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五章 集训月,羽林誓言】
    集训时间为三个月。这三个月里,老阎作为总教官,没有教授任何作战技巧,也没有任何与作战有关的知识。只有无休无止的疲劳轰炸---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轰炸。

    先是军姿和队列。从军礼开始。大汉帝国的军礼分为两种,一种是举眉礼,姿势与后世德**队很像,右掌合并,直抵右眉。另一种是横胸礼,右拳紧握,虎口撞击左胸---那里是心脏的位置!表示我以我心鉴日月之意!

    一般来讲,在觐见校级以上军官和正式场合,都行横胸礼。而在军营或者闲时,以举眉礼即可。上级对待下级,平时都以举眉礼,只有在战场上,为表示对士兵的尊重,会行横胸礼。

    圣祖早有规定,帝国的士农工商四个阶层中,“士”并不单单是官员和读书人,还有士兵!士兵的地位是崇高的,入了军籍的士兵,不需要向七品以下官员行礼,面对七品以上官员,也只要行举眉礼或者横胸礼。鞠躬是杜绝的,双膝跪地更是没有。

    唯一要行跪礼的,是在面见帝**队的最高统帅---大汉皇帝陛下时---就算如此,士兵也不是双膝跪地,而是单膝觐见!

    当然,军礼只是军姿中的一种。在现代军队中用来磨练士兵意志和体格的立正、正步等也是集训中的常备项目。对于这些,参加过现代大学军训的沈云能够很轻松应付。其他学员也都没什么问题---能进入到这里的,最低也是高中毕业,文化基础是有的,不会左右不分,所需要的只是不断磨练意志罢了。

    军姿队列之后,还有晚间的洗脑教育。每当这个时候。沈云才体会到圣祖为了将现代练兵制度与古代士兵结合起来花费了多少精力。以这个洗脑教育来讲,在现代军队中一般都会由政委来负责。而在大汉帝国,也有类似于政委的政工部门,在军校为校务处,而在战场上则是军纪官。

    校务处不单单只负责管理校务,军纪官也不止负责军纪。除了份内事外,他们还要操心士兵的心理状态,一旦有士气不振的情况出现时,他们会找这些士兵谈心,从国家大义到市场上的白菜涨价。这些人都能跟你聊。

    除了这些,沈云还发现,帝国的军队中还有医护兵。当然,医护兵多为男人担任,偶尔点缀一两个女兵。昭武大学和全国各所军校都设军医科。专门教授战场急救以及外科手术---说来,外科手术还是从华佗开始的!

    军医与普通士兵的区别在于。军医会在胳膊上佩戴一圈白布。当然。白布上描绘的不是红十字,而是一只独角兽,也称麒麟!后世军医随身不离的医药箱也换成了由兽皮缝制的药囊,由于药囊总会有股药草的香味,故而又被称为香囊。

    三个月之后,集训终于结束。包括沈云在内的所有学员。终于有了一丝铁血的味道。老阎也终于不再称呼他们为“垃圾”“废物”,而是以“士兵”名之。

    通过了三个月集训,他们终于得到了老阎的承认。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还是有三十多人没能扛到最后---他们在集训过程中吃不消。有的选择主动退役,有的是被迫回乡休整。由此可见帝**队训练之严酷!

    圣祖时边有规定,集训的最后一天为是授衔日。在这一天,军校的祭酒,要亲自来到集训地点,亲手为这些新兵授衔---普通士兵的横纹剑章将会佩戴在他们肩膀和胸口上!

    而在乙等军团,则由军团长或者师长进行授衔。

    ※※※※※※※※※※※※※※※※※※※

    这天一大早,天气有点阴沉。已近深秋,隆冬将至。由极北之地呼啸而来的寒风卷起密云校场上的尘土,横亘在半空,气氛一片肃杀!

    沈云这一批学员在卯时三刻便被军号叫起,然后吃过早饭,整齐地站在校场上。

    辰时两刻,又有四队学员兵赶到---这是在其他校场集训的学员,今天授衔,他们也要一并参加。

    辰时三刻,一连全副披挂的士卒,手执长戟进入校场,分列于学员队伍两侧。学员兵三个月集训是不会触碰兵器的,在看见那些披挂士卒身上泛着寒光的铠甲,和手上森然的长戟后,校场的气氛更显凝重了。

    这时沈云还奇怪的发现,后到的几个新学员队伍中,居然还有几声嘹亮清脆的喊声---是女人!哦,不对,应该是女兵!

    这次扩招令,还招收了女兵吗?

    沈云好几次都想扭头看个仔细,但这三个月下来,总算是军纪压倒一切,克制住了心头的**。当然,身边有点扭动不安的同袍身影,暴露出他们同样好奇的心理。

    巳时正,校场上突然想起了隆隆的军鼓。总教官老阎那如春雷般的爆喝想起:“元帅到,全体都有,立---正---!”

    在军中,就很少称呼胡公为殿下了,而都以军衔名之。胡公,就是帝国四大元帅之一。

    在四大元帅初立之时,甚至有好事者,将四大元帅以方向命名,比如驻守渔阳的胡公为北帅,驻守吴郡的英公为东帅,驻守京畿的益公为西帅,而最后一个驻守益州的智公为南帅。对此,四大元帅皆无异议,枢密院闻之,也并没有对此发表评论。

    皇帝在一次宴会上甚至开起了玩笑,称“朕有东西南北四大元帅,各帅督统一方,乃为朕之公爵,世人皆称殿下,是否也应有殿帅耶?”

    于是乎,“某帅”的称呼开始流行军中,而军团长,则被冠之“殿帅”之名,以此类推,师长则称为“师帅”, 镇统制为“镇帅”,旅长则称“旅帅”,部将则称“部帅”!

    当然,部将以下的曲长、营长、连长就不能以“帅”名之了。

    闲言少叙,老阎一声令下,“咵”整个校场响起一致的并腿声,全场一阵肃静,只有空中的风儿打转呼鸣……

    胡公张昕穿着汉军制式的休闲军服,在四个同样装扮,但佩戴着校级剑章的军官陪同下,走上了校场前的高台。

    近半年不见,胡公那本就有些消瘦的身躯似乎更加单薄了,但他的腰杆依旧笔直,长须齐张,眉角皱纹叠起,却掩盖不住他似鹰隼般锐利的目光。

    他扫视一圈,特别在沈云的方向稍稍停留,但却快速转开。

    老阎站在第一排,大声吼道:“全体都有,敬礼!”

    这个礼节,集训早有学习。全体学员同时一震身体,齐齐举臂横胸,同时戴着学员头盔的数百颗脑袋整齐地向下一顿,喝道:“大汉威武!大汉羽林军士兵,拜见元帅!”

    这就是士兵见帝国元帅最隆重的横胸顿首礼。

    胡公先重重一并腿,抬手行举眉礼,浓厚威严的声音响遍整个校?。骸靶量嗔?,士兵们!”

    “为国羽翼,不辛苦!”众学员齐声高吼。

    行完军礼,胡公照例是要讲话的,不过今日看来他似乎有点疲惫,没有讲话的意思,而是直接走下台,让台下端着军衔盘的礼兵跟着,一一给学员兵佩戴剑章。每佩戴一个,胡公都会轻声地说几句,无非就是询问名字和家乡。每个被问到的士兵都心潮起伏,激动不已?;卮鹗辈挥眯欣?,但他们都不自觉的挺起胸膛,屏息宁气,一脸振奋。

    到沈云面前时,胡公却反常地没有询问,而是露出一丝微笑,将一枚横纹剑章佩戴在肩上后,干燥有力的大手,在沈云肩膀重重拍了两下---勉励之意尽显无遗。

    沈云此刻也是非常激动。虽然他无数次告诉自己是来自现代,见多了这种场面,不要激动不要激动??稍谡庖黄嗄碌幕肪持?,堂堂帝国元帅亲手佩戴剑章,还是让沈云感到莫名的振奋和激昂!

    圣祖皇帝定下的规矩,还真是有鼓舞人心的作用!

    依次佩戴完剑章,已经将近午时。不过没有一个人感到累,全都振奋地望着重新走向高台的胡公。

    此时的士气已经爆棚,沈云相信,只要胡公一声令下,眼前这些学员兵将无不效死。

    不知是不是被氛围所影响,一向严厉的胡公也觉得有点心潮激荡,他扬声道:“今日本帅有紧急军务,不便久留,长篇大论想必你们也听的烦了。在此,本帅只想问一句话:身为大汉羽林,若有外敌杀我汉人,掠我同胞,淫我妻女,尔等该当如何?”

    这句话的答案也是现成的?!洞蠛旱酃勘Υ鹛趵分芯陀写鸢?。

    只是一顿,所有士兵同时右臂横胸,用尽全身力气高喊:“穷搜天下,万里追杀,绝其苗裔,灭其种族,誓斩敌人虏首,以敬大汉武魂!”

    **裸的屠杀宣言,数百大汉士兵霸道地喊出来,却没人觉得残忍,只有无尽的自信与傲气冲天而起!

    “好!”胡公郑重地再次向士兵们行举眉礼,“诸君皆是大汉羽翼,汉家走狗,天子鹰犬,定要牢记今日之誓言!”

    数百士兵已经杀气冲天,横胸顿首:“谨遵元帅教诲!”

    ※※※※※※※※※※※※※※※※※※※

    ps:这章字数少点,但也有三千呢!呵呵,明天就是新的一个月了。大家看在我两更的份上,能给点票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