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八章 回帝都,公侯野望】
    ps:  说几句,本书是历史类小说,不是玄幻。剑圣、剑神之类的分类,只是圣祖这个穿越者搞出来的噱头,代表剑术的级别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另外这是个继承了前代穿越者的时空,所以又现代某些制度和古代社会的结合也是正常,不是么?!

    最后,求票!各种求!

    从许昌府衙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沈云和方誊回到驿站时,公孙大娘正焦急地在房里来回走动,看见他们立即上前急问:“你们这是去哪儿了?可是周勃老儿不同意见你们?”

    沈云和方誊对视一眼,还是沈云开口道:“大娘勿急,我们已经见过英公殿下了?!?br />
    “哦?”公孙大娘又一次露出狐疑的神色,打量了一下沈云,面色阴沉下来,道:“他怎么说?”

    沈云看她的表情便知道这个妇人剑术的确精绝,但就心性有点多疑,看来这传说中的人物也是有性格缺点的。

    “殿下也是才知道这件事,当场就把管事的下人叫来责罚了一顿,”沈云回忆着当时的情景道,“大娘,那些英公府的下人并没有将此事告诉殿下,都是他们自作主张才导致现在的局面。英公心里还是敬重大娘的,这不,得知是大娘的独生子跟着出海了,也是跟着急,特地给我一份手书,让你拿着这份手书去江南郡蛟龙卫总部,那里会有人给你安排船只去追赶令郎?!?br />
    “要我也出海?”公孙大娘顿时疑惑了。

    沈云点点头道:“是的,殿下说,令郎是自己签的契约,作为英公也无权命令他回来。不过你是他的母亲,若是亲自去叫他回来,谅他也不敢违背。这是英公所能做的最大让步了!”

    公孙大娘沉思良久。咬着嘴唇道:“你确定周勃的确事先不知此事?”

    方誊忍不住上前道:“我看是真的。现在新州叛乱,英公堂堂公爵,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哪里会去管这件小事呢?必是那些下人自作主张无疑!”

    沈云也点头道:“不错。依我看,大娘何不先回家呢?令郎也是大人了,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更何况,每年来往大海的大汉船只无数,出事的总归是少的,没准过个一两年,令郎觉得大海无趣。便也先回来了也不一定?!?br />
    公孙大娘摇摇头:“不,你们不了解兴儿的脾气……好吧,我就拿着手书跟着出海一趟。至于你们说英公的确事先不知此事,那我就放过他!不过,一点教训还是要给的!”说完。也不等沈云和方誊再说别的,拿起手书就出了门。

    “欸。大娘……”沈云追出房门。却见她兔起鹘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后院。

    “这……”沈云有点傻眼。

    跟出门的方誊也被公孙大娘的身法吓了一跳,除了屠天骄和时迁,他们还真没见过轻身功夫这么厉害的人。这里可是驿站三楼,垂直高度至少在十米左右,可公孙大娘居然说下去就下去了,身影还带着飘逸味道。再加上她那一身神乎其神的剑术---看来,她原来说今晚要取英公人头的话,还真不是吹牛??!

    “渊让,你说我们要不要去通知英公一声?”望着公孙大娘消失的方向。方誊喃喃道。

    沈云苦笑道:“算了吧,大娘并不是是非不分的人,这次也只是被那些下人逼急了,想警告一番英公罢了,应该不会弄出什么大事来??銮?,哼,我也想教训教训那个为老不尊的家伙!”

    方誊想起下午后来发生的事,心下也是叹了口气。

    ※※※※※※※※※※※※※※※※※※※

    当沈云说出那番话之后,侯广等人纷纷变色,反倒是英公自己面无表情。半晌才见他晒然一笑,摆手道:“小儿轻狂??!”然后又对侯广等人道:“你们且出去,我跟渤海侯说几句话!”

    听到前半句时,沈云面露不愉,后半句时,却是连方誊都站了起来。

    不说这里是许昌府衙,英公就算再大,也不能这么无礼地把主人赶出去,就说他开始称呼沈云为渤海侯,又说什么“小儿轻狂”就足以让方誊也勃然变色了。

    侯广等人带着讪笑,躬身行礼退了出去,方誊却上前数步,与沈云并肩而立,慨然道:“英公殿下,何故突然出言讥讽我等?”

    英公也不着急,伸手抬起茶杯轻轻抿了口后,看向方誊道:“你可知,令尊尚且不敢如此口气跟我说话?!”

    “殿下怕也不敢跟家父如此说话吧?!”方誊毫无惧意,盯着他的眼睛,回了一句。

    英公不以为意,转向沈云道:“老夫为官数十载,深知一个道理,有多大碗才能吃多少饭,说你们轻狂,你们还别不承认!沈渊让,你今日说的这番话,可知传出去会给老夫带来多大的麻烦?又会给你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若是我今日不骂你,明日你就将遭无数人弹劾失敬、失德、妄上、忤逆等等罪名,到时候,你这渤海侯的爵位还未必能保??!你信还是不信?”

    沈云不解地望着英公,但嘴上却道:“殿下,在下也是跟着心理话直说而已……”

    “又在扯淡!”英公毫不客气的摆手打断了沈云的话,“还心理话,哼,你的心理话无非就是猜透了老夫无心带领蛟龙卫,想带骑兵,所以有心来借此打消老夫对你的敌意罢了!渤海侯,能猜到老夫这番心思的,又何止你一个?”

    沈云跟方誊同时愕然。这还真是人老成精了,他怎么猜得到沈云的心思的?

    英公自顾自地说:“满朝公卿都知道老夫专注于骑战,而不喜海战??赡怯秩绾??老夫还不是满打满算地当了十二年的蛟龙卫统帅?!本来得知你来拜访老夫,老夫这心里畅快许多,还道你渤海侯虽年轻气盛,却还算懂得礼数,之前的那点破事也就放在了一边。不提也罢??赡阕宰鞔厦?,居然给老夫加个‘当世壮侯’之名,可是嫌陛下还不够提防我耶?可是怀疑陛下不会用人耶??可是反对令尊生前的遗愿耶???哼,如此无君无父之辈,你怕没人弹劾你失德、妄上、忤逆之名吗?”

    一番话下来,英公已经是声色俱厉,颚下长须无风自动,明亮的眼神几乎能化成实质,直刺沈云和方誊的身上。两人已然惊出一身冷汗。

    不愧是当年的飞鹰猛将,现在的大汉英公。如此威势,的确不是常人所能及!

    沈云以前见过公爵,也见过皇帝,可这些人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甚至还有些宠溺。从没有一个位高爵尊的人对沈云如此严厉的呵斥。说起来。这些久为上位者,哪个不是威风凛凛?!那一瞪眼、一起身的威势都是足以让普通人吓得浑身颤抖的。沈云也是无心。没想到自己表示善意的一句话。居然会让英公为难,从而导致怒气值爆表。

    也是,若一般人说说这些也就罢了,可现在沈云已经是侯爵,随便一句什么话传到朝堂之上,那都不是会让人一晒了之的。总会有无数人挖空心思。想从这些话里找些别的意思出来,以此来维护自己的利益。沈云对朝堂博弈的经验浅,甚至可以说毫无经验,所以皇帝和胡公才会想着让他远离帝都也就是了??擅幌氲?。在许昌府沈云对英公这一番话,却又说错了。唉!

    本以为有着超越当代人几千年见识的沈云,总觉得玩心眼他们肯定不是自己对手,却没想到人家英公随便一说,便将他的那点小心思猜了个透彻,还连消带打,将沈云说成“无君无父”的无耻之徒,这在大汉可是极为严重的罪名了,甚至剥夺爵位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关键是看弹劾举报的人是谁了。

    至于沈慕死前对皇帝上过什么建议,沈云真不知道。但听英公的话,显然沈慕也是反对英公重新执掌骑兵的。想到这里,沈云也不禁暗骂自己太过莽撞,自以为比英公多了见识就能无往不利,唉,实在太小看古人了!

    “殿下,小侄原无此意,还请殿下明鉴?!鄙蛟迫套怕亲拥牟环?,行礼道。

    英公发了一通火,心情舒畅了许多---那是,堂堂帝国侯爵站在面前跟三孙子似的被他教训,这种机会可不是每个公爵都能享受的到---抬抬手示意沈云和方誊坐下,然后徐徐道:“幸好侯广、常知礼、邓冲都乃老夫心腹,没有老夫吩咐,是绝不敢将你方才那番话泄露出去的?!彼低昕聪蚍教艿?,“相对来说,你倒是颇为稳重,不似这小子,如此轻狂妄为?!?br />
    沈云此时也反应过来,憋了一肚子火,他自穿越以来,除了面对父亲,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数落过?更何况,既然没人会把事情说出去,你又跟爷爷似的站在这训了我半天,算什么事儿?真当我泥捏的没脾气吗?

    不过方誊却没有想这些事,反而一肚子震撼。许昌府三驾马车都是英公的心腹?这点可算是英公的机密了吧?毕竟英公只是爵位,可一旦与地方实权人物有了勾结,这罪名可也不轻??!

    英公说完方誊,又看向沈云,见他的模样,何尝不知此时的沈云已经气血上头了,微微一笑道:“怎么?莫非渤海侯被老夫训斥一番还不服气?”

    沈云略略拱手,声线不高不低,听不出喜怒哀乐地说:“不敢!长者教,弟子不敢不听!”

    “哈哈哈哈,还说不敢。你这小子,什么都好,就学了你父亲那一肚子的假模假样,明明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可嘴上就是不承认。蕙儿在我面前把你夸得跟天上少有、地上绝无,可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不过年轻人嘛,哈哈,就应该有你这种敢怒敢做的气势!”

    英公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惊得沈云和方誊都愣在了当场。

    英公又抿了口茶,斜眼睨了沈云一眼,道:“怎么?你敢否认与蕙儿的事么?”

    “蕙儿?殿下,她,我……我……”

    提到周蕙。沈云突然有点明白过来,为什么英公敢这么理直气壮的教训自己了,敢情他是把自己当成沈云的老丈人了。所谓一个女婿半个儿,老子教训儿子,还真没人敢置喙。只是,周蕙怎么会跟英公说这些事?还有,她说了多少?

    英公突然一瞪眼,喝道:“沈渊让,你莫不是要始乱终弃不成?!”

    此刻,英公没有了身为公爵的威严。而纯粹是以父亲的身份在说话。不过从这里也能看出英公对周蕙这个最小女儿的疼爱之情!

    沈云一听,得,连始乱终弃都说出来了,看来周蕙把自己跟她的事全盘托出了。不过跟那些古代人得知女儿提前跟人发生关系会暴跳如雷不同,英公似乎还有一点欢喜的意味。而且还是认可了沈云这个女婿的,不然之前也不会像训儿子似的将他训斥一顿。

    一旁的方誊则看傻了眼。心里不停嘟喃:“我靠。沈渊让你这小子竟然骗我,居然都跟端平公主有了‘始’了,还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太可恶了!不过,英公今天的态度,很奇怪??!”

    ※※※※※※※※※※※※※※※※※※※

    英公前一棒子后一口枣的模式,彻底把沈云给弄懵了。到后来怎么离开的许昌府都有点模模糊糊。只是记忆中。好像这有点变化多端的老家伙很是开心,笑眯眯地将两人送出来的。

    公孙大娘的事,还是方誊跟英公提起的。英公的确事先不知此事,不过却也听过公孙大娘这奇人。随后便写了手书,让他们带上。

    其实严格来说,英公并非不能命令远征军船队返航,而是不愿为了一个曾经有点名气的“舞姬”下这个命令---要是身怀绝技便能要挟大汉的公爵,那天下能人异士无数,谁都来插一竿子,这天下不是乱套了?

    在英公这种级别的人眼中,公孙大娘也就是一个身怀绝技的民间艺人罢了。

    回到房里,两边睡下,方誊却毫无困意,折腾了半宿,听见沈云那边也在滚床板,便道:“渊让?睡了吗?”

    沈云一听,干脆坐了起来,气咻咻地道:“怎么能睡得着???!我越想越气,就算他认定了我这个女婿,可那一通教训,还是让我窝火!滕宇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方誊也坐了起来,点起灯,看着沈云道:“渊让,你想过没有,英公今日这番话除了想认下你这个女婿外,其实还有别的意思?”

    “什么意思?”沈云现在满脑子都是火气,还真有点转不过弯来,便问方誊,“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吗?”

    方誊笑道:“当然。你是被英公惹火了,再加上鄢家大小姐和端平公主两边的事都让你头疼,哈哈,当局者迷??!”

    沈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道:“那你这旁观者赶紧给我说说吧?!?br />
    方誊一敛笑容,正色道:“我觉得,英公除了想认你这个女婿外,其实还想通过你,向某些人表达善意!”

    沈云也是心思玲珑的人,联想到今天英公把许昌府三驾马车是他心腹的事说出来,后来又是一副慈眉善目的长者形象,还有那些看似严重,但却无关大雅的话语,顿时也明白了。

    不过明白是明白,真相却更让沈云难以接受。

    “英公想抛弃后党,加入帝党?”这是沈云做的判断。

    方誊点点头,又摇摇头:“无所谓帝党后党,其实整个天下都是刘氏皇家的,帝党后党也只是一种势力罢了。不过英公想向陛下和胡公他们表达善意却是一定的,否则定然反对你与端平公主之事……”

    沈云一听,心里某个结忽然松了。周蕙,这个敢爱敢恨,性情直爽的丫头,自己难道真的对她毫无情意吗?!显然不是。只是因为英公是后党,只是因为太后杀了自己的父亲,所以不能有情意罢了……等等,英公要向帝党表达善意,那岂不是太后那个老妖婆要少了一大臂助?自己报仇的机会就更大了?

    想到这里,沈云不禁大喜过望。

    方誊转念一想,又道:“渊让,你说英公为何会突然想靠近帝党?朝廷党争,鼠首两端的人不是最不得人心吗?”

    沈云却道:“这要看是什么人。英公那句话说的对,有多大碗才能吃多少饭。像他这种级别的大佬,已经无所谓阵营。谁能给他最大的利益,他就能随心所欲的靠向谁。滕宇,我们是遵循规则行事的人,而他们,是能够制定规则的人!这就是区别!”

    这番话有点出离了这个时代的语言风格,但并不妨碍方誊听懂。

    沈云接着说:“我看,朝中的党争应该是有一个结果了,令尊前段时间去金陵,想必就是跟英公谈论这些事。陛下那里肯定给了英公一个满意的价钱……只是,不知道智公、凉公那边是什么情况。若是都能搞定,哼,那后党就彻底烟消云散了?!?br />
    方誊面色复杂地看着沈云,喃喃道:“希望如此吧!”

    想到大仇即将得报,周蕙这件事又可以完美解决,沈云心情大好,衣服一卷,躺回到床上,笑道:“赶紧睡,明天回帝都!”

    “嗯!”方誊吹灭了灯,依旧心事重重地躺下。双眼睁得老大,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