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历史军事 > 大汉之全球攻略 > 【第六十章 比就比,骑战巾帼】
    刘桢最后也没有选择去女兵那块区域休整,而是选择了第五连。

    方才众人都在吹捧刘桢,唯独第五连冷着脸没搭腔。这点反而让刘桢看上了---当然,刘桢并不是高看第五连一眼,相反,他觉得第五连为人如此冷漠,跟同袍的关系可想而知也不怎样。一个没有人缘的军官,在战场上可不是什么好事,这表示在自己遇到危险时,可能没人会主动援救。如此孤僻的人并不值得刘桢过多关注。

    事实上,刘桢之所以选择第五连,很大原因是他喜欢清静,并不喜欢被人天天跟在屁股后面吹捧。

    当然,刘桢的判断也是正确的。第五连在同袍当中的关系的确不是很好,除了郑应、罗橡和石锤三个外,其他连长都不太喜欢跟第五连接触。这种情况也蔓延到平常的训练生活中,至少五连所在的西北角是整个云外堡最清净的所在。

    第二天,卯时初刻,云外堡就响起了起床军号。全军起来进行每天例行的整训,主要是队列和军姿的训练。卯时三刻吃早饭,喂养马匹。辰时初刻开始负重跑二十里。当然,现在他们的负重跟入学考核时相比要重了二十斤。

    根据学员兵和驻兵的兵种不同,负重重量也有所区别。骑兵的负重为六十斤,而步兵则为八十斤---相对来说,步兵的体力锻炼强度比骑兵要高出很多。

    巳时初刻,驻军各自按照平日的安排自行活动,而骑兵学员们则骑上马,开始在堡外的草地上进行慢跑,将马匹跑开之后就可以进行一天的骑兵训练了。由于是冬季,大部分草地都覆盖着白雪。不适合大规模的奔跑,训练强度也相对较小,只在云外堡附近二十里左右的范围训练。

    正午时分,上午训练结束,全军回云外堡吃午饭。吃完午饭是休息时间。这段时间是不允许回房间睡觉的,而是必须在马厩里陪着马匹休息。未时两刻,学员兵集结,准备开始下午的训练。

    不过,原本平常的训练在今天下午却变得让人期待起来。

    钟离泗已经在吃午饭时听到消息,下午飞骑军的精锐将会跟昭武大学的女兵连进行骑战比试!于是在午休时就跟沈云等人说了。

    这可真是一个劲爆消息!

    庞通当场就喊:“不是吧?一帮大老爷们欺负咱们的女兵?太过分了吧?”

    赵信也皱着眉头说:“骑战比的是骑射还是所有项目?”

    在得到钟离泗的回答后。赵信也深表不满地摇了摇头。显然,他不看好下午的女兵。

    沈云问钟离泗道:“你说的靠不靠谱?”

    “怎么不靠谱???!”钟离泗显然很不满意别人怀疑他百事通的能力,撇嘴道:“你们上午有看见女兵连和飞骑军那些精锐出来训练吗?”

    这倒是没有。本来上午沈云和方誊还想见着女兵出来,找个机会靠上去见见周蕙呢,结果一上午都没看见女兵连。

    而飞骑卫那三百骑兵就压根没从房里出来。后来才知道是中校刘桢给士兵放假了,允许他们自行活动。不必训练。这是士兵们在紧张剧烈的作战后必要的放松。

    方誊道:“虽然没看见他们。但我觉得下午这比试还是有点不公平吧?飞骑卫可是甲等军团,女兵连能顶得住吗?”

    钟离泗得意洋洋地抬着下巴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啊,女兵连可是有大杀器的?!?br />
    “什么大杀器?”四人皆是好奇,齐声问道。

    或许这种感觉让钟离泗很享受吧,他几乎快要把下巴抬到天上去了。吊足了胃口才神秘兮兮地说:“我听说,这次扩招女兵连招到十个非常厉害的女兵,个个骑射精绝,据说百步之内能射下苍蝇的翅膀。骑战中更能拉开三石力弓射光箭壶,劈砍中更能挽七个刀花呢,真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嘁!”四人齐齐嘘他。

    庞通坐在马厩的草料堆上,脱掉马靴和长袜,扣着脚丫子道:“你就吹吧,咱又不是没跟女兵连比试过,那些娇滴滴的小娘子,还能拉开三石力弓?不说赵先至和沈渊让,就算我一个人都能打她们十……呃,五,四,三,两个,两个肯定没问题??!”

    “嘁!”钟离泗毫不留情面地嘘道:“才打两个你还有脸说?!你能挽三石力弓射光一个箭壶吗?你能在劈砍中挽七个刀花吗?”

    “这……这……”庞通捧着臭脚,肥嘟嘟的脸上满是懊丧。

    ※※※※※※※※※※※※※※※※※※※

    在五个人中,骑射功夫最好的当属赵信和沈云,其次是方誊和钟离泗。

    骑射,除了骑术精绝之外,射箭是必不可少的一门技艺。虽然现在大汉的骑兵都配备有手弩,但手弩一次性只能连发五箭,之后就要花费时间装填。真正的战场上,局面瞬息万变,第一波弩箭射出之后,想要再次远程打击都只能依靠手中的弓箭来完成。帝**中骑弓手普遍都是三石力弓,步弓手则使用四石力弓(注1)。

    三石弓平射能达一百二十步(注2)左右,抛射能达一百六十步或者一百八十步(看风向),平射五十步以内能洞穿铁甲,六十步以内能射穿皮甲,八十步以后就只能打击没有着甲的敌人。

    但实际上,在真正的战场上,骑弓手一般使用的为两石力弓,因为三石力弓威力虽大,但太耗臂力。骑兵制式的箭壶可装箭矢三十支,如果不考虑取箭方便与否的话,可装四十到五十支。一般作战,都是在五十步开外使用三石力弓,而且最多连发十箭双臂就会酸疼,此后就只能使用两石力弓作战。步弓手与骑弓手差不多,他们一般也是使用两种弓,四石弓和三石弓。

    当然。在皇家的兵器库里还有五石力弓和六石力弓,据说圣祖时期还造过九石力弓,但那些都只能成为摆设或者装饰品,很少拿到战场上使用。

    特别是九石力弓,如果有人能拉满的话,其射程可达一千两百步,抛射更远,如果谁在有效射程内被这样的弓箭射中,跟在现代被狙击枪打中也没多大区别!

    迄今为止,仅有圣祖时期的武公吕布才能拉开九石力弓。这也是他获封“武公”的原因所在。但平常作战,即便勇如吕布者,也只使用五石弓罢了。但必须知道,真正能够使用五石力弓常年作战的,帝国历史上也只记载了四个人。武公吕布,常公赵云。锦公马超和关公关羽(注3)!

    至于沈云他们五个。臂力最强的赵信当然能够射光箭壶里的箭,但手臂会酸胀,一个时辰内都不能再开弓。沈云和方誊也能射光,但至少需要休息一天,不然不单单手臂酸胀,就连手指都会被弓弦绷断。钟离泗能射出二十四箭。庞通只能射出二十箭。所以一般来说,沈云五人在战场上只能使用三石力弓射出十五箭左右,之后就必须使用两石力弓作战,否则就会丧失战斗力。

    再说骑战。骑战是骑兵最后的作战方式,唔,对游骑兵来说。帝国如今的骑兵受开疆圣战时帝**队所向披靡的作战风格所影响,都很喜欢近距离冲阵,甚至是用骑兵碰撞敌人的步兵方阵!

    当然,这种方式是极其不可取的,将领一般会极力避免这种情况。但无可否认,一旦大规模骑兵会战爆发,单靠弓箭是不能给予敌方骑兵以最大杀伤的,因为你会骑射,对方也会,所以在骑兵碰骑兵时,骑战是无法避免的作战方式。

    这种方式最根本的一点就是骑在马上挥舞兵器将敌人挑落马下。对于这点,各种骑兵有各自的武器,比如重骑一般使用长达两点五米甚至三米的骑枪,轻骑一般使用长戟或者长槊,也有使用狼牙棒的。但更多的情况下,骑兵还是使用骑刀进行作战。

    骑刀,刃长八十厘米,最宽处四十厘米,刃尖呈弧型,利于劈砍和直刺。

    在马上作战,一般很少使用直刺,因为一旦将刀刃刺入敌人身体,很容易被卡住拔不出来,然后自己就会被卡住的刀刃阻滞,甚至因此被带下马匹---在千军万马奔腾的战场上,掉下马匹几乎就可以宣告阵亡了!

    所以,使用骑刀作战,一般都是以劈砍为主。而且劈砍时,必须保持手腕放松,让骑刀能够在手中变化出多种方向,借此让敌人无从判断你出手的方位。在出手前一刻,挽刀花显然是迷惑对手的最佳方式,由此也使得出手前一刻挽刀花的数量成为骑战比试的要点之一。迄今为止,帝国骑兵的最高记录是出手前一刻挽十六个刀花,纪录保持者是锦公马超!而普通士兵的考核标准是四个!

    沈云五个人中,赵信能够挽五个已经是极限。其他人都只能挽四个,堪堪达到标准。至于七个,还真没听人说过。

    也许有人会说,若是将刀砍进了敌人身体里,一样被卡住了怎么办?很简单,丢了这把刀,换一个武器吧!骑兵最重要的就是速度,一旦没了速度,还不如拿着长枪的步兵灵活!

    当然,你也可以说,一旦骑刀卡在敌人身体里,干脆就拖拽着敌人的尸体继续前进,多了个肉盾不说,如此威猛没准还能震慑敌军,让敌人望风而逃呢!

    这个,并不是没人这么干过,那些勇冠三军的猛将,比如吕布赵云关羽马超等非人类都可以做到,但他们在战场上,如果不是情非得已,却绝不会这么干!

    原因自己想!

    ※※※※※※※※※※※※※※※※※※※

    除了钟离泗,沈云这一伍都非常不看好女兵连跟飞骑军的比试。到了下午,全体学员兵集合在云外堡五里外的草地上时,沈云却发现好多其他连的袍泽却纷纷打赌女兵连会赢!

    这是什么情况?

    钟离泗偷偷去其他连队转了一圈,回来道:“乖乖,那边四连已经开了盘口,说是女兵连一赔二,飞骑军一赔三呢!兄弟们,你们押谁赢?”

    “这么说他们四连看好女兵会赢?他们真有把握?”庞通嗅了嗅手上还残留的臭脚丫子味。陶醉了一阵子问道。

    钟离泗恶心地离他远点,这才回道:“他们说了,四连之前跟女兵连的十大巾帼比过,知道她们的实力。若在战场上她们或许会输,但在这里比骑战,她们赢定了!”

    “他们这么肯定?”赵信也忍不住好奇问道,“你是说女兵那十个人会钻比试规定的空子?”

    不愧是赵信,一语问到点子上。这也是沈云和方誊认为的。不然怎么看女兵连都不可能赢。

    没想到钟离泗却说:“哪有。四连的人说了,不钻空子,只是比骑战。更多的还是灵巧和配合,那十个女人灵巧就不用说了,配合那更是岗岗的,飞骑卫总不能下杀手吧?所以她们压根不怕输!不怕输的队伍才会赢!”

    赵信点点头,却没有再说话。

    钟离泗嘀咕道:“不过话说回来。四连的人好像被这十个女兵打的够呛,几乎没赢过……呃。有没有下注的?晚了可没了!”

    庞通立即道:“我。我,帮我去下十个银币!押女兵赢!”

    钟离泗极力躲开他递钱过来的手,拿了银币赶紧放兜里,还使劲蹭了蹭,生怕他手上的臭味熏到自己,然后捂着鼻子到沈云和方誊面前。道:“渊让,滕宇,你们押不?”

    沈云和方誊相视一眼,方誊笑道:“那我们也凑个热闹。一人押两个金币,一个金币押飞骑军,一个金币押女兵连!”

    钟离泗道:“我草,那你这跟没押有啥区别?”

    一旁的赵信突然幽幽道:“你傻啊,女兵一赔二,飞骑军一赔三,不管押哪个我们都赚,干嘛不分开下注?!”

    钟离泗一琢磨,突然恍然大悟,拍着大腿叫道:“我草,我怎么没想到?赵先至,你这脑子真是……不行,我赶紧下注去!”

    庞通在一旁听了,也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大叫着让钟离泗将他的十枚银币分开下注。然后回过身笑道:“也不知道这开盘的人是谁,真是傻的可以?!?br />
    方誊道:“开盘口的人才不傻呢!不管押哪一方,他都是拿东家的钱给西家,更何况像你们这种算不清的人多了去了,又怎么会亏?你算算,现在这情况押女兵的肯定比押飞骑军的多吧?如果飞骑军赢了,那女兵的钱他是白赚的,如果女兵赢了,他付出的赔率那么低,完全可以用飞骑军的钱赔给对方,怎么会亏?”

    庞通在一边眨巴眨巴小眼睛,半天也没算过来。

    ※※※※※※※※※※※※※※※※※※※

    首先到场的是飞骑军。不过这次飞骑军只来了十一骑。当先的就是刘桢。身后是十个彪形大汉,个个都很魁梧,不过他们都没有穿骑甲,而是一身普通的制式军服。

    龚茂作为东道,自然也是早就到了的。见刘桢一行过来,立即迎上前,横胸礼后道:“部帅,场地都布置妥当了?!?br />
    刘桢点点头,不过脸色有点严肃,他道:“龚曲长,女兵连什么时候到?”

    “我们来了!”远处文萃穿着正式的骑甲,身后跟着一百多名同样装束的女兵,正高速朝这里奔来。

    由于是女兵,她们在制式铠甲上可以随意搭配自己喜欢的颜色,所以整个铠甲看上去很是华丽。同时她们又自己挑选了红色的披风,配合着头盔上那火红的红缨,娇媚中带着英武之气,非常养眼。

    女兵们一到,全部学员兵就爆发出极大的热情,吹哨的吹哨,叫喊的叫喊,简直有点像在赶庙会一般。

    这里首先要说一下骑兵们的骑甲。大汉帝国的骑兵骑甲都是统一的,类似于禁卫军的丘山铠,但在关节部位的甲叶会稍微少些,甚至是没有。丘山铠的有点长,可防护到大腿,而骑甲的下摆很短,腿部的防卫主要靠胫甲和绑腿。总体来说,骑甲更加轻便简洁,符合骑兵的灵活特性。

    骑甲的左胸上一般都会有部队的标识,肩上有剑章,有些将领为了在战场上方便下属跟着他前进。往往会在披风上甚至背部打上特别的标志。剑章佩戴在肩上也可以有这个作用---跟着将领冲锋的士兵,从身后就能看见剑章上的标识。

    而骑兵除了骑甲外,头盔也是很重要的一个防护工具。所有骑兵的头盔都是一个样子,圆面尖顶,面部中空部位会有一道鼻甲铁条,用来?;け橇?。顶上插红缨或者红色翎羽。但有些头盔铸造的太大或者太小,士兵则会自行去掉臂甲铁条,而重新安装薄片制作的半面罩。

    当然,级别不同,头盔的式样也会有所区别。一般校级军官佩戴的是鎏金盔,尉级是赤云盔……这些都是在制式头盔上进行简单的装饰形成的区分。

    此刻从远处如一团红云般飞奔而来的女兵们,就都带着面罩。

    一百一十骑奔至,文萃扬手一顿,全体女兵同时勒马?!坝?!下马!”

    “唰”的一声,女兵披风一卷。飒爽英姿齐发。整齐划一的下马动作。带着力度的美感。

    “昭武大学女兵连,见过部帅!”脆脆莺莺的声音在草地上回响,众男兵更是忍不住一阵鼓噪。

    刘桢点点头,回了举眉礼,然后对文萃道:“今日我带来十名将士,这是少尉朱能。乃我麾下的警卫排排长?!?br />
    朱能从马上下来,往前一步,然后郑重地朝文萃行了个横胸礼!

    这个礼节让众男兵同时大哗,但哗声过后却又是一片安静。只听那朱能瓮声瓮气地说:“文连长,部帅让我等来与贵部比试,丑话说在前头,我等都是厮杀汉,一旦出手就不知道轻重,万一有个折损,请勿怪罪!”

    此话一出,其他男兵不乐意了,纷纷叫嚷道:“喂,你不是这样吧?还没打就想着辣手摧花?你们忍心吗?”

    “就是就是,你们可是大男人,让着点不行吗?”

    ……

    一听这些话就知道他们肯定押了女兵赢。

    当然,也有一些起哄的,纷纷叫嚷着不要手下留情之类的。这些应该是买了飞骑军赢。

    这些起哄声一点也没影响朱能,这个身高至少一米九的大汉迈出罗圈腿,脸上长着络腮胡,头发很短,眉目有股戾气,他瓮声道:“文连长,如果你们打着让我们相让的意思,那还是乘早回吧!到了战场上,可没有人会跟你分男女,拿起刀就是兵,是兵就要一视同仁。难道因为对方是女的,她射过来的箭就杀不死我吗!文连长,你意下如何?”

    没想到这个朱能一上来就撂狠话,不过文萃早有准备,点头道:“我同意。你们全力施展便是?!彼毓?,朝女兵连中招招手,立即有十个女兵牵着马走向前。

    文萃指着最前面的女兵介绍道:“这是我派出的士兵周蕙,她是我的警卫排排长!”

    此话一出,一直站在后面观看的沈云和方誊立即忍不住了,挤开人群冲到了前面。

    第五连和张末正在队伍前方,见状忍不住皱眉。张末压低声音喝道:“你们干什么?还不退回去,按照队形站好!”

    沈云却急急道:“排长,我,我认识那个女兵,让我们站前面吧?!”

    张末一愣,看向第五连。第五连也奇怪地看了沈云一眼,没说话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

    那边文萃介绍完周蕙,周蕙把头盔一摘,立即引起全场骚动。

    “我的个天,这么漂亮?!”

    “我地娘欸,姑娘你别打了,小心伤了脸??!”

    “朱排长,你可千万要怜香惜玉??!”

    ……

    叫嚣响成一片。

    眼前这些男兵并非没见过女人,只是像周蕙这么漂亮,又这么有气质的,的确很少见,更何况是在军队之中。引起狼嚎也是正常。

    朱能看了周蕙一眼,也有些惊讶,不过却摇摇头道:“文连长,我要是你就不会招这么漂亮的姑娘来当兵,特别还是骑兵,要是在战场被敌人抓住,你知道迎接她的是怎样的噩梦吗,你……”

    朱能话没说完,身后的刘桢已经突然冲上前,急道:“蕙儿。怎么是你?”

    “咦,蕙儿?!”众人齐齐诧异,刘部帅还认识这个漂亮的女兵?叫的这么亲热,难道这里面有故事???

    八卦之心是不分时代跟性别的。一旁的龚茂和文萃,包括其他观看的连长们纷纷露出八卦的眼神,死死地看着两人。

    周蕙却横胸行礼,脆声道:“部帅,在下是昭武大学女兵连排长!不是以前那个蕙儿!”说完她直接看着朱能道:“朱排长,你们不着甲吗?”

    朱能眨巴着大眼睛,却有些手足无措地看向刘桢。

    来之前刘桢已经说了。此次比试不能输。所以朱能才一上来撂狠话,却没想突然冒出个部帅的旧识,这怎么打?

    刘桢经过短暂的失态,立即恢复过来,皱着眉头对周蕙道:“蕙。呃,周排长。你确定要继续比试吗?”

    周蕙一挑柳眉。干脆地回答:“当然,我就是要证明,我们女兵不比你们男兵差!”

    刘桢捏了捏下巴,道:“好吧,不过自己小心!”说完也不再看周蕙一眼,转身低声对朱能道:“尽量注意。别伤了她就好,其他人你自己看着办!”

    朱能点点头,带着戾气的目光扫了一眼女兵,回头大喝:“全军上马!”

    周蕙见刘桢的态度。内心里还是轻松一笑,最起码这个刘桢不像自己父亲似的,老是反对自己当兵,这就好。

    两边摆开阵势,首先进行骑射。一百五十步之外,空旷的草地上已经摆放了二十个人形靶子,两边都骑上马,缓缓向前跑去。

    女兵十人都穿戴整齐,骑在马上压低了身体,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煞善锞丛谡铰砺苤倍际悄歉北估恋哪Q?,甚至快要过了五十步时,他们都没有拿下战马身上的三石弓。

    不知道什么时候,四连的郑应已经偷偷跑到了五连,凑在第五连耳边道:“臭脸,你觉得女兵能赢吗?”

    从两边上马开始,第五连的眼神就没挪开过飞骑军,听见郑应的声音,才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不要回去算钱么?这次开盘,你又赚了不少吧?”

    郑应嘿嘿一笑:“哪里哪里,赚点小钱罢了。都是罗橡那小子鼓动的……对了,你眼光好,跟我说说,到底谁的赢面大一些?”

    第五连看着已经快要抵达箭靶百步的两边队伍,深吸一口气道:“如果没有之前那个周蕙的出现,女兵连必输无疑。现在,五五开吧!”

    郑应惊道:“不是吧?那几个女兵的实力你又不是没见过……哦,你还真没见过,文萃压根不想搭理你……”

    在998年的袍泽里,还真是没几个人喜欢第五连,这不,其他连长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甚至挤到中间刘桢那里,可到第五连这边的只有一个郑应,连罗橡和石锤都跑去跟文萃套近乎了。

    第五连不在乎郑应话里的嘲讽,继续专注地看着已经快要抵达三石弓有效射程的两边队伍,笃定地说:“不管那十个女兵的实力有多大,她们少了一股气!”

    “什么气?”郑应奇道。

    “杀气!”这时旁边突然响起另一个声音。

    第五连和郑应同时回头,第五连愣了一下,问道:“赵信?你说杀气?”

    赵信他们三个也挤了上来,其实现在五连已经没有了队形,都一窝蜂的往前挤,纷纷想看清两支队伍的骑射比试,不过这么远显然是不可能的,只能等龚茂的队伍跟上去查验。

    赵信笃定地点点头:“报告连长,是的,就是杀气!”

    郑应扭头看第五连,却见自己这个从来不笑的袍泽居然带着一抹很浅很浅的笑意。

    第五连道:“不错,就是杀气!女兵连就算在这轮骑射上能沾点便宜,等会儿的骑战对练肯定讨不了好。她们缺乏战场上的磨练,面对飞骑军冲阵,能稳坐在马上就算她们赢!”

    “快看,飞骑军动了!”突然有人大叫。

    前方的变故出现了,原本一直惫懒的飞骑军在抵达箭靶前八十步时突然抽弓,并驾齐驱的十骑几乎在一瞬间就分为两排,一排五骑以一个优美的弧线朝十个箭靶扫去,同时就听弓弦簇响,十个箭靶以极其夸张的姿态离开固定位置。飞了起来,然后重重砸在地上。

    反观女兵这边,在百步时她们就开始拉弓,然后十骑排成一排,在八十步的位置上开始平射,六十步又平射一轮,然后是五十步,四十步……接着以五骑为单位,同时向左右分开,掉转马头?;厣砑绦樯?,直到射光箭壶才重新集结,向刘桢这边跑回来。而在这个过程中,飞骑军十骑已经向刘桢复命完毕,还在旁边站了老大一会儿了!

    钟离泗看完后。长大了嘴巴,嘟喃了一句:“乖乖。那靶子跟他们有仇???都打的四分五裂了!”

    沈云和方誊也面露惊讶。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惫懒地站在刘桢身边的那十骑飞骑军将士。

    最后的结果出来了,可这一局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

    按照比试规则,当然是女兵赢,因为她们完全是按照骑射比试的规则进行的,并且射光的箭壶---这点让庞通被钟离泗狠狠嘲笑了一番---中靶的箭支数量超过两百,其中有四十箭是正中靶心!

    而飞骑军。中靶是肯定的,但他们并没有射光箭壶,刚才他们每个人只射出两箭,十个箭靶就四分五裂了。虽然只有两箭。但他们方才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凌厉到极点的射击却让所有学员兵都深深为之震撼。

    当然,更可怕的还是飞骑军那种讲究快速、干净、有效的作战概念,瞬间在整个学员兵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象。好几个连长都已经靠在一起窃窃私语,脸上的表情显然也是震撼至极的。

    也是这场骑射,让所有学员兵都见识到了真正的战场是怎样的。像女兵那样的骑射,也就只能停留在训练阶段罢了,真正的战场作战,哪有固定靶子会站在那里让骑兵从容抽弓射箭呢?

    能够一箭解决的事,骑兵绝不浪费第二枚箭!这就是骑兵的战争!

    飞骑军们显然好好的给这些战场菜鸟们上了一课。

    ※※※※※※※※※※※※※※※※※※※

    最后的骑射结果,刘桢判定是女兵赢。

    对于这点,所有人都没有提出异议。毕竟这是比试,那些押女兵赢的人,也想着是让女兵钻规则空子的。

    女兵对此当然有些不满意。特别是周蕙,她看向朱能的眼神简直有些怒火上头的感觉,呲着牙齿对刘桢道:“部帅,你是让他们故意让我们的吗?”

    周蕙这一喊,所有窃窃私语的人都转过头来看向她。

    刘桢却淡淡一笑:“没有,我们飞骑军作战就是这样的,并没有故意相让。你若要他们跟你们一样规规矩矩的完成刚才的比试,呵呵,他们不会?!?br />
    “你……”周蕙翻了一个白眼,哼道:“下一场冲阵,你们又是什么风格?”

    刘桢一摊手,笑道:“除了都是用木刀外,该是什么风格就是什么风格?!?br />
    说了等于没说,周蕙被刘桢气的一跺脚,狠狠离开。那种女儿家的羞怒,倒是让刚刚被飞骑军铁血震撼一把的男学员兵们心怀大慰,哈哈大笑起来。

    见识了飞骑军的威猛,郑应赶紧再次凑上去问第五连:“臭脸,你说冲阵谁会赢?哦,不对,女兵能再钻空子吗?”

    第五连看了一眼远处依旧惫懒模样的飞骑军,冷着脸道:“你还是赶紧去算算要赔给押女兵赢的人多少钱吧!”

    郑应一愣,半晌笑道:“嘿嘿,幸好押女兵的比较多?!绷⒓吹敉防肟闱チ?。

    第二场很快开始,就在离五连不远的草地上,两边十骑相距一百五十步。飞骑军一身军服,未着甲。却没想那十个女兵也卸掉了骑甲。

    刘桢一见这情况,立即喊停,骑马到场中间朝周蕙道:“你们干什么?赶紧去穿骑甲再来比试!”

    周蕙却是一甩刘海,哼声道:“不用,我们女兵并不比你们男兵娇贵,要比就公平的比试?!?br />
    刘桢为之气结,转头瞪了朱能一眼,朱能有些心虚地闪开目光。

    郑应不知何时又偷偷跑了回来,拉着第五连低声道:“臭脸,这局你确定女兵会输吧?”

    第五连看见了刘桢方才那个隐蔽眼神,不由叹声道:“不好说!”

    这边沈云却对方誊道:“我觉得女兵会有危险?!?br />
    方誊点点头:“不错。她们那十个人以伍为单位组成排阵,对面却是松垮的梅花阵,关键就看她们能不能快速将飞骑军分割开了?!?br />
    “谁跟你说这个啊,”沈云急道,“杀气,你不知道杀气吗?你别看飞骑军现在一副惫懒模样,等会儿冲阵开始,他们将杀气一提,我怕女兵胯下那些没上过战场的马匹都要认怂,不行。我的马呢?我得准备着随时救她!”

    方誊不信地看着沈云:“不会吧?你说的杀气怎么那么玄乎???”

    根本上说,方誊没经历过战场,压根不知道杀气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的厉害。没见过的人说它不存在,可见过的人都知道,这种东西就像神器。杀气弥漫之地,满天神佛都不敢直视。

    此时很多后排的学员兵都骑上了战马。为的就是争取一个好的高度观看比试。沈云奔到队伍后找到他的“瘸腿兔子”。骑上去倒能看得更远了---没办法,“瘸腿兔子”没啥优点,就这高度还行。

    可没等沈云找到好的位置,女兵连长文萃一挥手中的旗帜,大喊一声:“开始!”

    旗帜下劈,比试正式开始。

    十骑女兵个个将长发拴在脑后。固定成一个辫髻,挥舞着手中的木质骑刀,娇叱一声,五人为一组。排成两排朝飞骑军冲过来。这是冲阵,所以在经过最初的十几步慢跑之后,女兵开始提速,在三十步左右时两排骑兵快速变阵,为两个锋矢阵型朝飞骑军冲去。

    这一手变阵十分漂亮,惹得周围男兵都纷纷叫好。

    周蕙也颇为自得地抿着嘴,就算男兵,想在高速奔跑的战马上作出如此快速准确的变阵也不容易,从这点来说,这些女兵的确不输给其他男兵。

    女兵的意图很明显,就是用锋矢阵直接冲开飞骑卫散乱的梅花阵。在三十步左右变阵,就是逼迫飞骑军也换阵型,这样在接下来的一百步里,女兵还能够快速调整阵型---阵型在骑兵冲阵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谁都不能否认这一点。

    可让人诧异的事发生了,女兵奔出了三十步,飞骑军却依旧没有动静。观战的郑应心头瞬间一沉,这些飞骑军不会是放弃了吧?

    就在众人还在诧异时,飞骑军动了。朱能当先高举木质骑刀,突然舌绽春雷:“大汉!”

    其余九名骑士也高举骑刀,仰天高呼:“威武!”

    “飞骑!”

    “万胜!”

    一声连一声,一声高过一声,原本惫懒的飞骑军在这一声声口号中居然来了个让人惊惧的转变,那些原本松垮地骑在马上的骑兵,瞬间挺直了脊梁,每个人的眼神里都露出嗜血的光芒,宛如狂化的野兽!就连胯下的坐骑也在这声声的“威武”“万胜”中焦躁起来,不时打起马鼻,马蹄开始迈动……

    “飞骑万胜!”朱能骑刀往前斜指,十匹战马开始续续向前。

    这时女兵已经冲到八十步,两军正在飞速靠近,七十步、五十步、三十步……

    这个位置开始,飞骑军开始伏地身体,骑刀握在手中,斜斜地指着地面,随着两军的飞速靠近,观战的所有学员兵同时屏住了呼吸。虽然不是第一次观看骑战冲阵,但不知为何,这次飞骑军的气势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居然不敢开口喧哗。

    就在两军相距十步,即将短兵相接时,一直引领全军向前的朱能突然爆喝一声:“杀!”

    身后九骑也猛然爆发:“杀??!”九名骑士握刀的手腕快速抖动,刀花几乎能够卷起气浪,席卷了整个场地!

    那一声突然爆发的“杀”字,顿时让周围围观的战马都发出不安的响声,好几匹马甚至开始后退,马蹄不断蹬地,似乎想要拜托头上的缰绳。

    全部男学员兵尽皆骇然。

    好强的气势!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杀气?

    此刻的十骑飞骑军,宛如千军万马前进,那股逼人的气势连周围围观的人都能感觉到似刀锋划过,更别说当面的女兵们了。

    只见那一声爆喝“杀”音的同时,前冲的十名女兵里。有四名女兵的战马突然人立而起,口中发出惊惧的呜鸣,仍女兵如何拖拽,却不肯再向前,而是掉转马头,快速朝相反的地方跑去。

    剩下六匹战马虽然还在向前,但却不由自主的慢下了脚步。

    周蕙就在第一个,那一声如春雷般炸响的“杀”字几乎快要震破她的耳膜,精美的五官也瞬间变得通红---那无形的杀气几乎快要让她窒息了!

    “杀!”周蕙奋力舞起骑刀,可在卷出第三个刀花时。两军已经碰撞,当先的朱能已经率先冲到周蕙面前,周蕙只觉眼前一花,根本无法判断朱能到底要劈砍自己哪个方位,无奈之下只能横刀劈去。希望能换对方一个伤口。

    比试的木质骑刀上都有抹白石灰,只要能够沾到对方身上。即可留下痕迹。

    周蕙高举骑刀。奋力朝眼前的人影劈去,这是放弃防守,以命换伤的绝望打发!

    两军交错而过,周蕙顿觉腹腔和握刀的手臂剧痛,差点就要一头栽下马,可她死咬银牙。奋力将下劈的动作做完,却是手里一空,没有劈到人!

    等周蕙穿阵而出,却发现自己身边只有两个人了。除了她身上只有两道白痕外,其他两个女兵身上居然多达六道白痕,而且全是身体躯干位置---也就是说,在刚才短暂的交锋中,飞骑军每个人至少劈出了两刀,甚至更多!这还只是她们没带盔甲,这里又是比试场,否则她们的脑袋或者脆弱的脖颈位置就要留下深痕了,被木质骑刀当场砸死也未必不可能!另外三个女兵已经被彻底打下马,正躺在草地上动弹不得。

    而飞骑军这边,只有一个人的大腿上有一个小白点,其他人都干干净净,几乎没有任何损伤!

    胜负已分!飞骑军完胜!

    周蕙在观察完后,非常颓丧地放下骑刀,落寞的神态让人心疼。

    那朱能也示意放下骑刀,所有飞骑军瞬间又恢复到战前那股惫懒模样。朱能策马来到周蕙身前,在马上就朝她行了一个横胸军礼,正色慨然道:“周排长,你们很好!能够在我们飞骑军冲阵时还能透阵而出的都是好汉,更别说你们是女兵!我朱能,对此表示佩服!”

    其他九个飞骑军也同时横胸行礼,大声道:“佩服!”

    朱能同时朝周围一扫,大声道:“这些女兵都是好样的,你们服不服?”

    如何不服?刚才飞骑军展现出的那股气势,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敢说自己不胆怵,十个女兵,居然还有三个能透阵而出,虽然她们每个人都紧皱眉头,表情无比痛苦,显然受伤颇重,可她们依旧骑在马上,这就说明她们的确有资格穿上这身骑兵军服,谁敢不服?

    刘桢第一个走到前面,横胸朝周蕙等三个女兵横胸行礼,高喊:“大汉!”

    “威武!”全体学员男兵也同时行横胸军礼,齐声高喊。

    这是对周蕙三人的最高褒奖!更是对女兵连的最高尊重!这代表所有男兵都不敢小觑女兵了,她们跟所有男人一样,都有资格站在这片天空下,接受骑士所能得到的最高荣誉!

    她们,是真正的巾帼英雄!

    ※※※※※※※※※※※※※※※※※※※

    注1:在圣祖以前的大汉,石是重量单位。三十斤为一钧,四钧为一石。圣祖之后,民间普遍用克和斤作为重量单位,但军中还在使用石作为力量的衡量标准。如今大汉帝国的一石大概为现代的四十公斤,三石就是一百二十公斤。

    注2:步为古代长度衡量单位。事实上,一步等于两硅,一硅才是真正的一步。圣祖以前,一步大概是现代的5米,圣祖改制之后,一步为现代的一米。普通民间都使用米和千米作为衡量单位,但军中仍使用步。

    注3:关羽在之前的设定中是被圣祖收服的,但因受到我前一本书《千年汉帝国》的影响,以为被圣祖斩了,所以有点混乱。我也忘记在那里提到过关羽被斩这点,有看见记得的朋友请提醒一下,我好去修改。至于他老人家的封号,请大家权当是圣祖皇帝的恶趣味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