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三十九章 未名亭,助力猜想】
    帝都一连下了几场春雨,整个空气都变得清新起来。不过清新中难免带着几许夏日的沉闷。

    鄢府,列翠轩中,已有摇扇陈列,虽未到夏日,列翠轩廊下池边春意甚浓,可坐在轩中的鄢准却是满头大汗,忍不住让两个娇艳的丫鬟拿出摇扇,使劲吹风。

    这时,鄢府管家急急忙忙进来,鄢准立即从太师椅上跳起,急问:“怎样?如月可曾回来?”

    管家也是满头大汗,却不敢擦拭一下,躬身急道:“回老爷,没有。少爷去了帝大寻找,却没见着大小姐,这不就让小的先回来告诉老爷一声?!?br />
    鄢准老脸一皱,颓然坐回了椅子上,叹声道:“唉,作孽??!”叹完,又愁苦地对管家说:“告诉澄儿,今日无论如何必须等到如月,就说,就说她娘想她了,让她赶紧回来一趟!”

    “喏?!惫芗矣α艘簧?,又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道:“老爷,要不,把大夫人接来吧?”

    鄢准神色一动,随即又黯然下来:“算了,如玉这丫头性子刚强,把她娘搬出来也未必管用?;故堑么尤缭履抢锶胧?。总之,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让如玉去西北的?!?br />
    管家正要离开,有仆人急匆匆来到列翠轩,朝着鄢准行了个礼,道:“老爷,有人求见?”

    “谁?”鄢准无精打采地问道。

    “大理寺狱丞离恕?!彼底?,仆人向鄢准递上了拜帖。

    鄢准一脸厌恶,拜帖都没接,直接摆手道:“让他滚。鄢家虽然处境堪忧,可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狱丞能打秋风的地方?!?br />
    仆人一惊,赶紧退了出去。却是管家机灵。先一步拦下仆人,小声对他道:“老爷心情不好,你可别慢待了离总管,且去说老爷身体不适,不便见客便是。这是十个银币,拿去给离总管做辛苦费。记住,不许得罪。明白?”

    仆人连连点头,示意清楚该怎么做,急匆匆的下去了。

    鄢准看见了管家的一举一动,却没有阻止。脸上满满的都是沮丧,等仆人走后,苦笑着对管家道:“老周啊,鄢家这些年风风雨雨,多亏有你帮着上下打点。真是辛苦你了!”

    老周忙摇头道:“老爷何出此言?小的是鄢家的家养下人,这些都是本份。倒是老爷要保重身体啊。虽说此事有点棘手??尚〉南嘈?,只要老爷在,那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们鄢家,迟早还能起来!”

    鄢准苦笑摇头,却没有再说话。鄢准知道。这次若没有贵人相助,鄢家想再起来,恢复往日荣光却是难了。心里不由再次长叹:只是过了个年而已,这境遇怎么就天翻地覆了呢?!

    ※※※※※※※※※※※※※※※※※※※※

    说起鄢家的变化?;沟么拥酃笤轮菖崖铱妓灯?。在年后,皇帝通过廷议和弹劾案,着实罢免了一些后党中人,并且开始大张旗鼓的准备接管帝国银行。

    可后党并未完全失势,最起码,帝国四大元帅中的英公和智公都是支持后党的,更何况地方上还有凉公这样的超级大鳄的帮助,所以帝党接管帝国银行的步伐并不算快,只能说迈出了以往想迈却不敢迈的一步,有将党争公开化、明面化的勇气,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头。

    鄢准曾预测,帝后两党就算当面锣对面鼓地开打,作为全国最大的资本所有者,他所受的影响不会太大。毕竟鄢家这些年借着帝国银行的资本,全方面地与帝国息息相关的产业相融合,相渗透,几乎已经是血脉相连,荣辱与共。

    以运输业为例子,鄢家掌握了全国最大的车马行,帝国百分之六十的驿站都有鄢家的股份,甚至在一些偏远地区,鄢家的车马行其实就是履行着帝国驿站的职能,百分之八十的驿站人员在领朝廷俸禄的同时,还拿着鄢家的工资,若是鄢家倒台,这些驿站人员就不能善罢甘休---前一个月还拿十个银币的工钱,这个月就变成五个了,谁能同意?---更何况,运输业可不单单指驿站,还包括了配送、装载等等周边行业,牵涉数百万人的生存大计,谁又能随便动了?

    正是有着这层打算,所以鄢准根本不担忧帝后两党相争会真的牵涉到自己,之前沈云将渤??さ睦娣旁谒媲?,他才能咬牙割舍掉。在他的预计中,大不了就是跟最后的胜利者妥协,牺牲些利益罢了。

    可鄢准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大月州会在这个时候反了,若仅仅是草民造反便还罢了,偏偏是一州州牧带头造反,这新州造反的性质一下改变,由帝国原先的藓鳞小疾变成如今朝廷的心腹大患。性质一改变,朝廷的决策也必然出现了更改,原来帝后两党相争的局面在皇帝的有意妥协下缓和过来,平定“月氏”国叛乱成了重中之重。

    平叛就必须出兵,而且看新州现在的样子,还不能只出几千人马的小队伍,至少也是军团级别的大规模调动。要出兵就必须要有钱,而户部却是没钱了的,最后出兵的军费还有要落到帝国银行头上。

    如今皇帝暂时向后党妥协,所以帝国银行的主簿蓝淀未被免职,可帝国要出兵平叛,军费必须由蓝淀负责筹措,这点不但帝党是这么看的,连后党那里也不时会向蓝淀施压。

    可蓝淀之前为了应付帝党,早就将账目弄得面目全非,就算是他,想要整理清楚,也要调集人手,花上一年半载才有可能。现在若是强行从帝国银行中抽调资金,势必将已经乱七八糟的账目彻底搞乱,今后将再也没有人能够弄明白帝国银行的账目。

    一旦到了这一步,那损失的可就不是几百亿金币那么简单,而是整个帝国的金融系统都将崩溃:物价飞涨、金银贬值,百姓手中的钱不再值钱,物价飞涨导致的粮价飞涨,然后将是民间富户对帝国银行失去信任??级诨跷?,甚至造成民众挤兑,银行彻底崩盘。然后,整个帝国的统治秩序将会开始崩溃,更大规模的动乱就能预见了……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户部和蓝淀共同讨论后得出了的结果,已经呈报皇帝和内阁,得到了一致的认同。

    为此,皇帝已经勃然大怒,当众摔了十几个杯子。将户部和帝国银行的主簿们全都叫到勤政殿,当场宣诏,找不出办法的话,这些人全部革职查办,蓝淀和户部尚书还要入刑定罪!

    最后。新晋户部尚书公甫效向皇帝出了一个办法:既然帝国银行的钱因为账目混乱无法动用了,那就只能从外面想办法。而这个外面的办法就是“催债”!

    很简单。银行里的钱不能动,那就让外面的钱流进来。全国欠帝国银行钱的人可在不少数,现在就以帝国要出兵平叛为理由,催那些欠债者还钱就是了。而还回来的钱重新立账,直接交付军中使用,等蓝淀等人将账目理清之后。再跟拿旧账与新账对冲。在催债的同时,户部与吏部携手,还能彻底接管帝国银行,一举两得。

    这个主意很快得到了皇帝与内阁的一致通过。他们也是被平叛费用给搞的焦头烂额。如今有个一举两得的方法放在面前,也没有前期的考量期和试行期,直接颁布法令,让行政院执行。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首当其冲的便是帝国首富鄢家!户部和帝国银行同时向鄢准发来通告,限两个月内,还清二十年前所欠款项,共计两百六十亿金币!二十年内的欠款则根据之前签订的协议,分期付款给户部,每月所还金额为七千万金币!

    这个通告是三月二十日下发的,也就是说,在五月二十日之前,鄢家必须拿出两百六十亿七千万金币给户部!

    两百六十亿七千万??!那是什么概念?那是鄢家所有固定资产的总额!是帝国两年财政收入的一倍还多!鄢家能拿得出来吗?答案当然是不行!除非鄢家能在一个月内将所有固定资产变现,可就算鄢家想变现,也得有人拿得出这笔钱不是?!

    鄢准已经将鄢家所有的流动资金都调到了帝都,可也只有五十亿,离两百六十亿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慈兆?,已经是四月初一,还有四十九天,四十九天后,户部和帝国银行就要来收账了,拿不出钱来怎么办?其实也简单,家长入狱,家产全部充公!

    其实鄢准并不担忧家产充公,很多产业其实都是用帝国银行的钱发展起来的,被没收也算是物归原主??烧饧页と胗词且氖?。这里说的家长可不止鄢准一个人,而是鄢家的长老们都必须入狱。如此一来,鄢家的信誉和之前积攒的人脉将会全部丧失,想要东山再起就绝无可能了!

    那大理寺狱丞离恕,怕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提前来打点秋风,要是鄢准被抓,谁知道是不是进他离恕的大门呢?

    朝廷,这是要把鄢家往绝路上逼??!

    ※※※※※※※※※※※※※※※※※※※※

    “官本位的封建社会就是这样,资产越大,就崩盘的越快!”沈云低沉着说。

    这里是帝大的未名亭。沈云和方誊三月二十日时便回到了帝都。帝国大学里,那些同年的校友大多离开了,仅有的几个也都搬出去外面租住,所以宿舍里空荡荡的。幸好,还有鄢如月和鄢如玉两姐妹。

    鄢如月是在帝大开学之后便搬回了学校,那时候沈云已经离京,鄢准倒也没有阻拦。鄢如玉则是更改了暗卫的军籍,开始担任帝都暗卫少校,这也是当初“渤海侯遇刺案”之后,暗卫内部进行的调整手段之一。

    鄢如玉暗卫的身份是绝密的,鄢家人都不知道。为了方便办事,鄢如玉也搬到帝大,跟姐姐一起住,这也解决了鄢如月一个人在学校的苦闷。

    年初传来新州叛乱的事情后,鄢如玉忽然想调到新州去,并向上级递交了申请,很快便批准下来了。不过由于此时新州太乱,暗卫许多点都在那场叛乱中遭到波及,根本没办法现在就进入。上级给鄢如玉的命令也是暂时留在帝都,找到机会再前往西北。

    待到张晟叛乱之后,暗卫遭到皇帝严厉训斥。一州州牧叛乱的事也没能侦查到,也的确是暗卫失职,于是重建大月州暗卫体系的事,被屠家当作头等大事来抓。屠啸天亲自下令,让鄢如玉以鄢家商队为幌子,找机会先行赶赴西北。于是才有鄢准急着找她们两姐妹的事情。

    此刻未名亭上,春意阑珊,未名湖水清澄晏。倒是别有一番风致。不过对坐的两人谈论的却不是风花雪月,而是无情的政局。

    坐在沈云对面的鄢如玉奇怪地看了沈云一眼,道:“封建社会?何谓封建社会?”

    “官本位”这个名词鄢如玉仔细想想能明白过来,可封建社会就不太好理解了。

    沈云笑着摆摆手,道:“这个问题放一边。你特地约我到这里来,不会只是想告诉我你们鄢家现在有大难了吧?”

    鄢如玉正色道:“不错。我之前还不知道此事。也是这几日小弟老是来帝大找我,让我心生疑惑,于是今天特地去踏白那里问了一下,才知道如今鄢家遭遇如此大的麻烦。沈渊让,你必须帮鄢家!”

    “帮?”沈云立即跳了起来,惊道:“怎么帮?两百六十亿金币??!你看把我们渤海侯家的人全部卖掉值不值这个数!”

    鄢如玉横了她一眼。眼波致致,忽而娇媚地笑道:“你不帮?那你可别怪我!”她突然站起来,朝岸上喊:“姐,沈渊让非……唔!”

    鄢如玉没喊出“非礼”就被沈云一把摁住嘴巴。急急道:“我的小姑奶奶,你想害死我???我帮还不行吗?”

    未名湖岸边,方誊和鄢如月正在那里,鄢如玉骗姐姐说要跟沈渊让说个方法,能打动鄢准的心,不过不想让她听见,所以两人才划船来到湖中心的未名亭。

    听见小妹的呼喊,鄢如月一双妙目看了过来,见沈云连连朝鄢如玉作揖,心想可能是古灵精怪的妹妹又再想法折腾沈云,便也莞尔一笑,转头对方誊道:“滕宇君,你继续说。后来怎样?”

    方誊倒是知道鄢如玉身份的,不过却也没想太多,继续给鄢如月讲述这次离京的经历。

    鄢如玉见沈云服软,便笑道:“呐,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其实也亏不了你,你帮我家度过这次难关,还能顺便娶一个美娇娘回家当媳妇,这多划算???”

    沈云苦着脸道:“二小姐啊,两百六十亿啊,你见过哪家的闺女能嫁这么多钱?我还想着鄢家是帝国首富,能倒贴不少呢!这倒好,我美娇娘还没娶呢,就要先花出去这么多钱……”

    “怎么着?我姐姐不值这么多是不是?”鄢如玉一听就不乐意了,双手插在蛮腰上,一双大眼睛瞪得老大。

    “值!别说两百六十亿,就是六百六十亿也值!可关键这不是钱能衡量的,你懂不?”沈云狠狠地挖了一眼鄢如玉,道,“哪个家族会存在两百六十亿的现钱???实话告诉你,也就是你们鄢家才有两百六十亿的资产,我们渤海侯家连家卖了估计最多只有五十亿!要是凑钱,能凑出个一两亿就顶天了!”

    说到这里,沈云真心觉得自己是个穷鬼,当初偷了帝国银行的钱还觉得挺富有的,现在一对比,还真是赤贫阶层??!

    鄢如玉也知道沈云说的是实话,皱着小眉毛,看了看方誊。

    沈云赶紧道:“你别打淮南侯家的主意??!我还算是一家之主,人家滕宇可还只是个世子……再说了,淮南侯家跟我们渤海侯家相差仿佛,总不能让人家破家帮你吧?除非……”

    “除非什么?”鄢如玉愣道。

    “嘿嘿,除非你做了方家的媳妇,或许人家淮南侯还能考虑考虑!”沈云托着下巴,贼笑道。

    “你!”鄢如玉突然瞪起双眼,恨声道:“你这个登徒子,信不信我现在就喊……”

    “哎哎哎,”沈云赶紧投降,“开个玩笑而已嘛!不过说真的,两百六十亿实在太多了,除非是向所有公侯之家借个一两亿的才可能凑齐,可问题是,人家为什么借这个钱???!再者说了,我觉得,朝廷会开出两百六十亿的价格来,未必真的想要这些钱?!?br />
    “嗯?不要钱?什么意思?”鄢如玉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沈云。

    说起这些,沈云绝对可以当鄢如玉的师傅。

    沈云让鄢如玉坐下,理了理思路道:“两百六十亿零七千万,这么庞大的金额,没有人能够拿出来,就算一个国家都不行。朝廷肯定是知道这一点的,这么庞大的数字,除非朝廷想彻底整垮鄢家,不然不可能索逼至此??梢坏┷臣铱辶?,对朝廷又好处吗?也没有。不说跟着鄢家商业吃饭的数百万人,单单说一旦鄢家垮了,后续的欠款不就彻底没有了吗?对于朝廷来说,鄢家就是一只会下蛋的母鸡,怎么可能一刀宰了吃掉?所以,我敢肯定,朝廷给鄢家的这个金额只是逼迫鄢家给出足够的利益而已!”

    被沈云这么一说,鄢如玉豁然开朗,小脸上堆满了讨好的神色,贼兮兮地说:“渊让哥哥,你说,朝廷到底是想要什么样的利益呢?”

    “呃……你能不能先把那欠揍的表情收一收?”沈云忽而正色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