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七章 公侯会,许昌之盟】
    ps:  比赛看完了,很想说几句。we现在的状态的确偏向于进攻性了,不想以前一味求稳,可惜没能抓住机会一波将omg完全打崩。ig却是大意了,静的盲僧可是闻名在外的。至于最后一局,哈哈,我是笑着看完的,越看越好笑,但是很喜欢这场比赛,因为天赐和yg的比赛让我有种看见自己的感觉---你们不觉得他们的比赛不像是职业选手之间的较量,反而像我们平时的路人局吗?ig、we、omg的比赛虽然精彩,可是那种团队合作和战术意图却是我们路人局里不可能碰见的。但天赐和yg的这场,却是我们在路人局中经常能碰见的情况,都是杀红了眼,不停的逼上去,只要能一命换一命就觉得不亏的那种,哈哈哈,所以感觉很好笑!

    嗯,说了很多废话了,不过反正不收费。大家凑合着看看吧!好了,接下来是正文部分,顺便求个票吧!

    当年圣祖发动全国统一战争时便组建了蛟龙卫,不过那时候的蛟龙卫只有不足一万人。战船也寥寥无几,所管辖范围不过三门峡处一小段黄河。

    直到平定江东,收服江东周郎后,蛟龙卫才算正式扩大起来。圣祖在江南郡修造了当时最先进的余皇、三翼、突冒、楼船、桥船等多种战船,在后来平定青徐曹氏的战役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统一全国后,开疆圣战之前,圣祖曾数次下江东,亲自对蛟龙卫的组建和战船设计进行指导,并将战船升级为战舰,同时命人修造了体积更大、航程更远、航速更快的福船、平沙船和兜底船。

    汉元420年之后??フ椒⑵?,帝国重心转向西北,江南之地却也没有平静下来。在圣祖授意下,帝国蛟龙卫开始了不显著,但却名传后世的“大航?!敝?。

    原本要到明朝时期才会出现的福船被圣祖提前造了出来,使得这个时候的远洋航行成了可能,蛟龙卫一路向南、一路向东,兵锋也横扫整个亚洲,占领了包括星落城在内的整个东南半岛。在开疆圣战的后期,蛟龙卫甚至出没于中东地区。对罗马帝国和哈里发帝国起到了震撼其心理和牵制其军力的效果。

    不过圣祖皇帝的这个举动,所带来的蝴蝶效应不小,蛟龙卫出没于印度洋,让罗马帝国和哈里发帝国产生了严重的?;?,造船和航海**高涨。在往后的百余年里,造船技术和航海技术也有了空前发展。兼带着整个世界的科技、文化、乃至生活都有翻天覆地的改变。汉元650年的时候。罗马帝国也能够穿越越过大西洋往东了,哈里发帝国更是早早的就占领了印度大陆的南部地区。

    蛟龙卫往东的那支船队还抵达了澳大利亚,不过登陆地点不对,没有发现南部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只是在沙漠边缘转了一圈就回来了。但这个发现也同样记录在帝国的航海日志上,在帝国户部也有存档。

    时间已经过去了五百年。凡是蛟龙卫能到达的地方,大汉帝国都占领了,可局限于技术等多方面因素,并没有能发现太多有利于帝国的物品和矿藏。再加上帝国的重心始终在大陆上。所以“大航?!敝胶?,开发海洋的步骤慢了下来,远不及罗马和哈里发人那么热衷于航海。

    二十年前,有罗马人巴耶斯在穿过好望角时遭遇风暴,本应往东的船只反而向西偏离,在海上漂了一个月之后,巴耶斯抵达了一个从没有到过的大陆,而这片大陆上居然拥有让人惊叹的黄金储量!巴耶斯带回了整整一船的黄金,随即引发了罗马人和哈里发人寻找黄金之国的热潮!

    热潮传播的速度很快,十年前,大汉帝国的蛟龙卫最先关注到“黄金之国”的消息,已经是蛟龙卫统帅的英公周勃,立即决定再次组建“大航?!敝降亩游?。

    可因为帝国内部的矛盾,以及当今皇帝对他的忌惮,周勃不能再像圣祖时期那样动用军队去进行“大航?!敝?,只能从民间招募水手,通过朝廷组建的手段去进行,称之为“大汉远征雇佣军”。远征军获得的利润朝廷拿三成、七成归个人所有。这种“远征雇佣军”模式在圣祖时期就有过,不然以帝国当时不足一亿的人口,也不可能拿下整个东南半岛和星落城。

    就在组建“大汉远征雇佣军”的背景下,公孙大娘的儿子,年满二十二周岁,刚刚从蛟龙卫服役回来的姚兴,便自愿参加了这次远征军,并在今年年初随船队出发了。

    对于居于内陆的汉人来说,航海终究太过于遥远,而且大海无情,谁知道什么时候便会船翻人亡,葬身海底,死后都不能入土为安?!所以内陆居民大多是抗拒出海远洋的。

    公孙大娘便是这般的思维。虽然公孙大娘也认可了那张纸上的画押是自己儿子的,可固定思维却让她无法接受。再加上英公府的人对她虽然表面恭敬,但话里话外却是夹枪夹棒,语带讽刺与不屑。这也让这个曾出入皇宫大内,一向心高气傲的当代剑神怒气上涌,数次出手教训英公府的人。一来二去,便成了如今这种水火不容的局面。

    ※※※※※※※※※※※※※※※※※※※

    “大娘,既然令郎已经出海,这就算英公发话,怕也没什么用吧?”沈云在了解了这些情况之后,颇有些为难地对公孙大娘说。

    “如何没用?!远征军年初才走的,现在才三月,季风刚开始,他们铁定只到了星落城,让人传个话,把我儿叫回来有何不可?”公孙大娘语气坚定,哼道,“他周勃老儿就是瞧不起我公孙氏,所以才一再推脱。今晚我便去拜会拜会他,看他敢不敢再欺负我这孤儿寡母!”

    沈云这才知道,公孙大娘的丈夫已经在前年去世了。当时姚兴还在军中服役,不及赶回。这已经是其夫生前最大的遗憾,如今姚兴还未成婚,没给姚家留下一点血脉便又踏上了生死未知的航程,这如何不让公孙大娘揪心?

    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姚兴这么做,等于将公孙大娘放在风口浪尖,所有姚家的人都在明里暗里的说她的不是,认为是她让儿子出去的,害的公孙大娘在家里也待不了了。也难怪她发了狠。必须要英公将她的儿子叫回来了。

    沈云长叹一声,这传说中的人物也是人啊,后世史书将公孙大娘描绘的如同天人一般,一手剑舞惊天地泣鬼神,可如今还不是被邻里乡亲给逼得只能外出寻找儿子?可见。英雄神马的,最是不能从书面上去看的。

    不过公孙大娘说的“拜会”。沈云和方誊都不认为那是真心话。怕是拿把剑冲进去拜会的可能性更大。英公怎么说也是大汉公爵,又有皇亲国戚的身份,本人就是骁勇的猛将出身,如今更是统领了蛟龙卫达十年之久,谁知道他身边有多少高手,就算公孙大娘是“剑圣”。这么冲进去的结果怕也不乐观。

    方誊仔细地想了想道:“大娘,你看这样如何,我与渊让今晚去拜访英公,你跟我们一起去??纯茨芊窠饨俏有幌??若是冒然冲击英公大驾,怕是多有不妙?!?br />
    何止是不妙,简直就是与造反无异。沈云可不想这么个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妇人,就这么惨死在英公手下,所以也开口附和。

    公孙大娘却蹙起眉头,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这怎么好麻烦两位?”

    沈云直接道:“我二人与人胥兄弟一见如故,更何况大娘与家父有旧,算是在下的长辈,这以前碰不上便罢了,既然碰上,那绝没有不管之理。大娘放心,怎么说我也是侯爵,他英公再强横,这个面子总得给我吧?!”

    方誊瞥了一眼显然有点底气不足的沈云,笑着对公孙大娘说:“是啊,大娘稍安勿躁,且在这里宽坐一会儿,我与渊让先去递拜帖?!?br />
    公孙大娘思忖一番,便也道:“如此便有劳两位了!”说罢,还看了一眼沈云一眼,叹道:“沈清泉真是生了个好儿子!”

    ※※※※※※※※※※※※※※※※※※※

    在前往许昌府衙的路上,方誊直接对沈云道:“渊让,你想好了吗?”

    沈云淡然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说,英公是后党一派,我们这么贸然去拜访是否不妥?”

    “不错。既然渊让你想到了,可是有了对策?”

    “有个屁对策?!鄙蛟菩α?,“我只是纯粹的想帮公孙大娘这一把罢了。不过,英公这次进帝都之前,居然在许昌讲演,这事怕是跟朝局有关?!?br />
    “那又如何?”方誊奇道,“谁也能看出来,这肯定是朝中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英公想在许昌先露个脸,表个态,让帝都那些人有所准备。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何要这么做?!?br />
    “之前我也不明白,不过等公孙大娘跟我说了那些事,我突然想明白了!”沈云神秘一笑,压低声音道,“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英公是不想继续做这蛟龙卫的统帅了,他想回西北,他想回飞鹰卫,他想去平叛!”

    方誊一怔,转而一想,却是恍然大悟:“哦,难怪他要组织‘大汉远征雇佣军’,他这是要以退为进??!”

    沈云点点头:“不错。英公志在大陆,想率领铁骑纵横天下,而不是带着一支船队在海上飘荡……他不喜欢水师,更不喜欢海军!”

    若是沈云告诉别人,堂堂大汉的蛟龙卫统帅居然对水师和海军嗤之以鼻,那么很多人都会对他嗤之以鼻??墒率等肥侨绱?。当然,沈云这个判断并不是单单从公孙大娘这件事上看出来的,还有之前征伐扶桑州之时,英公也曾极力想要掺和一手,不过最后却被沈云这个渤海侯抢了。从这两件事就可以看出,英公其实最梦寐以求的,还是统带陆军,而不是也许一百年都没一次大规模作战的海军!

    至于为什么一百年都用不上一次海军,那就要看看现在大汉周边了?;褂兴芨蠛嚎购饽??这可不是铁甲蒸汽机船纵横四海的年代!如今全世界大部分海军作战,还是以撞角和接舷战为主,试问,除了罗马和哈里发,哪国的战舰能经得起大汉战舰一撞?更遑论接舷战了!

    “话虽如此,可你毕竟得罪过英公,此去你确定能解决得了吗?”方誊不无担心地说。

    沈云胸有成竹地道:“一个无欲无求的人,是很难被打动的,可如果他有七情六欲,那就好办了。他不是想带兵平叛么?你说如果我支持他调离蛟龙卫。去带领骑兵作战,你说他对我还有敌意吗?”

    方誊疑惑道:“就算你支持他又如何?你空有渤海侯爵位,手上无兵无权,哪里能帮上他?”

    沈云嘿嘿一笑,揽着方誊的肩膀道:“我只是要消除他的敌意罢了。只要我表示支持他这个意愿就行了。更何况,他想领骑军作战。没有我们这些贵族能成吗?我渤海侯家不够。加上你淮南侯家,这份量总算十足十了吧?”

    方誊苦笑一下:“原来你打的是拖我们淮南侯家下水的主意???!可我只是世子,父亲那里……”

    沈云挥挥手:“你放心吧,我看方伯伯其实也是同意的,他前段时间不是去了一趟金陵?然后英公就启程来许昌了,想必方伯伯已经答应了也说不定?!?br />
    方誊愕然道:“父亲去金陵。是解释周章和方仲的事的……”沈云望着他,笑而不语。

    半晌方誊才又苦笑道:“渊让,我突然发现你这揣度人心的功夫是越来越厉害了!”

    沈云哈哈一笑,揽着方誊走向许昌府衙。

    ※※※※※※※※※※※※※※※※※※※

    其实沈云和方誊压根没打算等到晚上再带着公孙大娘去见英公。毕竟公孙大娘现在对英公的意见很大,甚至想着要取他的人头,虽说气话成分居多,可为了和谐共处的基本原则,沈云打算现在就去求见英公,晚上之前就把事情落实下来回告公孙大娘就成了。

    府衙前的人群已经散去,不过还是有许多人聚集在这里不肯散去,三三两两地站在那里讨论着方才英公的讲演。

    沈云和方誊没有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进入,而是来到侧门,给门子递上了拜帖。

    沈云是英公的晚辈,爵位上更加比不上周勃,所以拜贴上写的很是恭谨,只说“游历偶经许昌,忽闻殿下莅临在此,特地前来拜会,长者为尊,赐求一唔!”

    沈云和方誊在门口不过等了一刻钟,就见英公一群人直接从里面拥了出来,这倒是把沈云和方誊给吓了一跳。

    按照大汉礼节,沈云为侯爵,英公是公爵,沈云上门拜见,英公是不需要亲自出迎的,只需要派亲近之人在大门处恭候即可。即使现在是在许昌府,不在金陵的英公府邸,他也只需让许昌郡守出迎便不算失礼了??擅幌氲?,英公居然亲自来到了门口。

    “哈哈,前面可是沈家和方家的侄儿?!”英公英武的外表下有着温和的嗓音,人未到,声先至,给人倍感亲切。

    沈云和方誊赶紧迎了上去,在英公三步以外站定,同时躬身行礼:“渤海侯沈云(淮南侯世子方誊),拜见英公殿下!”

    “毋须多礼,毋须多礼??!”英公显得很是开心,伸手虚扶了一下,笑道:“前些时日,老夫便见了淮南侯,听他说起你俩还在淮南郡,今日怎么就到了许昌了?还好你们懂得礼数,来拜见老夫,不然往后我就要让淮南侯好好打两下你们的屁股。来,跟老夫进去里面叙话?!?br />
    这时旁边有两三个穿着朝廷四品官服的中年男人纷纷向沈云拱手行礼:“见过渤海侯!”

    沈云一看,便知他们是许昌府的三驾马车,郡守侯广、郡丞常知礼、郡尉邓冲。倒也不托大,一一还礼,然后跟着这一行人走进了府衙的内堂会客厅。

    在厅内分宾主落座,英公自然居于上首,沈云坐在副座,其他人以此坐好,方誊却因为只是世子,坐在了最尾。

    英公很显亲和,方一落座便笑道:“沈家贤侄,这次怎么到了许昌???”

    沈云恭谨道:“回殿下话,小侄已到游历之年,所以除外游历一番,增广见闻。今日恰巧游历到许昌,听闻殿下在许昌讲演,还特地赶来想要聆听教诲,却不想人太多挤不进来,后来还是看的小抄才得以受教?!?br />
    “哈哈哈哈,贤侄真会说话。老夫哪有什么东西可以教人的,倒是张昕那个老东西可以?!彼档秸饫?,英公眼中似有一道精芒闪过,只是脸上依旧笑道:“不知贤侄看后有何感想???”

    沈云正愁没有机会将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英公这么一问,倒是给了他机会。

    “殿下说笑了,殿下与张伯伯都是小侄的长辈,长者总是有许多东西能教诲小辈的。小侄今日看了殿下的讲演,倒是非常赞同,特别是那句‘欲仿壮侯举,当思昨日非’,让小侄受益良多?!?br />
    “哦?贤侄对此句如何看?”英公眼中的精芒一敛,问道。

    沈云笑道:“小侄以为此句正切当今帝国时弊。新州叛乱,有愈演愈烈之时,连一州州牧都附逆从贼,看见局势恶化之快,当此时,新州驻军定然想急切扑灭叛乱,可新州初叛,张晟逆贼为官多年,又有从军经历,想速决之显然不成。若其欲效仿当年壮侯,飞奔三千里擒灭郅支单于,呵呵,恕小侄直言,怕是只会落得个折戟沉沙的下场。因为当年还有壮侯在场,可如今,我大汉的壮侯何在?”

    英公眼中的精芒更甚,脸上的笑意也慢慢敛去,问道:“那贤侄以为,我大汉的壮侯何在???”

    沈云立即起身,朝英公行了大揖礼,郑重道:“小侄窃以为,当今之世,能如壮侯当年,飞骑三千里平灭一国者,非殿下莫属!”

    英公面无表情,抚须不语。但座下的侯广、常知礼、邓冲三人却突然变色,惊讶地看着一脸郑重的沈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