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四十六章 渤海侯,大汉雄风】
    晚宴还在继续。波斯艳舞已经开始了。

    当然,此刻没人这么不长眼的推开窗户,让马默多斯观赏这些东西。虽然沈云听说罗马人在私生活上非常糜乱,但在妻子和女儿面前,能够坦然看待这种事的毕竟还是少数!

    沈云可不希望在这次晚宴惹得马默多斯不悦。更何况,这马默多斯似乎也有意结交沈云,两人很快就喝了将近半壶酒。

    每个人身后其实都有一个侍女负责斟酒,不过一般来说,桌上有女眷的话,都由这些女人自己负责斟酒。当然,公使夫人和凯西莉娅是例外。

    沈云连续喝下了近十杯酒,顿时也有些上头,脸色红红地坐在椅子上。这时,晚来厅的门打开,鱼贯进来许多拿着乐器的伶人,其中还有几个穿着彩色霓裳的舞姬。

    沈云这才意识到,晚宴开始才不到半个时辰呢,这歌舞表演堪堪开始,可自己怎么就喝的有点上头了?他看了看身前的酒壶,有点莫名其妙。

    要知道,沈云的酒量虽然不是很好,但也绝不止于十几杯酒就让他如此模样。不过这酒的味道还真是好,沈云甚至还想再喝几杯。

    舞乐响起,宴会上的气氛更加热烈??骼蜴凸狗蛉硕哉庑┪璧负苡行巳?,看的津津有味。倒是马默多斯有点心不在焉,不时瞟向沈云和方誊两人。

    这时,又有一个汉服丽人从门外进来,娉婷地走到沈云身边,腻声道:“侯爷,师师来迟了,还请侯爷恕罪!来。师师给侯爷斟酒!”

    师师?

    沈云脑子里现在有点乱乱的,不过在看到那双去端酒壶的嫩白小手时忽然想起来了。

    李师师!

    沈云抬头,正迎上李师师那让人迷醉的眼睛,明眸皓齿,珠钗佳人,眼神迷离中带着诱惑,诱惑中带着清纯。闪烁如崖下电,过晃如云里风。沈云顿时觉得脑袋有点晕,似乎是醉了……

    李师师穿着一袭月白色对襟绣花裙衣,那清明如水的双眸中。荡漾着的流波,时而清纯雅丽,时而又妩媚风流,那种似成熟又似稚嫩的面孔上,蒙着让男人癫狂的诱惑力。

    看见李师师的美貌。别说与汉人审美观迥异的凯西莉娅,就算是琴操也瞬间被比了下去。

    马默多斯也忍不住用汉语赞道:“好一个绝代佳人!”

    听见马默多斯的赞叹??骼蜴颓俨俣偈甭冻霾恍嫉纳裆?。同时抱着敌意的目光盯着李师师,就连听不懂汉语的公使夫人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这个美的祸国殃民的女人---在这方面,所有女人的态度是一致的。

    方誊扫了一圈,见沈云似乎醉的有些迷离的眼睛始终盯着李师师看,顿时有点奇怪,咳嗽一声。起身走到李师师身边,轻轻揽着她细细的腰肢,道:“咳,师师啊。来,陪我敬罗马公使及公使夫人一杯!”

    李师师这才恍然过来,方才罗娘急匆匆的叫她过来救场,并简单说了几句宴上的情况。不过她还以为是来陪沈云的,但看见旁边同样不陌生的琴操时,才知道自己犯了行规了。幸好方誊的一句话,将她揽到自己怀里,化解了这个尴尬。

    “嗯,好的。大人、夫人,师师来迟了,敬酒为罚!”李师师倒也干脆,直接端起酒杯就要喝。

    这时,琴操却突然道:“欸,等等,师师啊,你的酒杯在这里呢!”说着笑靥如花地将李师师手上那杯本来放在沈云身前的酒拿了过来,又递过去另一杯酒。

    方誊此刻已经皱起了眉头,不过还是没说什么,与李师师敬了马默多斯,然后牵着她细白的手掌回到座位。

    沈云却一直眼勾勾地看着李师师,直到琴操挨到他身上,用胸前的软肉有意无意地触碰着沈云,腻声道:“侯爷,奴家再敬您一杯!”

    沈云觉得好奇怪,眼神的人都是朦胧的,但能够分辨的清楚,看眼神不知道为什么老是会忍不住往女人身上转,见了李师师便觉得一股冲动从下身不断上涌,等到琴操靠过来时,那股感觉更加强烈了。他低下头,却没有喝酒,而是看向琴操衣领的分叉中,那似隐似露的白腻,让他觉得口干舌燥。

    方誊一看,立即抢过沈云面前的酒杯,笑道:“他喝多了,这杯还是我喝吧!”说着,似有深意地看了看琴操,然后转向马默多斯,“公使大人,请!”

    琴操张了张嘴,却最终没有说话。只是有点悻悻地看着方誊。

    虽只是一瞬间的表情,但李师师却看见了,乘着他们在喝酒,不由朝琴操眨了眨眼,并用嘴型道:“你用合欢散了?”

    琴操也用嘴型回道:“你别管。今晚渤海侯是我的。不许跟我抢!”

    李师师做了个鬼脸,神色闪烁地看着一饮而尽的方誊,突然笑着对琴操用嘴型道:“那今晚淮南侯世子也是我的,你不许抢!”

    琴操淡淡地颌首,却没有再说话。

    青楼女子间为了避免给客人造成尴尬,都有自己的一套传话密语。有时候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而琴操和李师师这个级别的优伶都会唇语。

    不过她们自诩做的隐秘没人发觉,却不想那个凯西莉娅早就对她们两个抱有敌意,所以对她们的小动作看的一清二楚。当然,她不懂唇语,却不妨碍她提起了小心。

    这顿晚宴,还真是有够复杂的??骼蜴耐防湫?。

    来参加晚宴之前,马默多斯就跟她说过,今晚的渤海侯和淮南侯世子都未婚,如果可以,马默多斯希望她嫁给其中的一位。当然,最好是渤海侯沈云。方誊毕竟还只是世子,并未继承爵位。对此,凯西莉娅是没有任何反感的。

    身为贵族之女,凯西莉娅早就明白自己的身体只能用来与另一个贵族联姻,如果能够找到一个自己所爱的男人。那更加完美。找不到也无所谓。反正对于罗马女人来说,贞操只有第一次才珍贵,之后的便不那么看重了。

    在沈云和方誊之间,凯西莉娅是看好沈云的。这倒不是因为沈云是名正言顺的大汉渤海侯,而是沈云之前的名声---他写的几首诗词和对联可是凯西莉娅就读学校的名作,早就传遍了,凯西莉娅也是喜爱的不行。到撒泼侯的名声出来后,凯西莉娅更是关注沈云,心里对那个叫鄢如月的女人虽然是羡慕嫉妒恨,但对有情有义的沈云却是感叹敬佩!恨不得沈云抢夺的是她凯西莉娅!

    再加上。马默多斯还有三年就要离开大汉,在这段时间里,他希望凯西莉娅能够找到一个大汉贵族嫁了,这样能够增加马默多斯家族在罗马贵族中的影响力,为下一次出使大汉打好基础。

    马默多斯家族在罗马并不算元老级贵族。只是新兴贵族之一,地位是会随着财富的多寡、权力的大小而浮动的。所以为了马默多斯家族的荣誉和利益??骼蜴泊蚨ㄗ⒁?。必须获得沈云的欢心。

    对于这点,凯西莉娅还是有自信的。特别是在马默多斯说鄢家即将倒台之后,凯西莉娅的心就更火热起来。在发现沈云眼神迷离,直勾勾地看着琴操的胸部时,凯西莉娅不但不觉得反感,反而感觉有点兴奋。

    想到这??骼蜴忧诳斓叵蛏蛟凭淳?,又是三杯下肚,沈云的眼神已经彻底由迷离变成“色眯眯”了。

    凯西莉娅看出酒有问题,心道:哼。这些放荡的女人,还想着跟我抢男人!多亏你们,不然我今晚还不知道怎么带走他呢!这叫什么来着?哦,大虫子抓小虫子,大鸟在后面埋伏!哼哼!

    ※※※※※※※※※※※※※※※※※※※

    就在凯西莉娅准备起身走到沈云身边,一鼓作气将他的目光勾引到自己身边来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接着,一个黑色劲服的男人走了进来,朝宴上诸人抱拳行礼道:“敢问渤海侯大人可在?”

    这时方誊喝了那杯酒,也突然感觉有点上头,但因为喝的不多,脑袋还算清醒,回身道:“你是何人?找渤海侯何事?”

    那黑衣人上前拱手道:“敝府主人有请!”

    “你主人是哪位?”方誊想站起来,却发现脑袋有点发晕。

    那黑衣人也不多说,直接向方誊展示了一块牌子。

    方誊一看牌子,顿时发晕的感觉去了许多:黑色令牌,正面刻着小篆“卫”。这是暗卫的牌子!

    方誊正想说话,沈云却突然起身道:“滕宇,我,我好像喝多了!”然后转向马默多斯抱拳道:“公使大人,实在抱歉,我好像有点醉,想去休息一下。让滕宇做陪可否?!抱歉抱歉!”

    马默多斯一怔,奇怪地看着沈云,但却没多说什么,点头道:“嗯,没事。侯爷既然喝多了,且先回去歇息吧!我们下次再聚!”

    凯西莉娅焦急地起身,想要说话,却被沈云打断:“不用不用,滕宇,你代我陪陪公使,我去隔壁清醒一下就回来!”说着踉踉跄跄地起身,倒真是喝多了的感觉。

    方誊赶紧上前扶住,低声道:“渊让,这酒好像有问题,你没事吧?”

    沈云愣了一下,脑子却又开始晕眩,听见的话都是一断一续,根本听不完整。刚才是他自己灵台一闪,发现继续待在这里会出丑,所以用大毅力起身。方誊的话他听的清楚,但却完全不能把意思灌输到脑子里,只能连连苦笑,摆手道:“还好,我,我没事,只是脑袋发晕,我去隔壁休息一下,等会儿你叫沈武,让他带我回家就是……你继续,别,别怠慢了公使!”

    说完,便立即向门口冲去,那黑衣人见状也跟了上去。琴操娉婷起身,向众人半蹲礼后,也急急跟了出去。

    方誊皱着眉头,回身却看见凯西莉娅愁眉苦脸地抓着酒杯,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心想,沈云那样应该无碍,还是先把罗马公使招待好。过会儿再去看看他吧!

    ※※※※※※※※※※※※※※※※※※※

    沈云先是跑到盥洗室,扒着水池,手指伸进喉咙里想将酒吐出来??傻雀骨灰徽蠹さ?,呕吐出来之后,沈云却发现头更晕了,简直是天旋地转一般,连扒着水池的手都变得没有力气,整个人就瘫倒下来。

    迷迷糊糊中,沈云感觉被人抬进了一个很迷蒙但却香气四溢的房间。周围一切都是朦胧的,但感觉却无比舒适。这时。有一具温暖到极致的躯体靠向自己,一双滑嫩的手掌,从大腿根渐渐向上攀行,沈云是个正常的男人,下身顿时硬挺起来。

    接着。仿佛有一个看不清脸,但身材极好的女人靠近了。沈云脑袋一热。将这个女人用力抱向自己。却发现对方居然一丝不挂……

    下身的火热让沈云再也无法坚持,他奋力撕开身上的一切阻碍,分开对方弹性十足又柔软滑腻的大腿,下身一挺,火热的硬物进入另一个更加火热软滑的巢穴,沈云舒服的快要炸开。

    耳边传来女人低低呼痛的声音。但沈云此刻已经不能思考,也不想思考,只是奋力的冲刺,不断的挤压。恨不得让所有的激情在这一刻迸发出来……

    ……

    佑忧寓的门外,佑忧和琴操贴着门边听着里面的动静。

    两人都是脸色通红,四目相对却满是惊讶。

    琴操抻了抻已经有点酸胀的肩膀,低声道:“佑忧,这都快一个时辰了,这里面还没结束,你那姐妹能不能扛得住???”

    佑忧此刻虽然脸上红红的羞涩,但眼里却也满是担忧:“我怎么知道那渤海侯这么厉害……话说,你不会是合欢散放多了吧?”

    琴操嗤笑道:“合欢散又不是壮阳药,我倒是希望每个男人喝了合欢散都跟渤海侯一样勇猛呢!再说了,我听了你的话,只放了平常不到一半的剂量,不可能出事的。要我说啊,是这渤海侯天赋异禀!啧啧,早知道如此,就应该我上了!实在便宜你那姐妹了!”

    里面传出女人难耐的呻吟,已经从最初的痛呼变成舒爽的呻吟,现在则变成了求饶般的抽泣。

    两个女人听的都脸红心跳,但都不肯服输般地继续贴着门边细听。

    琴操道:“太厉害了,我从没见过能这么长时间的……难道合欢散真有这作用?以后我真该让他们多配点!”

    佑忧啐道:“不要脸,你以为暗卫能给你多少?这可是宫中的方子!”

    “宫中怎么啦!想我从罗马人那里探出消息来,不给我这个能行么?!不过你别说,相比起罗马人,我还是更喜欢咱们汉人,他们的大虽大,可软绵绵的,没点力度,还是咱们汉人的好,能硬的像快烙铁似的,将人家都快融化了……”

    “呸呸呸,不知羞!不跟你说了!”佑忧假装气呼呼地扭过头,但还是忍不住回过头道:“你说的是真的?罗马人的,那个东西,真的不行?我得问问别人去!”

    琴操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我似的,专门挑西方人伺候???相信我吧,老娘见识的西方男人绝对不少于三位数,算得上身经百战,绝对是经验之谈……”说到这,她突然作出倾听状,低呼道:“不好,你姐妹快不行了!”

    佑忧一愣,急急贴门听了一会儿,却没听出什么来,急道:“怎么就不行了?”

    琴操急道:“你没发现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吗?她快脱力了……该死,怎么会这样?难道我合欢散真的放多了?”

    相比琴操来说,佑忧这方面还真是雏儿,她不像她这样需要频繁接客,到现在为止,佑忧也只有诸葛允一个男人??醇俨俾冻鲎偶钡纳裉?,不禁也跟着着急起来,再仔细听听,里面的声音的确越来越低,几乎已经不可闻,只有沈云粗重的喘息还在回响。

    “这,这可怎么办?”佑忧慌了手脚。她只是想让屠天骄做一回女人,可没想让她把命搭上。

    琴操也急道:“你这姐妹到底搞什么???直接一脚把他踹下去不就行了,这么硬挺着让他/干,迟早脱力而死!”

    佑忧白了她一眼,“说的轻松,你心上人跟你做的时候,你会一脚把他踹下去吗?”

    琴操奇怪地看着佑忧:“你姐妹暗恋渤海侯?我的个天,这样也行?得不到他的心,就用合欢散得了他的人?这他娘的也太有创意了吧?怎么跟戏台上的戏文似的?”

    佑忧听见里面连若有若无的抽泣声也没了,顿时急道:“别说没用的,赶紧想办法?!?br />
    琴操想了想,正色道:“你不想渤海侯死吧?”

    佑忧怒道:“废话。堂堂渤海侯死在我这儿,你要我人头落地吗?”

    “那就进去,我接替你姐妹,渤海侯不把这股火发泄出来,必受内伤!”琴操一脸大义凛然。

    佑忧犹疑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不会是假公济私吧?”

    琴操也怒了:“你当老娘是什么?还不是救你姐妹,不然你以为我肯让男人白上???!”

    佑忧咬着银牙一跺脚:“好,赶快!”

    说着,两人同时推开房门,整个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体味,还有一股浓浓的香气。

    琴操顿时道:“我的天,你还点了西域曼陀罗?”再用力一吸,更加惊讶地说:“天呐,你,你还洒了汨罗水……你这是生怕他俩不死在床上??!”

    佑忧已经冲进房中,掀开帘曼,却见床榻上,沈云和屠天骄两人赤/裸地抱在一起,两人下身紧紧连着,沈云似一头野兽般不断的冲刺。屠天骄已经彻底脱力,两条修长但汗津津的大腿无力地搭在沈云健硕的腰间。

    帘曼拉开,有灯光进来,屠天骄无力地睁开眼,见是佑忧,低声轻呼:“佑忧,救我,救我,我快不行了……啊……”

    佑忧赶紧对琴操招手:“快,快帮我拉开他!”

    琴操却手忙脚乱地脱去衣服,边道:“快去把细雨曼陀罗和汨罗水给收了,难怪渤海侯如此勇猛,你这是会害死她的??!”

    佑忧只是担心屠天骄第一次,生怕她太疼,所以点了催/情的西域曼陀罗,又洒了更加催/情的汨罗水,却没想到好心办坏事,使得现在沈云都快陷入狂暴状态了!

    浑身赤/裸的琴操将沈云的身体往后一扳,沈云其实现在全身上下除了那根东西外没有一处硬的,轻而易举就被琴操扳倒过来,佑忧赶紧扯过一块毛毯盖在屠天骄身上,将她从床上扶起,接着琴操立即坐了上去。

    在那一刹那,琴操舒服地叫了一声:“我的天,这才是真正的大汉雄风??!”

    这一声,让佑忧深切地觉得,琴操就是想假公济私!

    不过在偷眼看了沈云那根东西后,她的俏脸红的越发艳丽了。眼眸的春意几乎快要滴出来……

    ※※※※※※※※※※※※※※※※※※※

    ps:我怎么感觉自己很有写h小说的潜质呢?要不我改写这类型的小说算了,就怕编辑不让……

    大家爽了吧?该投票了吧?

    下一章《初相见,不如不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