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四十一章 北风起,出谋划策】
    益公刘珂,先祖乃高祖一脉传世,圣祖带着吕布杀回雒阳时,全国各地诸侯纷争已成气候,谁也不肯再奉名存实亡的大汉皇帝命令,仅有益州刘璋与荆州刘表还肯尊奉圣祖诏令。于是,在圣祖重新统一天下之后,封益州刘璋为益公,荆州刘表为襄公,与国同休。

    不过为了防止这两人会坐大,圣祖实行“异地为公”的策略,益公封地在荆州,襄公封地在益州,同时敕令益襄两公的后代女儿不得为后。此二人,也是整个大汉帝国唯一不是皇亲国戚,却可以佩戴朱红色的“皇亲国戚”!

    此刻,胡益两公都身穿帝国元帅制式的蟠龙鎏金圆光铠甲,头戴龙虎吞金盔。区别是,益公的肩甲上批着朱色绶带,此乃皇亲国戚的象征。

    与干瘦的胡公不同,益公的体格非???,身长足有一米九,年约四十许,面白却无须,整个人显得非常干净利索。那股子沉稳的气质,让沈云为之折服。

    帝国四大元帅,沈云已经见过三个了,胡公干瘦却凶猛,英公儒雅却狡诈,益公则是魁梧而内敛。就是不知最后一位元帅又是如何?

    哦,顺带提一句,其实此刻智公并非帝国元帅。帝国第四位元帅是诸葛旦,他是第二十八代智公,现年已经七十,公爵之位早就传到孙子辈了,之前的诸葛允是诸葛旦的曾孙。别看诸葛旦已经古稀之年,但据说身体仍然健硕,统带的犀甲卫依旧是帝国数一数二的步兵军团,驻守天府之国成都。

    益公和胡公,算是当今皇帝刘炬的心腹,与沈云之父沈慕都是同窗好友。当初沈慕遇刺时。益公下属,近卫军第一镇少将韩嶔便想着要?;ど蛟?,还派了军队过来,若不是内阁中旨来得快,沈云未必会被抓进大理寺甲级监狱。

    两人单膝拜倒在皇帝脚下,那气势直如推金山倒玉柱般,特别是那浑身甲叶的撞击声,让沈云感觉浑身莫名的躁动。

    “哈哈,破奴、元丰,来。坐下说话?!被实酆苁强?,指着公甫效另一边的位置道。

    胡公比益公略长一岁,所以胡公坐上首,益公次之。

    甫一坐下,益公便看向了沈云。方正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道:“陛下,这可是清泉的孩儿?”

    皇帝带着笑意看了沈云一眼。沈云何等知趣。立即起身,朝益公和胡公深深鞠礼:“小侄沈云,见过张伯伯、刘伯伯!”

    “好好好,乖!来,伯伯第一次见你,没啥送的。这块牌子拿着去玩吧!”说着,益公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丢了过来。

    沈云接住一看,又是一块墨绿色的玉牌,跟胡公令牌一样。正面刻着“漢”字,不同的是,反面刻着“益”。沈云顿时一撇嘴,这些老丘八怎么都一个德行,见面送礼都送调兵玉牌的么?

    其实沈云哪里知道,沈慕遇刺而死给他们这几个老伙计多大的刺激,金银财物他们不放在眼里,沈云身为渤海侯也未必缺少这些。唯一能让他们关心的便是他的个人安全。身为帝国元帅,他们不能时刻照料这个子侄,只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关心了。

    心里虽这样想,但表面上沈云还是作出受宠若惊的表情,忙作揖道:“云谢过刘伯伯!只是,这礼物……”

    皇帝一摆手:“哎,收着吧。也是你刘伯伯一番心意?!?br />
    皇帝发话了,沈云自然应喏。退到位置上坐好,就见公甫效和方誊都带着羡慕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禁也有些得意,举杯喝了一口,却是茶!

    嗯?皇帝把这两个在北疆的元帅这么晚召回来,不会就为了到论社喝茶吧?

    果不其然,在闲话说了几句之后,皇帝直接道:“破奴、元丰,朕这么着急将你们召回来是有事要当面询问你们?!?br />
    胡公道:“陛下可是询问出征西北之事?”

    “不错!”皇帝脸上的笑意敛去,指了指公甫效道,“经过着两个月的整顿,蔼诚算是将帝国银行初步掌握,而且军费也即将筹措完备,如今就是想问,近卫与飞骑两军能否出征西北?”

    胡公和益公来时估计就商量过这件事,所以只是稍稍沉吟,胡公便道:“不敢隐瞒陛下,我飞骑卫分散驻于北海、度信、松辽四州,虽然下达了紧急召集令,可要将飞骑卫全部召回,同时委派乙等军团填补移防空缺,怕是没有那么快。初步计算,还需一个月时间才能集合完毕。届时奔赴西北也还需一个月。所以,若要调动飞骑卫赴西北平叛,至少需要两个月时间!”

    益公则道:“陛下,近卫军团倒是集结迅速,年前便出兵北海,如今正在贝加尔湖湖畔扎营,不过去年近卫军团反击匈奴,征伐已达一年之久,将惫兵疲,若是现在撤下来,至少也需要休整两个月,方能出征西北?!?br />
    “两个月吗?”皇帝蹙眉沉吟不语。

    公甫效便代替皇帝道:“不瞒两位元帅,我等商议下,其实也知道可能需要两个月时间才能调动近卫与飞骑两军,可如今西北局势糜烂,若不早点平定月氏叛匪,那远在里海的西海州将岌岌可危。前日已有消息传来,月氏叛匪并未东进甘、肃二州,而是准备攻打西海州。所以陛下才急着召集两位元帅回来,看能不能及早出兵西北平叛!”

    他们在说话时,沈云也跟着方誊窃窃私语,几句话间便也把局势弄了个明白??醋旁谧乃母龀け捕贾迕?,沈云忍不住插嘴道:“陛下,何不调凉州的飞鹰卫出击?那不是更近吗?”

    皇帝看了他一眼,苦笑摇头道:“渊让啊,你不懂?!彼低暌膊焕硭?,直接对胡公和益公道:“两个月就两个月,你二人从明日坐镇西山卫城与南苑卫城,争取早日将两军召集起来。朕已让枢密院下旨。调甘、肃两州乙等军团进驻墨山,同时让玉门守军择机出关,扫平大月南部……”

    沈云疑惑不解,公甫效却附耳过来,偷偷解释道:“飞鹰卫驻守凉州,军团长李雾乃是英公旧人。更何况,英公想重新统帅飞鹰卫,陛下以飞鹰卫训练不足,不能出征为由推脱掉了,此刻若是调动。颇有不便?!?br />
    沈云恍然大悟,看来帝国甲等军团内部也是矛盾重重。胡公名义上执掌飞鹰、骠骑、飞骑三支军团,但真正能掌握的怕也就是飞骑卫了。

    那边,益公对皇帝道:“陛下,臣下觉得应该诏令墨山军队。轻易不得与敌决战。因为此战关系我军能否快速平叛,若胜了叛匪可继续后撤。依托迪化死守。我军徒损兵将而无法一战定乾坤,而若败了,则我军将失去进攻良机,叛匪士气大振,那西海州不丢也丢了?!?br />
    “哦?”皇帝恍然,转头对公甫效道?!按耸录亲?,明日便下发枢密院,命甘、肃两州之军轻易不许出墨山?!?br />
    “喏?!惫πб布窍铝?。

    胡公又道:“此外,老臣认为该重新昭示各国。特别是罗马与哈里发。此前陛下虽有旨意,但那时张晟逆贼未反,西海州还不曾陷入此时险境,罗马和哈里发还不敢轻易惹事。但如今张晟举旗造反,声势与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匈奴又蠢蠢欲动,罗马人怕是不会再作壁上观,虽然直接出兵干预不太可能,但他们提供粮草军械给张晟逆贼却也头疼。更何况,一旦张晟打下西海州,便可与罗马、哈里发直接沟通,届时就更难剿灭了?!?br />
    皇帝点头:“不错,这点朕已经想到了。所以叫了渊让和滕宇前来?!?br />
    沈云和方誊一听,顿时将身体挺起来,目不斜视,一本正经。坐了一个晚上,终于听见与自己有关的事了。

    胡公看着两人那样,忍不住笑了,道:“哈哈,陛下是想让他二人去鸿胪寺任职?”

    “不错?!被实垡彩切γ忻械乜醋潘?,道:“上次淮南侯进京谒圣时就跟朕说过,说是两人即将毕业,却是没有好的事情做,当时朕就想将他们放到鸿胪寺去。过几日朕就要照会罗马使节,那罗马使节也是留学过帝大的,让他们去正合适?!?br />
    沈云和方誊这才恍然,敢情今晚叫他们来,又让他们旁听了这么久,是为了告诉他们如今帝国的形势,同时也是为了给他们以后做“外交官”打好心理基础??!

    鸿胪寺,属于礼部管辖,专管各国外交事务。

    去鸿胪寺倒是没意见,反正沈云和方誊也不知道毕业后该做什么。但去当“外交官”,这活儿他们不专业??!

    沈云怕去了给大汉丢脸,便战战兢兢地道:“陛下,这个,这个,我们才疏学浅,对鸿胪寺一应事务从未接触过,贸然接触怕是有失国体……”

    沈云这么一说,倒让皇帝和胡公等人哈哈大笑起来。

    公甫效笑着道:“渊让不必担心,又不是让你们当鸿胪寺卿,只是鸿胪寺知事罢了,不用你们正面跟他们打交道。你们要做的,就是在私底下跟罗马使节搞好关系就成了。明白吗?”

    私底下?搞好关系?沈云越听怎么越觉得有点诡异??!私底下怎么搞好关系?难不成……?

    沈云突然醒悟了,看向方誊,方誊也显然刚刚明白过来。两人脸上同时露出无奈的苦笑。原来皇帝是想沈云“本色发挥”,继续发扬他“大汉第一纨绔”的作风,将罗马使节在“私底下”搞定了。关键是,沈云撒泼侯的名声也传遍帝都,他这样一个人就算带着罗马使节逛妓院,也没人会觉得奇怪。

    皇帝这是要沈云和方誊光明正大的去公款吃喝,甚至公款嫖赌??!

    这差事,啧啧,大大的美??!

    沈云突然开始期待起这份差事了,名义上的称呼是什么来着?哦,鸿胪寺知事!还真是知道不少事……

    ※※※※※※※※※※※※※※※※※※

    之后的事就不是沈云能干涉的了,不多久,皇帝似乎还有一些隐秘的话要跟胡公和益公谈,所以让沈云和方誊先走。公甫效也跟出来,准备在路上给沈云两人讲点注意事项。

    沈云也发觉刚才不是适合说英公和鄢家事的时候。所以等公甫效跟出来后,直接对他将事情说个清楚。反正公甫效不是外人,还能直达帝听,跟他说绝对是事半功倍。

    本以为这些事很简单,可没想到公甫效听完后却沉吟起来。

    “怎么?蔼诚兄觉得有何不妥?”沈云仔细地想过,这两件事对皇帝而言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应该不会有什么阻力才对。

    公甫效摇摇头:“渊让,你说的英公之事倒无不妥,陛下若是知道英公准备站到咱们这一边,指不定怎么开心呢!只是。这鄢家的事嘛,有点复杂?!?br />
    “哦?还请蔼诚兄赐教!”沈云虚心行礼道。

    公甫效道:“赐教不敢当,只是跟你说说局势罢了。陛下的确没想让鄢家彻底倒台,可这事关系到帝国银行的权利归属,有些时候。就算身为皇帝也不能随心所欲的。渊让可明白?”

    沈云和方誊对视一眼,很老实地摇头:“不明白!”

    “呃!”公甫效无奈道?!八蛋琢税?。鄢家倒台与否,陛下其实并不在意,如果不倒台就能得到这些钱,陛下也是乐见其成的??杀菹瞒庀碌暮芏嗳嗽谝廑臣业瓜轮蟮哪切┎?,那可是好多只会下蛋的老母鸡,鄢家不倒。他们怎么伸手?难不成光明正大的去抢吗?渊让啊,跟你说吧,鄢家这次是犯了众怒了,不单单我们要他倒。连太后那边,也有人想着在鄢家的车行上分一杯羹……你明白了吧?”

    沈云这次听明白了。原来还是利益在作祟。一开始鄢家如同一个商界怪兽,又有太后庇护,没人敢打他的主意??上衷?,作为奥特曼存在的帝党卷起风潮,又有西北平叛军费不足的事添油助力,于是所有人准备痛打小怪兽了。更可气的是,这还不是一个奥特曼,而是奥特曼家族集体出来殴打小怪兽---沈云就不信,作为第一个提议拿鄢家开刀的内阁集团会没有同样的心思。

    就算内阁三位辅政大臣人品贵重,不屑与商家抢利,可作为依附内阁三位辅政大臣的各方人物势力,他们可巴望着能在鄢家身上撕下一大块肉来呢!

    想明白了这些,沈云不禁有点头疼,沉吟着道:“蔼诚兄,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

    公甫效看了他一眼,忽然想起这个撒泼侯大闹鄢家订婚宴的时,不禁笑道:“渊让这是儿女情长??!”

    沈云讪讪:“得了,您就别笑我了。给出个主意呗?再说,我怎么想都是鄢家不倒对国家利益更大,我可是一心为国的?!?br />
    公甫效呵呵一笑,道:“方法倒不是没有,这次鄢家也是被卷起帝都风波扫到而已,若是能够重新卷起更大的风潮,那鄢家的事自然可以有个体面的收尾?!?br />
    “那要怎么做?”沈云兴奋地问。对于怎么卷起政坛风潮,沈云还真是不懂,不过他不懂,眼前的公甫效可是懂得。他绝对算是政坛老鸟了。

    公甫效沉默了一下,便立即有了主意:“这样,你先回去将英公和鄢家的事写成奏折,记住,是单独呈给陛下的奏折,不走内阁程序的那种。我们先在陛下那里做个准备。

    然后,你找人写一份奏折呈交内阁,为鄢家鸣不平。切记,不能你自己写,最好找个不相干的人,折子上别拿鄢家产业对国家的影响说事,就说鄢家人怎么凄惨就行,找的这人级别也不要太高,但要能写奏折的。

    接下来,你再找人写一份关于西北平叛艰难的折子,也递到内阁去,记得上面别扯上鄢家……”

    “等等等等,你慢慢说!”沈云突然觉得头大,“怎么这么麻烦啊,听着都累。就不能一口气把事情说清楚吗?内阁辅政大臣又不是傻子,怎么有利他们不清楚?”

    公甫效苦笑道:“你以为卷起一场政坛风潮有那么简单?似是而非、声东击西、引君入瓮才是政坛斗争中最最精华所在?!?br />
    “乖乖,这递个折子还扯上兵法了,这是朝堂还是战场???!”方誊在一旁叹道。

    公甫效正色道:“朝堂的凶险可不亚于战场。学不会这些的人早就被淘汰了。唉,我突然有点后悔向陛下推荐你们二人去鸿胪寺了,好在那也不算朝堂中心,只要做好本职,也波及不到你们!”

    沈云深吸一口气,摆手道:“算了,蔼诚兄,你就劳累点,帮我把事情办了吧,这些折子递来递去的,说实话,内阁大门朝哪儿开我都还不知道呢,让我参与这么高端的聚会还真是有点不知所措?!?br />
    公甫效摇头道:“渊让啊,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无法帮你。作为陛下的人,早就有人将我研究透了。不论我找谁写这折子,最后都会查到我身上,到时候就不是鄢家一家的问题了。事情还得你去找人做,我会时常提醒你就是?!?br />
    这时方誊忽然想起什么,附耳对沈云说了几句。沈云双眼一亮,笑道:“行啦,蔼诚兄你再把刚才的说一遍,我好好记住。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