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五十七章 草泥马,挑选战马】
    还真被庞通说对了。五连属于骑兵科,有关骑兵的任何内容,他们都要学习。

    比如说,养马!

    沈云和方誊都没想到,他们抵达五连的第一天,居然是跟臭烘烘的马粪打交道。

    不但沈云和方誊,同期抵达的数百名新学员,都是在马场上清扫马粪。那一坨坨如同脸盆般大小的粪便实在让他们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丰富多彩。

    方誊和庞通当场就吐了。吐的那叫一个痛快,一泻千里之势比起马拉大粪也差不到哪里去。

    当然,他们会吐的原因倒不是因为马粪太臭太脏,而是第五连要求他们用手去清理那一坨坨还带有温度的粪便……就算给了口罩,也戴上了手套,但这也让养尊处优的众人感觉腹内翻江倒?!坏揭豢讨?,钟离泗也步了方誊和庞通的后尘,跑出马棚吐了个稀里哗啦。

    只有沈云和赵信铁青着脸,清理完最后一坨粪便。不过在走出马棚时,他们也觉得天旋地转---主要是在里面憋气憋太久了。

    第五连就站在他们五个人身后,冷峻地看他们做完,然后又下达了下一个命令道:“今晚你们五个人住在这里。记住,不许离开马棚,就算拉屎撒尿,也必须在马棚里完成?!彼低暄锍ざ?。

    “我/操,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这还真他娘的卧槽了?!迸油ㄔ谂员呶孀哦亲?,苍白着脸大叫。

    之前他们只听沈云说过“我/操”,起初还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还深深鄙视不会造词却偏偏喜欢说些古怪话的沈云。等到今天,他们终于能够深切体会了,一时间?!拔圆邸敝诼砼锬谕馄敕?。

    沈云还没告诉他们“草泥马”这种不是“生物”的生物呢,说了估计更要遭他们鄙视。

    他们五个被归为998年入学大四骑兵科五连第七排第一伍。伍长毫无疑问地落在沈云头上。

    不过这些职位都不是固定不变的。最起码在军校里,伍长是轮值,每五天轮换一次。至于这个五连,也不是正式的军队编制,而是军校为了好管理学员而作出了临时编制---当然,连长是真的,第五连毕业后是直接进入军队当连长的。

    也就是说,这些骑兵科的学员毕业之后,都要进行重新的调整和分配。然后正式进入各级军队中担任基层军官职务。

    至于扫马粪,这是骑兵科的光荣传统。每个新入连队的士兵都要从扫马粪开始。

    骑兵骑兵,先有骑后有兵。没有坐骑,又怎么能被称为骑兵呢?

    住马棚扫马粪只是第一步,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沈云五个人都必须待在马棚里伺候马匹。骑兵科中有各式各样的马匹,并不是拉出一匹马就能称之为战马的。战马是所有马匹中最尊贵的一种。也是最受?;さ囊恢?。除了战马外还有辎重马、后勤马、驽马、给养马……这是根据马的不同用途进行分类。

    除此之外?;褂懈莸赜蚯值暮犹茁?、滇马、川马、藏马、大宛马……还有根据配种后分的华夏马、汉马、西域马、杂交马……

    沈云五人必须在一个月里牢牢记住各种马匹的特征,习性,作息,以及驯养的方法等等。到后来,他们甚至必须记住不同种类的马匹在不同的环境里会拉出什么样的粪便,需要喝多少水才能补充几成的体力;在不同的情况下。给马匹喂食多少干草、多少马料才能保证马匹的体质;同时还要根据马匹拉出的粪便作出判断,马匹的耐力还有多少,还能进行多长多久规模的战斗等等。

    也就是说,在这一个月时间里。他们五个人都必须成为马匹专家。钟离泗调侃说,有了这一技之长,就算不混军队了也能去乡下做个兽医。对此,庞通深表赞同。

    一个月后,五个人带着一身的马粪味离开了那个让他们痛恨又无奈的马棚,足足在沐浴池里待了四个时辰,可穿衣去见第五连时,还是觉得身上的马粪味十足。不得已下,庞通特地跑了一趟后勤部,要了一瓶去臭的香水往身上洒。其他人纷纷效仿。

    第五连看见香喷喷地跟女人似的五个男人站在面前时,冷峻的脸上突然牙根紧咬,腮帮子一动一动:“很好,都洗干净了?下一道训练,”说到这里,第五连突然有点说不下去了。

    富有经验的庞通立即瞪大了眼睛,这是笑?第五连连长在强忍笑意?这是什么情况?

    这一个月来,第五连每天都会到马棚,除了监督他们之外,还有负责教学。另外其他五连的士兵也会每天从马棚里牵马匹去训练或者送回来保养,所以一个月来,他们五人没少见第五连,但从没见这个连长笑过。就好像他从来不会笑一样。

    但是今天,他居然在强忍笑意……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太诡异了?

    或许是觉得自己这样实在不妥,第五连干脆转过身去,对旁边的张末道:“张排长,还是你来说他们的下一道训练吧!”说完快步走开了。

    张末,沈云等人也是熟悉的。比起第五连的冷峻来,张末还算亲和。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无声地笑了很久,很没形象地捂着笑疼了的肚子,道:“谁,到底谁让你们去洗的这么干净的?还喷了香水……”

    沈云挠着头,疑惑地道:“不让洗澡吗?”

    “那倒不是,不过,你们……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算了,训练内容我写出来了,你们自己看吧!祝你们好运!”说完,张末一边笑着一边离开了。

    沈云打开手里的训练一看,脸色顿时变得非常精彩。

    妈的,难怪他们俩会笑的这么愉快,原来下一个训练项目是“驯马”,还是他娘的要回到马棚,他们洗的这么干净顶个屁用?还喷了香水……我/操。

    ※※※※※※※※※※※※※※※※※※※

    驯马。主要是驯养战马。虽然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沈云五人接触了很多马匹,但说到底,他们只是在照顾它们,而不是驯养。一匹真正的战马,是需要骑兵精心调教的。

    战马是一个骑兵生命的保证,也是战场上最最亲密的伙伴,拥有一匹能够心灵相通的战马,能够在关键时刻救骑兵一命。所以对于驯马,每个骑兵都不敢轻视。

    度过了养马训练后。他们五个人终于可以一人去挑选一匹口齿轻的小马来驯养,以此来作为骑兵的开始。

    一般来说,大汉帝国的骑兵在一生中会有无数匹马,但真正贴心的,还是自己亲手驯养出来的这一匹。驯服一匹马。必须从马匹还小时开始,如果训练不好。他们就不能真正开始骑兵训练和学习。而小马匹过不了这关。无法让来挑选的骑兵们驯化,那也只能沦为辎重马或后勤马,从此无缘战场。

    马匹的挑选地在渔阳郡的西北马场。那是大汉帝国的产马基地之一。每个度过了养马这一关的骑兵科学员都能根据连长给的堪合到这里挑选一匹战马,一匹备马。

    西北马场很大,几乎占据着后世东部关外草原的十分之一。沈云五人到达时,还发现了几个熟人。也是当初一起经历过集训的袍泽。不过仔细一看,还是少了几个。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另外几个还没有通过养马关,还在马棚里熟悉马匹呢!

    “娘的。那日子真不是人过的。不过我听说这一届新兵里,有一个怪人,才进马棚五天就过关出来了,还在这里挑走了一匹枣红色的河套良驹!”万事通钟离泗打听完消息后回来跟沈云等人讲述。

    “哦?五天就过关了?他家里不是养马的吧?”庞通不信地说。

    “我也这么问啦!可人家说不是,那也是个贵族子弟,对了,还他娘的是个女的!”钟离泗丧气地道。

    也是,他们五个人在马棚里关了一个月才总算出关,可人家五天就完成了,这真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说起来,他们五个人中,钟离泗是最早可以出关的,在十五天左右的时候,他就已经能够达到要求,可他觉得自己先出去不够意思,于是就继续待在马棚里跟兄弟们在一起。最慢的是庞通。最后还是勉强过关。

    不过也是这一个月的朝夕相处,五个人的感情也变得亲密无间起来---除了钟离泗会不时挤兑庞通外。

    负责帮他们挑选马匹的是马场的一个老兵,姓陈,少尉军衔。今年已经快五十了,不过体格还是很健壮,从他脸上的刀疤可以看出,这人在当年也是骑兵中的佼佼者。

    陈少尉打量了五人几眼,托着下巴说:“你们四个人的马好选,不过你嘛,”他着重在庞通身上看了一会儿,无奈道,“搞头牛给你骑还差不多!”

    庞通是个好性子,别人讽刺也不着恼,笑眯眯地对陈少尉道:“您老费心,要是能找一头跟马一样快的牛,我也认了?!?br />
    陈少尉被他说的笑了:“还真有,你真要?”

    庞通顿时胖脸一垮:“呃,长官,你不会真想让我骑着头牛上战场吧?”

    钟离泗顿时拍掌大笑:“哈哈,没让你骑头猪就知足吧!长官别理他,就给他那头跑的跟马一样快的牛!”

    “你就损人吧你!”陈少尉瞪了钟离泗一眼,倒也没多说什么。

    一行六个人骑着马场的马匹,赶了两个时辰的路,终于来到马场的马匹聚集点。已是寒冬,马匹掉膘厉害,不过这也是产仔的高峰期,所有母马都会被聚集起来产仔。

    当然,沈云等人不可能抱着小马犊去驯化,那至少需要三四年才能供人骑乘呢!

    陈少尉给他们挑的,都是已经出生三年左右的小马驹,这个时候的马驹已经不会缠着母马,体格也算长开,但还不够健硕,正是好调教的时候,再训练个三两月就能成型。那时候跟骑士的感情也最深厚。是驯化战马的最佳时间。这可都是经验之谈。

    当然,作为战马。除了生长时间外,最重要的还是血统。在大汉帝国,最优良的战马当属河套马,河套马高大健壮,爆发力强,短距离奔跑绝对不逊色所谓的欧洲战马。特别是圣祖西征之后,引进了马匹配种,将之放养在河套平原上,数百年下来,不断进行着这种改良工作。现在的河套马比历史上最顶峰时还要优秀。帝国百分之九十的战马都来自于河套。沈云他们这次来,也主要是冲着河套马来的。

    不过陈少尉这次给他们介绍的,却并非河套马。

    “长官,这匹好像是中东大宛马跟河套马的混种吧?”赵信蹙着眉头,看着眼前这匹还在摇头晃脑撂蹶子的棕黑色小马驹道。

    对于被关了一个月马棚的众人来说。一眼从体型、蹄壳、口齿等方面看出马的来历并不难。

    陈少尉点点头:“是啊,这是匹好马??!你们谁要?”

    钟离泗上下打量了几眼。又掀开小马驹的嘴。摸了摸牙槽,甚至从小马驹的嘴里沾出点唾沫放在鼻端闻了闻,最后道:“长官,这马的口齿快四轮了,还长成这个模样,怎么能说是好马呢?我可不要!”

    赵信也是看出了这些。所以道:“是啊,长官,这马四岁了还这么矮小,当驽马还差不多。当战马差了点吧?”

    沈云也颇觉好奇,走上前仔细打量起来。按常理来说,大宛马和河套马的混血,出来的不敢说百分之百良驹,但四岁的时候也应该能长到一米八左右(从马头部到脚步开始算),体重应该达到四百五十斤左右??裳矍罢馄ヂ?,明明已经四岁了,但只有不到一米七,体型瘦弱,大概只有两百八十斤左右。

    当然,战马的挑选还得从马匹骨骼的生长情况和后来的发育潜力来选择。沈云仔细摸了摸这匹马驹的四肢和脊背,顺直平滑,毛色也棕黑中带着闪亮色,无论是外型还是内在,都是一匹良驹的体质,但为什么四岁了却还长成这样?实在让人费解。难道是变异了?

    陈少尉看他们五个人都看过了,还是没人开口说要,便有些惋惜地说:“其实这匹马是我亲自挑选配种马匹,还亲自帮它出生的,刚出生的时候我也觉得它一定是一匹良驹!但不知道为什么,都四岁了,依旧这个样子。若是再过几个月没人挑选它,我就只能将它放到驽马里去了……”

    沈云深深看了一眼这个老兵,想不到他还是个生物杂交学爱好者。从这个老兵眼中能够看得到他对这匹小马驹付出了许多心血。每次有人来挑选战马,他都会将这匹马首先牵出来供人挑选。但次次都只能无奈地将它?;厝?。

    小马驹似乎也感触到老兵的感伤,居然凑了上来,马鼻响了几声,伸出舌头在老兵脸上使劲磨蹭。

    钟离泗上前拽了拽缰绳,马驹却不耐烦地甩头,然后重重一个响鼻,唾液喷了钟离泗一脸。

    “哈哈哈,该!让你不选人家还扯来扯去!”庞通一边哈哈大笑。见钟离泗出臭,庞通总是第一个上的。

    众人哄笑声中,沈云却从马驹细长的眼睛里看到一抹不屑!

    是的,就是不屑!

    那抹眼神很奇怪,几乎类人!

    在马棚里待了这一个月,沈云不敢说阅马无数,但也经手了数百匹马,但却从没有一匹马露出过这种神色。

    “这马我要了!”

    众人还没笑完,沈云突然开口道。

    方誊愣了一下,道:“渊让,这马怕是异种,再也长不大了。当战马的话有点……”

    方誊话没说完,不过意思很明显。

    陈少尉也奇怪地看着沈云:“士兵,你真要这匹马?”

    沈云笃定地从陈少尉手里接过缰绳,看着这个才到自己胸口的小家伙笑道:“你也说了,这是个异种,没准再过几个月能给我们一个惊喜呢!”

    陈少尉也非常高兴,自己精心培育的品种有人看中,立即乐呵呵地去帮马匹过户了。

    接着其他四人都挑选了自己的战马,然后还去备马区挑选了备马。备马主要用途在行军,当然也有战马死亡或者受伤时充当战马的,不过那种情况较少。所以备马挑选上,一般都会选择即将成年的马匹,速度是其次,关键是耐力要好。当然,像滇马、川马、藏马那种耐力虽好,但实在矮小的马种是不能做备马的,只能作为辎重马或者后勤马。

    最后五人都挑了河曲马作为备马。这种马耐力不错,吃的少,甚至嚼草根都能存活很久,而且河曲母马的产奶量不少,行军途中能够作为后勤补给的一种。按照后世的说法,河曲马应该算是蒙古马的一种,但不是全部。这种马在行军中,一般采用母马。因为母马除了能提供马奶,还能找路。对于茫茫草原、荒漠甚至戈壁,能有一匹认路的马,绝对是值得庆贺的事。

    当然,真正的战马其实都是公马,不过是要进行手术阉割的?;褂蟹敝衬芰Φ墓碓谡匠∩匣岷芸癖?,骑士很难驾驭。比如沈云这头小马驹就是公马,不过它的性格实在很温驯,怎么看都不像一匹杂交后的公马,沈云也就暂时没给它动手术。

    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因为这匹温顺的小马驹,沈云没少被钟离泗等人嘲笑。不过在三个月后,他们都笑不出来了,甚至深深后悔当初没跟沈云抢这匹战马!(未完待续。)

    ps:  这个月不拼全勤了。不过更新还是会有的。主要是看见这个月有七夕,我这人比较传统,不喜欢过西方人的情人节,但对于中国的七夕节却是非过不可的。(*^__^*) 。所以在下笃定我拿不了这个月的全勤,既然拿不到就不费那劲了。

    好好写书更新,无压力的码字才是王道!

    当然,更新字数少了并不代表故事情节会慢下来,相反,情节会快速推进,沈云的军校生涯大概也就五六章吧,之后就会进入烽火连天的西北大战!

    那个,最后还是求张票吧!大家别吝啬,行不?给嘛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