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四十三章 外交官,折节下交】
    ps:  先说一下,分类频道,vip推荐不是7月22日,而是7月21日,就在明天!请大家多捧??!

    另外,昨天的比赛实在不咋的,没啥看点。该赢得赢了,该输的输了。就这么简单。唯一有点激情的,只有pe对天赐那场了。唉

    内阁还在为鄢家之事商讨时,我们的沈云却显得非常悠闲,最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在这几天里,他几乎跑遍了整个帝都的青楼妓馆,还将各处以前经常去,现在却极其陌生的娱乐场所重新梳理,并记录在随身携带的本子上,一副专业纨绔的模样,在看过他本子上的内容后,方誊也不得不赞叹:“渊让,你确有当纨绔的潜质……这本子要是拿出去刊印贩卖,那些自诩帝都纨绔的富家子们非得羞愧死!”

    沈云嘿嘿一笑,道:“咱们不做就不做,做了就做到最好。你还别说,我真打算将这些整理成册,然后让沈武找人刊印贩卖,定价一个银币,书名就叫《大汉帝都旅游手册》!哈哈,想必那些外来者肯定会抢着购买的!”

    方誊翻了翻那记得密密麻麻的本子,无奈苦笑道:“何止外来者,就算帝都本地人都要买一本看看才是……话说,你去过的这些地方我都去过,可在本子上看着怎么这么陌生又那么唯美呢?!这雒阳八景和帝都十迹都是哪儿???还有,你这里还写了帝都百样小吃,怎么把咱们每天吃的馍馍都算进去了?还美其名曰‘百寿糕’?”

    沈云抢过本子,爱惜地揣进怀里,笑道:“你懂什么,这叫包装宣传。没有一点噱头,司空见惯的东西就只能卖出普通价钱,经我这样一弄,小麦我也能卖出珍珠的价。这样一来,带着罗马使节去玩,不是显得更有档次么?!”

    方誊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道:“话是这么说,不过已经逛了这么多天,咱们该去罗马使馆跟那使节接触了吧?”

    沈云满意地点点头:“可以了,不过我得先说几点。咱们这次过去代表的可是大汉的脸面,吃吃喝喝无所谓,但绝不能做有辱帝国威严的事!”

    方誊瞥了他一眼,道:“看你这么尽心尽力去招待罗马人吃喝玩乐的样子,这话对你说还差不多?!?br />
    ※※※※※※※※※※※※※※※※※※※

    鸿胪寺在帝都的西北角。邙山脚下。这里一片大概十里的范围内,都是使馆区。各国的使馆都座落在此。圣祖开创了使节制度。不仅向罗马、哈里发、蔡奄、突施等国派出大汉使节。更邀请他们向大汉派出使节。

    经过五百年的沟通,使节制度趋于完善。如今大汉在亚欧大陆上的四十个国家都有驻地使节,十年轮换一次。大汉规定,驻外使节必须年过四十,而且父母妻儿俱在,驻外时间不许带家眷前往。但可以纳妾蓄奴。若父母去世,使节也不得归国,必须年满十年后方可回国。驻外使节的父母妻儿由国家奉养,加爵。荣耀非常!

    圣祖时期,世界各国还不了解使节的作用和好处,所以当时只有几个离得近的国家在大汉帝都设立了使节馆。直到大汉完成了对西海州的征服,将领土扩大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同时商业发达后,各个国家也纷纷向大汉申请派出使节,驻扎在大汉帝都。

    对于这些国家,后来的大汉皇帝都秉承了圣祖的遗志,用海纳百川、兼容并蓄的态度接纳之。汉孝帝时期,开辟使馆区,当时一共有二十四个国家的使馆。到了汉乐帝时,使馆区已经有四十一个国家入驻。

    当然,全世界之所以这么乐衷于派出使节,是因为能够入驻使馆区,代表了大汉对这些国家的承认。不被大汉帝国承认的国家不但丧失贸易权利,更可能遭到大汉军队的攻击和讨伐!

    比如毗邻大汉和罗马之间的蔡奄和突施,若是没有大汉的承认,这两个国家很快便会被吞并掉。另外还有一些远在南亚大陆的小国,他们的王室为了获得大汉帝国的支持和册封,也必须派出使节。

    另外,在大汉帝都派遣使节,能够得到大汉商贸的第一手讯息,并通过这个便利,将大汉的商品传递回本国,从而攫取利润。应该说,派到大汉帝都的使节都是各国最富裕的一批人。非富则贵!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罗马!

    罗马是受大汉影响最深,但也是最强势的一个国家。罗马的使节制度几乎与大汉一致,都是皇帝派遣,不似其他国家的使节,都是在本国进行公开招标,价高者得。而与大汉不同的是,罗马使节的任期只有五年,而且都是三十左右年富力强的中年人担任。

    罗马使节馆也是整个使馆区仅次于鸿胪寺的高大建筑??斫瞧蕉サ姆课菽J?,是罗马的风格。这点与哈里发窄檐圆顶的建筑模式截然相反。这是因为,哈里发信奉伊斯兰教。而罗马跟大汉一样,是个无信仰,或者说多信仰的国度。

    ※※※※※※※※※※※※※※※※※※※

    由于圣祖的影响,后世被称为世界三大宗教的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在此刻并没有大规模传播发展。佛教是在圣祖之前就在大汉生根了,所以圣祖也没有逆天行事,只是引导民众多信帝国土生土长的道教,甚至是直接信奉儒教便是。但对于晚于佛教诞生的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圣祖却采取极其残酷的压迫制度。当然,这种压迫不是直接武力毁灭,而是压缩其传播空间和范围。

    圣祖明白,宗教是人类进程中必然会出现的产物,不是单纯靠武力就能毁灭的。即使他能灭掉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也必然会有其他宗教冒出来。与其这样,还不如有目标有针对性的对这种宗教进行压迫,迫使它们的教义改变或者传播途径不向大汉蔓延。

    众所周知,汉人文明对西方世界的真正影响是在唐朝。但因为与黑衣大食的怛罗斯之战失败,加上安史之乱爆发,使得大唐帝国的影响力在之后的数百年时间里都没能再扩展到中亚地区,而在这数百年时间里,伊斯兰教开始广泛传播,这才导致了后世同一民族、不同信仰的存在。这也是后世边疆不稳的原因之一。圣祖不希望这种情况重演,所以对伊斯兰教这个极端教义的宗教进行了更为严酷的压迫。

    至于基督教,它的主要传播方向是西方,只要后代子孙争气,它也影响不到汉人。圣祖也没有一味的去压迫基督徒。当然。最关键的是,罗马本身也是镇压基督教的。虽然镇压过程中屡有反复,但总体来说,罗马这个面积广大、人种混合的国度还是以镇压基督教传播为主要思想。

    ※※※※※※※※※※※※※※※※※※※

    以上这些事情,有些是沈云通过学习知道的?;褂幸恍┦亲孕心圆沟?。对于这个政策,沈云当然极力支持圣祖。简直把圣祖当作自己一世的偶像一般崇拜。

    当然。沈云崇拜圣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跟罗马使节交流时,并不需要先去学习罗马语---使馆区的每个人都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这是他们能够担任驻大汉使节的基本条件!这让上辈子背了十几年单词,到了社会上根本没用过的沈云万分高兴!

    “罗马驻大汉使节辛巴?马默多斯,问候尊贵的大汉渤海侯阁下!淮南侯世子阁下!”

    刚到使馆门口。就见一个穿着长衫汉服,留着齐刘海短发的英俊罗马人站在那里,脸带微笑对沈云和方誊行了个西方的礼节---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抚胸。稍微弯腰!

    沈云和方誊先去鸿胪寺报了个道,却没有领到官服---原来他们这些知事根本就是没有官服的。得知此事的沈云还颇有些郁郁,不过在来到这里之后,却又开心起来---使馆区的外国人见到沈云和方誊都非常恭谨。特别是带路的鸿胪寺小吏将沈云的身份公布出来之后。这不,连罗马使节都亲自到门口迎接了。

    使馆区的制度跟后世还是相同的,门内算是各国领土一般,汉人不经允许不能踏入,否则视同宣战。但门外却是大汉的地盘,有大汉军人站岗。不过这些使节们可没有如后世的那么嚣张,出了这个使馆门,他们就必须老老实实,见了汉人也不敢呲牙的。

    一切以和为贵!这是他们的信条!

    “哈哈,公使大人客气了!本侯只是刚刚上任,所以来拜访一下各位邻居?!鄙蛟普驹诿趴?,朝马默多斯拱手笑道,“我们汉人有句古话,远亲不如近邻嘛!既然以后做了邻居,自然是要多多亲近,互相帮衬的!”

    马默多斯显然是个有非常良好教养的人,听了沈云似乎别有所指的话并没有露出诧异的神色,而是微笑道:“渤海侯说的是,来,请进!您将是我们罗马使节馆今日最尊贵的客人!”

    就在沈云和方誊准备进去时,对面的哈里发使节馆突然急匆匆跑过来两个人,带头那个一身哈里发长袍,头脸都盖着,不过似乎有点仓促,长袍下连裤头都没穿,浓密黝黑的腿毛若隐若现,颇为壮观。

    “渤海侯大人稍等,渤海侯大人稍等在下!”前面那个哈里发人急吼吼地跑了过来。

    “呃,你是?”沈云奇道。

    那边马默多斯却第一次露出不高兴的神色,哼了一句,却没多说什么,只是站在那里看着。

    这人赶紧扯下面罩,露出一张大胡子脸,却把沈云吓了一跳。这人的胡子真的很密集,而且长,都快赶上非洲大猩猩了,整个脸上几乎都是毛发,只露出嘴巴、眼睛和鼻子等几个主要器官。

    当然,沈云真正惊讶的是,他发现这个人真是从非洲来的---他居然是个黑人!跟奥尼尔一样的黑人!哦,这个时代称之为昆仑奴!只是,他一个黑人,是怎么长出这么壮观的胡子的??

    黑人先向沈云鞠了一躬,然后用流利的汉语道:“您好,尊贵的大汉渤海侯大人。鄙人是新上任的哈里发驻大汉公使埃米尔?费萨尔?伊本?哈桑?伊本?阿齐兹?拉赫曼?古达?!?br />
    “???”沈云听的晕头转向,这名字怎么这么长???

    那人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忙道:“你可以称呼我费萨尔,或者叫我的汉名爱慕汉?!?br />
    这话一出,那马默多斯又冷哼一下,显得很不屑。

    爱慕汉,这不就是热爱崇慕汉朝的意思么?沈云嘿嘿一笑,倒是觉得有趣。

    其实每个来大汉的外国都会为自己取个汉名,比如马默多斯就有一个汉名叫马思。不过在国与国使节对话时,为了表示各自国家的尊严。通常都会以本名示人。所以马默多斯对费萨尔的态度非常不屑。

    沈云也是知道这个的,咳嗽一声,掩饰了尴尬,斟酌着道:“呃,这个费萨尔公使。请问有什么事吗?”

    虽然他让沈云可以叫他汉名,但为了不惹麻烦。沈云还是称呼他费萨尔好了。

    费萨尔努力作出一个微笑的模样。只是满脸的胡子将他的笑容彻底掩盖了:“是这样的,渤海侯大人,我来到这里已经快三个月,却依旧没有见到贵国的鸿胪寺卿,想请大人帮帮忙,看能否将鄙人的这份国书交给他!鄙人感激不??!”

    递交国书?这可不是小事!沈云有点诧异。

    鸿胪寺对于一些小国递交的国书一般会予以轻视和慢待。这也无可厚非,谁让他们国家实力不强呢,汉人官员有点瞧不上也是有的!

    不过这哈里发可不是小国,据说实力也仅次于大汉和罗马而已。算是当世第三强国,鸿胪寺的人怎么会这么做?这费萨尔也算是哈里发在大汉的正式代表人,他对渤海侯其实不必这么客气,如此折节下交,到底是何用意?

    想到这里,沈云可不敢随便接了,便道:“费萨尔公使,本侯今日是来拜访马默多斯公使的,这样,等稍晚些我会找时间去贵使馆拜访,如此可好?”

    一听沈云这么说,费萨尔的眼神顿时露出果然如此和失望的神色,看来他不是第一次听见这种含蓄的拒绝话语了。他懦懦地后退了一步,弯腰行礼道:“既然如此,鄙人在使馆内扫榻以待,还望渤海侯大人勿要食言!”

    沈云拱手抱拳,笑嘻嘻地说:“一定一定!”说完立即转身走进了罗马使馆。

    到了门内,方誊上前低声道:“渊让,这事有点奇怪,要不我先回鸿胪寺问问?”

    沈云一想的确有古怪,便点点头,低声道:“好,你去问问,这国书可不是谁都能接的?!?br />
    陪同的马默多斯似乎猜到他们在说什么,开口道:“侯爷是不是在想贵国为何不接哈里发的国书?”

    “哦?!”沈云回头看向他,笑道:“公使大人可能赐教?”

    马默多斯呵呵一笑,摆手道:“在下怎能赐教大汉的渤海侯??!只是这里面的典故,在下懂得一点,倒是可以为侯爷解说一二!”

    “如此最好,哈哈!”沈云笑着跟马默多斯走进了罗马使馆。既然马默多斯肯说,方誊便也不用先回鸿胪寺了,先进去就是。

    罗马使馆的外观虽然是罗马模式,但内里的陈设却和汉人官员家庭没什么区别,一样的雕花屏风,同样的软塌和高脚座椅。唯一的区别,怕是地上的羊毛地毯了。哦,还有迥异于汉人殿堂式的房间布局。

    不过这种布局却是让沈云有点熟悉感。后世是个受西方文化全面侵蚀的年代,房屋布局也多与西方类似。而现在这个罗马使馆虽然与后世的房间还有很大差距,但也让沈云感到熟悉了。

    对于这两种模式,沈云并没有任何偏见。都是符合当时人类生存需要罢了。

    在会客厅里落座,有罗马侍女端上香茗。这些侍女穿的是罗马的简约长袍,就是没胸围,两边开叉的那种,还一开就是开到胸脯,大腿根上绑了一根带子,算是遮挡羞处……这种穿着也就在罗马使馆里才能看见,放到外面绝对会被巡检以有碍风化给抓起来。

    不过沈云显然很享受这个视觉效果,都偷眼瞄了很多次。但这些侍女显然经过很好的训练,修长的身材大腿在开叉袍裙里若隐若现,就是让人看不见最关键的部位,惹得沈云都有点干渴,忙端起香茗喝了一口。

    方誊似乎也有点干燥,不过他可不像沈云那般遮遮掩掩的偷看,而是非常大方地深看几眼,然后端茶喝了一口道:“公使大人,这些侍女都是从罗马带来的吗?”

    马默多斯笑道:“不错,这些都是我们马默多斯家族亲自训练出来的顶级侍女。不过这些是专门训练好来服侍我的,如果世子喜欢,我可以让家族的训练营,专门送几个经过汉式礼节培训的侍女来,赠给世子!”

    方誊很淡然地说:“如此也好,在下就先谢过公使大人了!”

    马默多斯立即转头对沈云道:“不知侯爷需不需要几个罗马侍女?她们虽然不如汉人女子温柔,但在床第之间的本领还是很高明的?!?br />
    “噗哧”。

    沈云差点将嘴里茶喷出来。我靠,这样也行?

    虽然身为大汉贵族很久了,对这个封建时代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但对于这贵族之间互赠女人的事,沈云还是有点不习惯。更不习惯的是,方誊居然对此毫无抵触。其实这也是沈云少见多怪了。古代社会,互赠侍女是至交好友表达友谊的方式之一。女人,特别是私人性质的侍女,在这里的社会地位并不高。

    罗马使节出使大汉,入驻使馆后是有人数限制的,不然罗马一次带一两千人过来,那等于在大汉帝都放上一枚定时炸弹,这事儿可危险的紧。

    一般来说,一个使馆最多只允许五十人居住。其中公使一位,副使两位,武官一人,侍卫官一人,侍卫十人。这是正式的人员。剩余的就是这些侍女和侍从了。大汉去罗马的使节也一样。而与大汉不同的是,罗马使节是可以携带家眷的。这些侍女也是为了服侍家眷所必须。

    见马默多斯和方誊都用奇怪的眼光看向自己,沈云赶紧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茶水,尴尬地笑道:“我?我,我看公使大人不妨先说说那费萨尔的事,如何?”

    沈云还真想答应,但总觉得这事儿有点邪恶,所以赶紧转移话题。

    方誊看了看沈云有点涨红的脸,居然很懂似的笑了。实在可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