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二章 罪己诏,天下震动】
    沈云终于可以去军部询问事情缘由了。

    在继五月十五日第一个血旗兵抵京之后,连着五天,共有八个血旗兵抵京。关于西北的谣言也是越传越多,甚至有人说月氏逆贼已经攻破长安,准备东进雒阳的。一时间帝都上下是人心惶惶,骚动不安。

    这几日以来,沈云和方誊在家中也同样坐卧不宁。在五月十九日第六个血旗兵抵达时,沈云就想去军部的,但因为那天鄢如月突然来找他,说如玉留下一封信给方誊,人却已经不知所踪。方誊用颤抖的手撕开信笺,看完之后面如土色,半晌不语。

    沈云已经猜到,鄢如玉必然是受命前往西北了。之前沈云有想去找屠天骄,并且跑了一趟飘渺居,可佑忧根本没见他,只让人传话说,“渤海侯要找的人,奴家也找不到”。

    这个结果沈云和方誊也预料到了,在第一个血旗兵抵达帝都之后,整个暗卫估计都十二时辰警戒,怎么可能再随意出现呢?!

    鄢如玉失踪,沈云不能再对如月隐瞒她的真实身份。当沈云告诉如月,她的妹妹是羽林暗卫,如今已经被派到西北时,鄢如月整个人都傻了,靠在沈云怀里幽幽哭泣。

    因着这件事,沈云当天没有去军部,可没想到,仅隔了一天,又有两个血旗兵抵京。这下所有王公贵族都坐不住了,纷纷走关系想要去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枢密院一些参议被准许回家梳洗,关于西北的一些真实情况也被传递出来。沈云听到的有:西北的确打了败仗,墨山没有失守,不过随时有被月氏逆贼反攻的可能。

    至于为何会有连续八名血旗兵连续赶到,却是需要更进一步的确认。

    不过没等沈云去军部,朝廷已经在五月二十日的大朝会之后在邸报上详细公布了西北现状。

    帝国三个军团于四月二十七日出墨山攻耆焉、乌曼。竟于塔里木河河谷遭月氏逆贼三十万人伏击,三个军团共计六万余人危在旦夕(此第一个血旗兵传回的消息)。

    三个军团分别是甘州第一军团,肃州第一、第二军团,主帅由甘州第一军团军团长秦文广担任。三个军团以轮台城为基点,分驻百里固守待援。五月五日,轮台东门告破,主帅秦文广战死,肃州第一军团军团长祁漫接替主帅位,指挥全军准备突围(此为第二、第三个血旗兵传回的消息)。

    五月初七,突围战斗打响。却不想轮台三门告破,主帅祁漫战死,肃州第二军团军团长查簧接替主帅位(此为第四个血旗兵传回的消息)。

    五月十日,帝**队突围至布宁城,主帅查簧断后。遭月氏逆贼围杀,至此。帝**队突围成功。顺利退回墨山,固守待援(此为第五个血旗兵传回的消息)。

    之后的三个血旗兵都是玉门关守军出师不利派回来的。不过前五个消息已经足以震慑人心了。三支军团,共计六万余人,最后回到墨山的不过三万余,其中更有许多伤患。墨山几近无兵可守之态。更重要的是,连续三任主帅阵亡。这让军部震惊之余也在深深反思,到底是什么原因会造成连主帅都无法保全的恶劣情况!

    就在帝都百姓庆幸月氏逆贼并没有打到长安,并且更加深切地痛恨月氏逆贼之际,五月二十一日。大汉皇帝刘炬却突然发布了一份震颤人心的诏书,《罪己诏》!

    “朕以凉德,克继大统。自亲政以来,纪纲法度、用人行政,上不能仰法先祖谟烈,下不能安抚民心,致使朝纲混乱,党争连连,此朕之罪也……天下无罪,罪在朕躬,朕既知过,当每自尅其责,乃虚尚以待天下名士,聚大汉武魂,以黎庶百姓所仰望,尽朕之责也……遣使中外,咸以知之?!?br />
    ※※※※※※※※※※※※※※※※※※※

    皇帝下诏罪己,这在大汉历史上并非没有发生过。圣祖之前的汉武帝可谓开创了皇帝罪己之先河。至于汉之前的禹王、汤王、周成王、秦穆公都曾颁布过类似的诏书。但这些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自汉圣祖以来的五百年,从未有皇帝下诏罪己。

    也许现代人无法体会皇帝下罪己诏后,大汉子民的感觉。请试想一下,你们的父母对着你们大骂自己各种不对,说自己不是东西时,你们是什么感觉?是不是感觉有点心痛?这还只是现代亲情教育已经不如古代的感受,若是放在古时候,父母一旦这么做,做子女只有“哀嚎至死”方能表达自己的孝顺。这可是有史书记载的真事。

    在君父皇帝的大汉帝国,作为全体汉人的父亲,被月氏逆贼逼得下诏罪己,作为子民,是何感想?又该怎么做?

    用儒家经典《论语》的一番对话即可解说清楚。

    子夏问于孔子曰:“居父母之仇,如之何?”

    夫子曰:“寝苫,枕干不仕,弗与共天下也。遇诸朝市,不反兵而斗?!?br />
    翻译过来的意思是,子夏问孔子:“对待杀害父母的仇敌,我应该怎么做?”

    孔子回答:“睡在草甸上,拿着盾牌当枕头,有官也不做,坚决不能跟仇人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不是他死就是你亡。不论是在集市上还是在朝堂上,只要遇到了仇人,就要马上动手杀了他---身上有家伙就抄家伙,没家伙就路边拽块板砖掀丫的,即使赤手空拳也要扑上去咬死他!”

    当然,孔子最后一句“不反兵而斗”的直译应该是“遇上了仇人,身边没有兵器的话,不要等着回家拿兵器再上,而应该立即上前干仗---就算在澡堂子里脱光了也得抡起拳头上?!?br />
    由此可见,古人的剽悍。

    大汉帝国如今受的教育,是还未被阉割的儒学,帝国所鼓励的更是“怯私斗,而勇公战”?;实垡蝗耸苋?。等于全体汉人受辱?!爸饔浅既琛薄爸魅璩妓馈?,这是汉人讲究的气节。

    当然,现在还没到死的地步,但全体汉人对于月氏逆贼的痛恨之情却是一下子鼓了起来。

    ※※※※※※※※※※※※※※※※※※※

    沈云和方誊一起看的邸报??赐旰罅饺说姆从θ唇厝徊煌?。

    沈云托着下巴,沉吟不语。一向冷静的方誊却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将邸报往地上一丢,指着苍天怒骂:“逆贼辱我太甚,此生吾与月氏逆贼不共戴天也!”

    看方誊的样子,沈云就能想像得到现在帝都里肯定到处都是咬牙切齿、鬼哭狼嚎的景象。

    沈云猜的没错,在皇帝下罪己诏的当天下午。以帝大学子为主的游行队伍就开到了皇城前的广场上,一开始只是数十人,到后来是数百、数千人!

    到了夜里上灯时分,皇城广场上已经聚集了超过一万人,将广场挤得满满当当。站在队伍最前方的是帝大学子。他们纷纷将自己的硕大横幅高举起来,之间横幅上写着:

    “誓斩月氏逆贼!”

    “大汉英灵不灭。求请西征大月。擒杀月氏逆贼!”

    “吾皇下诏罪己,大汉鹰犬何在?”

    “大汉羽翼,如林之盛,求战西北,誓斩逆贼!”

    ……

    再到后来,连近卫军中都有人来到广场上。高呼求战。而帝都百姓的求战**也在军队中来人之后,彻底被点燃。一浪高过一浪的求战声音几乎快要将高大的皇城城墙推倒。

    “杀!杀??!杀?。?!”

    整齐划一的声浪划破了夜空,直达天际。

    一直站在广场边蹙眉观看的马默多斯深深皱起了眉头。在他的周围,是从四处赶来的各国公使。他们在下午接到了大汉皇帝的罪己诏书。毕竟诏书上有“遣使中外,咸以知之”的话语。

    与马默多斯皱眉不语相反,其他各国公使都露出惶恐的表情,汉人的求战热情实在让他们感到害怕。这还仅仅是因为皇帝的一份罪己诏,若真是触动了汉人的灵魂,这些好战的汉人会爆发出怎样的能量?

    哈里发公使费萨尔惊恐之余对身边的人叫道:“切勿激怒汉人!明日再向鸿胪寺递国书,表明我哈里发绝对支持大汉剿灭逆贼!对了,明天一定要将这里的消息发回国内,让他们千万别再跟月氏人做生意了?!?br />
    马默多斯看了半天之后,也返回公使馆,在闭门思索之后,也写下了斥责月氏的国书。并且另外撰写消息,将今晚所见传回罗马,在结尾时慎重补充:“汉人血性异常,更视皇帝如父,国民上下一心,月氏恐不久矣。请元老妥善考虑,是否暂缓援助月氏之举?!?br />
    要说月氏人能这么快起事成功,没有罗马的支持是不可能的。马默多斯甚至知道大月州南部为何会爆发瘟疫---还不是那次马诺从扶桑州带回的几具疫源最终被投放到了西北。马默多斯甚至猜测,月氏出兵西海州也是得到了罗马纵容和默许的计划之一。不过在见识到今晚那些汉人歇斯底里的疯狂劲后,马默多斯也对国内发回了谨慎的建议。

    这份消息很重要,马默多斯不敢依靠别人传递,而是准备送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回国,让她们亲自去元老院陈说今日所见---今晚之后,大汉帝国的重心必然是西北,此时想着跟大汉贵族结亲是不明智的,马默多斯只能忍痛舍弃这个诱人的念头。

    当然,除了以上的原因,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马默多斯也不敢确定,在这场大汉帝国五百年不遇的叛乱中,罗马帝国会介入多深。若是最后罗马正式派兵参战,并且是站在月氏人这一方的话,那他这个公使可就有危险了。未雨绸缪,还是先把妻女送回罗马要紧。

    ※※※※※※※※※※※※※※※※※※※

    随着邸报向全国各地传播,各州郡的请愿浪潮也此起彼伏。无数的学子血灌瞳人,咬破手指书写血书,要求朝廷立即向西北增兵。官员们也纷纷上书,求战西北月氏。

    同时,在圣祖时就曾发起过的募捐浪潮又一次卷起。由户部牵头。帝国银行操作,各级百姓都可以向这次出兵西北捐赠钱物。

    帝国银行的储蓄量在短短半年时间里增加了四百亿!还有各种数不清的物资,包括衣物和食品,甚至还有妇人家佩戴的金银首饰,也都堆向了帝国银行。

    要说皇帝罪己诏下达之后,最繁忙的部门当户部莫属。而要说最繁忙的民间机构,当然要说鄢家!

    这么多的物资要整理归纳,然后改造成军需可是非常庞大的工作量。幸好鄢氏家族处理这些事情早就有了预案,在经过头一个月的手忙脚乱之后,终于缓过手脚来。如山的军需开始向西北转运。

    至汉元1002年八月十五日止,鄢氏总共向西北十九处军需地点输送军服两百六十万件,步兵铠甲一百一十万套,骑兵铠甲九十八万套,兵器四十万车。粮草六百万石。同时还有棉裤、鞋袜、箭头、纱布、酒精等等不计其数。

    在这一片风潮中,贵族参军的浪潮也悄然兴起。月氏击溃了三支帝**团。在普通人眼里这是耻辱。但在贵族眼里,这是机遇。

    塔里木河河谷之战代表了月氏这个国家的崛起,最起码在短时间内帝国已经不可能平定,这就给了无数贵族子弟建功立业的机会。特别是那些无法继承爵位的贵族子弟,更是对沙场建功趋之若鹜。

    为了响应这股风潮,帝国枢密院在六月十五日下达了扩招令。从扩招令下放之日开始,三个月内,全国十大军校,十八座附属军营对贵族子弟开放。凡是年满十六至二十五周岁的贵族子弟皆可参加入学考核,考核过的即可入学!入了军校就是正式的帝**人,有机会参加西北平叛!

    当然,为了避免民心动荡,这个招兵方向只面对贵族,而不是平民百姓。毕竟春季征兵刚刚结束,秋季征兵又还没开始,这个时候临时征召,很容易造成民间恐慌,不知道的还以为帝国又打败仗了呢!

    帝国承平五百年,除了六十一个公爵,一百二十六个侯爵之外,还有伯爵两百七十人,子爵一千七百九十四人,男爵六千五百二十一人。这些都是正统贵族。另外还有勋爵、簪爵、禄爵、准爵等名誉贵族共计四万余人??瓷先ス笞迨克坪鹾芏?,有八千七百七十二名正统贵族和四万多人的名誉贵族,但将这些贵族放到拥有六亿人口、三千四百万平方公里疆土的大汉帝国中,又是那么微不足道。

    当然必须看见,不论是正统贵族还是名誉贵族,他们都是有子女的,而且经过五百年承平,他们的子嗣数量简直是在以几何数字增长。帝国爵位是固定的,只有这么多,除了世子,其余人没有爵位继承权,成人之后只能成为平民。但严格来说,他们还是贵族子弟。

    帝**校向来考核严格,而且只面向各地大学或者高中招生。这就让许多贵族子弟无法从军。但这次扩招令显然又给了贵族子弟机会。短短三个月的招生,居然招到了四万多名合格的士兵。不过这些人可还不能立即进入军队,而是要经过集训,走军中正规的程序,才能进入各级军队中服役。

    这些贵族新兵倒也不急,来之前各自的家长都跟他们说过,帝国虽然现在群情汹涌,但真正要出兵平叛至少是明年的事,光军需物资的调派就得持续到十一月,那时已经是冬季,不适合征战。所以必须要等到明年开春了。

    ※※※※※※※※※※※※※※※※※※※

    那些是后话,暂且不说。先说在七月二十日那天发生的事。

    那天,方誊坐在花架下,望着已经酷热难耐的天气发呆。

    沈云从外间回来,叫嚷着让李师师倒点水来喝,却见方誊这一副模样,不由走了过去,皱眉道:“滕宇,如玉都走了快两个月了,你怎么还这幅模样?知道你舍不得如玉,可谁让她是军人呢?!你这样,我看见了难受,师师也不好过??!”

    这时,师师挽着发髻端着水走过来。听见沈云的话,不由苦笑一下,道:“妾身倒不辛苦,只是宇郎这样,妾身担心他的身体!”

    “我没事,你们不用操心!”方誊起身看着李师师,叹声道,“师师,你别怪我,我只是觉得对不起如玉。要是我早点下定决心。早点去鄢府提亲的话,也许她就不用去西北了。那里兵荒马乱的,她一个女儿家,身上又有软骨症,我真的……”方誊垂下头。一片戚然。

    李师师却突然将头轻轻靠在方誊怀里,低声道:“宇郎。妾身自从良跟了你。便知你是重情重义的大汉男儿。如玉姑娘也算对你痴心一片,让她一人在外孤身犯险非男子所为,不如……”

    “等等!”沈云突然道,“你们要说悄悄话,能不能等我不在时再说?!受不了你们俩口子!”

    沈云一口气喝了水,快步走了出去。留下羞赧的李师师对方誊发嗔。

    在这个时代。当众拥抱的事情还是绝少的。也是李师师突然情动,再加上沈云并非外人,所以这才会一时兴起这么做。

    沈云到了外面药房里,沈湛正在柜上算账。见他出来忙让开位子,道:“侯爷,最近鄢家要的货太急,是不是您亲自写封信给大小姐,让她那里加快点速度?”

    沈湛口中的大小姐就是沈云的姑姑沈思兰。如今大汉军备已经开始,需要各种物资,其中就包括药品。单靠渤海药房一家自然是无法供应的,不过生意嘛,能做多少算多少,谁家也不会嫌自己家生意多的。鄢家要的药品中,很大一部分都会从渤海家族采购,而负责对接的就是沈思兰和沈湛。

    沈云笑着道:“不用,姑姑那里前些日子给我回过信了,她知道帝国即将大规模用兵西北,这药品是保证前方将士生命的关键,她已将其他生意停下,全力赶制,相信很快就能运过来了?!?br />
    沈湛笑道:“这就好这就好?!?br />
    沈云见四下无事,便打趣问道:“湛叔,最近帝都人的火气都旺,咱们这降火药不少卖吧?”

    说起这个,沈湛也笑了:“可不是。月氏逆贼搅乱了大月州还不算,还让咱们帝都百姓都跟着着急上火,实在该死……前些日子金银花之类的降火药都快卖断货了。不过最近几天倒是下降不少?!?br />
    “嗯?!鄙蛟菩ψ诺愕阃?。

    自从那日游行后,帝都百姓的生活虽然还照常,但百姓们言谈举止间还是带着那股子旺盛劲。沈云跟鄢如月出去闲逛时,在茶楼酒肆里听的最多的,都是谈论西北的段子。其中关于月氏百姓的分布、路途的艰难,甚至那片浩渺无人的沙漠地带也都广为人知。当然,知道这些的都是些行商坐贾,而传播这些的,则是那些酒楼里的堂倌小厮。

    也因为这些事,沈云和鄢如月的婚事也只能暂时的拖着。毕竟鄢家现在可是帝国最大的军需供应商,整日里忙的晕头转向,根本没时间注意鄢如月的婚事。

    “哦,对了侯爷,前些时日老夫人写信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样了?”沈湛忽然问。

    沈云一听这事,却皱起了眉头,道:“我已经回信给母亲了?!?br />
    沈湛愣了一下,便识趣地没再说话。

    沈袁氏前些日子给沈云写信,里面的内容除了嘘寒问暖,只有一件正事,那便是让刚刚十六岁的沈鹤去报考帝**校。

    枢密院的扩招令已经传到渤海,整个渤??ぶ挥胁澈:钜桓龉笞?,族中有许多适龄男子都积极去报考。甚至有许多刚刚退伍的年轻人也想着重新考进军校,比如之前沈云知道的沈峰,他今年本要退伍,却赶上这件事,便立即穿着退伍军服去报考渤海军事院校了。

    对于族中子弟考军校,沈云自然是支持的,可让沈鹤去,沈云却颇为踌躇。

    说到底,沈云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感觉不错,萧让调离渤海到帝都任大理寺卿后,萧琴在沈家也规矩的很。如果此时让刚刚高中毕业的沈鹤去报考军校,会让萧琴觉得是自己故意针对她。虽说凉公现在忙着西北战事,也无暇顾及自己的女儿,但这么做,始终让来自现代的沈云颇为难受。

    沈袁氏的信中虽然没有明说,但字里行间透露出这是沈复、沈冲和沈思兰共同的决定,他们这是摆明了要针对萧氏母子。他们这么抱团,可以想象萧氏如今在沈家的日子是何等艰难。

    沈云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内心里还是颇为同情他们的。反正他们对自己已经没有威胁,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于是,沈云给母亲的回信中否决了让沈鹤去考军校的决定,而是让沈鹤自己决定,如果他能考上帝大当然最好,如果考不上,哪怕是在渤海当地的大学也行。信中沈云还委婉地提出,希望母亲能善待沈鹤,毕竟也是父亲的骨血,不要过多苛责。沈云相信善良的沈袁氏一定会听自己的。至于沈思兰等深受萧琴迫害过的人,沈云也无法多说什么,只能让母亲多多关照了。

    沈云正在胡思乱想着这些事时,方誊突然从后堂兴冲冲地跑出来,对着沈云就是一句:“渊让,我决定去报考昭武大学!这样就能去西北找如玉了,你意下如何?”

    “嚓?!”沈云直接惊掉下巴,半晌无语。(未完待续。)

    ps:  军旅生涯即将开始,请各位投票!谢谢!下一章《呓语迟,阅尽还家》!

    另外,在此感谢“起点高v”和“13266505025”两位朋友的打赏!非常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