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六章 袍泽们,重骑之议】
    最终,沈云也没能单独跟胡公说上一句话,回到营房时,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刚才激情过头了,不单单沈云,很多士兵也都是这副模样。

    当然,无精打采更重要的原因是,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压根没看见女兵的模样。

    女兵排在队伍最后面,胡公走后,老阎下令解散时,这些女兵是第一批离开校场的,所以其他男兵根本连见女兵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套近乎了。这也让憋了三个月的男兵们有些郁郁不乐。

    到了晚上,集中到食堂吃饭时,终于有人打听到了这一期女兵的一些事情,并四下传播着。在这都是男人的军营里憋了三个月,听见母猪叫唤都会心痒痒的众人,对女兵的消息更是上心,不多时就传遍了。

    丙字三号桌前,钟离泗用极其猥琐的声音道:“兄弟们,我打听清楚了,这一次扩招令,让昭武大学招到了六十名女兵,都是未出阁的大姑娘呢!而且都是贵族子女哦!”

    钟离泗,字文长,亳州泗水郡人氏。身高才一米六出头,身材消瘦,眉毛细长,鹰钩鼻很明显,还有点龅牙,长相有点猥琐。因其母是临淄侯家族的,顺带着,钟离泗也有了贵族身份。他家里还有两个姐姐,三个哥哥一个弟弟,大学毕业后算是没了继承家业的希望,于是奔着昭武大学来了。这人也算是平民家庭出身,什么都好,也吃得苦,就是有点市井的痞气,说话有点浑。

    这桌上,除了钟离泗?;褂信油ê驼孕?。他们三个加上沈云和方誊,一起被昭武大学998年入学大四五连相中,明日就要去连中报道,算是一伍。

    赵信,字先至,燕州常山郡人氏。身高一米八多,体格匀称健壮,用沈云的话说,就是很有偶像气质,长的也很帅。眉毛浓密有型,是那些深闺怨妇们一看就会心动不已的男人。他是常公赵云的直系子孙。家中还有一个弟弟。按理应该是赵信继承家业,但常公家族遇上了跟渤海家族同样的麻烦,赵信生母并非常公正室,而只是一个寻常小妾。在继承人的选定上。朝廷是不能做主的,一切由当代家主决定。这一代常公早就在朝廷备案。由次子赵蕞继承爵位。于是。赵信只能来当兵了。

    与多话猥琐的钟离泗不同,赵信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不知是不是因为家里的原因,赵信平时比较沉闷,话不多,但每每能切中要害。很有头脑。

    庞通,字四海,益州水宁郡人。身高一米七五。他与钟离泗比起来就是两个极端,钟离泗身材瘦的跟竹竿似的。而庞通却跟猪一样。当然,庞通胖归胖,但还是很灵活的,不然也不可能通过昭武大学的考核。他是凤雏侯庞统的子孙,不过跟直系那一房已经隔了好几代,算是远亲。家里情况跟钟离泗差不多。

    别看他这么胖,但还是从刚刚从益州乙等军团中退役出来的,算是五个人中最有当兵经验的一个。据他自己说,在益州的乙等军团,他就已经有双纹剑章(校兵,比普通士兵高一级),没想到跑到这里只能佩戴横纹剑章,感觉有点委屈。

    不过每次庞通说自己委屈时,都会惹得周边人哈哈大笑。他那张胖脸配合着委屈的表情,非常有喜感。众人笑时,他也会跟着笑,肥嘟嘟的脸一挤,只剩下两只小小的眼睛,更有喜感了……

    钟离泗的话刚说完,庞通手里抓着一个白馍往嘴巴里塞,同时含糊不清地说:“咱都是贵族,还稀罕她们地身份?要我说,她们是黄花大闺女这点更重要?!?br />
    钟离泗见庞通吃完自己那盘菜,又想过来抓自己的,忙用筷子一敲那双胖手,叫道:“又抢我的,你这么胖下去,迟早连媳妇都娶不上!”

    庞通放下白馍,绞着手指,两只小眼睛眨巴眨巴,委屈地说:“俺饿……娶不上媳妇,也得先把自己填饱??!”

    “噗哧”,众人齐齐大笑。

    方誊笑着从自己身前的盘子里往庞通那边拨过去些,边笑边道:“来来来,吃我的?!?br />
    沈云也给拨过去些,笑道:“大胖,你还是别娶媳妇了?!?br />
    赵信这个大帅哥也伸出友谊只手,边拨边回头问沈云道:“这话怎么说?”

    沈云没回答,钟离泗已经接口道:“渊让这是怕赶上饥荒,大胖能把自己整个吞下去?!?br />
    庞通吃的不亦乐乎,笑眯眯地说:“不至于不至于,至少会切开一顿顿煮着吃的?!?br />
    “靠!”四人同时鄙视。

    五个人中,经沈云的影响,倒也都会用这个简单的字眼表示心理情绪了。

    笑闹过后,钟离泗突然问:“渊让,我今日见元帅给你佩戴军衔时什么都没说,你是不是认识元帅???”

    对于自己的身份,沈云和方誊都没提及,只说自己是渤海侯家和淮南侯家的人,之前也有军纪官特地来提醒他们,在军中没有贵族,不许将他们的身份泄漏。当然,这主要是针对沈云---堂堂侯爵入伍当兵的,不敢说前无古人,但也够让人惊奇的。

    沈云也不想自己成为被围观的小白鼠,所以笑笑道:“上次跟着侯爷去帝都时见过一次元帅,可能他对我有印象吧!”

    庞通嘟喃道:“那你可有福了,没准这横纹剑章佩戴没几天就该换双纹的了?!?br />
    钟离泗眼珠一转,笑道:“渊让,明天咱们就要去五连驻地了,到时候咱们这一伍,我推你当伍长?!?br />
    沈云笑道:“伍长是连长指派的,他怎么说咱们怎么做就是?!彼低暌膊辉倏聪蛴械阈⌒乃嫉闹永脬?,转头对庞通道:“对了大胖,你在益州乙等军团是啥兵种?”

    庞通扭了扭硕大的身躯,甩着一身肥肉笑眯眯地说:“你看我这模样,会是啥兵种?”

    “脸大脖子粗。不是富商就伙夫!”钟离泗在旁边打趣道。

    庞通嘿嘿一笑,神秘地说:“错,老子是重步兵团滴?!?br />
    众人恍然,看他那身材,还真是适合。

    赵信笑完,道:“可998年入学的大四五连,听说是骑兵科啊,你这样,怎么骑马?”

    “得问西南一带有马可以载的动他么?!”钟离泗塞了口饭菜,笑道。

    庞通嘿嘿一笑。吃完最后一口白馍,又喝了一口汤,舒服地打了一个饱嗝,道:“我问过第五连长哩,他说会让我当重骑兵。西南诸州的益州马、黔州马驼不动我。河套马可以呀!”

    “重骑?”赵信微微蹙眉,“五连是重骑兵?”

    庞通打着饱嗝。舒服地坐在椅子上。道:“怎么?你不喜欢重骑?”

    赵信点点头:“嗯,我不喜欢重骑?!?br />
    庞通又问其他人。结果得到的回答是都不喜欢。不过理由各异。钟离泗是体格放在那里,披上重骑那一套装备,他能直接趴在马背上,还打个屁的仗。至于方誊,他跟钟离泗的观点一样。认为太麻烦。

    沈云却是说:“在未来,重骑肯定会被淘汰,这样的兵种,我可不想当?!?br />
    庞通眨巴着小眼道:“淘汰?这话从何说起?要知道在战场上。重骑可是真正的所向披靡??!当年圣祖西征,在斜弧城下大破康居等九国联兵,靠的就是重骑冲阵!就连罗马人的神殿重骑团都不直面其锋芒,最后让圣祖陛下成功夺得西海州呢!”

    沈云见周围人还在吃饭,便压低声音道:“在正面战场的对决上,重骑的确有无与伦比的优势。但那只局限在一时一地。你们都知道,一个重骑全身披挂至少一百八十斤,还不算个人重量。而且那身重铠一个人根本穿不上,必须有四个辅兵帮助穿才能套上。如果敌人袭营,你能指望他们吗?

    更何况,到了战场上,重骑也只能冲锋一刻钟左右,一刻钟后,没人帮忙的话他们连马都下不来,这样的老爷兵顶个屁用?如今我大汉军威赫赫,谁再会跟当年圣祖时期那般傻乎乎的排成一个大阵跟我们硬碰硬?没有正面目标,难道让重骑披挂好了追着敌人屁股后面打吗?那敌人没追到,他们就得先累死?!?br />
    赵信深以为然地点头道:“不错。重骑冲阵的确威力十足,这个我们知道,敌人也知道,他们不会傻乎乎的站在那里等我们的重骑披挂完好再打的。就算披挂好了,敌人估计也跑远了?!?br />
    沈云和赵信的观点出奇一致,两人皆对视一眼,默契尽在不言中。

    庞通呲着牙花道:“虽然很有道理,不过一场大战不可能只有重骑一个兵种,军团中还有步兵、游骑、轻骑、排哨……有他们拖着敌人,再配合重骑的冲杀,不是能完美歼敌?更何况,他们不敢正面布阵跟我们对决,我们就不能逼他们跟我们决战吗?以月氏逆贼为例,等我大军逼近迪化,他们能不聚兵过来决战?那时,不就是重骑发威之时么?!”

    沈云蹙了蹙眉,没找到理由反驳。的确,现在是冷兵器时代,时代观念中,两军对垒必然少不了冲阵,百万大军在纵横数百里的范围内同时冲杀,那场面……想想就让人有点热血沸腾??!

    更何况,西北诸州是新州,都没有城墙的,一旦朝廷大军开过去,对方只能跟朝廷野战。而野战中,重骑的威力就有机会展现了。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新州叛乱朝廷能迅速平定的原因之一。没有城墙的城市,如何抵挡得住大汉铁骑的冲击?

    “不过嘛,你们不喜欢也不要紧?!迸油ê俸僖恍?,小眼睛里都是贼贼的光芒,“我问过第五连长了,五连并不是重骑连?!?br />
    “靠,那你还逗我们半天!”钟离泗第一个跳起来,拿过半个没吃完的馍丢向庞通。

    庞通顺手接过,说:“谁让你们不问嘛。五连的确是骑兵科连队,但不是专属重骑的,他们骑兵科要学习很多内容呢,重骑、轻骑、游骑、哨骑……只要是跟骑兵有关的都要学!”说着,他肥嘟嘟的嘴唇又一次咬向了白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