝说拇蠛?,说的好听,但落实到百姓头上,还不是要靠一家一姓的大汉才能实现?我不知道谁跟你说的这番话,但我想说,亿兆汉人的大汉是不存在的,或者说这种政体的国家是不存在的。它只存在于我们的幻想之中!嗯,也可以称之为的梦想!

    但梦想始终只是梦想,别说现在,就算再过一千年,世界上也不会有真正的亿兆百姓做主的国家!

    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有由人组成,人是基本组成单位,只要是由人组成的群体,必然有高低之分、富贵之别,必然会是大多数人听从少数人的安排。这是不可更改的?!?br />
    沈云深吸一口气,又道:“这大多数人,我们姑且称之为百姓,而这少数人,我们可以叫他们贵族。我们就是贵族。贵族不可能让百姓当家作主,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若是让百姓做主,那到底听谁的?只要是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都想维护自己的利益,农民想?;ぷ约旱奶锏?,官员想?;ぷ约旱墓傥?,工人想?;ぷ约旱氖忠詹槐槐鹑搜?,商人想?;ぷ约旱那槐槐鹑四米摺饷炊嗳?,这么多种想法,一旦集中爆发出来,听谁的?谁又能做主?还不是我们这些贵族!

    作为统治着大多数百姓的贵族,我们不能让这种混乱的情况出现,我们只能保证让百姓的想法能够传达上来,然后根据情况,作出有利于百姓的决定。这就是贵族的使命!”

    “可是,可是家天下终究只是为了维护一家一姓的统治,而亿兆汉人的天下却能?;じ嗳?!”方誊的目光有些游离,然后又如同照本宣科一样说道。

    沈云冷笑:“谁告诉你亿兆汉人的天下却能?;じ嗟娜??我倒想问问说这些话的人,他怎么样建立一个由亿兆汉人做主的国家。他还不是为了一家一姓的统治?滕宇,你应该好好想想这样一个问题,汉人,为何被称之为汉人?是因为汉高祖建立的朝廷叫‘汉’吗?那为何我们不叫‘秦人’?秦始皇的功业可比汉高祖大的多!”

    “对啊,我们为什么要叫汉人?而不是秦人?”方誊喃喃道。

    “因为,汉人这个称呼并不是哪个皇帝赐给我们的,而是我们汉人用自己的努力,自己的脊梁扛起来的。汉武帝五征漠北,扫平匈奴,他靠的是他刘家一家一姓的力量?不是,是千千万万汉人的力量!圣祖皇帝东征西讨,立下不世功绩,传之千代万世,靠的是谁?还不是千千万万的汉人?汉人,用自己的鲜血铸就了这个名字。用自己的勇气锻造了这个时代!亿兆汉人,本身就在做着这个国家的主!”沈云发现自己有当雄辩家的潜质,因为他在偷换概念,或者说是在偷换方誊脑海中的概念。

    “滕宇,不管是一家一姓的大汉,还是亿兆汉人的大汉,它都是大汉。只要是在?;ず喝?,维护绝大多数汉人利益的大汉,那就是我们所要坚决维护的。你不要被那些镜花水月所迷惑,你应该看清现实。现实就是。这个时代,这样的百姓,只能服从于一家一姓的统治,也只有一家一姓的统治才能安稳,才能?;の颐呛喝瞬皇芡馊似哿?!

    任何想要改变这种模式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任何想要改变这种模式的人,只能通过暴力来解决。他们想要鼓动民众造反。让汉人残杀汉人。直到杀光所有反对者,登上一家一姓的皇位!而这个时候,汉人已经被自己人给搞虚弱了,那外族会眼睁睁看着你们内斗而不出手吗?不会!他们会像饿狼一样扑上来,将我们汉人撕碎!那个时候,就不是一家一姓的事了。而是千千万万的大汉子民要受到侮辱,我们的房子会被霸占,我们的妻女会被糟蹋,我们的孩子会沦为奴隶……甚至于。我们汉人的脊梁会被打断,会永远接不回去!乃至千年之后,后人会感慨‘崖山之后无中国’……”

    “嗯?‘崖山之后无中国’?崖山是什么山?”方誊迷惑地发问。

    “呃,说溜嘴了。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你体会精神吧!”沈云尴尬一笑。刚才说的激昂了,差点说漏嘴。不过提到这个,沈云的确是满腹的牢骚。但也只能放在心里罢了。

    方誊也就那么顺嘴一问。沈云说了这么多,方誊还是理解的,只是还需要时间去消化。但内心原来翻腾的心思却终于平静下来。

    一家一姓的统治的确有其缺陷,但对于现在的汉人来说,却是最好的模式。一旦有人想要打破这种模式,必然会让汉人残杀,而汉人之间残杀的后果就是导致整个民族的衰弱,然后外人乘虚而入,肆意凌辱汉人……

    当然,沈云不会告诉方誊,他之所以拼命维护一家一姓的统治,是因为他自己现在就是统治阶级,一旦有人要打破这种模式,首先遭殃的就是他这样的人。人皆好利,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

    汉人江山的大问题说完,沈云才问方誊:“你能告诉我,谁跟你说的这种言论吗?”

    方誊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反问:“渊让,你在凤台县说的话,还算数吗?”

    沈云心里咯噔一下,升起不妙的感觉,但嘴上却干净利落地说:“当然!我沈渊让什么时候说过假话?!莫不是……”

    方誊道:“不错,父亲的确与白虎邪教有所勾连,不过他没有造反之意。这点毋庸置疑?!?br />
    “哦,那就好,那就好!”沈云心里稍微安定了许多。只要淮南侯不想造反,那就什么都好说。这个朝代怎么看都不像末世,造反只是死路一条。

    “可是,父亲的很多观点是错误的,我不能让他继续错下去!”方誊突然道,“我想在家里等父亲回来,我要劝说他,放弃那些错误的想法?!?br />
    “留在淮南郡?”沈云愕然道,“若是淮南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呢?”

    “那我就回帝都去找他!”方誊坚定地说。

    这个……留在淮南郡倒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屠天骄只是让他们远离帝都,并没说一定要去什么地方。只是,单单在这里等似乎也不是办法。沈云觉得,应该做点什么,让方誊更加清晰的意识到,主动权在手才有话语权的道理。

    ※※※※※※※※※※※※※※※※※※※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沈云的生活总体来说还算是惬意的。方誊每天早上起来,会去向方左氏问安,然后到归云苑找沈云聊天,一般这个时候,方归云和方仲也会到来,四个人一起闲聊到中午。下午时分会在方家的花园里转转,或者在方归云的提议下去城外钓鱼。

    在相处中。沈云发现方仲其实人缘不错,除了方左氏和老耿对他颇有微词,不时加以训斥之外,其他人都对他有个小模样。特别是方归云,似乎特别黏这个四哥。方誊也说,方归云是他最小的妹妹,她开始上学的时候,方誊等几个哥哥都已经上了大学或者参军,根本没时间陪小妹,反倒是只比她大四岁的方仲可以经常陪伴她。所以他们两人的感情也是最好的。

    方仲这人有点憨,但绝不傻。方归云有时候欺负他一下,他也就笑笑而过,转过眼就又继续呵护着这个妹妹。他的武力值很高,沈云在清早晨练时曾跟方仲交过手。发现自己如果单靠力气,很难赢他---这方仲简直是天生神力。李元霸那种。侯府花园里有两个从祖上传下来的石锁。每个重约八百斤,沈云和方誊一次性能搬动一个石锁行大概五十米,来回两三次已经是极限,可方仲却能将两个石锁同时提起,双臂平举地行走一百米,来回五趟仍有余力!这简直只能用怪物来形容!

    后来沈云才知道。耿旺惩罚方仲的措施就是这个。大概从十二岁开始,方仲每次犯错,耿旺便罚他去举石锁。十五岁的时候,方仲就能举起两个石锁了。等到十八岁,这方仲简直要逆天一般,这个惩罚只能算是他打熬力气的一个手段罢了。

    更可恶的是,这方仲的拳脚功夫也着实了得,方誊压根不是他两个回合的对手。沈云还好,用上从现代学来的格斗技,再使些巧劲,勉强能让方仲低头。总体来说,每次跟方仲晨练,沈云都会感觉自己全身像散了架一样。不过随着对练的次数多,沈云感觉自己的格斗技已经大有进步,力气也增长不少。

    在侯府里能够打赢方仲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方人胥。当然,那是在武器对练的时候。方人胥的剑术虽然不及剑舞那般出神入化,但也可谓精妙。方誊和沈云两人联手都在方人胥手里过不了四个回合,手中的竹剑常常不是被打飞,就是被打断。方仲这个依靠蛮力的家伙,更是经常被方人胥如同耍猴一样调来调去,最后只能弃械认输。

    沈云发现方人胥的剑术里大多走的是轻盈灵巧的路子,这也跟他师从公孙大娘,而公孙大娘本身是女人,气力不及男子长大,所以偏走灵巧一路有关。

    在被方人胥连续虐了三天之后,沈云也着实有些不甘,第四天头上居然使上了太极剑!这一下可惹了麻烦了。虽然沈云太极耍的不好,最后还是输了,可那种以柔克刚的轻巧劲还是被方人胥看中,非缠着沈云教他不可。连方归云都有了兴趣,说这套剑法如行云流水,很有美感。

    “这套剑法名为‘太极’,其实还有一套拳法配合的。我当年也是从家中一个门客手里学到,有点不全。教是不敢,只能算是拿出来互相切磋一下!”

    沈云可不敢随便将太极这种高深的武学据为己有,本来他就是半吊子,上辈子也就是跟着那个特种兵上尉在公园里练过一段时间而已,若是将这“太极”奥义归为己有,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

    方誊、方人胥都知道沈云家中有个弥兰农场,里面都是身怀绝技的江湖人士,所以对沈云的话坚信不移。但沈云坚持不说教,只说切磋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在大汉,一旦沈云说教,那跟他们几个的关系就变了。在这个尊重礼法的时代,有些关系是不能随便产生的。

    太极拳和太极剑都不是什么高难度的武功,那几个招式沈云耍了几遍,其他人也就记住了,关键是里面的意境和发力的角度,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体会的。

    在四个人里,方人胥显然是学的最快的一个,短短七天便有点入窥太极门道的意思,而且还会指出,这些招式中还可以延伸出许多克敌制胜的变化来。

    沈云不得不承认,这方人胥的确是个学武的天才,这么快就发现这是一个被阉割过的太极。他教的太极拳和太极剑都是现代老头老太太在公园里晨练的招式,这些招式其实只是真正太极的简化版,为了符合大众养身健体才创造出来的。而太极拳和太极剑最早的时候,跟罗汉拳、伏虎拳之类霸气拳法一样,是为了克敌制胜,将人击倒,甚至击毙的!

    另外,方归云也学的不错,隐隐有几分太极高手的样子,还到处显摆,拉着她那些丫鬟一起练。后来被方左氏发现了,发现其中的妙用,也觉得不错,于是拉着方归云在后宅也练了起来。

    说起来,这个年代的女人,并不像明清那样保守。汉人都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方左氏也是名门闺秀,一发现了太极的好处,也不会盲目排斥,尽管学来再说。对此沈云很是佩服。

    学的最慢的就是方仲了。他耍太极,就好像是猴子耍大刀,总是僵硬的不得了。像他这样的,天生就是当沙包的命!

    这样悠闲的日子过了一个多月,正月之后,淮南侯终于派人传回消息,说是明日即可到家。随着这个消息的传来,沈云和方誊才知道,帝都甚至整个帝国,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许多大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