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四章 羽林军,为国羽翼】
    这是一个让现代汉人感到熟悉而又陌生的时代。也是个让现代汉人都深深迷恋和振奋的时代。

    这个时代里的汉人自信、自强,不会看轻自己,也不会低估对手。从这里走出去的汉人有着无与伦比的骄傲!因为他们生活在整个世界最伟大也是最强盛的国度---大汉帝国!

    大汉子民的自信来自于哪里?当然是在长达五百年的扩张中,大汉军队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旌旗所指,即为我大汉疆土!历次战争的胜利,铸就了如今大汉子民的自信和大汉帝国的辉煌!战争胜利之后的万国来朝只是胜利的附带品!

    当然,这是军方的解释。

    沈云和方誊在路上颠簸了将近一个月,终于赶到了燕州,可还没到昭武大学所在的渔阳郡,就被昭武大学招兵办带到了河间城内进行洗脑教育。

    每个想要报考昭武大学的学员,都必须在河间城的洪武馆接受为期一天的基本军事荣誉培训。所谓军事荣誉培训,其实就是讲师对学员反复灌输一个道理---大汉帝国之所以如此强大不可侵犯,大汉子民之所以如此幸福骄傲自信,全是因为有大汉军队的存在!

    对于这个话题,沈云和方誊都保持沉默。

    事实上,读过帝国大学的沈云和方誊都认为,单纯依靠武力征服的帝国,是不可能长久的。大汉之所以强盛,民众之所以富足自信,大汉军队的骁勇善战只是原因之一,武力征服后,经济文化的双重征服才是帝国强盛的重要保障!

    如今的大汉不论是经济还是文化,都处在世界的顶峰。这才是大汉帝国如此强大的重要原因!

    当然啦,沈云和方誊不会傻乎乎的去跟讲师争辩这些。如果报考的学员都读过大学的话,自然都会明白这个道理。

    不过也正是这一天,让沈云初步领略到了圣祖皇帝对军队纯洁性的重视---连后世传/销的洗脑**都被他老人家搬用过来了。

    一天的培训之后,沈云和方誊连同当时一起接受培训的二十一名待考核学员,一同坐洪武馆的马车,前往渔阳郡。

    ※※※※※※※※※※※※※※※※※※※

    渔阳,位于燕山山脉南麓,由于帝国疆域扩展,现在的渔阳还管辖着后世辽宁西南部、内蒙古东南部以及河北东北部。整个渔阳郡其实都算是昭武大学的校园。这里分布着平原、山地、荒漠、湖泊等等地形,极其适合各种复杂的军事训练。

    整个渔阳郡的人口其实并不算多,大约只有五十万左右,是整个燕州的二十分之一,是北边辽州的十分之一。

    这是因为渔阳郡作为昭武大学的训练场。许多地方都被规划出来作为军事训练专区,不允许民众耕种。幸好帝国疆域广大。早在圣祖时就开发了更加肥沃的东北地区。辽州、吉州以及北海州,都有大片肥沃的土地可供耕种,倒也没有引起麻烦。

    进入渔阳地界,沈云能够发现这里的风格与外界的截然不同。这里更加贴近现代,直道两边的绿化带有着明显的现代风格---不愧是圣祖皇帝亲自筹备的军校!

    在渔阳郡最南边的保定县,是此次学员考核的地方。随着枢密院扩招令的颁布。来报考昭武大学的人非常多,大多是黄河以北的贵族子弟。不过所有人都知道,昭武大学作为全帝国最著名也是毕业率最低的军校,入学考核也是最严格的。

    为了应对这次扩招令。昭武大学特别在保定、真定、永平、顺天等三个县城都设定了考核点。每五天进行一次考核??己说闹饕谌萦腥睿何氖?、体能以及技击!

    三项主考内容后面,又有备考的越野、骑射、术数、养殖(没看错,就是养殖)、劳作、天文等等十八项考核。

    为何考一个军校而已,怎么还要备考这么多项?

    这是因为昭武大学所要的,不是只会喊打喊杀的士兵,那样的士兵在春秋两季的征兵中多的是。昭武大学需要的,是头脑冷静,学识不俗的帝**官!

    昭武大学是帝**官的摇篮,每个从这里毕业出来的学生,将来最少都是一个连的连长,掌管着一百多人的生死!作为军官,任何一个命令都需要综合方面的考虑,虽然在军校的学习中会有相关的教育,但如果入学前就有相关的基础,在今后的学习中也会事半功倍不是?

    与沈云方誊一起考核的共有六十四个人,看上去很少,但这已经是第十四批来参加考核的了,之前最多的一批达一千多人,几乎快赶上春季征兵。

    不过在填写表格时,沈云发现,虽然报考昭武大学的人非常多,但录取率却是极低。这十四批考核生共有近五千人,但昭武大学只录取了不到八百人!几乎是百分之一的比例!

    ※※※※※※※※※※※※※※※※※※※

    负责考核的,是昭武大学即将毕业的毕业生。昭武大学中是纯军事化管理,有固定的编制,这些学生归属998年入学的学员五连,连长复姓第五,单名一个连,字奋武。

    当听见他自我介绍时,包括沈云在内,所有人都笑了?;拐媸翘?,第五连,他还真就是第五连。

    “很好笑吗?”第五连冷峻着脸,发出极其难听的嗓音,厉声道:“等你们哭着喊着要从这里离开的时候,就笑不出来了!现在开始考核,第一项,负重越野三十里,每个人围着保定城跑两圈,开始!”

    六十四个考核生中顿时分为两派,一派自动去方才填表格的地方领取负重,另一派却站在那里大声呱噪:“喂,第一项不是文史考核么?怎么马上就开始跑步了?”

    “就是啊,怎么这样?不按规矩来??!”

    “我连早饭都还没吃呢,怎么跑???你这不是故意折腾我们么?”

    ……

    沈云和方誊对视一眼。同时苦笑摇头。他们发现,会自动去领取负重的,都是一些连头发都没长长,一看就知道是刚从军队退役归来的人,而那些呱噪的,却是一些刚从家里出来,准备乘着扩招令进军?;炀Φ娜?。

    “这些笨蛋,都来考核了,还认识不到自己的身份么?”沈云暗暗嗤鼻。他跟方誊都混在那群刚退伍的考核生里领取负重,对于那些呱噪的。沈云相信,他们已经被淘汰了。

    果然,第五连见队伍中没有人再去领取负重,便狞笑道:“跟我说规矩?战场上敌人会跟你说规矩吗?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你们连这点觉悟都没有?;贡ǹ寄拿抛泳??!赶紧给我滚蛋,昭武大学的考核。你们没通过!”

    这一下引起的呱噪就更大声了。

    “你他娘的谁???你说没通过就没通过?知道我爹是谁吗?”

    “我要投诉。娘的,一个屁连长就来教训老子,算个球??!”

    “对,我们要投诉,找校务处投诉去!”

    这些考核生群情激奋,挥舞着胳膊要去找人。结果自然是无果。998年入学的第五连,即使不是精锐,收拾这些像纨绔多过于像士兵的贵族子弟自然易如反掌……

    ※※※※※※※※※※※※※※※※※※※

    沈云和方誊没有看见这一幕,他们背着重达四十斤的负重。围着保定城转圈。这一淘汰,就只剩下二十五个人了!不过沈云发现,这二十五个人的体能都不错,背着四十斤的负重,居然每一个掉队的。后来沈云才知道,在乙等军团里,越野三十里,一般负重都在五十斤左右,四十斤,实在轻松了点。

    处理完那群垃圾,第五连重新站在城头观看着下面这群考核生。旁边一个稍壮实的士兵对第五连道:“连长,那两个就是渤海侯沈云跟淮南侯世子方誊?!?br />
    第五连沉默地点点头:“在我军队里,没有什么世子,更没有什么侯爵。能通过考核,他们就是我的兵,不能通过,就让他们尽早滚蛋!”

    说到这里,第五连顿了顿,回头道:“对了锐初,这段时间我们招了多少人了?”

    这人叫张末,字锐初,是998年入学第五连的警卫排排长,国字脸,粗眉大眼,倒是比老是冷着脸的第五连要耐看。

    他翻看了一下手里的本子,笑道:“从第一批开始,总共招了七百四十一人,不过除了咱们五连,其他连都塞满了。教官的意思是,招完这批就不再考核了?!?br />
    第五连点点头:“好,就这么办。眼看三个月也快到了,只希望他们别拖了我们的后腿,要是去不了西北,我非操练死这帮贵族子弟!哼!”

    张末不由深表同情地看着从城下跑过的考核生,暗暗摇了摇头。

    对于这次扩招令,并不是每个大学都喜欢的。特别是昭武大学这种力求出精锐的军校,对这些想要来军队中镀金的贵族子弟最是反感。不过枢密院有令,昭武大学也不能抗命,只是会想些办法应对而已。

    不单单昭武大学,其实每所军校对于这些特招考核生,都有自己的安排,在不影响本期学员素质的情况下,可以酌情补充进入学员连队中。

    一些从乙等军团退伍的考核生,大都有过硬的军事素质,但文化素养不够,至少必须从大三甚至大二开始学习。只有那些军事素质过关,文化水平也达标的士兵,才会被安排进入大四,与应届毕业生一起学习---当然,前提是他们能通过三个月的集训再说。

    之前招收的七百多人里,只有二十几个人加入了大四学员的连队,其他大部分都从大二重新开始学习。

    ※※※※※※※※※※※※※※※※※※※

    两天后。

    “看来这一次的二十五个人素质都还不错!”张末看着最后的成绩表,笑着对第五连道,“特别是渤海,呃,沈云和方誊两人,三项主考成绩都是第一。不过备考项目里,有四项未达标,特别是耕作和养殖,他俩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照顾好马匹和从地里种出粮食!”

    第五连拿过成绩单看着,冷脸上毫无表情:“贵族子弟的通病,不过不要紧,练练就好了。对了,这些档案必须封存,特别是他们的身份,绝对不允许外泄。除了上报给校务处和教官外。其他人都不允许知道?!?br />
    张末行礼道:“喏!”

    第五连翻看着成绩单,继续道:“这二十五个人中,沈云,方誊还有这个赵信,庞通。钟离泗五人在集训后收入我们第五连,其他的交给其他连队挑选。你可别再把所有名单都递上去了。咱们第五连是负责新生考核的。却老是落在后面捡残羹剩菜,说出去让人笑话?!?br />
    张末嘿嘿一笑:“之前不是不懂吗,第三连的端木连长又叫嚷的凶,一时不慎一时不慎……嘿嘿”

    第五连冰冷的脸终于有了变化,只是这变化只有张末能感受得到---那是憋着的笑意……

    ※※※※※※※※※※※※※※※※※※※

    渔阳城东北十里,有一个叫密云的小县城。这里依山傍水。风景倒是绝佳。昭武大学的新兵集训地点就在这里---当然,这里还没有水库。

    风景虽然不错,但沈云和方誊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愉悦。在经历了两天明显严苛的考核之后,第三天傍晚。他们就被送到这里,同时抵达的还有从另外四个考核点送来的学员,共计三百二十人。

    回想起过去的那两天,沈云和方誊都萌生一股寒意,实在太严苛了,简直不把考核生当人看,而是一头头牲口一般。三十里负重越野之后,马上进行文史考核,午饭就是在文史考核过程中完成的。到了下午,是体能考核,连续的运动让沈云和方誊都苦不堪言,连那些刚刚退伍的士兵都有点吃不消。到了晚上依旧没有消停,居然还要进行天文考核。第二天一早又是越野,然后是技击考核……总之两天下来,这些考核生根本没时间去考虑任何事情,脑子里只有不断的考核考核再考核。

    等到了密云,他们那饱受摧残的心灵总算得到了一点点安慰。因为到了这里,他们就是昭武大学的正式学员了。

    正当所有人以为能够好好休息一个晚上时,却可怜的发现那只是一种奢望。

    刚刚吃完晚饭,三百二十名学员就被召集到密云县的校场上,依次排好队。校场周围有数十个硕大的火盆,将整个校场点的通亮。

    队伍的最前端,一个穿着休闲军服的四十岁左右的短发男人,背着手站在高台上。这个男人肩上的赤炎剑章告诉所有人,他是一名上尉!

    上尉冷峻地扫视了一圈,突然不屑地笑了。

    “你们就是将要进入昭武大学的废物?”那人不屑的笑容和声音,在校场上传递。

    “很好,我从你们眼里看见了愤怒。说明你们废物的有一点可爱。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姓阎,阎罗王的阎。如果你们这些废物能够合格地从这里走出去,你们可以称呼我老阎。但在这之前,你们这些废物必须老老实实叫我一声‘长官’,明白吗?”

    “明白了?!敝谌似肫氲?。

    老阎突然皱起眉头,大吼:“什么?再说一遍?”

    这一声大吼简直似一道霹雳闪电,瞬间穿透了整个校场。所有抱着不屑还有愤怒,甚至昏昏欲睡的学员全都被这一声仿佛能刺穿耳膜的大吼给惊醒,不自觉的都同时挺胸抬头,高声回答:“明白了!”

    “错!你们这帮白痴,混蛋!”老阎突然咆哮着从高台上跳了下来,指着最前排的一个士兵骂,“你们他娘的到底有没有军事常识?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长官的问话?妈的,一群废物,纯纯的废物。我提问,你们回答的时候要高喊报告长官,明白了吗?”

    “报告长官,明白了!”被老阎指着鼻子骂的学员差点被如雷般的咆哮震得坐在地上,脸上满是惶恐,但却不得不大声地高喊,以此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

    “你明白什么了?你明白个屁!”老阎似乎就放不过这些学员了,挥舞着胳膊大声咆哮道,“你们这帮废物,垃圾,战场上的炮灰,自以为是的想来昭武大学,为国尽忠吗?你们够格吗?不是老子看不起你们,就算上战场当炮灰都嫌你们累赘!回答没有气势,站立没有力度,你们这像军人吗?像即将要成为大汉羽翼的帝**人吗?你们回答我!”

    “报告长官,不像!”这次众人学乖了,齐齐大吼。

    可以肯定一点,这个老阎绝对学过狮子吼之类的内家功夫,不然他的中气不可能这么足。

    “算你们还有点自知之明!”老阎似乎终于咆哮够了,穿行在学员队伍之中,放缓了语气,沉声道:“那你们知道我们叫羽林军的来历吗?你,你来回答!”

    老阎这次点到了沈云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这个人沈云认识,是跟他一起从保定考过来的,一头短发还未留长,显然是刚退伍不久,身量一米八多,很有气势,方脸隆鼻,目光有神,两撇浓黑的眉毛像两把刀直指天空。

    哦,对了,他叫赵信。

    只见赵信抬头挺胸收腹,标准的军姿站了出来,大声吼道:“报告长官,为国羽翼,如林之盛,谓之羽林!”

    老阎带着一丝欣赏的目光看着赵信,回过头,继续在队伍中游走,大声道:“很好!你们这帮废物给我牢牢记住这句话,为国羽翼,如林之盛,谓之羽林!哪天你们要是觉得不能为国羽翼了,那就他娘的给我乘早滚蛋,否则老子第一个砍下他的脑袋,明白了吗?”

    “报告长官,明白了!”这次回答的很整齐。

    “好,接下来让我认识认识你们这帮废物到底来自哪里?!崩涎肿叩蕉游樽钋胺?,从第一排开始,犀利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学员,吼道:“告诉我,你来自哪里,叫什么?!?br />
    “报告长官,属下庞通,益州人氏!”

    “娘的,你没吃饱饭吗?给我大声点!”老阎咆哮。

    庞通只能更加大声地吼道:“报告长官,属下庞通,益州人氏!”

    其实从庞通开始的任何一个学员,回答的声音都不算小,但老阎却依旧会变着法子来让学员再吼一遍。估计军中的大嗓门都是这么练出来的。

    “报告长官,属下钟离泗,泗水人氏?!?br />
    “报告长官,属下赵信,常山人氏?!?br />
    “报告长官,属下沈云,渤海人氏?!?br />
    “报告长官,属下方誊,淮南人氏?!?br />
    ……

    校场外,张末双臂抱胸,看着老阎对着新学员不断咆哮,笑着对旁边的第五连说:“连长,看来阎上尉整训新兵无非就是这一套,当年可是被他唬的够呛,现在想想,也不过如此嘛!”

    第五连却是冷着脸,沉声道:“当年若不是阎上尉,你觉得你能熬得过三个月集训?”

    张末愕然,半晌苦笑道:“说的也是,当年要不是他这一通咆哮,我估计到现在也记不住自己的身份?!?br />
    第五连喃喃道:“是啊,就是这些咆哮,让我们牢牢记住了自己的身份,我们是为国羽翼,如林之盛的大汉羽林军!”

    ※※※※※※※※※※※※※※※※※※※

    ps:搞点话说说,有些朋友老是觉得速度慢,可这速度已经我已经太快了。我明白,现在流行快餐文,动不动就一跃千里,恨不得现在大汉就跟罗马开战,然后两军打的血肉横飞。但这样的小说你们看的下去吗?没点过程,没点前奏,甚至没有对白没有铺垫,这样的战斗会有激情吗?

    我已经在很用心的写这本书了,希望大家也用心看。好吗?

    对了,今天会有两更,求大家给点票票!谢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